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1章 莫名情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1章 莫名情愫字體大小: A+
     

    可是,一想到唐超就在自己的跟前也許正在看著自己,薩日娜耶魯公主就將伸到半空的手硬生生的縮了回去。

    「你!」

    「你!」

    沒有想到,兩個人講過了各自內心的一番掙扎,依舊是同時說出了這一個你字。

    「呵呵!」唐超一笑,頓時周圍的空氣之中少了一些ai昧,多了一絲的調侃,「薩日娜耶魯公主,今日來這裡為了什麼?」

    薩日娜耶魯公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終於將臉上的紅潤壓了下去,「沒什麼,就是看看你的身體好了沒有。」

    這看不到想著要看,這看到了又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應該要說些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感覺自己笨死了。

    「哦,可是我記得剛才我已經回到了薩日娜耶魯公主了啊?」唐超一笑,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看來是真的有些問題,唐超不否然自己知道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心思,但是唐超沒有啊。

    「哦!」薩日娜耶魯公主恍然,「是哦,剛剛是回答了哦!」

    「你?」唐超深深的眯著眼睛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怎麼能夠這樣的可愛呢。

    唐超失笑的身手揉了揉薩日娜耶魯公主的頭皮,薩日娜耶魯公主身子一僵,頓時讓唐超一個精靈,這手下之人並不是秦瑤,唐超啊唐超,你在幹什麼啊。

    「這個?」唐超訕訕的收回手,莫不是自己想著秦瑤想的走火入魔了,怎麼看著誰都是秦瑤呢,「對不起!」

    薩日娜耶魯公主沒有料到唐超會將手放在自己的頭頂上,一時之間有些錯愕,可是等到唐超將手拿走了之後,薩日娜耶魯公主卻感覺自己的心思空了,頭頂上像是沒有了頭髮一揚,涼涼的,很不舒服。

    「沒!沒關係!」怎麼會沒有關係呢,薩日娜耶魯公主真的很想要告訴唐超,你的手很溫暖,讓我感覺很舒服,薩日娜耶魯公主甚至想要唐超將手在放回去,薩日娜耶魯公主真的喜歡上了那種暖暖的感覺。

    「嘿嘿!」唐超訕訕然,果然是太久沒有見到秦瑤了,這思維都出現了混亂了。

    「我沒事了,薩日娜耶魯公主可是有什麼吩咐。」唐超終於記起了自己只是一個薩日娜耶魯公主的保鏢而已,這既然是保鏢就應該盡到保鏢的責任。

    薩日娜耶魯公主有些驚訝的看著唐超,這幾日不見沒什麼唐超給人的感覺不一樣了,這唐超原來不是很討厭當自己的保鏢的嗎,為什麼現在主動地詢問自己有沒有事情呢,這不太正常,薩日娜耶魯公主一笑,要是唐超一直這樣不正常下去就好了。

    「沒有什麼事情。」薩日娜耶魯公主一怔,如果自己說想要唐超將手再一次的放到自己的頭頂上,不知道唐超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薩日娜耶魯公主不敢冒險,萬一讓唐超以為自己犯病了怎麼辦啊,原來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沒有犯病,終究還是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子做的。

    「哦!」沒有事情幹什麼過來啊,耽誤了自己抓住壞人不說,更是讓自己沒有辦法思考一下皇族帝釋天帶過來的關於筍石的消息。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氣結,這個唐超,難道你就不能多說幾句話啊,哪怕是多說上幾個字也好啊。

    「怎麼了?」唐超錯愕,這自己好像並沒有得罪薩日娜耶魯公主吧,可是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樣子,為什麼唐超感覺到森森的寒意呢。

    薩日娜耶魯公主明顯的就是看著自己不順眼,這讓唐超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關鍵的是唐超並不認為自己惹到了薩日娜耶魯公主,這女人的心思果然很難猜得到。

    「沒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這語氣雖然不善,但是薩日娜耶魯公主卻知道自己這樣並不是針對唐超。

    也不對,,或者說就是針對唐超,就是因為唐超的不識趣,薩日娜耶魯公主才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sha子一樣,竟然想著讓唐超另眼相看。

    其實,薩日娜耶魯公主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自小到大從來都沒有人告訴過薩日娜耶魯公主,這樣的情況意味著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也不想問人,因為薩日娜耶魯公主感覺這樣是不正常的。

    因為一個唐唐的公主竟然會對著一個保鏢起了心疼的心思,這是十分的不正常的。

    所以薩日娜耶魯公主寧願將這種心思藏在心裏面,也不想要別人知道,從而也就使得薩日娜耶魯公主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這樣的對待唐超,到底是為了什麼?

    「哦!」唐超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沒有事情需要和薩日娜耶魯公主交流的,就訕訕的哦了一聲,再也沒有了下文。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正在等著唐超繼續說下去,哪裡料想得到等了半天,依舊不減唐超有什麼反應,不要說繼續說話了,就是表情都沒有一個。

    「恩?」這女人難道都是這樣的神經質嗎,想一出是一出,唐超百思不得其解,這自己應該是沒有得罪薩日娜耶魯公主吧,為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樣子很不對勁呢。

    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像是自己欠了薩日娜耶魯公主百兒八十萬的錢財一樣,怪滲人的。

    唐超不知道,這在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心裏面,這唐超的罪過可是比欠上百兒八十萬的錢財更加的嚴重的多了,整個一個不解情趣,絲毫不知道自己想要跟什麼。

    可是,薩日娜耶魯公主,你想要幹什麼啊,你自己知道么?

    薩日娜耶魯公主撓撓耳朵根,將剛剛梳好的髮髻都弄亂了,也不自知。

    難道現在流行凌亂美?唐超糾結了,在撓下去這頭髮都要掉光光了,這自己要不要提醒薩日娜耶魯公主,這頭皮可不能這樣的撓,容易引起脫髮,這萬一要是脫髮了,成了一個禿子可怎麼辦啊。

    關鍵的是,一個女子成了一個禿子它難看不是,「薩日娜耶魯公主,」唐超想了想,終於還是決定告訴薩日娜耶魯公主,「這樣子撓頭髮,容易造成脫髮。」

    聞言,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手在耳朵根的部位僵住了,「我知道,我願意,用你管,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以為你有資格管我啊,憑什麼啊,你又不是我的誰!」

    好嗎,這薩日娜耶魯公主的一頓噼里啪啦的數落,硬是將唐超後面的話給噎了回去,就是嘴巴都保持著張大的姿勢沒有來得及收回去。

    「神經病啊你!」這自己的一番好心,竟然惹來了一頓責罵,唐超怎麼感覺自己這樣的悲催啊。

    不但如此,唐超還感覺自己特別的犯賤,這薩日娜耶魯公主是什麼人啊,那可是堂堂的薩日娜耶魯公主,是一個在皇城出了名的刁蠻任性,自己這是哪根筋撘錯了,竟然干對著這位薩日娜耶魯公主這樣的說話,說這樣的話,簡直就是不想活了。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氣結,「你才神經病呢,你們全家都是神經病!」

    「喂,」講一點道理好不好,這怎麼一下子就上升到了全家的高度啊,這樣太快了一點吧,而且,「我的全家管你什麼事情,好像並沒有得罪你吧?」

    唐超就是連皇族帝釋天都不怕,小小的一個薩日娜耶魯公主…而已,唐超抖了抖肩膀,我唐超好不放在眼裡。

    嘿嘿,關鍵的是放不開啊,放在心裏面行不行啊,唐超苦哈哈的一張臉,這個時候,唐超可不想更薩日娜耶魯公主弄得太僵了。

    可是,這是可忍孰不可忍,這不僅僅關係到自己的聲譽了,薩日娜耶魯公主的一句話,竟然將唐超整個全家都給涉及到了,這讓唐超如何煙的下這口氣。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沒有料到竟然有人膽敢反駁自己,以往自己也是這樣說的,就沒有一個人膽敢站出來指責自己,這唐超竟然如此的大膽,看來是不責罰是不行的啦。

    這在不制止這種風氣,這都不知道誰是主子,誰是隨從了,這一個小小的保鏢竟然膽敢頂撞主子,還真的是太寬容了。

    「唐超,你以為你是誰啊,不就是一個通緝犯嗎,你嘚瑟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指著唐超的鼻子繼續,「我今天就告訴你,在我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心目中,你就是一個螞蟻。」

    「我告訴你,不要說你本來就是一個通緝犯,這就算你不是一個通緝犯,我想要你唐超今天死,你唐超就絕對的活不到明天。」

    你以為你是誰啊,膽敢這樣子和我說話,今天就讓你知道我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厲害,順便讓你清楚得知道自己是誰,有幾斤幾兩。

    「是,我是通緝犯,但是又怎麼樣,我又不是你的通緝犯。」見過不講理,沒有見過這樣的不講理的,唐超一翻白眼,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簡直就是不講理的鼻祖,超級的不講理。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一個小小的犯人竟然敢頂撞自己,「我今天就還告訴你了,你,唐超就是我薩日娜耶魯公主的犯人,是我用一幅畫從皇族帝釋天哪裡換來的。」

    哼,看你怎麼說,你唐超就是說破了天去,今天也是我薩日娜耶魯公主的犯人。

    「什麼?」這個該死的皇族帝釋天,一邊說著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拿到筍石,一邊又將自己賣給了薩日娜耶魯公主,這皇族帝釋天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唐超絕對不會放過你。

    與此同時,正在書房裡面處理正事的皇族帝釋天一連打了三個噴嚏,「難道因為昨天晚上睡覺沒有蓋被子著涼了,」可是自己的身體什麼時候變得這樣的虛弱了,「我怎麼不知道啊!」

    「一幅畫?」唐超不敢相信,這皇族帝釋天真的將自己和薩日娜耶魯公主為了一幅畫做了交易,這想噹噹一個大活人,比不上一幅畫,這需要是怎麼樣的一幅畫啊,唐超真的很感興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