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55章 天生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55章 天生殺手!字體大小: A+
     

    眼看著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快速的退去,唐超得意的笑了,真正到了拚命的時候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退卻了,這是唐超的一次勝利,也是他視死如歸的心態,任何之後都可以打出搏命的一擊,這才是唐超真正強大的地方。

    「哈哈哈,膽小鬼一個,這麼點劍氣就把你嚇成這個樣子,看來你還真的是個沒種的傢伙,晚上不要尿床啊!」唐超笑著調侃道,眼中依舊充滿了不屑的神色,這是對於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最赤果果的諷刺,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的臉色已經無比通紅。

    就在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再次準備催動能量對唐超展開致命一擊的時候,寒冰地牢的大門突然打開了,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立刻惱怒的吼道:「沒有我的命令誰敢進來,給我滾出去!」

    一聲怒吼過後沒有任何反應,只不過唐超已經笑了,因為看到了菲尼克斯心夢的身影,這個時候菲尼克斯心夢出現在這裡當真是讓人感覺到意外,不過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想要繼續發瘋下去也不可能了,而這對唐超來說是個絕佳的好機會!

    「你剛才說要讓誰滾出去?」菲尼克斯心夢冷冷的說道,聽到這句話之後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立刻全身一震,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大小jie來了,當轉身看到滿臉冰冷神色的菲尼克斯心夢之後,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立刻收起了手中的金色長槍。

    「大小jie我無意冒犯,真是對不起剛才我真的沒有看到。」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慌忙的解釋道,臉上冷汗都下來了,可見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對於菲尼克斯心夢是有多麼的忌憚,從側面也表明了菲尼克斯心夢的實力絕對不是表面上這麼簡單。

    唐超不動聲色的把七彩流光劍藏在了身後,就算是現在一si不掛可卻沒有任何羞恥的意思,因為現在生命都要保不住了,面子根本就不值錢。

    「嗨,好久不見。」唐超硬生生擠出一個笑容打了個招呼,當菲尼克斯心夢看到唐超之後臉色一變,尤其是光溜溜的身體和一地的碎冰渣,還有唐超身上那無數鮮紅的傷痕,更是表明了剛才發生了什麼,只是看唐超的身上竟然會有這麼多傷痕。

    雖然唐超不是第一次被女人直勾勾的盯著看,但是現在他根本也就沒得選擇,身邊根本沒有可以穿上的衣服,只能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這反倒是讓菲尼克斯心夢更加覺得他是個臉皮厚的傢伙。

    「這是怎麼回事?」菲尼克斯心夢冷冷的掃過周圍,眼神所到之處看到的都是碎冰渣,看這個樣子唐超肯定是被冷凍起來,然後又被敲碎了身上的冰,只是為什麼唐超會像是沒事人的樣子。

    最後當菲尼克斯心夢眼睛落在唐超肩膀的時候臉色終於無法平靜了,因為唐超肩膀上一層厚厚的冰層,那被冰凍的寒冰護甲已經失去了作用,可想而知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是想要幹什麼,頓時菲尼克斯心夢眼神掃過了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一眼,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立刻低下了頭。

    「這是怎麼回事,我需要聽你的一個解釋。」菲尼克斯心夢冷冷的說道,臉色已經氣的微微發白,看起來更加像是一個冰冷的美女,不過這樣的模樣真的是格外漂亮,就連唐超也是看的一陣眼熱,但他現在的目標是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

    「噗通。」

    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直接跪倒在冰冷的地上,慌慌張張的解釋道:「對不起大小jie,我只是想要拿到這個小子的寒冰護甲,然後給大小jie送過去,如此神兵不能夠浪費在這個傢伙的身上。」

    「噗,哈哈哈哈,剛才你可不是這麼所的喲!」唐超忍不住的冷眼諷刺道,自從菲尼克斯心夢來到這裡之後,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的樣子與之前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全身都透露出一股奴性,這樣的傢伙根本就不配被稱作是對手。

    可是此刻唐超沒有放棄想要殺了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的想法,只在等待一個最佳的機會,剛才就在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跪倒的一瞬間唐超差點出手,但是為了保險起見唐超選擇了麻痹對手,在人根本想不到的時候才出手。

    菲尼克斯心夢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手下的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看到唐超之後心裡也有些暗暗的吃驚,沒有想到唐超這個傢伙這麼堅強,就算是被這樣的一頓暴打之後還能夠有如此的心態,真的是讓人刮目相看。

    「先起來吧,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但是我絕對要追查到底!」菲尼克斯心夢冷冷的說道,任何沒有經過她允許的事情就發生在了這裡,這對於菲尼克斯家族的權威來說是一種挑戰。

    「是。」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正準備站起來的時候突然一聲怒喝,嚇得又一下跪倒在地上,當跪下之後才發現這是唐超喊了一嗓子。

    唐超突然的一嗓子嚇得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不輕,這一嗓子是為了要激怒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唐超一直都在尋找一個機會,尋找一個可以擊殺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的機會,對於剛才的一切他都深深的記在了心中,他絕對不會輕言放棄,也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

    「該死的混蛋,你喊什麼!」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怒不可遏的吼道,一張老臉迅速的通紅起來,彷彿剛才的一切囧樣都被看了個清楚,尤其是剛才又跪下的樣子,真的是在唐超的面前丟進了人。

    「哈哈,真是個沒種的傢伙,我就說你肯定沒有蛋的,要不然能夠做出這麼卑鄙的事情?以前怎麼不見你這麼勇猛來著?」唐超在旁邊插話道,語氣中依舊充滿了諷刺。

    這全部的一切已經讓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忍無可忍,面對口齒伶俐的唐超已經再也忍不下去,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都在被鄙視,最讓人不能忍受的是唐超是階下囚的身份,而他可是堂堂風雪城的一等戰將,如此差距之下刺激了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的全部神經。

    頓時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惱羞成怒,揮舞著拳頭就要上來給唐超一拳,而就在拳頭打出來的時候菲尼克斯心夢動了,唐超已經感覺到出手的機會已經到來,手中緊握七彩流光劍,勢必要在一瞬間爆發出全部的能量,用最快的速度給予致命一擊。

    菲尼克斯心夢瞬間出現在了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的身邊拉住了拳頭,冷聲呵斥道:「什麼時候就連我也不放在眼裡了?」

    面對菲尼克斯心夢的質問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內心直接崩潰了,連忙想要解釋一番,可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長大了嘴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因為就在剛才一瞬間,七彩流光劍貫穿了他的胸口,一道劍氣直接破體而出帶出鮮血,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一次出手擊殺。

    「就是現在,一氣呵成完美!」唐超緊握七彩流光劍低聲道,彷彿是在告訴自己一樣,如此的一次擊殺是行雲流水般的順暢。

    「這怎麼可能,這……」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再也說不出一個字,直接摔倒在了地上,眼睛睜開大大的,彷彿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彷彿也不敢相信這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誰也不敢相信唐超竟然會出手,誰也不會想到唐超竟然還能夠有如此能力,就連菲尼克斯心夢也沒有察覺到剛才的危險,而唐超就是選擇這樣一個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時候出手,而且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的拳頭被菲尼克斯心夢抓住,無形中也失去了可以反抗的能力。

    「嘭。」唐超直接被菲尼克斯心夢出手打飛出去,當身體撞在冰冷牆壁的時候唐超在笑,肆無忌憚的笑著,彷彿在笑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的無能和成功的擊殺,也彷彿是在嘲笑菲尼克斯心夢一樣。

    唐超不出手則以,一旦出手必定選擇百分之百的把握,當看到眼前被七彩流光劍貫穿身體的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已經慢慢失去了神色,菲尼克斯心夢已經不淡定了,如果剛才唐超出手擊殺的不是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而是她,那麼她能不能躲過去?

    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大口的喘息著,眼神中寫滿了驚訝和不敢相信的神色,怎麼也不敢相信唐超竟然還能夠出手,竟然能夠用七彩流光劍貫穿他的胸口,這一切都讓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不敢相信,可鮮血卻不停的湧現出來,滴落瞬間凝結成冰。

    「快點來人!」

    轉眼無數的士兵衝進來,在菲尼克斯心夢的命令下扛著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就去找醫生,只留下了全身光溜溜的唐超笑著,彷彿根本停不下來的笑著。

    「這是一次很好的教育,讓這個傢伙知道任何時候都不能夠放鬆警惕,可惜他領會到這個道理已經太晚了,哈哈。」唐超忍不住的笑道,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防備,這就是戰鬥經驗的詫異。

    「你果然是個惡魔,任何時候都會是一個惡魔。」菲尼克斯心夢咬牙切齒的說道,對於唐超的危險可算是已經領教到了,只是不明白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為什麼要選擇把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放開,這無形中就增添了危險,如果不是剛才占卜到了這裡有異象,怕是後果不堪設想。

    「這都是那個軟蛋造成的,他想要搶我的寒冰戰甲,還說要把我放開一決高下的,只不過他沒有那個本事,嘿嘿。」唐超肆無忌憚的笑了,但是菲尼克斯心夢沒有想到,唐超竟然站了起來,全身爆發出一股火熱的能量,就像是沒事人一樣。

    菲尼克斯心夢忍不住感嘆,唐超簡直就是天生的殺手,任何時候都擁有強大的能量,任何時候都能夠造成致命的傷害,這樣的人絕對是恐怖的,何況唐超還擁有如此超強的實力,現在解開了身上的鎖魂鏈之後,想要困住他就難了。

    此刻面對一臉輕鬆的唐超,菲尼克斯心夢的心裡有種莫名的感覺,不但是因為唐超全身光溜溜的,更是因為那滿身的傷痕,像是無聲的訴說著曾經的功勛,訴說著曾經經歷過的一切,也可以想象到曾經有多少的高手倒在了唐超的面前。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承受這一切,然後讓金甲戰將普羅米修斯放開了你身上的束縛?」菲尼克斯心夢一字一句的問道,此刻她的心裡滿是震驚,對於唐超這樣一個謎團一樣的男人,真的很是好奇。

    「因為堅持,那個軟蛋沒有想到我能夠承受過來,更沒有想到我還能夠有反抗的力量。」唐超若無其事的說道,手中七彩流光劍劃過一道七彩光芒,轉身開始收拾旁邊地上的衣服。

    眼看著唐超要穿衣服的樣子,可是菲尼克斯心夢的眼神死死的盯在唐超的身上沒有離開,不知道為何每次面對唐超的時候都會發自本能的感覺到危險,這是一種莫名的威脅。

    「哎對了,你還要看多久?是不是還要看我如何穿衣服的呢?」唐超一臉壞笑的回頭說道,頓時菲尼克斯心夢臉色一紅,無奈的側過了頭去,可就在側頭的一瞬間感覺到了危險,立刻又轉過頭來,直勾勾的盯著一臉茫然的唐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