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94章 醫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94章 醫生字體大小: A+
     

    此時此刻,一個醫生正在給唐超檢查身體。

    「怎麼樣?」糟老頭站在一邊,有些緊張的看著唐超。

    「沒有大礙了,」醫生檢查完了之後,站起身來,對著糟老頭說,「只要好好地休息幾日,不要勞累就沒有問題。」

    醫生是皇族帝釋天的醫生,對於被皇族帝釋天派來檢查這樣一個無名小卒,醫生尼古拉斯西頓還是很好奇的。

    可是,尼古拉斯西頓看著躺在床上逼著眼睛的唐超,心裏面直嘀咕,這人到底是誰?竟然值得皇族帝釋天費這樣大的力氣。

    「那還需要用藥嗎?」糟老頭不放心的問道。

    「我給用一些增強體質的藥物,你只要按時給他服用一段時間就好了,這位的身體素質不錯,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尼古拉斯西頓刷刷的兩筆,一張藥方就形成了。

    「好!」糟老頭看了看尼古拉斯西頓的藥方,發現只是一些強身健體的葯,知道唐超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心也就放下啦。

    「那我就先走了,有事情隨時叫我。」因為是皇族帝釋天的吩咐,所以尼古拉斯西頓檢查的很認真,也很負責。

    「走了?」唐超等到尼古拉斯西頓離開之後才子睜開眼睛,看著糟老頭問道。

    「走了!」糟老頭那個自己的酒壺,用一隻眼睛瞪著裡面看了看,竟然沒有生產出酒來,糟老頭很失望,也不知道這裡有沒有酒喝,糟老頭感覺自己的嘴巴都淡了。

    「呵呵,想喝酒了?」真搞不懂這酒就這樣的好喝,要不然這個糟老頭為什麼時時刻刻的都離不開酒呢。

    「這不是廢話啊,我這酒蟲可是一刻也離不開酒的,哎!」糟老頭看了看外面的守衛,「可憐我的酒壺啊,竟然幹了。」

    「咳咳!」唐超做起來,「你可以讓他們給你打酒。」唐超指著門外的守衛對著糟老頭示意道。

    畢竟這些人是奉命看管他們,可是並沒有限制他們的吃喝,所以唐超才敢肯定,這些人一定不敢斷了自己的飲食。

    「對啊,」糟老頭一拍腦袋,「我怎麼就將他們忘記了呢。」既然管著我們不讓出去,那就讓他們代勞好了,雖讓他們不讓自己出去的。

    「那還不去!」唐超有的時候就覺得這個糟老頭還真的是個糟老頭,什麼也不放在心裏面,真的是個糟老頭。

    「嘿嘿!」糟老頭摸著酒壺,就像是愛人摸著心愛之人一樣,砸吧砸吧嘴唇,只要一想著一會兒就能夠有酒喝,糟老頭就開心不已,就是看著門外的人都順眼了不少。

    「你們幫我打一壺酒來可好?」糟老頭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是那麼的講文明懂禮貌,站直了上身子客客氣氣的對著守衛說道。

    「等著!」守衛結果糟老頭的酒壺,對著糟老頭說道,然後對著其他的守衛,「好好地看守著。」

    「是!」其餘的幾個守衛恭敬地答道,很顯然糟老頭抓住的這個勞力守衛是這些人裡面的頭頭。

    「行了!」糟老頭才不管這些頭頭啊,還是小兵的,只要想到一會兒就可以喝上美味的佳釀了,糟老頭的心思就活躍了起來。

    「哎,你說這人將我們帶過來,有不管我們,是什麼意思啊?」唐超不明所以的看著糟老頭,雖然明知道糟老頭也不可能知道答案,但是依舊和糟老頭說道。

    畢竟這裡面除了自己就是糟老頭,這要是有第三個人,唐超是絕對不會和糟老頭說這些的。

    「管他呢,你先將身體養好了再說。」糟老頭望著門口,恨不的那個前去打酒的守衛現在就能夠回來。

    「恩,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且行且看!」唐超一下子躺倒在床上,反正逃也逃不出去,那就在這裡好好的養傷就行了。

    唐超閉上眼睛,可是一會兒又睜開了眼睛,睡不著啊睡不著。

    雖然唐超說著睡不著,可是沒有一會兒唐超睡著了,因為唐超感覺自己看到了秦瑤,回到了地球,並且和秦瑤舉行了婚禮。

    唐超知道自己是在錯夢,唐超用力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不疼,可是唐超不願意想過來,如果這是一個夢,就讓自己永遠的做夢中好了。

    可是事與願違,就算是唐超再想沉醉在夢中,有些人也不願意唐超如願。

    「公主,這裡你不能夠進去。」就在半夢半醒之中,唐超聽到了外面的守衛的聲音。

    「讓開,你跟阻攔我,不知道我是誰啊?」薩日娜耶魯揚起手裡面的鞭子對著守衛就是一鞭子,膽敢當著本公主的去路,活的不耐煩了有沒有。

    「薩日娜耶魯公主,這是皇族帝釋天的命令,你不能進去。」守衛忍者身上的疼痛,依舊是面不改色的阻攔者薩日娜耶魯公主,堅決的執行者皇族帝釋天的命令。

    「你竟然用皇兄來壓我,是不是不想活了?」還從來沒有人膽敢違背自己的意志,今天薩日娜耶魯公主是決定了,無論如何一定要見到唐超。

    「手下不敢,可還是這真的是皇族帝釋天的命令。」守衛不敢有絲毫的鬆懈,憑著被薩日娜耶魯公主暴打一頓的風險,依舊是阻攔者薩日娜耶魯公主的進入。

    「薩日娜耶魯公主怎麼又來了?」唐超瞥了一眼門口,通過門縫能夠看到門外的薩日娜耶魯公主穿著一身得體的連衣裙,手裡面拿著鞭子,正在教訓侍衛。

    「難道你要伸張正義?」糟老頭終於喝上酒了,心裏面很高興,順帶著說話也多了幾分的力氣。

    「沒興趣!」唐超聳聳肩,這樣的刁蠻任性的薩日娜耶魯公主,唐超可沒有興趣。

    「我還以為你要伸張正義呢!」糟老頭的心情極好,只要喝上酒,糟老頭的心裏面就沒有什麼煩心事。

    「我可不像和這樣的人有交集。」這樣的刁蠻任性的傢伙,一旦被纏上就是麻煩,是大大的麻煩。

    雖然唐超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招惹的這位薩日娜耶魯公主,但是唐超真的對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沒有興趣,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恐怕由不得你想不想,這皇家的人,有幾個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糟老頭想到自己和唐超現在的處境,心有感觸的說道。

    「是啊!」唐超無奈的一嘆息,現在的自己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嗎?

    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靈荒大陸,莫名其妙的招惹到這一系列的麻煩,莫名其妙的被通緝,莫名其妙的遇到薩日娜耶魯公主,還真的莫名其妙,一切都是莫名其妙。

    「也不知道皇族帝釋天什麼時候召見我們!」唐超嘆息一聲,自動的將門口的聲音摒除在腦海之外。

    「靜觀其變好了。」既然不將我們壓倒牢房裡面,那就證明一切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樣糟糕,一切或許是皇族帝釋天的陰謀也說不定。

    「只是希望在見皇族帝釋天之前,一切都能夠平靜一些。」尤其是外面的薩日娜耶魯公主,唐超心裏面祈求者侍衛,一定要堅持住,千萬不要讓薩日娜耶魯公主進來。

    侍衛大哥門,我在精神上權利的支持你們,你們一定要堅持住啊!「唐超雙手合十,恭敬地對著門口的侍衛許願。

    「虛偽!」或許是因為這皇城得酒好喝,或許是因為此時此刻的相對的安逸和寧靜,糟老頭竟然對著唐超調侃了起來。

    「人不虛偽枉少年啊!」唐超伸了一個懶腰,生活啊,真的不錯,只要自己能夠回到地球上就更好了。

    「是人不風流枉少年吧!」糟老頭白了唐超一樣,小小年紀,不好好學習,枉少年啊枉少年。

    「呵呵,一樣,一樣,」唐超訕訕一笑,「一個意思,一個意思。」才怪!

    「讓開!」薩日娜耶魯公主顯然沒有預料到自己會被侍衛擋住去路,就在唐超的馬車離開之際,薩日娜耶魯公主竟然不自覺的跟了上來,這不知道唐超在西屋之後,就想著進去看看,哪裡料到這守衛竟然這樣的頑固。

    「請薩日娜耶魯公主恕罪,在下職責所在!」絕對不能放行,此刻,侍衛的心裏面苦極了,幹什麼不好,怎麼偏偏遇到這個刁蠻的薩日娜耶魯公主,這豈不是想要自己的性命啊!

    「滾開!」薩日娜耶魯公主氣急了,直接的對著侍衛就吼了起來。

    「薩日娜耶魯公主?」就在侍衛硬著頭皮準備再一次接受薩日娜耶魯公主的鞭子的時候,醫生尼古拉斯西頓出現在了西屋的門口。

    「薩日娜耶魯公主,你怎麼在這裡?」醫生尼古拉斯西頓奇怪的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說道。

    這裡可是押解的皇族帝釋天的人,這薩日娜耶魯公主是怎麼知道的,又是因為什麼要來的,而且醫生尼古拉斯西頓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意思是要進去。

    難道這薩日娜耶魯公主和裡面的唐超認識,可是這自己並沒有聽說啊。

    「原來是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這唐超傷的重不重?」原本想著問問唐超的傷重不重的薩日娜耶魯公主見到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就像是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樣,哪裡還會放手。

    「這傷到時不重,只不過需要絕對的靜養,不能勞累!不能有聲音!」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被侍衛阻攔在外面,就知道這是皇族帝釋天下的命令,讓薩日娜耶魯公主不能見到唐超。

    因此這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就將唐超的病情說的重了一些,但是也不能太重,於是就成了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口中的「絕對的靜養,絕對的不能有聲音的打擾。」

    「原來是這樣啊!」薩日娜耶魯公主想到自己剛才知道的噪音,面子上有些糾結,為難道看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這需要休養多久?」

    「短則十天半個月,長則一個月,」尼古拉斯西頓想了想,恭敬地對著薩日娜耶魯公主說道。

    「這我能不能見一見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見從侍衛哪裡是不可能會見到唐超得了,就改變了策略,開始進攻尼古拉斯西頓醫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