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00章 僵持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00章 僵持之戰!字體大小: A+
     

    雖然不知道皇族帝釋天是不是真心的,但是唐超依舊承受了這個誇獎。

    「哈哈!」皇族帝釋天似乎是在恨得很高興,爽朗的笑聲一直都沒有停歇,一直到皇族帝釋天的身影看不到了,唐超還是能夠依稀的聽到皇族帝釋天的笑聲。

    「唐超,你就不怕皇族帝釋天發怒,一下自己將你給斬了?」糟老頭依舊在喝著自己的酒壺裡面的酒,剛才糟老頭甚至在考慮著這要是皇族帝釋天要將唐超給宰了,自己是救還是不救的問題。

    可是糟老頭忘記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在皇族帝釋天的眼中,自己和唐超那可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急跑不了唐超,也跑不了他糟老頭。

    要是皇族帝釋天想要將唐超宰了,他糟老頭安能獨自活命,傾巢之下,安有完卵!

    「怕啊?」唐超苦笑一聲,哪能不怕,要不然也就不會一直蓋著被子躲在床上了,不就是為了不讓皇族帝釋天看到自己的手臂緊張的都在哆嗦嗎?

    「既然害怕,為什麼還要那樣做?」糟老頭剛剛真的要替唐超捏了一把冷汗在,合格皇族帝釋天可不是一般的人,唐超能夠在皇族帝釋天的手底下說這樣不敬甚至挑釁的話,糟老頭對於唐超能夠安然無恙的活下來,表示深深的懷疑。

    「呵呵!」唐超一笑,伸開手心,「你看,我這手心裏面可是全部都是汗啊!」唐超自嘲的一笑,將手在自己的身上使勁的擦了擦,然後看著自己汗濕的雙手。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自己的定力還是不夠啊。

    唐超不知道的是,就算是定力再好的人在皇族帝釋天的眼前也是不值得一提的,所以,唐超能夠做到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至少在整個皇城就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得到。

    糟老頭沒有直接的面對皇族帝釋天的壓力,僅僅是在一邊看著,作為一個旁觀者都感覺到深深的壓力,何況是作為當事人的唐超。

    「呵呵!」糟老頭也是一笑,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還是自己手中的酒葫蘆好啊,糟老頭自己有灌了一口酒,吧唧吧唧嘴唇,「你已經很厲害了。」

    「真的?」唐超自嘲的一笑,「需要我說謝謝么?」唐超沒有想到句話竟然又說了一次,可是這面對著不同的人面對著不同的情景,唐超的感覺竟然也是出奇的不一樣。

    「啊?」糟老頭也是自嘲的一笑,「哈哈哈,」不用了。不用了。糟老頭連連擺手,「我們是自己人,就不要這樣的客氣了。」

    「你終於記得起我們是自己的人了?」唐超走到桌子邊上,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後深吸一口氣,將自己內心悸動不已的情緒按壓下去,慢慢的喝了一口水,「我要是倍砍了頭,你還能夠活著嗎?」

    唐超和糟老頭,那就是兩個人,一條命,唐超生,糟老頭生,唐超死,糟老頭亡。

    「還是我的酒好啊,永遠都不會離開我。」糟老頭書愛憐的摸了摸手中的酒壺,就像是溫情的手撫摸過情人的臉頰,暖暖的,柔柔的,很舒服,很溫馨。

    「你打算怎麼辦,真的要和薩日娜耶魯公主有交集?」糟老頭看著唐超依舊拿著水杯在發獃,忍不住的問道,總不能一直一直這樣的被皇族帝釋天關在西屋裡面吧。

    更何況,糟老頭能夠感受的出來,這皇族帝釋天根本就沒有想著要唐超和自己的性命,更何況,在皇族帝釋天的眼裡面,自己或許就是唐超的附屬也說不定。

    所以,為了唐超,更是為了自己的生命,糟老頭覺得自己有必要,而且是非常的有必要知道唐超是怎麼樣想的,只有這樣糟老頭才能夠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活的下去,活的又是怎麼樣的一番情景。

    「不知道!」唐超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自己這是混到了什麼地步了,竟然連自己下一步做什麼都不知道,還真的是十分的可悲啊。

    「什麼?」糟老頭差一點將一口酒啊噴出來,「咳咳咳!」

    好不容易將這一口酒咽下去,糟老頭確定自己的嘴巴裡面沒有酒了,在看著唐超,「你說什麼,你不知道?」

    這要是唐超不知道,那可怎麼辦啊,糟老頭有種垂足望天的衝動,這唐超一向是最有注意,有自己的見解的,這怎麼會不知道呢,這唐超要是不知道怎麼辦了,自己可是怎麼辦啊?

    「是啊,我現在是真的不知道。」唐超十分的苦惱,這唐超既不想要和薩日娜耶魯公主有多少的交集,也不想掉進皇族帝釋天的陷阱裡面,可是這很明顯就是非此即彼的選擇。

    即使唐超知道這個問題必須要有一個答案,那麼這個問題就交個皇族帝釋天好了,反正唐超的意志力,在這裡根本就不算什麼,而且唐超相信就是薩日娜耶魯公主,在皇族帝釋天的眼中也算不得什麼。

    與其自己有所奢望,自己苛求的是什麼又不是得到的是什麼,與其這樣,還不如不選來的痛快一些。

    「可是,這裡是在不是好地方。」糟老頭感覺糟透了,這種被動的圈進的日子,糟老頭感覺糟糕透了。

    「我也知道這不是什麼好地方,可是我們有的選擇嗎?」唐超苦笑,這種地方如果有的選擇,唐超是絕對不會選擇這種地方的。

    「哎!」糟老頭一聲嘆息,「要不然你就答應薩日娜耶魯公主好了,至少這樣我們可以離開這個西屋不是?」

    「你的追求就這樣低?」唐超嘆息一聲,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有這樣的一天,這簡簡單單的只有都成了一種奢望。

    這原本不知道,可是一旦失去了,才知道這自由的重要性,就像是空氣對於一個人的重要性是一樣的,平時感覺不到,可是一旦失去空氣的支撐,人就會失去生命,這是一個道理。

    現在的唐超就是這種感覺,雖然早就對於來到皇城的日子又所顧忌,但是,朝堂卻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哎!」糟老頭搖晃了一下手裡面的酒壺,總算是裡面還有酒,這讓個糟老頭的心有了那麼一點點的安慰。

    「我就是要求低都做不到,何況要求高啊,這不就更加的辦不到了。」糟老頭苦笑,看著四面牆壁,真的很鬱悶啊,很鬱悶!

    「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裡的。」這一點唐超十分的執行,因為從皇族帝釋天的言談之中,唐超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皇族帝釋天恐怕是有事情需要自己的力量,所以,唐超可以肯定,這個皇族帝釋天不會將自己一直的關著的。

    「你確定?」糟老頭的眼睛亮亮的,充滿了對於外面世界的嚮往之情。

    外面的陽光一定很燦爛,因為這透過門窗可以看到的外面的地面光彩絢爛,而且,糟老頭用力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裡面有著陽光的味道。

    「我十分的確定,肯定,」就單單憑藉著今天皇族帝釋天的舉動,唐超就十分的肯定,自己距離走出這個西屋的日子已經不遠了,就算是皇族帝釋天暫時不會相信自己,給自己指派什麼任務,薩日娜耶魯公主也不會讓自己再在這裡面呆很久的,這一點唐超十分的有信心。

    「那就好!」糟老頭走到床邊,躺了下來,這裡自己可真的是呆的煩透了,要是在呆下去,糟老頭不知道自己還能夠支撐幾天,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瘋狂。

    果然不出唐超所料,這件事情之後的第三天,薩日娜耶魯公主就呆不住了,這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是想要得到,就像是唐超對於薩日娜耶魯公主一樣。

    薩日娜耶魯公主身為一個公主,身邊要什麼樣的人沒有,可是就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像是唐超一樣的吸引了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注意力,而且,也沒有一個人像是唐超一樣能夠讓薩日娜耶魯公主求而不得。

    所以,這就造成了薩日娜耶魯公主對於唐超的苛求和執念,雖然皇族帝釋天的要求,薩日娜耶魯公主有些接受不能,但是,經過三天的思索,對於唐超的執念終是勝過了對於那幅畫的執念。

    所以,薩日娜耶?魯公主決定在找皇族帝釋天談一談。

    「怎麼?想通了」自從上一次和薩日娜耶魯公主談過之後,皇族帝釋天就一直在等待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到來,而且皇族帝釋天相信薩日娜耶魯公主一點會到來的。

    今日自己剛剛來到書房處理皇城的相關事務,被手底下的侍衛納薩耶路斯基通報說是薩日娜耶魯公主前來求見,皇族帝釋天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但是為了表示自己跟本就不會在意薩日娜耶魯公主,或者是說薩日娜耶魯公主的那幅畫,以及提出,皇族帝釋天還是擺出了一副為難的樣子,讓納薩耶路斯基侍衛對著薩日娜耶魯公主說自己很忙,硬是讓薩日娜耶魯公主等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薩日娜耶魯公主原本很是氣憤,想要轉頭就要離開了的,可是一想到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是將自己心中的火氣給壓了下去,而且薩日娜耶魯公主很是了解皇族帝釋天的脾氣。

    這自己要是再一次的離去,薩日娜耶魯公主相信,這皇族帝釋天非得氣死不可,這樣的話,自己要是在想要見到皇族帝釋天,可就不是半個小時,一個小時的事情了。

    為了不再受第二次的氣,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是決定在等一等,無論如何嗎,趁著自己手裡面還有把柄,薩日娜耶魯公主決定將唐超弄到手。

    至於為什麼一定呀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總之就是一種執念,一種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得到的執念。

    皇族帝釋天相對於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氣悶,皇族帝釋天的心情可謂是好的沒有辦法再好了,這薩日娜耶魯公主今日過來,皇族帝釋天就知道自己的畫到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