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30章 面具的威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30章 面具的威力字體大小: A+
     

    原本應該被打飛出去的唐超反倒是沒事人一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麼剛才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出現,瞬間出現在面前與紅色能量匯聚在一起,然後硬生生爆炸把紅袍中年男人擊飛出去。

    別說是紅袍中年男人不敢相信這個結果,就連唐超也不敢相信這個結果,因為他根本動彈不了什麼都沒做,這股強大的能量帶著一股正義的金光,彷彿能夠溫暖人的內心,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戰神出手再次相救。

    「該死的混蛋,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紅袍中年男人發瘋的吼道,身為鎮守四方黑衣老者烈日的關門弟子,一向心高氣傲的紅袍中年男人從來沒有如此狼狽過,內心的憤怒讓他已經喪失了理智。

    紅袍中年男人剛剛掙紮起身,戰神廟內突然飛出一道尖銳的金光,如同流星一樣擊中紅袍中年男人的胸口,實力強悍的紅袍中年男人再次被打飛出去十幾米,胸口的翻騰一大口鮮血吐出來,躺在地上再也沒有力氣站起身來。

    縱使中年紅袍男人的實力再強,也敵不過擁有無上戰力的戰神,更是承受不了如此一擊,雖然要不了他的性命可是卻也讓中年紅袍男人失去了所有的行動能力,這一招打敗的不只是中年紅袍男人,更是打碎了他原本的內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黑衣老者烈日回到了戰神廟之外,遠遠就看到了躺在地上全身燒焦的中年紅袍男人,頓時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剛才中年紅袍男人沒有離開就知道肯定要壞事,果然是不出所料,中年紅袍男人壓根就不是唐超的對手,可是卻也不至於這麼慘敗。

    「怎麼會這樣,為何不離開這裡,難道你想要殺了那個小子?」黑衣老者烈日滿臉怒火的問道,可眼神中充滿了心疼焦急的神色,不管是誰看到唯一的徒弟成為這個樣子心裡都會不舒服的,更何況唐超還是劍聖的徒弟。

    「不是那個小子,不知道是誰出手,我根本就無法反抗。」中年紅袍男人瞪大了眼睛虛弱的說道,話音剛落一大口鮮血再次噴出來,原本鮮紅的斗篷被打濕一片,看起來更加的鮮艷。

    「不要說話,內力能量已經被震碎,一定要小心慢慢的恢復,不然會有成為廢人的危險!」黑衣老者烈日鄭重其事的說道,眼看著徒弟全身的筋脈都被震碎,這樣強悍的手法和如此絕情,當真是刺激了黑衣老者烈日全部的神經。

    看著心愛的徒弟竟然成為了如此狼狽的模樣,這個時候讓誰也會接受不了的,更何況中年紅袍男人的實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能夠到現在這個模樣一定是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轉身黑衣老者烈日飛身進入了破敗的戰神廟,手中的巨大黑色斧頭已經閃耀著濃郁的黑色能量,一股強大的煞氣逼近瞬間讓唐超的心裡有了感應,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來人是黑衣老者烈日。

    就在這時戰神像前佇立很久的唐超緩緩睜開了眼睛,原本不受到控制的身體在這一刻也恢復了正常,像是經歷了一次全新的改變一樣,全身內外都變得猶如全新的一樣,能夠明顯感覺到身體內能量的涌動。

    最重要的是有了可以反抗的力量,如果繼續站在這裡任由別人宰割,就算是全身穿著上古神兵也會被打死。

    「老頭,你為什麼要對我動手,好端端的這是要做什麼!」唐超聲色俱厲的吼道,剛才的時候如果不是寒冰戰甲和戰神出手相救,怕是早就死在了黑色大斧之下,現在唐超絕對是要跟他算后賬的。

    黑衣老者烈日一瞬間低下了頭,眼睛刻意的迴避唐超的面具,那一道道漩渦的面具彷彿擁有一股奇異的能量,好像能夠把人的心神都吸引進去一樣。

    「沒有想到你今天竟然真的成魔了,以前的時候我就說過那個老不死的,留著你早晚都是禍害。」黑衣老者烈日一臉嚴肅的說道,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現在看來應該是對於唐超起了殺心。

    「我什麼時候成魔了,順便問一下什麼是魔啊?怎麼搞的我這麼迷茫啊!」唐超忍不住的吐槽道,整個人都有些抓狂了,好端端的站在這裡什麼都沒做,中年紅袍男人上來就要他的命,如果不是戰神出手相救怕是現在早就小命歸西了。

    「這難道還不是魔?你看看你的面具和這些死去的人,他們都是被你所殺。」黑衣老者烈日冷冷的說道,看著地上躺了幾個人的屍體,這些只是在剛才看了萬花面具一眼之後就成了這個樣子,完全沒有任何可以生還的機會。

    最重要的是黑衣老者烈日看的出來,這幾個人的靈魂都已經被吸走,進入到了唐超的身體之內,如此恐怖詭異的事情只有魔鬼才能夠做的出來,吸收利用死人能量的事情只有最最邪惡的魔鬼才能夠做的出來。

    「他們死了關我屁事,你看到我出手了嗎?是他們自己倒在這裡的,總不能死了人都喲啊怪在我的頭上吧?」唐超據理力爭的說道,一點也不掩飾心中的憤怒,他真的是什麼都沒做。

    其實唐超不知道這些都是萬花面具做的,也不知道是因為萬花面具自己帶來的技能,而且這些人是心中懷著對唐超的敵意才會被萬花面具所傷害,如果這些人心中不是對唐超心懷敵意的話也不會落到如此下場。

    「強詞奪理,這一切邪惡的源頭都是來自於你,任憑你如何狡辯都是魔鬼,今天一定要剷除你!」黑衣老者烈日聲色俱厲道,頑固的就像是一個石頭一樣根本不聽唐超的解釋,彷彿認定了事情之後就不會改變。

    說著黑色大斧猛然劈出了一道能量,帶著無比霸道的氣勢直接動手了,唐超不敢硬抗立刻躲閃開來,心中非常清楚黑衣老者烈日的攻擊力是最為強大的,但同樣也是敏捷度最差的,可以說是一把銳利的大斧,但沒有寶劍的刁鑽和精準。

    「你再動手我可就要不客氣了!」唐超氣急敗壞的吼道,可是黑衣老者烈日完全像是沒有聽到一樣,追在他的身後揮舞手中的黑色大斧,上來就是一陣猛砍,當真是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給劈碎一樣。

    這一下唐超心裡也來了氣,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實力強大的黑衣老者烈日竟然這麼頑固,分明是他們想要對他動手,技不如人死在這裡之後還要給他扣上大帽子,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來代表正義,這就是虛偽!

    「虛偽,徹頭徹尾的虛偽,原本我還認為你是個智者,可現在看來就只是一個沒有腦子的莽夫,怪不得劍聖這個稱號不會給你!」唐超大聲吼道,一句話直接刺激了黑衣老者烈日全部的神經,尤其是劍聖這個詞更是碰到了黑衣老者烈日的痛處。

    在唐超看來劍聖不但擁有強大的劍氣實力,更加擁有一顆聰慧的頭腦還寬廣的胸襟,能夠看清楚世界上一切善惡的才能夠算的上是真正的聖人,而烈日只會用爆裂的脾氣和頑固的實力來說話。

    「剛才你說的是什麼話,你再說一遍試試!?」黑衣老者烈日瞪圓了眼睛像是一頭髮怒的公牛,眼中狠辣的神色在的匯聚,就連唐超也沒有想到一句話就能夠讓這個老頭暴走,烈日這個名字真的是人如其名啊!

    只不過黑衣老者烈日只是看了唐超一眼之後立刻收回了目光,眼神中的耀眼紅色越發的濃郁,手中黑色能量也在瘋狂的涌動著,其中摻雜著一絲鮮艷的紅色。

    「死!」黑衣老者烈日猛然躍起手中大斧狠狠朝著唐超的身體劈過來,只是黑衣老者烈日在可以的迴避唐超的眼神,而唐超並不知道這是因為什麼,黑色大斧也沒有給他太多思考的時間。

    說時遲那時快,唐超抽出了七彩流光劍,七彩流光劃過天空帶著彩虹一般的絢爛,也就在這個時候唐超眼中匯聚起了一絲真正的決絕,面對戰鬥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神色,因為唐超從來都沒有懼怕過任何戰鬥。

    「我說你沒有腦子還很頑固,劍聖這個稱號絕對不會是你的,就算是我也不願意讓你當劍聖的,而且劍聖換人也輪不到你!」唐超一字一句字字清晰的說道,話音剛落一道黑色流光已經而來。

    眼前的黑衣老者烈日已經徹底暴走了,通紅的雙眼證明他的內心是有多麼的暴躁,也證明了怒氣已經被全部的激發出來,這個時候擁有強大破壞力的黑衣老者烈日是可怕的,但是對於唐超來說卻要稍微好對付一些。

    一道黑色能量劃過之後第二道能量繼續劃過,黑色大斧始終都在唐超的身邊不停的進攻,黑衣老者烈日彷彿就像是不知疲倦一樣瘋狂的展開進攻,中間根本沒有停歇更是沒有給唐超任何喘氣的機會。

    七彩流光劍不停的揮舞著劍氣來給黑衣老者烈日製造麻煩,如果不是一道道威力強大的醒風劍氣怕是唐超還要有很多麻煩,但唐超絕對想不到正是這個醒風劍氣刺激的黑衣老者烈日更加狂怒,進攻越來越快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在這個星球上劍聖和烈日兩個人戰鬥了這麼多年,也爭了這麼多年高下,可謂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兩個人雖然不是仇人但也絕對算不上好朋友,可現在黑衣老者烈日面對的唐超是劍聖的徒弟,這如何能不讓他發狂。

    閃耀著五彩流光的劍氣和一道道黑色能量不停的交織在一起,轉眼戰神廟就徹底塌了,地面上留下一道道巨大的傷痕,看上去就是對地面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可如此混亂的劍氣之下戰神像上卻么有一丁點破損。

    戰神像就好像是在看著唐超和黑衣老者烈日一樣,看著面前兩個高手之間的對決,黑衣老者烈日雖然進攻霸道但是速度有些慢,而唐超的長處正是靈活多變,一時間也沒有佔據劣勢,反倒是能夠拖延的進入一種特別的膠著當中。

    只不過黑衣老者烈日要時時刻刻地方唐超臉上的面具,那個黑洞中彷彿有一種奇異的魔力,像是吸引人盯著那裡看唐超的眼睛,可是黑衣老者烈日知道絕對不能夠看唐超的眼睛,一旦被吸引進入其中就徹底完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