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08章 扭曲的心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08章 扭曲的心理字體大小: A+
     

    雖然彼得塞維奇洛夫自己得不到薩日娜耶魯公主,但是彼得塞維奇洛夫絕對不允許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嫁給一個通緝犯,一個無論是從長相,還是從身份,地位,哪一方面都不如自己的通緝犯。

    這如果唐超事事都要高出彼得塞維奇洛夫許多,大約彼得塞維奇洛夫就不會這樣的抵觸和仇視唐超了。

    所以說,這人都是變態的種子。

    而唐超也米有想到自己竟然在無形之中給自己樹立了一個情敵,還是一個很厲害的情敵,只是這個情敵的出現有些讓唐超莫名其妙而已。

    而且,關鍵的是唐超對於薩日娜耶魯公主並沒有這樣活著那樣的心思,這要是唐超真的有著那樣的心思,這情敵的名字也不會冤枉了唐超,可是唐超確實沒有這方面的意思,這情敵二字,對於唐超來說,確實是一種諷刺。

    而這件事情的關鍵的人物薩日娜耶魯公主卻是絲毫的沒有意識到,一場名為愛情的爭奪戰的陰謀正在自己的身邊上演。

    因為不明白自己的內心的想法,所以薩日娜耶魯公主逼迫自己三天都沒有去看過唐超,雖然表面上薩日娜耶魯公主和往常一樣,但是細心地人都會發現薩日娜耶魯公主有些不一樣了。

    這幾天唐超也是樂得清閑,一邊好好地休養這自己的的身體,一邊仔仔細細的想了一邊皇族帝釋天和自己說過的話。

    雖然,最終唐超也沒有搞清楚,這皇族帝釋天到底為什麼叫自己來的原因,但是,唐超卻已經可以肯定的是,皇族帝釋天絕對不會傷害自己,而且還是有求於自己。

    再就是這幾天,就是糟老頭也沒有來煩唐超,唐超當然樂的清閑,只是如果將睡覺的躺椅換成一張床的話,唐超會更加的高興的。

    這幾天唐超都在想著瞬間轉移的事情,可是任憑唐超自己一個人想破了腦袋也是一點思緒也沒有,唐超甚至都有些懷疑,自己到底還能不能回到地球上面了。

    有的時候,唐超甚至感覺到心情不再平靜,就像是有一團火在心裏面燃燒,讓自己心情暴躁,喜怒無常。

    其實,這是十分正常的,任誰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離開自己熟悉的一切,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而且對於什麼時間能夠回去也沒有明確的答案,甚至對於自己的將來也是一片的茫然,這樣的人的心情能夠好才怪呢,能夠不暴躁才奇了怪了。

    所以,唐超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心情,完全是正常的,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唐超比起一般人來,多了一些理智,多了一些信心和絕對不向命運低頭的韌性而已。

    所以,在一定的程度上,唐超是強人,是個高人,是個註定要成功的人,就是因為唐超的心性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雖然會有暫時的或者是一過性的心煩意亂,沒有鬥志,失去信心,但是,陰霾總是會過去的,陽光不是總在風雨後嗎,這點點的挫折,對於唐超來說,或許只是人生的旅途中的一點點的磨練而已,只會使得唐超更加的堅強和堅韌。

    事情到了第四天的時候,唐超都有一些懷疑了,也不知道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大的是什麼主意,總之唐超就是決定以不變應萬變,一切靜觀其變。

    第四天,薩日娜耶魯公主在房間裡面左右為難,到底是看與不看,讓薩日娜耶魯公主好生的為難。

    第四天的時候,糟老頭了來看過了唐超,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坐在唐超的屋子裡面喝了半天的小酒,然後就離開了。只留下被弄得一頭霧水,莫名其妙的唐超。

    第四天的時候,彼得塞維奇洛夫曾經來到唐超的屋子外面,但是僅僅是站了一會兒就離開了,就是唐超剛剛感覺到外面有人的時候,彼得塞維奇洛夫就離開了。

    這人都是搞什麼啊?唐超眨眨眼睛,一臉的茫然。

    第五天的時候,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沒有過來,皇族帝釋天就過來了,皇族帝釋天過來的時候,唐超還在睡夢之中,當然了。這夢中的事情就只有唐超一個人知道,不過應該是一個美麗的夢,但看唐超上揚的嘴唇和眼角的笑意就清楚了。

    「好夢!」皇族帝釋天一進來,唐超就已經醒了過來,只是懶得動而已。

    「好夢!」不過就是被某些不長眼的人給打斷了,唐超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在皇族帝釋天的注視之下慢吞吞的起床。

    「哼!」皇族帝釋天嘴角一個不自然的chou動,這個唐超也簡直是太目中無人了,要不是自己事到如今有用得著唐超的地方,皇族帝釋天還真的想要將唐超當做一般的通緝犯一樣的就地正法了。

    可是?哎,誰讓咱們的偉大的皇族帝釋天有求於唐超呢,這就讓皇族帝釋天不得不卸下高傲的偽裝,對著唐超面露親和的笑意。

    唐超暗自一笑,這個皇族帝釋天也太高估了自己的演技了,就是這樣未曾深達眼底的笑意,和隱藏的並不高明的怒火,成功的讓唐超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

    但是唐超並沒有什麼可以收斂的,我就是我,行不更名,坐不更姓,更不可能會為了一些未知的原因才更變自己的性格和人生的處事。

    「好覺啊!」唐超看著終於在某一天被人記起來成功的搬進的來的軟軟的床,慵懶的一笑,真的是這幾天睡得最香的一覺了,前提是不要被某些不識趣的人打斷的話嗎,就更好了。

    「你在這裡生活的很滋潤?」不是疑問是肯定,看著唐超目前的處境,皇族帝釋天就已經知道了,更何況前幾天的時候,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說唐超的計策的時候,皇族帝釋天就知道了會有這樣的一天的,只是這耳朵里聽見的和親眼看到的是兩回事。

    「還行吧!」這裡要是地球上就更加的好了,不對,不是更加的好了,是一切都完美了,嘿嘿,要是秦瑤在的話,就是完美的二次方了,那就是十分的完美了。

    「好了!」皇族帝釋天可不是來和唐超調侃的,看著唐超已經起來了,就打算說說正經的事情了。

    感情這些天,唐超在薩日娜耶魯公主這裡乾的都不是正經的事情啊,這讓唐超情何以堪啊。

    「什麼事情?」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或許這也是自己的一個機會不是,就算是不是一個機會,眼下的情況,唐超也是沒有其他的選擇的。

    「簡單的事情,」皇族帝釋天一笑,可是唐超硬是從皇帝資生堂的這個笑容裡面看到了滿滿的算計和陰謀,可是這些並不是唐超應該關心的,或者說能夠關心的。

    「什麼簡單地事情?」既然皇族帝釋天說是一件簡單地事情,那麼唐超就算是簡單地事情好了。

    「你到是實誠?」皇族帝釋天一笑,這個唐超倒是是在,自己說是簡單地事情,他就說是簡單地事情,皇族帝釋天不相信唐超一點的懷疑都沒有。

    「不實誠有用嗎?」唐超反問道,就算是自己將心目中的疑問說了出來,皇族帝釋天就會給好好地解釋解釋,還是說這個皇族帝釋天就會將任務給取消了?這好像是沒有可能的嘛?

    既然這樣,唐超又為什麼要多此一舉呢?

    「嘿嘿!」皇族帝釋天的身邊多的是一些阿諛奉承之輩,像是停唐超這樣的實誠之人還真的沒有,皇族帝釋天一笑,「本來就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已。」

    「說吧,我還要吃飯呢!」唐超可是不想將大好的清晨浪費在和皇族帝釋天的爭辯之中,就是不吃飯,早點起來練練功夫,鍛煉一下身體也是好的。

    「我要你去風雨鑄劍城,幫我拿一樣東西!」只是這件東西很不簡單而已,皇族帝釋天並沒有將後面的這一句話說出類,只是看著唐超,等待著唐超的反應和疑問。

    唐超也沒有讓皇族帝釋天等待多久,很是配合的看著皇族帝釋天,一臉的好奇地問,「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值得皇族帝釋天這樣的惦記著,又是什麼樣的東西,非要自己去哪不可,難道按照皇族帝釋天的本事,自己去拿,或者讓手下人去拿不是更加的簡單一些么?

    「筍石!」皇族帝釋天嘴角上揚,一個神秘的笑容出現在了皇族帝釋天的臉上,這個筍石,皇族帝釋天那是志在必得。

    「筍石?」是什麼東西?皇族帝釋天為什麼想要這個東西,這個東西為什麼又在風雨鑄劍城裡面,皇族帝釋天要這個筍石又有什麼用?這一連串的疑問一下子全部都出現在了唐超的意識當中。

    「是的,筍石,是一個會散發著藍色的光芒的石頭而已!」皇族帝釋天並不想多說,這個筍石的神秘之處,皇族帝釋天也是在無意之中知道的,所以,皇族帝釋天才會萌生出一定要將筍石據為己有的想法。

    經過多方的探尋,以及多年的追蹤,皇族帝釋天終於在風雨鑄劍城知道了有關於筍石的行蹤,原來這個筍石一直就在風雨鑄劍城的密室裡面,是風雨鑄劍城的鎮宅之寶,也是風雨鑄劍城世世代代相傳的寶物。

    「藍光的石頭!」看出皇族帝釋天不願意多說的樣子,唐超也不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既然皇族帝釋天不願意多說,那麼只能說明這個筍石的非同尋常之處。

    「是的!」皇族帝釋天略一點頭,就是一個會散發著藍色的光芒的石頭。

    「為什麼是我?」這才是唐超真正關心的,這個東西既然已經被皇族帝釋天給盯上了,為什麼皇族帝釋天一直沒有弄到手,為什麼還要自己來動手,難道有什麼玄機不成?

    「因為只能是你!」皇族帝釋天慘淡的一笑,這要是別人可以,皇族帝釋天也就不會等到唐超了,也就不會再知道唐超的第一時間就將唐超找尋了過來了,雖然這個過程有些奇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