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4章 探尋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4章 探尋真相字體大小: A+
     

    「醒不醒,再不睜開眼睛,我就用膠水將你的眼睛粘住,讓你再也睜不開。」這眼睫毛都在抖動了,一看就是醒了,竟然不睜開眼睛,皇族帝釋天有些氣惱的說道。

    「喂!?」唐超一個咕嚕從床上爬了起來,「你怎麼可以這樣?」

    「我為什麼不可以這樣?」皇族帝釋天笑著反問道,難道你唐超就可以裝睡,我皇族帝釋天就不能有一些手段了,「誰讓你騙我的。」

    皇族帝釋天抱怨的看著唐超,眼睛裡面包含著滿滿的控訴,就像是唐超的裝睡深深的傷害了皇族帝釋天一樣,就像是皇族帝釋天收到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喂?你?」唐超緊緊的皺著眉頭,這皇族帝釋天是不是男人啊,「你不要這樣的看著我。」就像是一個怨婦一樣,唐超被皇族帝釋天看到都要以為自己犯了多大的錯一樣。

    皇族帝釋天也不說話,只是已久的用一雙控訴的眼睛看著唐超,大有唐超一刻不妥協,皇族帝釋天就一刻不罷手的感覺。

    「行了!」唐超被看得渾身發毛,「我錯了還不行嗎?」

    真的,就這樣的目光,唐超都感覺難受,要是早知道皇族帝釋天會有在這樣的一面,唐超就是一晚上不睡覺等著皇族帝釋天都甘願,就是不要在看到皇族帝釋天如此委屈的,冤屈的目光和神情。

    這讓唐超會忍不住的以為自己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大罪一樣。

    「本來就是你的不對!」皇族帝釋天一笑,臉上的冤屈的表情瞬間就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讓唐超恨不得撕裂了的奸笑,奸計得逞的笑。

    「行,」唐超任命的點點頭,「行,你厲害,我唐超服了你了,行了吧。」

    唐超搖搖頭,這個皇族帝釋天還真的是讓自己大開眼界啊,不過唐超會心的一笑,這是不是說明自己在皇族帝釋天的心目中已經不一樣了呢,唐超看著皇族帝釋天探究的目光,應該是吧。

    「起來了,」皇族帝釋天看著唐超竟然還在發獃,就是不起床,上前一下子將唐超好不容易從身子底下拉出來的被子一下子扯開,「快點!」

    「你暴力!」也許是因為皇族帝釋天對於唐超的態度的改變,讓本來就不怕皇族帝釋天的唐超更加的肆無忌憚了起來,對著皇族帝釋天手舞足蹈的控訴到,「你沒有人權!」

    「咦!」皇族帝釋天的手一頓,這奇了怪了,「我怎麼就沒有人權了?」

    「你?」唐超氣結,「你打擾別人的美夢!」這就是沒有人權。

    「什麼?」皇族帝釋天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打擾別人的睡覺就是沒有人權,那皇族帝釋天一笑,自己沒有人權的事情做得多了去了,可是為什麼除了唐超,並沒有一個人這樣說過啊。

    這隻能說明在別人的眼裡面皇族帝釋天做這樣的事情稀鬆平常,或者說是理所當然,畢竟這這個皇城裡面。沒有人能夠大的過皇族帝釋天,就算是內心不滿意又能夠怎麼樣。

    想要反駁就必須要有足夠的能夠承受結果的勇氣,往往這些人才是最為欠缺的。

    所以,即使是有人感覺這樣做不行,也沒有人指出來,更何況這件事情大約也就是唐超這樣的人才感覺是個問題吧。

    所以,皇族帝釋天對於唐超所說的事情,除了感覺十分的好笑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其實皇族帝釋天的脾氣還是蠻好的,就是被唐超這樣的指著,皇族帝釋天只是感覺十分的好笑而已。

    「啊!」皇族帝釋天一聲感嘆,「呵呵!」

    「啊?」唐超蹙眉,「呵呵?」什麼意思,唐超自認為自己可沒有讀心術,這怎麼能夠從兩個感嘆詞裡面知道皇族帝釋天的意思,就算是知道了,唐超也不會說的。

    「起床了,」|皇族帝釋天看著獃滯的唐超,並沒有打算解釋自己的行為和兩個感嘆詞的意思,「再晚了就不用你去了。」

    這可不行,唐超趕緊的起床,三下五除二的就穿好了衣服,利索麻利的洗漱,然後整個人清清爽爽的就站在了皇族帝釋天的跟前。

    「喲!」皇族帝釋天眼睛一瞪,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不錯哦!」僅僅只是用了三分鐘而已,不錯,有速度。

    「廢話!」只要我唐超想,還能更加的快速,唐超挑眉看著皇族帝釋天,「服不服!」

    「好了,走吧!」皇族帝釋天心裡一緊,這個人還是那個特傲氣的唐超嗎?為什麼皇族帝釋天感覺這樣的玄幻呢。

    「哼!」唐超一笑,瞭然的看著皇族帝釋天,默默的一搖頭,然後跟上皇族帝釋天的腳步。

    「哎,我們先去吃飯好不好。」唐超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真的很餓啊。

    「你是餓死鬼投胎的啊?」為什麼總是感覺這個唐超除了吃就沒有別的事情了呢。

    「不是!」這個就算是不是餓死鬼投胎也是需要吃飯的不是嗎,「可是,你不餓的么?」

    看著皇族帝釋天的樣子,這要去的地方應該是不近,而且這要是不吃飯,難道一直餓著,直覺告訴唐超,他們要去看的那個人是絕對不會管飯的。

    「你很餓啊?『皇族帝釋天停下腳步,笑容滿臉的看著唐超。

    「你?」唐超不解,為什麼看著皇族帝釋天的微笑,唐超有一種被人算計了的感覺呢,「你什麼意思?」

    「呵呵!」皇族帝釋天神秘的一笑,在唐超的疑惑不解中十分淡定的說:「我吃過了!」

    「什麼?」你吃過了。但是自己沒有吃飯啊,皇族帝釋天的意思難道是不管自己,「可是,」唐超十分的委屈,「我還沒有吃飯啊!」

    「我知道,」皇族帝釋天一攤手,「誰讓你起的這樣的晚的。」活該餓肚子。

    「你?」行,算你狠,你厲害,你嘚瑟,唐超咬牙切齒的看著皇族帝釋天,***,餓死大爺了

    「去不去?」皇族帝釋天直接無視唐超的挑釁的目光和緊緊握起的拳頭,「不去算了!」

    「算了就算了,我去吃飯去!」天大地大吃飯最大,雖然吃不吃這一頓飯對於唐超來說根本就是無所謂的事情,可是唐超就是想要和皇族帝釋天作對,就是想要看看皇族帝釋天的反應。

    「走!」皇族帝釋天一聲爆喝,然後率先走了出去,至於身後的唐超,皇族帝釋天有那個信心,唐超一定會跟上來的。

    後面的唐超只是看到皇族帝釋天決然的背影,絲毫沒有注意到皇族帝釋天眼中的狡黠和嘴角上揚的笑意。

    有些人,有些事情,越來越好玩了,希望唐超不會讓自己失望。

    唐超看著皇族帝釋天的背影,老子總有一天讓你後悔今天的舉動。

    「給你!」走了大約半個小時,皇族帝釋天一笑,回頭將手裡面的一個紙包扔給了唐超。

    唐超一把接住,頓時一陣肉香迎面而來。

    「什麼?」唐超蹙眉,應該是好吃的,就是這一陣陣的香氣就不是自己能夠忍得住的。

    「毒藥!」皇族帝釋天嘴角上揚,可是這說出來的話怎麼就是這樣的難聽呢。

    「你就不能說出些好聽的話來?」唐超一笑,看著手中的烤雞,看著皇族帝釋天的背影,忍不住有了一種扶額的衝動。

    「不會!」皇族帝釋天淡淡的一笑,心裡卻明白自己已經將唐超的身份轉變了,不再是通緝犯,甚至不再是手下人,而是自己人。

    「切!」無聊,唐超嘴角上揚。管你什麼好聽的還是不好聽的,有的吃總是比沒得吃的好。

    而且這個烤雞的熱度剛剛好,烤的也是恰到好處。香氣更是剛剛好的勾起了唐超的食慾。

    唐超一邊吃著烤雞,一邊看著前面的皇族帝釋天,這人十分的有意思,唐超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揚,看來自己以後的日子不會清凈了,只是希望這本就不清凈的日子能夠給自己帶來自己需要的收穫。

    也不至於讓自己白忙活一場,至於這裡的人,這裡的事,能夠留在心裏面就留下來,不能夠留下痕迹的,也就沒有必要計較這樣多。

    唐超雖然不是一個絕對的理智的人,但是卻不會是一個感性的人,至少在很多人的眼裡面,是個男人就應該有自己的主見,是個男人就應該有自己的準則。

    等到唐超剛剛將烤雞吃完的時候,皇族帝釋天的腳步也恰到好處的停了下來。

    唐超抬頭,眼前出現了一個宅子,一個簡簡單單的,普通到不能夠在普通的宅子,這個皇城還有這樣的地方。

    「這是?」唐超抬頭,「到了?」

    「到了!」皇族帝釋天伸手推開眼前的大門,每一次一到這裡,皇族帝釋天的精神就緊張一次,皇族帝釋天的內心就糾結一次。

    「哦。」唐超跟著皇族帝釋天進門,可是進入眼前的場景卻讓唐超吃了一驚。

    眼前的場景根本就不像是這樣一個簡簡單單小屋子,裡面的景象根本就不像是這樣的一個簡單的屋子應該有的樣子。

    「這是什麼地方?」唐超圍著院子一轉,這個地方太…太…太豪華了吧!

    「傷心的地方。」皇族帝釋天的心思明顯的失落了,就像是這個地方有著皇族帝釋天根本就不願意接受的事情。

    「因為筍石?」唐超十分的確定,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問了。

    「恩!」皇族帝釋天似乎是不想要回答唐超的問題,就像是這個問題帶給皇族帝釋天的不是一般的殘忍的真像。

    「可是,就算是在豪華的地方又能夠怎麼樣,」皇族帝釋天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無盡的自責,「有些東西不是豪華的生活就能夠還的回來的。」就像是生命,就像是健康。

    人們總是這個樣子,年輕的時候,或者說是曾經的時候,都是在用自己的身體甚至是生命來換取自己自以為在意的一切,像是名譽,像是地位,像是金錢,像是利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