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5章 筍石之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5章 筍石之謎字體大小: A+
     

    可是,等到這一切都得到的時候,或者將要得到的時候,人們的內心是不是又會有新的得不到的東西呢。

    就像是院子裡面的這一位,本來就是為了名譽,卻失去了一些東西,原本以為最美好的東西卻原來就是自己的催命符。

    年輕的時候用生命,用健康來換取金錢,換取自己想要的一切,可是等到以後,想要用名譽,想要用地位,想要用金錢換回健康的時候,不知道還會不會如願以償。

    「好了!」唐超上前拍了拍皇族帝釋天的肩膀,然後越過皇族帝釋天進入了院子。

    整個院子的設置非常的豪華,但是,唐超蹙眉,為什麼感覺這院子裡面的空氣當中散發著的不是喜悅或者和這樣豪華的院子相對應的氣息呢。

    這裡散發著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息,就像是頻臨死亡的人在做著最後的垂死的掙扎。

    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的這一切,唐超感覺一陣毛骨悚然,這簡直就不是活人應該呆的地方,這個地方就像是接近地獄的鬼門關,進一步就是地獄,退一步就是人間。

    「沒事!」皇族帝釋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裡總是要面對的,雖然每一次過來,皇族帝釋天的內心都十分的震驚和自責,可是這並不能夠改變什麼,只能儘力而為,希望這樣的事情能夠在此刻,在自己的手裡面戛然而止。

    「恩!」氣憤有一些凝重,「這裡沒人!」不可能,這裡有人的氣息,但是卻不像是活人的氣息,唐超感受到的是一種接近於死亡的氣息,甚至於比死亡更加的令人膽戰心驚。

    「走吧。」這裡有人,不當有人,而且還有不少的人。皇族帝釋天感覺到掌心一同,攤開手掌一看,原來是自己緊緊的握著拳頭的指甲將自己的掌心給劃破了。

    有些事情遲早要面對的,雖然唐超的心思里z早就有了思想準備,可是看到裡面的場景和人的時候,還是大大的吃了一驚。

    這是怎樣的一群人啊,這是怎樣的一個陰謀啊,唐超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場極大的陰謀當中,而皇族帝釋天就是帶著自己走進這個陰謀的正中的人。

    眼前的大廳裡面或躺或坐的一共有百十個人,唐超蹙眉,忍不住的想要發怒,但是在和怒從何來,有想要發往何處,唐超深吸一口氣,還真的是一件非人的折磨啊。

    「皇族帝釋天,這裡就是你說的那個人?」唐超環顧了一圈,對於自己和皇族帝釋天的到來,這些人沒有絲毫的反應。就像是唐超和皇族帝釋天就是一陣空氣一樣,也像是一滴水掉進了大海裡面一樣,並沒有驚起絲毫的波瀾。

    「就是那個,右邊牆角蹲著的那個!」皇族帝釋天的眼中有著一絲霧蒙蒙的氣息,唐超順著皇族帝釋天的目光,就看到了一個身穿藏青色的衣服,頭髮花白的人,具體的情景,因為距離的關係,唐超看的並不是很真切。

    「那個人?」唐超一頓,其實唐超想要詢問的是,這個人是什麼人,這個人和筍石有優勢很關係。

    「走!」皇族帝釋天說完並沒有看唐超,而是徑直的向著那個人走去。

    屋子裡面的氣息很凝重,味道很難聞,有著一股腐肉的氣息。

    「納吉耶夫斯基,起來了!」皇族帝釋天走到那個人,也就是納吉耶夫斯基的身邊對著納吉耶夫斯基語氣清冷的說道。

    「你來了?」聞言,納吉耶夫斯基面無表情的抬頭看了看皇族帝釋天,眼中沒有絲毫的波瀾,要不是這個人還在呼吸,唐超真的會以為這個人是個死人了。

    「來了。」皇族帝釋天嘆息一聲,這一天唐超發現皇族帝釋天似乎要將一生的感嘆都用完。

    「這就是你說的人!」納吉耶夫斯基抬眼看了看皇族帝釋天身後的唐超,波瀾不驚的說道。

    「哎!」這個人是什麼眼神啊,唐超蹙眉,這不是看不起自己,「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納吉耶夫斯基抬眼看了看唐超,然後又低下頭去了。

    「這個?」唐超一笑,「原來也是一個曾經的傲氣之人啊。

    「好了!」皇族帝釋天想了想,「納吉耶夫斯基你過來,唐超你也過來。」

    納吉耶夫斯基慢吞吞的站起來,這個時候唐超才發現納吉耶夫斯基的腿腳似乎不好用,而且渾身都在顫抖,要不是看著納吉耶夫斯基已經走了幾步路的樣子,唐超真的要懷疑這人能不能移動了。

    「坐下吧!」皇族帝釋天當先在院子里的一個石凳上坐了下來,然後指著另外的兩個石凳子對著唐超和納吉耶夫斯基說到。

    「行了,說吧,想要我知道什麼?」唐超坐了下來,總算是感覺呼吸通暢了一些,這屋子裡面太壓抑了。

    「這個人行?」納吉耶夫斯基坐下來對著皇族帝釋天問道,但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這個納吉耶夫斯基嘴巴裡面的這個人指的是誰,除了唐超還有何人。

    「行!」皇族帝釋天無奈的一笑,但是眼中卻是滿滿的肯定,這唐超要是不行就沒有行的啦。

    「這個人就是七彩流光劍的主人?」納吉耶夫斯基懷疑的看了看唐超,唐超也是看著納吉耶夫斯基的目光,絲毫沒有避讓的意思。

    這人可以輸在功夫上,但是絕對不可以輸在氣勢上,唐超對著納吉耶夫斯基一挑眉,哼,看不起人是不是?小樣!

    最終還是納吉耶夫斯基敗下陣來,首先將目光轉移到了別處。

    「呵呵!」皇族帝釋天不覺莞爾,這兩個人還以為自己是小孩子啊,竟然玩這些無聊的遊戲。

    「是的,」皇族帝釋天深吸一口氣,「唐超就是七彩流光劍的主人。」正是因為這樣,今天的事情非得唐超來解決不可。

    「能不能說明白一點,」唐超對著故弄玄虛的皇族帝釋天一記白眼,什麼人啊,要人幫忙,難道不會將事情先說清楚啊,以為故弄玄虛就會顯得自己高很莫測了嗎?幼稚!

    「小子,」納吉耶夫斯基看著唐超,「你說我多大的年紀了?」

    「這個?」唐超嘴角一扯,「你自己不知道啊。」傻子,連自己的年齡都不知道。

    「這樣的人有用?」唐超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皇族帝釋天。

    「哈哈!」皇族帝釋天莞爾一笑,「納吉耶夫斯基今年二十八歲,十年前出來混,一記飛羽流星錘刷的那是爐火純青,無人能及。」

    「多少?」不能怪唐超驚訝,就眼前這人,二十八歲?唐超瞪著皇族帝釋天,「你那我開涮是不是?」

    有意思嗎,說謊也是需要技術的,就眼前的納吉耶夫斯基,二十八歲,你當時間是你家控制的。

    就這滿頭的白髮,滿臉的褶子,老態龍鐘的面孔,半死不活的身體,誰信啊?這騙人也不是這樣騙的,「你懂不懂這騙人之術啊?」要不要教教你。

    這騙人也要裡面的內容包含著三分真好不好,這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想要騙人騙的沒有破綻在,這就需要真真假假參半,這樣才能真亦假來假亦真,這個皇族帝釋天竟然連這一點都不懂還要來騙人,這不是異想天開是什麼?

    「誰騙你了,我倒是希望是騙你的。」皇族帝釋天無奈的嘆息一聲,有些事情並不是自己想要怎麼樣就能夠怎麼樣的,就像是今天的事情一樣。、

    這要是有的選擇,皇族帝釋天寧願這些都是假的,就是騙人皇族帝釋天也是甘願的。

    可是,這一切不是假的,不但不是假的,還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情了。

    「這就是筍石的影響?」半是疑問,半是自我解釋,唐超沒有別的想法,既然這是真的,而且又是因為筍石皇族帝釋天才將自己帶來了這裡,這裡的情況只能讓唐超有這樣的想法。

    「對!」皇族帝釋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就是筍石的影響。

    「為什麼?」筍石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影響,「你確定?」唐超有些懷疑,這會不會弄錯了。

    「確定!」皇族帝釋天對著納吉耶夫斯基點點頭,「納吉耶夫斯基,你來說吧!」

    既然決定讓唐超幫助,這件事情就必須要告訴唐超,不但要告訴唐超,而且還一絲不落的,完完全全說完告訴唐超。

    「皇族帝釋天說的不錯,我今年二十八歲,擁有的兵器是飛羽流星錘,是從風雨鑄劍城得來的。」納吉耶夫斯基回憶起曾經的往事,臉上的褶子有些舒展,畢竟那樣的曾經是納吉耶夫斯基最美好的曾經了。

    原來這納吉耶夫斯基自從得了這樣的一個飛羽流星錘,就漸漸地闖出了名堂,可是,事情並沒有朝著納吉耶夫斯基期望的方向發展。

    三年之後,納吉耶夫斯基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納吉耶夫斯基時不時的就會感覺頭暈,渾身無力。

    納吉耶夫斯基也曾經找醫生看過,但是卻根本查不出到底是什麼原因引起的。

    納吉耶夫斯基用了不少的名貴的葯,可是依舊不見效,而且隨著時間的延長,納吉耶夫斯基的癥狀越來越明顯,時常的頭昏無力,眼前發黑,最後竟然皮膚變差,一年的時間,納吉耶夫斯基已經變得連自己都不敢認了。

    皮膚蒼老,頭髮花白,最終變得蒼白,身體越來越差,最終連腰都直不起來了。

    唐超聽完了納吉耶夫斯基的話,並沒有說什麼,而是思考了一會兒,「這也不能說明這是筍石關係啊?」

    也有可能是納吉耶夫斯基身體真的出了什麼問題,只是醫生沒有查出來罷了。

    「不錯,單單因為納吉耶夫斯基一個人的事情根本就無法確定這是因為筍石,」皇族帝釋天諷刺的一笑,「這後來又發現的事情,才最終的讓我們注意到了筍石。」

    「兵器?」唐超一語道破玄機,因為皇族帝釋天曾經說過這筍石在風雨鑄劍城,而風雨鑄劍城有會用一點點的筍石來製造兵器。<



    上一頁    下一頁

    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
    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開掛闖異界小閣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