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38章 內心的選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38章 內心的選擇!字體大小: A+
     

    此時此刻糟老頭看著唐超的背影,竟然擁有如此的安全感,從來都沒有感覺到一個年輕人能夠帶來如此的氣勢與壓迫力,更沒有想到能夠帶來如此心安的感覺。

    只是看到唐超的面具顏色更加的濃郁,一道道波紋彷彿是有些吸引力一樣把人能夠吸引進入其中,那將會是意識的終結,只要被萬花面具吸引那麼就再也無法離開。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沒死,只是冒險回來為了我一個老頭子值得嗎?」糟老頭淡淡的說道,眼神中滿是讚許的神色,唐超只是看了糟老頭一眼立刻爆發了,糟老頭的全身傷痕纍纍,只是看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用多說,一切交給我就行了。」唐超冷冷的說道,話中透露出一股暖意,面對唐超黑色面具的時候糟老頭立刻閉上了眼睛,此刻糟老頭已經明白黑色的面具帶來的竟然是黑色邪惡能量,能夠讓唐超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所有人迅速的退去,給劍聖等人空出一個戰鬥的地方,否則就會被強大的能量和劍氣所殃及池魚,幾個老者的臉色都不好看,尤其是劍聖的眼神中多了一絲疑惑,難道唐超掌握了空間移動?

    唐超一身龍鱗甲的面對所有人,冰冷的面具下是冷峻的眼睛,一時間很多忘記不能看他面具的人傻傻的看著唐超的面具,很快就失去了意識成為了行屍走肉,意識已經完全被萬花面具所吸進。

    「你這個惡魔竟然還敢回來,不過回來的正好,省的還要去找你!」黑衣老者烈日惡狠狠的說道,眼中閃過一絲狠戾的神色,面對唐超的時候總有種別樣狂躁的感覺,因為那是身體本能的在感覺到危險。

    「今天的一切你們都要為此付出代價,既然你們把我當成魔,那我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惡魔!」唐超冷笑道,催動能量瞬間出現在大批兵甲面前,手中七彩流光劍揮舞出無數道劍氣,瞬間就把人群撕成粉碎。

    白衣劍聖一直都在看著,沒有想到唐超竟然如此殺戮,這是在前幾次交手的時候從來都沒有碰到過的,現在白衣劍聖的心裡有了一個可怕的想法,會不會是他們做的一切把唐超逼成了魔?

    「死。」唐超只有冷冷一個字,臉上的面具突然變化出了不同的顏色,各種顏色炫麗之下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可這一眼卻讓很多人陷入了萬劫不復之地,就連白衣劍聖也感覺到一陣失神,此刻唐超的實力已經進步了太多太多。

    可還沒等所有人動手之際,遠方的天空傳來一聲嘹亮的號角,帶著一股急促聽著讓人心裡莫名的發慌,遠在南方盟重河的方向有一道粗壯的紅色能量衝天而起,所有人一看就知道是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

    「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來搞事,難道這個該死的魔獸好了傷疤忘了疼?」黑衣老者烈日無比氣惱的說道,恨不能此刻就去找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算賬,可是現在面前站著的唐超如此邪惡,勢必今天先要消滅唐超.

    「看來是出來的時間太久了,竟然被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這個傢伙鑽了空子。」白衣劍聖嘴角掛著一絲苦笑,很顯然沒有了劍聖的鎮守,盟重河上的一切都不平靜起來,盟重河中那些忌憚劍聖的魔獸也開始囂張起來,尤其是在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的帶動之下更是躁動起來。

    「呵呵,看來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傢伙還真的是不得人心呀,就連魔獸都會造反,你們所謂的仁義道德和正義邪惡,看來只能糊弄你們自己罷了。」唐超冷冷的嘲笑道,想要用武力鎮壓根本就不能夠保持長久,任何事情都是有氣脈的。

    這個時候面對唐超的嘲笑所有人都沒有說話,不是不想反駁而是根本無話可說,所有人制定出了一個規則,他們就是權力的代表和核心,被他們認定為邪惡的魔獸就要遭到殺戮,被他們認定為邪惡的修鍊者就要被剷除。

    「沒話說了?我替你們簡單說一句,你們認定這個為魔認定那個為邪惡,究其原因是你們害怕強大的力量,害怕未知的力量會改變你們現在的一切。」唐超毫不留情一針見血的說道,這就是現實。

    「放屁,今天先殺了你再說!」黑衣老者烈日猛然揮舞著黑色大斧衝上來,眼中滿是憤怒,不知不覺就被唐超的一番話說的體無完膚,最重要的是唐超是魔的事情剛開始是黑衣老者烈日提出來的。

    「你要是有這個本事就來吧,不過這種話你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可我現在還好好活著。」唐超冷冷的諷刺道,反手把糟老頭用能量彈開幾十米,然後腳下發力直接催動能量迎了上去,此刻單獨面對黑衣老者烈日他毫無懼意。

    七彩流光劍和黑色大斧在空氣中撞在一起的瞬間幾乎是平分秋色,這一次唐超沒有任何的退讓也沒有任何的留守留情,拼盡全力的把所有的能量都揮發而出,一道道劍氣瞬間出現,在能量碰撞中爆發出強大的能量。

    遠方天空的嘹亮號角越加急促,聽起來已經不是通知而更加像是求救,現在可想而知盟重城承受了何等的壓力,因為沒有了白衣劍聖的鎮守,單獨依靠那些士兵和修鍊者想要抵擋自然無比吃力。

    如果鎮守在盟重河的白衣劍聖不在,那麼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將會毫無對手,可以說在短時間內就可以摧毀盟重城,更加可怕的是摧毀盟重河,那麼到時候整個盟重城都會變為一片汪洋,有多少人都得餵了魚蝦。

    「烈日,今天的事情先到此為止,必須先回去解決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白衣劍聖堅決的說道,因為現在什麼事情都不如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重要,因為那關乎到一座城鎮的安危,也是關乎到很多人性命的安危。

    黑衣老者烈日氣惱的收回了手中的黑色大斧,看得出來在關鍵時候黑衣老者烈日還是聽白衣劍聖的安排,也能夠看大局,可唐超直接就笑了,因為眼前的這些人完全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裡,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豈非是把他當成了空氣?

    「還沒開始大戰一場就要走,要去哪裡?」唐超故意做出一副不了解的樣子,現在他可謂是佔據了所有的優勢和上風,一邊想走無心戀戰,可他偏偏就不給這個機會。

    「唐超,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如果你還有點良知的話就應該知道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的厲害,更是知道盟重城還有多少人在等待著。」白衣劍聖話鋒一轉勸慰道,此刻面對的敵人是魔獸,作為人應該都是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

    「如果你小子還算是個人的話,就在這裡等著,等收拾完了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回來再來打過!」黑衣老者烈日氣呼呼的說道,一旁的紅衣老者和綠衣老者始終都沒有說話,因為他們壓根就不相信唐超會放棄糾纏。

    唐超沒有任何的表示也沒有動作,完全是一副沒事人的樣子,黑衣老者烈日和白衣劍聖看他沒有要糾纏的意思鬆了口氣,紅衣老者和綠衣老者意味深長的看了唐超一眼,就算是離開也不能夠放鬆對唐超的防備心理。

    遠處的糟老頭一直都在看著這一切,只不過糟老頭的嘴角滿是苦笑,雖然接觸唐超時間不算太久但是卻了解唐超的性格,絕對是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類型,而且還是那種有仇必報的傢伙,今天想要讓他罷手根本不可能。

    就在幾個老者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一道銳利的劍氣劃過了幾個老者面前,唐超的出手就是最好的告訴了他們,今天的事情不算完,他也完全沒有要有什麼深明大義的意思,已經被人認定為魔還能夠有什麼樣的優秀覺悟?

    「你們這是在開玩笑嗎,我可是被你們所有人認定為魔的存在,讓我有點深明大義,這簡直就是放屁!」唐超笑著說道,就在一出手的瞬間糟老頭就知道了結果,除了搖頭苦笑之外沒有任何的辦法。

    其實作為糟老頭來說是想先保護盟重城的,畢竟那裡有太多太多的人,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的實力恐怖可謂是人盡皆知,如果真的攻破盟重城那麼造成的傷害絕對不是一星半點,流淌的鮮血一定會染紅整個大地的。

    「你想怎麼樣!」白衣劍聖聲色俱厲的問道,現在他已經不想在這裡多待一秒鐘,可還是耐著性子問道,不然的話有唐超在也是一個麻煩,既然能夠在這裡糾纏那就能夠跟在他們身後糾纏,如果在和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激戰的時候出來搗亂,那麼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不想怎麼樣,只想讓你們死。」唐超說著迅速催動能量展開進攻,一道道凌厲的劍氣瞬間劃破了空氣,此刻唐超的出手當真是讓白衣劍聖後悔的腸子都青了,後悔曾經教導唐超這樣恐怖的傢伙,曾經還妄想要讓唐超作為他的徒弟。

    可是誰都沒有想到,唐超的進攻並沒有目標,只是凌空打出了劍氣之後便沒有了任何動作,儼然就像是要拖延時間的樣子,為的就是給白衣劍聖等人製造麻煩。

    「廢話少說,今天必須先殺了這個惡魔,不然的話哪裡也去不了。」黑衣老者烈日說著就發動了進攻,此刻已經看出了唐超全部的意思,繼續談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只是黑衣老者烈日沒有想過在認定唐超為魔的時候會有現在這一天。

    「黑衣老者烈rini小心點,我先去對付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白衣劍聖說完急促的催動能量朝著盟重城的方向而去,綠衣老者緊隨而去,只留下了紅衣老者和黑衣老者烈日在這裡,想要兩個人對付唐超兩個人去對付上古妖獸紫金赤炎獸,這樣才能夠兼顧兩邊。

    可是誰都知道唐超的實力不好對付,就算是劍聖和烈日在這裡也不能那麼輕鬆就能夠對付他,可現在只有紅衣老者和烈日在這裡,想必這一定是一場苦戰,而且勝負真的讓人很難預料。

    當唐超面前只剩下了黑衣老者烈日和紅衣老者之後,空氣中的氣氛已經緊張到了極點,幾乎是一觸即發的境地,冷冷的對峙只為尋找對手的弱點,也想要一擊致命儘快的結束戰鬥,就在這個時候糟老頭出現了。

    雖然滿臉傷痕但是糟老頭的表情非常平靜,唐超掃了一眼后冷冷道:「糟老頭,去一邊待著,等我解決他們之後再說。」

    眼前的唐超並沒有放棄的意思,眼前烈日也是必須要殺死的人,雖然唐超也不知道為何要這樣做,但是只要對他有敵意的人,那麼他就一定不會留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