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97章 你等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97章 你等著!字體大小: A+
     

    「好了,不喝了,不用在到了。」薩日娜耶魯公主將水杯放到桌子上,對著皇子帝釋天擺擺手,「總算是活過來了。」

    「薩日娜耶魯,你怎麼能渴的這樣的厲害,幾天沒有喝水了?」皇族帝釋天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一口氣喝下去了三四杯的水,調侃似的笑道。

    「這還不是都怪那個唐超,都是他,氣死我了。」薩日娜耶魯公主說著說著,突然停了下來,然後一臉的笑意的看著皇族帝釋天,神秘的說:「哥哥,要不,你將唐超交給我好不好?」

    薩日娜耶魯公主眼睛裡面全部滿滿的都是算計,就等著皇族帝釋天將唐超交給自己,只要唐超落到自己的手裡面,薩日娜耶魯公主可以保證唐超,呵呵,活的十分的精彩,精彩絕倫,無與倫比。

    「你想要幹什麼?」皇族帝釋天一笑,就是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心思,皇族帝釋天不要說知道百分之百,就是知道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薩日娜耶魯公主想要唐超,一定沒有好事情。

    「這個嘛,哥哥你就不用管了!」薩日娜耶魯公主神秘的一笑,然後對著皇族帝釋天笑的賊兮兮的,「我自然有我的好辦法,只要哥哥你將人交給我就行。」

    「這個……」皇族帝釋天考慮了一會兒,然後對著薩日娜耶魯公主點點頭,「行!」

    「真的?」薩日娜耶魯公主沒有想到皇族帝釋天竟然這樣痛快的就同意了,一時之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然是真的了,」皇族帝釋天一笑,「不過…..」

    「啊?」薩日娜耶魯公主臉上的笑容一跨,就知道不可能這樣的痛快,早就知道這個皇族帝釋天一定是有條件的,果不其然。

    「呵呵!」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臉色變得可真的是很快,很精彩,但是這該說的還是要說的,這熬不容易將唐超給弄了過來,皇族帝釋天可不想讓唐超離開了,或者是再一次的受傷了。

    「什麼啊,哥哥,你到時快一點說啊!」薩日娜耶魯公主可是急壞了,這既然皇族帝釋天已經同意了,薩日娜耶魯公主可是十分的著急的,巴不得,現在,立刻,馬上,就將唐超弄到自己的地方去。

    到時候,是打還是罵,那不就由著自己來了嗎!想到這裡,薩日娜耶魯公主就高興地不得了。

    「其實也沒有什麼?」皇族帝釋天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著急的樣子,就是不想要薩日娜耶魯公主這樣簡簡單單的就達成了心愿,越是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著急,皇族帝釋天就越是開心不已。

    這要不怎麼說,皇族帝釋天邪惡呢,這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糾結,皇族帝釋天的心裏面就開心不已。

    「哥哥?」薩日娜耶魯公主感覺自己的氣息都不通常了。這皇族帝釋天這是擺明了耍著自己玩呢,可是偏偏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沒有辦法,除了皺巴著一張臉看著皇族帝釋天之外,別無他法。

    「呵呵!」皇族帝釋天一笑,「薩日娜耶魯啊,我口好渴啊?」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氣的直咬牙,可是為了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深吸一口氣,我忍!

    薩日娜耶魯公主賭氣的拿起茶壺,到了滿滿的一杯水,然後碰的一聲放到了皇族帝釋天的眼前,「喝吧!」喝死你!

    「呵呵!」皇族帝釋天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糾結這一張笑臉,怎麼能夠不知道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心裏面是怎麼想的,可是,就是薩日娜耶魯公主這三腳貓的計策就將皇族帝釋天的心思給拿捏住了,皇族帝釋天也就不是皇族帝釋天了。

    「涼了,不喝!」皇族帝釋天看都沒看一眼,只是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嘟嘟的嘴唇,掩飾住心底的笑意說道。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氣的指著皇族帝釋天,你這就是故意的,「你…..」

    「唐超啊唐超,……」皇族帝釋天低著頭,看著還在冒著熱氣的杯岩,慢條斯理的說著,「唐超,啊…..唐超。」

    「行了!我到還不行嗎?」真的是服了皇族帝釋天了,這個人還真的是睚眥必報啊,不就是讓你給到了三杯水嗎,至於嘛?

    早知道會是這樣,薩日娜耶魯公主就是渴的冒煙了,也絕對不會再這裡喝水,就是要喝水,也絕對不會和皇族帝釋天親手倒的水。

    可是,這世界上什麼葯都有可能有賣的,可是就是一種葯,哪裡都沒有賣的,就算是出再多的錢,也買不來,這就是後悔葯。

    正所謂有錢難買早知道,這薩日娜耶魯公主可不就是這樣,這要是早知道皇族帝釋天在這裡等著自己,薩日娜耶魯公主可不會這樣輕易的就讓皇族帝釋天拿捏著把柄。

    「薩日娜耶魯,你可千萬不要勉強啊,哥哥我知道你的手是金貴的厲害,一定做不來這些事情的,還是不要為難了。」皇族帝釋天十分的好心的提醒道,「這要是將手弄得粗糙了,那可怎麼是好啊!」

    皇族帝釋天一邊說著,一邊惋惜的搖搖頭,「可惜了,可惜了!」

    「好,你狠!」薩日娜耶魯公主一咬牙,「說吧,你想要什麼?」

    就知道這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想要從皇族帝釋天的手裡面要唐超,那就一定要付出相應的代價,要不然,就是皇族帝釋天將唐超給了自己,薩日娜耶魯公主也不敢要。

    為什麼說薩日娜耶魯公主頑劣啊,這都是遺傳啊,這皇族帝釋天這樣子的腹黑,到了薩日娜耶魯公主這裡,又能夠白得到那裡去。

    可是,有人說薩日娜耶魯公主頑劣,卻沒有人說皇族帝釋天腹黑這就是上位者與否的區別。就算是知道皇族帝釋天腹黑,就算是知道皇族帝釋天陰險狡詐,可是有人敢說么,沒有。

    這不就得了,既然沒有人敢說皇族帝釋天,當然就有人說薩日娜耶魯公主了,就算是為了彰顯皇族帝釋天的雍容大度,也要說薩日娜耶魯公主的頑劣了。

    更何況,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也確實是頑劣不堪,讓人頭疼不已啊。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皇族帝釋天端起剛剛被自己說成涼了的茶水,慢慢的品了一口,恩,溫度剛剛好。

    「你到底說不說,你要是不說,我就當你沒有條件了。」薩日娜耶魯公主一屁股坐下來,等著被皇族帝釋天端在手裡面的茶水,喝死你!冰死你,看你還說不說涼了。

    「說,怎麼能夠不說啊!」等的就是這一刻,怎麼能夠不說呢,皇族帝釋天神秘的一笑,然後慢條斯理的說,「我想要你的那張畫。」

    「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一下子蹦了起來,「沒門,不可能!」

    那張畫可是薩日娜耶魯公主從皇城的首付滿肚耶夫斯基哪裡好不容易訛詐來了,哪能這樣輕易的就交給皇族帝釋天啊,薩日娜耶魯公主可是不捨得。

    那張畫,其實也不是什麼名貴的畫家所畫,只是這畫上的兩個人顯得很特別,一個人拿著寶劍,一個人拿著刀,兩個人並沒有再打架,而是在談論著什麼,寶劍和寶刀周身散發著柔和的光芒,讓人很是喜歡。

    就是這張畫,當年薩日娜耶魯公主可是費了不小的力氣,才從皇城的首富滿肚耶夫斯基哪裡敲詐勒索得來的,怎麼可能輕易地交給皇族帝釋天啊。

    「不行?」皇族帝釋天也不著急,慢慢悠悠的自斟自飲,就像是薩日娜耶魯公主同意不同意的,都無所謂一樣。

    「不行!」這絕對不行,這畫薩日娜耶魯公主可是真的很喜歡,這裡面的意境,薩日娜耶魯公主可是喜歡得不得了。

    「真的?」薩日娜耶魯公主輕輕的蹙著眉頭,這皇族帝釋天有這樣的好說話,為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不敢相信呢。

    薩日娜耶魯公主眨巴眨巴眼睛,然後伸手摸了摸皇族帝釋天的額頭,然後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沒有差別啊。

    「我沒有發燒!」皇族帝釋天哭笑不得,難道自己就不能打發一次善心,不過,皇族帝釋天是真的發善心,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就是我在做夢!」薩日娜耶魯公主嘟著紅彤彤的嘴唇,有些sha獃獃的眨著眼睛。

    「你沒有做夢!」一切都是真的,真是的不能夠再真實得了,皇族帝釋天沒有想到,僅僅是自己的一句話沒有說完而已,竟然讓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反應這樣的大,還真的是罪過啊,罪過。

    「那就好,那就好!」薩日娜耶魯公主順了順心口,原來真的是自己一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本來就很好啊,」皇族帝釋天一笑,「既然這樣,薩日娜耶魯,你還是回去吧,我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就不留你了。」這明擺著就是下了逐客令啊。

    「行,既然這樣我就回去了,我就讓唐超跟著我回去了?」薩日娜耶魯公主笑嘻嘻的對著皇族帝釋天一笑,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薩日娜耶魯啊,這唐超的身體還不好,就讓他在西屋繼續休養幾天好了,你就不要去打擾了。」既然這畫拿不到手,想要從自己的手裡面拿到唐超,這怎麼可能。

    「哥哥?」薩日娜耶魯公主一聽,頓時氣結,這那裡是好心,這分明就是一樣的腹黑。

    「行了,你回去吧!」皇族帝釋天也不再多說,只要薩日娜耶魯公主想要唐超,皇族帝釋天相信,薩日娜耶魯公主一定會將畫交過來的。

    「行,你厲害!」薩日娜耶魯公主似笑非笑的看著一臉正色的皇族帝釋天,心裏面的氣不打一處來。

    「呵呵,」皇族帝釋天一笑,「多謝誇獎。」

    「哥哥,行,你厲害,你等著。」薩日娜耶魯公主一蹙眉,想要畫,那你就等著好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