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96章 招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96章 招數字體大小: A+
     

    「你要是無聊,就出去,找找個個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你不就不會無聊了!」糟老頭又喝了一口酒,對著唐超向著門口努了努嘴唇。

    門口薩日娜耶魯公主正在咆哮,「唐超,你給我出來,我的項鏈丟了,一定是你給我偷走了,你趕緊的給我出來。」

    氣死人了,想她堂堂薩日娜耶魯公主,竟然連一個小小的房間都既不去,這要是傳出去,那還得了。簡直就是丟死人了。

    「什麼?」唐超一口水差一點噴了出來,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竟然說自己偷了她的項鏈,這是鬧得哪一出啊。

    不要說唐超偷了薩日娜耶魯公主的項鏈,就說薩日娜耶魯公主的項鏈長得是什麼樣子,是長還是短,是粗還是細,是黃的還是白的,唐超都不知道,這為什麼就冤枉人啊?

    「沒什麼,就是說你偷了她的項鏈而已。」糟老頭朝著門口撇了撇,原來這個世界上無聊的人不止自己和唐超,竟然連堂堂的薩日娜耶魯公主都無聊啊,無聊到找茬都不想一個好的借口。

    「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是不是有病啊!」唐超真的想不明白,這自己和薩日娜耶魯公主有沒有什麼交集,為什麼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就是緊緊地揪著自己不放手了呢?

    「可能,要不要你去治一治。」糟老頭深深的蹙眉,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分貝可不是一般的高,這嗓音,簡直都趕上世界最強女高音了。

    「治不好!」唐超直言,這自己又不是醫生,根本就不會治病,這生病了當然要找醫生了,找自己有什麼用。

    「人不風流枉少年啊!」糟老頭押了有口酒,沒有頭沒有尾的說了這樣一句話。

    「原來你狠風流啊!」唐超嗤笑一聲個,就糟老頭長得這一副尊榮,竟然還想著風流,也不看看自己這幅尊榮能不能風流的起來。

    「比不上你!」糟老頭意有所指的的看著門口叫囂的薩日娜耶魯公主,意味深藏的看著唐超,挑了挑眉,「這樣的人才你都能夠招惹上,還有誰比你更加的厲害!」

    「我就是厲害,你管得著!」實在是無聊啊,這還不如坐牢呢,坐牢還有防風的時候呢,這整天的被困在屋子裡面,什麼時候再是個頭啊。

    唐超做起來,躺下,再坐起來,再躺下,無聊啊,無聊。

    「喂,那個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你憑什麼說我偷了你的項鏈啊?」唐超這實在是人受不了了,這門口有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叫囂,這屋子裡面有糟老頭的調侃,這自己又不能夠老是睡覺,這生過總要有些樂趣的吧。

    「我就是說了,這就是憑據,有本事你出來我們當面對峙。」終於聽到了唐超的聲音了,薩日娜耶魯公主一笑,真的不枉費自己的堅持和等待。

    「對不起,我沒有本事。」想要激我出去,沒門,雖然唐超可以和薩日娜耶魯公主對上幾句話,聊以解決無聊的心情,但是唐超還是不想要直接的面對薩日娜耶魯公主。

    「你?」薩日娜耶魯公主氣結,差一點就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這個世界上有驕傲的男人,有自大的男人,有自戀的男人,有言不由衷的男人,還真的沒有說自己沒有本事的男人,至少薩日娜耶魯公主就沒有見到過。

    這個世界上幾乎每個男人都以為自己了不起,以為自己很有本事,哪裡會承認自己沒本事啊,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掉價嗎,這樣的男人,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是第一次見到,也不對是第一次聽到。

    「所以,薩日娜耶魯公主,你還是請回去吧,我是個沒有本事的人,是不會,也沒有本事偷你的項鏈的。」唐超臉上笑意盈盈,總算是有了一件事情可做了。

    雖然身為一個鐵骨錚錚的男子漢沒和一個女人吵架有些掉價,但是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唐超也就認了。

    「我不管,要是你不管出來,就證明你偷了我的項鏈,這要是你沒有偷我的項鏈,那你就出來,我們當面對峙。」好不容易等到唐超和自己說話了,薩日娜耶魯公主才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呢。

    這雖然皇族帝釋天不讓自己見唐超,可是這架不住唐超主動地出來見自己吧,薩日娜耶魯公主現在打的就是這樣的一個主意,無論如何,一定要將唐超激將出來。

    「呵呵!」唐超一笑,這世界上好笑的人千千萬萬,這薩日娜耶魯公主要是認第二,還真的沒有人敢認第一,還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

    「你笑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聽到唐超的笑聲,「難道我說的不對?」

    在皇城,還沒有人能夠和薩日娜耶魯公主對上三句話,不是忍不住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挑釁生氣發活了,就是忍不了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蠻橫暴走了。

    也就是唐超,竟然這樣有興緻的和薩日娜耶魯公主說了這樣久,這讓薩日娜耶魯公主更加的想要見上一見唐超,終於找到一個對手了,薩日娜耶魯公主可不想要放過。

    「隨便你怎麼說吧,總之,我今天不想要和你再說下去了,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是請回去吧。」唐超復又躺下,說了這樣救的話,還真的有些累了。

    「我不管,你趕緊的給我出來,要不然我就要闖進去了。」薩日娜耶魯公主一臉的焦急,但是依舊故作鎮定的想著唐超說道。

    這就算是薩日娜耶魯公主如何的著急,這在言語上依舊不會讓唐超感覺出什麼,這就是一個公主的氣度。

    可是,薩日娜耶魯公主碰到的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可是薩日娜耶魯公主碰到的偏偏是唐超,就算是唐超沒有見到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樣子,也知道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表情絕對沒有聲音來的安穩和鎮定。

    唐超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給的藥物唐超已經用了幾天,這療效確實不是一般的好,唐超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不對,就是小礙也沒有了,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都好了。

    「唐超,你有么有聽到我在說什麼,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竟然敢不知聲,竟然敢不理會自己,薩日娜耶魯公主氣急敗壞的看著唐超緊緊關閉的房間的門,這門口的守衛就像是銅牆鐵壁一樣,要不然薩日娜耶魯公主早就硬闖了。

    「哼!」唐超嘴角掛著一絲邪惡的笑意,管你是誰,關你事薩日娜耶魯公主還是薩日娜耶魯王子,總是我唐超現在不想和你玩了,你還是老老實實的離開的好。

    「好你個唐超,你等著,我一定要你求著我……哼!」薩日娜耶魯公主發完了火,看著唐超依舊緊閉著的房間的門,和裡面依舊安安靜靜的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轉身離開。

    薩日娜耶魯公主要去找人,要去找能夠對付得了唐超的人,無論如何,薩日娜耶魯公主咽不下今天的這口氣,無論怎麼樣,薩日娜耶魯公主一定要見到唐超。

    「哥哥,我要見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推開皇族帝釋天的書房的門,直接的叫囂著說道。

    「皇族帝釋天,這個……」侍衛納薩耶路斯基跟著薩日娜耶魯公主進來,一臉歉意的看著皇族帝釋天,吞吞吐吐的說道。

    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硬是要闖進了,就算是納薩耶路斯基也是攔不住的,這個皇族帝釋天自己是很明白的,因此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喋喋不休的神情,以及納薩耶路斯基為難的表情,皇族帝釋天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好了,納薩耶路斯基侍衛,你先出去吧!」皇族帝釋天對著納薩耶路斯基侍衛搖搖手示意道。

    「是的!」納薩耶路斯基侍衛對著皇族帝釋天躬身,然後離開。

    「哥哥,這個唐超到底是幹什麼的?」薩日娜耶魯公主等到納薩耶路斯基侍衛出去之後,直接的做到椅子上,對著皇族帝釋天就開始抱怨,「這個唐超還真的不識抬舉,我堂堂一個公主,竟然進不了他的門,真的是氣死我了。」

    「哥哥,你知不知道,我已經去看了三次了,每一次唐超都不讓我進門,就算是我搬出來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身份,唐超都不讓我進去,哥哥,你一定要整治唐超。」

    「還有啊,哥哥,你知道不知道,這個唐超簡直就是目中無人,今天我發現我的項鏈丟了,就去找唐超理論,哪裡想到這個唐超竟然連面都不見,真的是氣死人了。」

    薩日娜耶魯公主根本就不是來找皇族帝釋天找辦法的,而是純粹的是來抱怨的。

    皇族帝釋天看著自從進屋就開始喋喋不休的抱怨的薩日娜耶魯公主,好心的給薩日娜耶魯公主到了一杯水,然後放到薩日娜耶魯公主伸手就能夠拿得到的地方,就等著薩日娜耶魯公主說的口渴了的時候可是拿來解解渴,然後好繼續說下去。

    「哥哥,你說這個唐超是不是該好好的教訓一通。」薩日娜耶魯公主舔了舔嘴唇,好口渴啊,這和唐超理論了半天,還沒有顧得上喝口水,就來到了皇族帝釋天這裡,這又是喋喋不休的說了這樣半天,怎麼能夠不口渴啊。

    「給你!」皇族帝釋天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動作,面帶笑意的將水杯向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方向推了推。

    薩日娜耶魯公主伸手直接的端過來,三兩口的就將一杯水喝了一個乾乾淨淨,然後將水杯往皇族帝釋天的身邊一推,「再來一杯!」

    皇族帝釋天一笑,整個皇朝也就是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自己的妹妹,膽敢這樣的使喚自己,皇族帝釋天一笑,拿起茶壺又給薩日娜耶魯公主滿上了一杯。

    薩日娜耶魯公主一連喝了三杯,才算是將這一股口渴的盡頭給壓了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