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3章 不同之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3章 不同之處字體大小: A+
     

    「幹什麼啊,不知道保鏢的任務是幹什麼的啊?」總之就是,無論唐超怎麼做,都是不對的,可是又不能夠什麼都不做,這樣恐怕薩日娜耶魯公主就更加的有理由指著自己了。

    不過,這保鏢的任務是什麼,唐超仔細的想了想,自己好像是真的不知道啊,「保鏢什麼任務?」唐超搖搖頭,「我真的不知道啊!」

    「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一聲尖叫,這個唐超不會是在很不知道保鏢是幹什麼的吧,關鍵的是,薩日娜耶魯公主自己也不知道這保鏢到底是幹什麼的。

    「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不想當我的保鏢啊?」好吧,薩日娜耶魯公主為了不讓唐超知道自己也不知道保鏢是幹什麼的,只能這樣的轉移話題了。

    「沒有啊!」唐超十分的無辜,這自己什麼時候說過不給薩日娜耶魯公主當保鏢了。

    「只要你告訴我保鏢應該幹什麼就好了。」唐超似笑非笑的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有本事比就告訴我,要不然我就不知道,看你怎麼辦?

    唐超覺得自己有些邪惡了,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抓狂的樣子,不知道因為是什麼,唐超就是感覺自己的心裏面十分的暢快。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只感覺心口有著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別的十分的難受。

    「怎麼了?」唐超十分的無辜,「難道薩日娜耶魯公主也不知道這保鏢應該幹什麼事情啊?」

    可憐的薩日娜耶魯公主怎麼可能會是唐超的對手啊,這個時候,薩日娜耶魯公主只要說自己是公主,不是保鏢,是被保護的人不是保護人的人,就可以了,既然是被保護的人當然不可能知道這保護人的人應該做什麼了。

    可惜的是,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絲毫沒有把握住這個反擊的理由,或者說是機會。

    薩日娜耶魯公主很明顯的被唐超的話給鎮住了,薩日娜耶魯公主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唐超,不明白為什麼唐超給自己的感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呢。

    不再是溫和的,不再是隨意的,而是有一些咄咄逼人的感覺。

    「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一頓,緊緊地抿著嘴唇,「我?」

    薩日娜耶魯公主真的是一點也不知道營改增恩么樣回答,因為薩日娜耶魯公主真的不知道這個保鏢應該幹什麼?

    「薩日娜耶魯公主不是想要四處逛一逛么,怎麼還不走?」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茫然無措的樣子,唐超有些莞爾,這樣的人也就是一個公主,也就是皇城能夠養得出,這樣純潔的人。

    嘿嘿,唐超一笑,純潔,希望如此吧。

    「哦!」薩日娜耶魯公主頓了頓,恍然的對著唐超一笑,「對哦,我是要逛一逛的。」

    唐超搖頭失笑,該說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單純好呢,還是傻好呢?

    唐超陪著薩日娜耶魯公主逛了逛,逛了很長的時間,長到唐超都已經沒有了耐性了,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是再逛,唐超不由得感嘆一聲,這女人看來就是愛逛街。

    上到王公貴族,下到平民百姓,凡事女子,就沒有一個不喜歡逛街的,這地球上的女人是這樣的,就是這靈荒大陸上的女人也是一個樣子的。

    唐超不動聲色的捏了捏酸脹的雙腿,很感興趣的想著這女人的腿到底是什麼做的,難道這人就不會因為長時間的走動而腿疼的么,更何況這女人還穿著高跟鞋。

    唐超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腳上鏗鏘有力的鞋子,這是不是女人的鞋子和男人的鞋子的材料不一樣啊,這男人的鞋子材質一般般,這女人的鞋子的材質十分的優良,而且很能夠按摩腳,減緩雙腿的疲勞。

    應該是的,唐超深深的為自己的發現而讚歎,甚至萌生了要找一雙女人的鞋子試一試的衝動。

    薩日娜耶魯公主還在往前走,唐超苦哈哈著一張臉,十分無奈的跟在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身後。

    突然,有一股十分熟悉的,又不是很熟悉感覺從右後方而來,說是熟悉,是因為這種感覺在不久前唐超才感受到過,說是不熟悉,是因為這個人的唐超不認識,或者說並沒有見過面。

    是一個未曾謀面的熟悉的人,不錯這人就是在唐超的房間裡面襲擊唐超的人,同樣的感覺,同樣的恨意,唐超蹙眉,真的想不到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這樣的一個人了,這人應該是一個高手。

    唐超回頭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可是依舊是沒有任何的發現,一個可疑的身影都沒有。

    唐超不自主的就皺緊了眉頭,這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一直跟著自己,而且,唐超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對方對於自己的敵意。

    就在唐超思索著腦海當中的人影的時候,一股利器劃破空氣迎風而來的聲音在唐超的耳朵邊上響了起來。

    唐超一偏頭,感覺一陣勁風從耳朵邊上呼嘯而過,緊接著又是同樣的兩股氣息沖了過來,唐超感覺到一股是對著自己的後背,一股正好對著自己的右臂。

    唐超的左邊就是薩日娜耶魯公主,如果唐超想要躲避著兩股氣流,就必須的向著左邊躲避,可是來人就是看準了唐超的左邊避無可避,所以才會同時發射兩股這樣的利器。

    唐超嘴角一個冷笑,就是這樣的小兒科,竟然也敢拿出來賣弄,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唐超不動聲色的陪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繼續向前走,伸手將七彩流光劍拿了出來,不緊不慢的將七彩流光劍放到後背,正好趕上這兩股利器飛了過來,一左一右,正好全部的打在七彩流光劍上,頓時消失於無形。

    「高人!」唐超眼神一暗,這人的手段不再自己之下,唐超通過七彩流光劍傳過來的勁道可以判定。

    來人似乎沒有想到唐超能夠輕易地躲不過去,大約是吃了一驚,因為這次之後,一直到唐超和薩日娜耶魯公主回去了,都沒有在遭受到襲擊。

    唐超拿捏不準這人是什麼人,但是唐超可以肯定的是剛才襲擊自己的人就是在院子裡面跑掉的那一個人,通過這次的襲擊之後,唐超更加的確定這人就是薩日娜耶魯公主院子裡面的人。

    不僅僅是院子裡面的人而且這個人應該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自己的舉一動,或者說,這人針對的不是自己,唐超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這要是不是針對的自己,幹什麼一連兩次都是對著自己呢,這有怎麼解釋?

    唐超想著這個人既然已經針對自己進行了兩次的襲擊,而且都沒有成功,肯定還會有第三次,唐超嘴角上揚,一個自信的笑意綻放在臉上,只要你敢來,我唐超一定要看看你是誰!

    這一日剩下的日子,唐超過得很平靜,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早,因為皇族帝釋天的到來,唐超的清凈才被打破了。

    「起來了!」皇族帝釋天曾經料想過自己過來的時候唐超是不是還在睡覺,可是皇族帝釋天又想著這個唐超的身份在這裡,自己的身份也是擺在這裡的。

    料想唐超不可能真的會睡覺睡的如此的心安理得,哪裡料到,一進來,唐超可不就是在睡覺么,甚至睡得如此的豪邁不羈。

    唐超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被子都被壓在了身子底下,一張臉更是睡得沉迷,就連上一次進來時候發現的美夢都沒有做睡得十分的沉。

    皇族帝釋天就這樣看著唐超,一直看,一直看,可是唐超硬是在皇族帝釋天注視的目光之下睡得依舊香甜。

    皇族帝釋天是在是忍不住,這個唐超的架子是不是太大了一點啊,「起來了!」皇族帝釋天再一次喊道。

    其實皇族帝釋天不知道的是,唐超早就清醒了,就在皇族帝釋天剛進自己的院子的時候,唐超就張來了眼睛,眼底一片清明。

    可是,就在皇族帝釋天推開房間的門的時候,唐超又閉上了眼睛,唐超倒是真的想要看一看,這個皇族帝釋天可以對自己做到什麼程度,從而唐超也就可以知道這個皇族帝釋天到底對自己懷著的是一種怎麼樣的心態。

    只有知道了皇族帝釋天對於自己的心思,唐超才能夠很好的利用皇族帝釋天,那樣的也才能夠確定自己對於皇族帝釋天的價值,以及自己將要將皇族帝釋天擺在什麼樣的位置上。

    所以,唐超知道皇族帝釋天的等待,也知道皇族帝釋天的不耐,也知道皇族帝釋天的喊叫,可是唐超依舊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臭小子!」皇族帝釋天失笑,自己並不是一個多情的人,為什麼就對唐超有了情誼呢。

    或許就是因為自己身在高位,難得的有這樣的一個人可以絲毫的不畏懼自己的身份,有什麼說什麼,甚至在言語之中根本就不怕得罪自己,也正是這樣的因素,讓皇族帝釋天感覺到了唐超的不同。

    如果要問皇族帝釋天為什麼會對唐超與眾不同,大概皇族帝釋天也就只能這樣的勉為其難的解釋了,可是事實的真像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恐怕就是連皇族帝釋天自己也搞不清楚。

    要不說人心是個最難懂的東西,就算是懂得了又能夠怎麼樣,想要不承認就可以不承認,因為沒有人能夠洞悉另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情況。

    就像是此刻的皇族帝釋天一樣,如果皇族帝釋天終於自己內心的感受,皇族帝釋天當然就會對唐超刮目相看,可是皇族帝釋天就是拒不承認自己內心的改變,那麼誰也不會知道皇族帝釋天是不是已經改變。

    這人啊,可以欺騙別人,但是,就是欺騙不了自己。

    幸虧的是,唐超不是這樣的人,皇族帝釋天也不是這樣的人,也許正是因為如此,才終於造成了唐超和皇族帝釋天後來的結果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