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6章 有心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6章 有心之人字體大小: A+
     

    而這個納吉耶夫斯基又是用的風雨鑄劍城的兵器,那麼只能說明這些事情的根源在兵器上。

    在風雨鑄劍城的兵器上,更加確切的說是在風雨鑄劍城用添加了筍石的材料鑄城的兵器上。

    「對!」就是兵器,皇族帝釋天看向唐超的眼神變得崇敬,沒有想到自己花了幾年的時間才搞清楚的問題,唐超一下子就看了出來。

    這怎麼能不讓皇族帝釋天刮目相看。

    「可是,你們是怎麼發現的?」唐超看著納吉耶夫斯基,要是這樣的話,應該很不容易發現在對。

    「是因為一個醫生,一個很有名氣的醫生。」納吉耶夫斯基像是想起了什麼,眼中閃著邪惡的光芒。

    「醫生?」是的,應該是醫生,因為人生病了應該就去找醫生,而且這個醫生還是很有名氣的醫生,所以找這個醫生的人應該就更加的多了。

    所以,這一來二去的,這位醫生就會發現這些人的癥狀幾乎一摸一樣,而且這些人都有著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用的都是風雨鑄劍城裡面鑄造的兵器。

    除此之外,醫生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原因,因為這些人的都是頭暈,眼花,體力下降,皮膚變差蒼老,身體的各項機能都在發生這不可逆性的改變。

    而且這些人的病情的發展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這些人最先出現的也是自從風雨鑄劍城開始鑄劍之後。

    但是這些不不能說明這就是因為風雨鑄劍城的問題,而讓這位醫生最終確定這些是因為風雨鑄劍城的是後來發生的一事情。

    那一天嗎,有一個老人被人抬著來看這位醫生,醫生髮現這位病人的癥狀和其他的人一模一樣,但是卻有不一樣,因為這個人的癥狀要比其他的人還是要厲害許多。

    其實,應該是厲害很多很多,因為這個人滿身都是潰爛,膿瘡,幾乎是臭氣熏天,讓人根本就不敢接近。

    讓醫生感到震驚的是這個人不用兵器,這讓醫生陷入了沉思,這不用兵器的人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醫生開始懷疑自己以前的推斷是不是正確,因為這個人根本就不用武器的。

    知道醫生搞清楚了這個人是幹什麼職業的時候,一切都明了了。

    這個病人的職業不是別的,竟然是鑄劍師,而且還是風雨鑄劍城的鑄劍師。

    「你在風雨鑄劍城一共多少年了?」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看著病人小心的取證。

    「二十年!」鑄劍師想了想,認真的回答道。

    雖然不明白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為什麼這樣問,但是病人鑄劍師還是認真的回答。

    「那你鑄劍多少年了?」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看著已經生命垂危的鑄劍師問道。

    「二十年!」鑄劍師想了想,這二十年是自己最風光的二十年,雖然這前十幾年風雨鑄劍城一直平平淡淡,只是最後這些年因為風雨鑄劍城鑄造的兵器越來越有名氣,鑄劍師的名氣也越來越大,當然受到的待遇和尊重也就越來越好,越來越多。

    「二十年!」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想了想,不錯這風雨鑄劍城就是二十年之前興起的,可是開始的一些年份,風雨鑄劍城鑄造的兵器根本就沒有人用。

    只是近些年來,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想到真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風雨鑄劍城鑄造的一件兵器在一個男人的手裡面大放異彩,風雨鑄劍城才被人們所熟知。

    也就是在這個時間之後,風雨鑄劍城的名氣越累越大,使用風雨鑄劍城的武器越來越暢銷,人們都已擁有風雨鑄劍城的一件兵器為榮。

    但是,讓人們感到奇怪的是,風雨鑄劍城並沒有趁機大量的生產武器,甚至每年鑄造幾件武器都是定量的,這樣一來,人們對於風雨鑄劍城的武器就是更加的趨之如騖。

    雖然每年的武器的數量是有限的,但是因為年份的累計,這總的量下來也是很可觀的。

    也真是因為這樣的名聲,使得很多的鑄劍機構紛紛效仿風雨鑄劍城,但是卻沒有一個成功的,因為這些機構所鑄造的武器和風雨鑄劍城所鑄造的武器根本就沒辦法相提並論。

    有些人剛開始的時候根本分不清楚哪些是真的風雨鑄劍城鑄造的武器,哪些是別的機構效仿的風雨鑄劍城的武器。

    但是時間一長,人們就發現了兩者的不同,風雨鑄劍城的武器輕盈,但是卻十分的堅韌。

    而別的機構的武器相比較風雨鑄劍城的武器而言,體重要重上一些,而且過剛易折,這要是遇到真正的風雨鑄劍城的武器,兩個一碰撞,其他的機構鑄造的武器一下子就會斷裂。

    這是因為這樣的因素,沒過多久,凡事喜愛武器的人就都知道了,因此,風雨鑄劍城的名聲大震。

    可是,根據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的統計,這些發病的人全部都是用風雨鑄劍城生產的武器的人,因為每個人接觸這類武器的時間的長短不同,每個人的癥狀也是不一樣的。

    所以,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可以肯定,這些人的身體狀況應該和風雨鑄劍城的這些武器有關係。

    因為皇族帝釋天管著是這個靈荒大陸的統治一族,又是因為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和尼古拉斯西頓醫生是同門的師兄弟,兩個人的關係又是十分的要好。

    所以這件事情皇族帝釋天通過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很快知道了,而且皇族帝釋天讓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和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兩個人聯合起來一起尋找致病因素。

    通過多方的探尋,在加上風雨鑄劍城的這個患病的鑄劍師提供的信息,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和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很快的就將目標鎖定為風雨鑄劍城的鎮宅之寶筍石上面。

    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將這個情況報告給了皇族帝釋天,皇族帝釋天十分的重視,因為這種情況可是關係到整個靈荒大陸的生存危機。

    皇族帝釋天讓人徹查了所有有關於筍石的文獻資料,並且拜訪了所有的有可能知道筍石的情況的人,最終終於確定這所有的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風雨鑄劍城的寶貝筍石。

    可是,這筍石為什麼會帶來如此的效果,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根據知道筍石的老人來講,當年他們也是因為曾經接觸筍石的人後來的身體的狀況,才知道這筍石危害的。

    知道情況的一個老人浦路王米修斯疑惑不解的說過,這筍石應該是早就被銷毀了,為什麼又會出現在了世間,而且還讓風雨鑄劍城拿來鑄造了武器。

    「銷毀了?」皇族帝釋天還記得當時自己是這樣問的,「為什麼又出現了?」

    「是不是新的,是不是風雨鑄劍城出現的這一塊根本就不會是已經被銷毀的那一塊?」唐超聽到這裡,忍不住的問道。

    有些事情應該被遺忘,有些東西應該被銷毀,可是這人的心思是沒有辦法估量的,這同樣的,人的貪婪之心不是任何東西可以代替,或者可以消滅的。

    或許那塊以為被銷毀的筍石根本就沒有被銷毀,而是被有心人藏了起來,等到時間久了,等到當年知道真相的人都死光光了,無論是自然的生老病死,或者是某些人的有心為之。

    總之就是,某個有心人等到這件事情漸漸地被人們遺忘的時候,這筍石就會再一次的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不知道!」皇族帝釋天搖搖頭,「當年我也是這樣問的。」

    「那老人浦路王米修斯是怎麼回答的?」是不是當年的那一塊,只要讓當年的人看一看如今的這一塊不就知道了嗎?

    「這是當年的人那塊筍石的畫圖!」皇族帝釋天將一幅畫放到了唐超的跟前,只要兩個筍石進行一下比較就知道了。

    「這就是薩日娜耶魯公主的那幅畫?」唐超一笑,怪不得皇族帝釋天會用自己還換取這幅畫,原來是這樣的一幅畫。

    「你知道?」皇族帝釋天有些驚訝的看著唐超,「你怎麼會知道的?」

    「我就不能知道?」唐超反問道,這個皇族帝釋天還真的會問。

    「不是!」其實唐超會不會知道並不在皇族帝釋天的考慮之列,不過是因為近幾天,皇族帝釋天和唐超的關係的改變,讓皇族帝釋天覺得自己的這種做法會讓唐超恥笑而已。

    不是擔心唐超會生氣,而是擔心唐超會恥笑,因為一個堂堂的皇族帝釋天,想要一幅畫,竟然還需要和薩日娜耶魯公主進行交換,而且交換的人還是自己需要的人,這讓皇族帝釋天在面對唐超的時候多多少少的總是感覺到一絲盎然。

    「你就不怕薩日娜耶魯公主找你算賬?」唐超似笑非笑的看著皇族帝釋天,言語之中多出了一份揶揄和調侃。

    「這不是那幅畫!」皇族帝釋天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會被薩日娜耶魯公主發現,因為,「這只是藏在那幅畫裡面的一張隱藏的畫而已。」

    而原本薩日娜耶魯公主在意的那張畫,或者說薩日娜耶魯公主看到的那張畫,皇族帝釋天已經讓人照原樣弄好了,只等著時機一到就還給薩日娜耶魯公主,然後將唐超換回來了。

    「陰險狡詐!」這是唐超在知道了皇族帝釋天的心思之後對著皇族帝釋天最真實的評價。

    「我需要說謝謝么?」皇族帝釋天這種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姿態徹底的讓唐超感到無語,這人比人簡直沒法比啊。

    原本唐超已經以為自己的臉皮夠厚的了,沒有想到這皇族帝釋天的臉皮更勝一籌。唐超與皇族帝釋天相比,那就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根本就沒有相比的可能。

    「不用了!」好吧,你的臉皮厚就厚好了,唐超自嘆不如。

    「呵呵!」皇族帝釋天對著遠處一笑,算你識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