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2章 預料之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2章 預料之外字體大小: A+
     

    「對,就是一幅畫,一副根本就不值錢的畫。」你以為你是誰啊,還真的拿自己當回事了,薩日娜耶魯公主就是要將那幅畫說的一文不值,就是要讓唐超知道自己其實什麼都不是。

    薩日娜耶魯公主刻意的忽落了自己對於那幅畫的喜愛程度,刻意的忽略了自己對於那幅畫的在意程度,就是要讓唐超感到自己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通緝犯而已。

    薩日娜耶魯公主看著唐超,就等著唐超求自己,薩日娜耶魯公主暗自里得意,甚至已經開始想著一會兒要怎麼樣數落唐超和譏諷唐超。

    可是讓薩日娜耶魯公主感到意外的是,唐超聽聞自己的價值就是一幅畫,一副根本就不值錢的畫的時候,一點也沒有表現出震驚和沮喪,一點也沒有消沉和心如死灰。

    與此相反,唐超的臉上反而出現了一種名字叫做八卦的笑意,那就是唐超真的是對於這樣一副可以和自己的身價相媲美的畫起了興趣。

    由於已經和皇族帝釋天談過,所以,唐超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皇族帝釋天心目中的價值,不要說唐超自戀,唐超就是有這樣的自信,就是這知道皇族帝釋天離不開自己。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皇族帝釋天竟然還是那一幅畫就將自己換給了薩日娜耶魯公主,這讓唐超對於這樣的一幅畫如何不好奇,如何不追究。

    「哼!」唐超冷哼一聲,皇族帝釋天,你給我等著,這件事情如果你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想要我唐超幫助你,窗戶都沒有,更何況是門。

    正要喝水的皇族帝釋天又是一連三個噴嚏,甚至將口腔裡面的茶水都噴了出來。

    「皇族帝釋天,要不要我請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過來給你看一看,是不是著涼了?」侍衛達西末威爾看著皇族帝釋天會兒的功夫就大了六個噴嚏了,心裏面有些擔心,擔心這皇族帝釋天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這要是生病了,可是需要趕緊的讓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過來看看,這樣才可以放心,這有病就趕緊的吃藥,這沒有病不就更加的放心了嗎。

    「不用!」皇族帝釋天確定自己並沒有生病,只是這一連幾個噴嚏打的,也確實讓皇族帝釋天一頭的霧水。

    「可是?」侍衛達西末威爾依舊是一臉的擔心,這萬一是真的著涼了怎麼辦?

    「好了,沒事,等一會兒在打噴嚏就讓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過來好了。」這要是知道今天是侍衛達西末威爾當值,皇族帝釋天就是硬憋也會講著幾個噴嚏憋下去。

    這侍衛達西末威爾是出了名的難纏,不管你是誰,不管你的職位有多高,只要是侍衛達西末威爾認定的事情,不要說三頭牛,就是一百頭牛都拉不回來。

    尤其是對於皇族帝釋天的身體方面,達西末威爾的執拗程度也以說是到了一種病態的執拗和堅持。

    所以,為了避免再一次的被侍衛達西末威爾糾纏,皇族帝釋天乾脆的就說了條件,那就是如果再打噴嚏一定按照侍衛達西末威爾的要求找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過來看一看,這樣才成功的讓侍衛達西末威爾有所消停。

    雖然不至於讓侍衛達西末威爾完全的放棄,但是至少讓皇族帝釋天有了時間一口氣處理完手中的之情,不至於因為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倒來而耽誤了事情。

    侍衛達西末威爾沒有料到皇族帝釋天竟然會這樣的說,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皇族帝釋天,只等著皇族帝釋天在打一個噴嚏,侍衛達西末威爾就會立即竄出去,不找到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過來,決不罷休。

    堂堂皇族帝釋天竟然讓一個侍衛給威脅力,說出來誰信啊,可是皇族帝釋天身邊的人都信。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看到唐超的臉上並沒有出現自己期待的落寞和沮喪,心裏面頓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什麼畫,我能不能看上一看?」這幅畫是不是有什麼玄機,究竟有什麼玄機,唐超真的很感興趣,比薩日娜耶魯公主感興趣多了。

    「你不生氣?」這任何一個人知道自己竟然和一副畫同等價值,而且還是一副並不值錢的畫,不是都應該很失落和難受的嘛,為什麼到了唐超這裡就不是這樣的了呢。

    「為什麼要生氣?」簡直就是莫名其妙,唐超越來越覺得這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心思和一般人不一樣。

    唐超這一點可是有些冤枉了薩日娜耶魯公主了,這薩日娜耶魯公主那裡是正常,只是這唐超不正常了好不好。

    「你?你的價值就值一幅畫,難到這不值得你生氣嗎?」這要是薩日娜耶魯公主,恐怕早就氣的不知道東西南北了,早就將皇城鬧得天翻地覆了。

    「這要看是什麼畫了。」這要是價值連城的幅畫,這唐超還賺了呢。哪會有人嫌棄自己的身價高的啊。

    「就是一副破畫,根本就不值得一元錢!」薩日娜耶魯公主嘴角chou動,一個充滿了算計的笑容出現在了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臉上。

    「這個,價錢問題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了。」唐超可不是sha子,單憑薩日娜耶魯公主說這幅畫不值錢,唐超就會認為不值錢了,這樣子膚淺的事情,可不是唐超會做得出來的。

    這關於那幅畫的價值,要看皇族帝釋天的意思,如果這幅畫對於皇族帝釋天是重要的,就是不名一文,那幅畫也是好畫,如果對於皇族帝釋天來說,這幅畫沒有任何的意義,這幅畫即使是用黃金堆成的,也是不值一文的。

    這一點的認知唐超還是有的。凡事不要只看表面,也不要用別人的眼光來判定自己的得失,凡事都要看看具體的情景,具體的價值,才能夠做決定,才能夠決定值與不值。

    而不是以一個外人的眼光,或者需求來判斷事情的真相,這一點,唐超也是知道的非常的清楚,所以,薩日娜耶魯公主想要從唐超這裡看到自己希望的結果,恐怕要失望了。

    「等有機會一定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一幅畫,能夠讓皇族帝釋天看上眼,又能夠讓薩日娜耶魯公主念念不忘,雖然薩日娜耶魯公主急切的鄙視這那幅畫,可是唐超依舊從薩日娜耶魯公主的眼神之中看出薩日娜耶魯公主對於那幅畫的在意程度。

    「唐超,你到底怎麼想的?你難道不知道你的價值在皇族帝釋天的眼中就只是一幅畫嗎?」薩日娜耶魯公主看著唐超沒有出現自己想要的情緒,有些按耐不住性子了。

    「薩日娜耶魯公主,我唐超的價值既不是一幅畫,也不是你的保鏢。」唐超頓了頓,雖然有些殘忍,但是唐超還是決定告訴薩日娜耶魯公主,什麼才是真正的價值,「我的價值在於我自己,我唐超不需要別人來判斷自己的價值幾何。」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指著唐超的鼻子,「你不要不識抬舉!」

    「嘿嘿!」這女人就是口是心非,「既然薩日娜耶魯公主知道我不知抬舉,為什麼還要過來呢?」為什麼還要用那樣的一幅畫來和皇族帝釋天來交換呢,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你不要忘記了,你現在還是我的保鏢!」只要你還是我的保鏢,我薩日娜耶魯公主就有的是辦法讓你順從。

    「薩日娜耶魯公主,我並沒有說不是你的保鏢!」用得到一再的強調這件事情嗎,這個用一幅畫換過來的保鏢,值得炫耀嗎?

    「那我現在要出去,」薩日娜耶魯公主咬著一口銀牙。恨不得將唐超食之而後快,「你跟著!」

    唐超暗自一笑,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可不就是一個小丫頭的心性嗎,這就憋不住了,這樣的人會在這樣的爾虞我詐的皇城生存下來,還真的不知道是sha人有sha福,還是被皇族帝釋天保護的太好了。

    「走不走?」薩日娜耶魯公主走了幾步,回頭見唐超並沒有跟上來,「難道你沒有長耳朵,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哎!」唐超失笑,無奈的搖搖頭,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還真的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女孩啊。唐超慢步跟上,管他這樣多幹什麼,只要好好地完成皇族帝釋天的事情,唐超相信皇族帝釋天一定會幫助自己尋找自己想要的答案的。

    原本唐超還打算著從薩日娜耶魯公主這裡探尋一下有關於瞬間轉移的事情,但是,現在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的為人和性子

    唐超可以可以肯定的說,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一定不知道瞬間轉移的事情,恐怕就是聽也沒有聽過。

    就算是薩日娜耶魯公主知道,也不會就明白這是什麼樣的事情,唐超與其自討沒趣,還不如等著找機會從皇族帝釋天哪裡著手,說不定還真的會探聽到一點什麼。

    「快一點,行不行,有沒有長腳啊,是不是男人啊。」走路竟然這樣的慢,蝸牛都比唐超爬得快。

    唐超搖頭失笑,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還真的是得理不饒人啊,何況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沒有什麼道理啊。

    唐超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快要噴火的眼神,幾步走到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身邊,「好了,走吧!」

    「走什麼走,你是什麼身份不知道啊!」竟然敢走到自己的身邊,這簡直就是尊卑不分。

    「……」好吧,你贏了,唐超嘆息一聲,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還真的是……呃……沒事欠chou型的。

    「走不走?」薩日娜耶魯公主走了一步,看到唐超還在原地沒有動作,忍不住的回頭對著唐超喝道。

    唐超走了幾步,眼看著就要走到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身邊去了,唐超趕緊的收斂了腳步,這薩日娜耶魯公主可不是一般的不講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