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7章 獨一無二的世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7章 獨一無二的世界!字體大小: A+
     

    痛苦短暫的停歇了下來,唐超滿頭大汗的大口喘息著,短暫的平息讓身體徹底放鬆下來,躺在破廟當中看著破敗的戰神像發獃。

    一切都太奇怪了,這個萬花面具帶上竟然會帶來痛苦,就像是這裡的戰神像也會如此破敗一樣,在這個星球上戰神也會淪落到如此地步,真是不敢相信還有什麼事情會是真的。

    戰神像上蒙著一層厚厚的灰塵和蜘蛛,雖然阻隔著視線但是唐超彷彿感覺到戰神在看他一樣,尤其是這破敗的戰神感覺竟然是如此的真實,而且戰神的臉上也帶著一隻面具,露出的眼睛彷彿能夠讀懂唐超的內心。

    就這樣不知道對視了多久,唐超心裡的痛苦再次席捲而來,因為他想到了曾經的時候,想到了曾經的無奈和痛苦,更是想到了在追求力量和變強路上付出的慘痛,唐超決定等天亮離開的時候打掃一下這個戰神像。

    半夜時分,一座破廟之中傳來一陣陣無比凄慘的聲音,遠遠聽起來就像是在殺豬一樣,凄厲的喊聲傳出去很遠很遠,這正是唐超在承受著無邊的痛苦。

    糟老頭悠然自得的在一旁喝著酒,完全沒有理會任何事情的意思,反倒是看著唐超如此痛苦的樣子心裡暗暗有些高興,畢竟這件上古神兵終於認主,如果不是碰到了這個小子怕是還要封存多少年的。

    「臭小子你喊什麼喊,這不是還沒死呢,這麼痛苦的喊叫聽起來真是滲人啊!」糟老頭毫不留情的諷刺道,完全不理會唐超的巨大痛苦,雖然他也曾經承受過這個面具帶來的痛苦,可一點也沒有人情味。

    「哇哇哇哇,痛啊,吼!」唐超不停的大喊大叫著,心裡的所有一切壓抑都彷彿被吼了出來,就連坡面外很遠很遠的地方都能夠聽的到,但是卻不會吸引別人或者魔獸前來,因為這聲音聽起來實在是太慘了。

    其實糟老頭不知道,此刻唐超不但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心裡反倒是暢快了許多,因為壓抑在內心的痛苦此刻被完全轉移了,所有的痛苦都轉移到了眼睛上邊,劇烈疼痛之下唐超的大腦一片空白根本就沒有體會內心痛苦的時間。

    唐超突然之間發現身體內有了一些變化,從你玩宮中出來的光球慢慢的朝著眉心處移動,所到之處帶來一股灼熱感,刺痛他所有的神經,彷彿就是這個面具要把一切都吸引出他的身體一樣,就連能量也開始不停的匯聚。

    「喂喂,我說你小子差不多就行了啊,竟然叫這麼久的時間,受不了就把面具拿下來不就完了。」糟老頭沒好聲好氣的說道,好似唐超就是個笨蛋一樣,就連最基本的拿下面具都不會。

    一聽這話唐超立刻雙手拉扯臉上的面具,可無論如何根本就拿不下來,反倒是臉上一陣陣的劇痛,整個面具就像是貼合長在了臉上一樣,任何的拉扯觸碰都會帶來強大的痛苦,也會帶來讓人意想不到的傷害。

    「卧槽,這特么根本拿不下來啊!」唐超心裡暗暗的嚎啕著,可現在根本就說不出任何話來,除了身體本能痛苦的嚎叫之外,大腦中的一切都被痛苦洗刷成為了空白。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唐超身體內的痛苦還在不斷的加劇,光球終於匯聚到了眉心處,可轉而就到了左眼的位置,好像就堵在了面具上面唯一的黑洞上,也像是代替了眼睛看清楚外邊的世界一樣。

    也就在光球移動到左眼的一瞬間,痛苦戛然而止,剛才前一秒還疼的死去活來的唐超,瞬間就平靜了下來,整個人不但感覺不到痛苦反倒是有種長舒一口氣的感覺,整個人也都輕鬆了很多。

    唐超眼前一片金色模糊,盡量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世界可總是帶著一股淡淡的金色,彷彿像是隔著光球看外邊世界一樣,一時之間還有些無法適應,摸索著站起身來就像是一個瞎子一樣。

    「喲,臭小子這麼快就搞定面具了?原本我以為你還要一整晚的時間來著。」糟老頭笑著調侃道,看著唐超帶上面具之後整個人的氣勢都發生了不一樣的變化,不過最佳重要的是眼睛,竟然泛著一絲淡淡的金色。

    「糟老頭,你明知道這個面具會帶來痛苦,所以你才故意賣給我的,是不是!」唐超上來就是一句質問,剛才的痛苦如果承受不住怕是直接就要疼死了,而且剛才糟老頭嘴裡也一直沒閑著冷嘲熱諷的調侃他。

    糟老頭笑了笑灌了一口酒,一股刺鼻的酒味讓唐超的神經為之一震,心裡的疑惑和恐懼隨之而來。

    「我的眼睛怎麼了,為什麼看不清楚外邊的東西,這個面具為什麼拿不下來?」唐超焦急的問道,現在他最擔心的就是眼睛的問題,如果眼睛看不到了那麼可就悲劇了,世界上還沒有哪個瞎子成為絕世高手的。

    「面具當然拿不下來,這是一件上古神兵,是個寶貝幹嘛要拿下來,至於眼睛我也不知道。」糟老頭輕鬆的說道,頓時唐超已經抓狂了,如果他成了一個瞎子還怎麼有臉回去,更怎麼有臉回去見幾個女人?

    想想都覺得一頭冷汗,唐超趕緊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心裡忍不住的顫抖,盡量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世界可總是看不真切,總像是隔著厚厚的光球在看東西,而且光球還會有能量涌動更是會影響視線。

    「這是什麼樣的上古神兵,竟然還會拿不下來,可是這個面具有什麼作用?」唐超忍不住翻著白眼問道,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面具還能夠有如此作用,更沒有聽說過面具能夠帶來什麼樣的功效。

    「我也不知道,嗝!」糟老頭摸著肚皮打了個飽嗝,一臉悠然自得理所應當的模樣,唐超簡直要抓狂了,賣這個面具的人竟然還不知道這個面具能有什麼樣的作用?

    「你這個奸商啊,竟然不知道什麼作用就敢賣給我,這不是典型的害人啊!」唐超怒火衝天的吼道,如果不是看在眼睛朦朦朧朧看不清楚的份上,直接就要拔出七彩流光劍狠狠一劍劈過去。

    唐超知道眼前的黃色是因為光球所阻擋,可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把眼前的光球挪開,就連面具也拿不下來,費勁一切辦法之後他幾乎已經絕望了,眼睛看不到東西,面具還拿不下來,這該如何是好?

    磨磨蹭蹭了半天,最後唐超終於絕望了,如果眼睛看不到東西那麼他還如何的走出這裡,還如何增強實力然後回去拯救心愛的女人?

    一想到心中的牽挂,唐超的心裡再次心痛起來,沒有任何語言能夠形容這種壓抑性的痛苦,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傾訴這種憋屈的苦楚,所有的一切都化作內心的力量慢慢的消失在心中。

    「糟老頭,你幫我看看眼睛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東西阻擋著!」唐超沒好聲好氣的說道,如果不是這裡沒有別人的話也不會找糟老頭來幫忙的,就沖著這刺鼻的酒味就足夠讓人抓狂了。

    糟老頭緩緩站起身來,眼睛微微迷離一副醉意朦朧的樣子,這個模樣看的唐超直接抓狂了,心裡這個氣啊,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糟老頭那就不會有這個破面具的,更不會有接下來如此的變化,此刻當真是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小子,難道你就沒有覺得,你的眼睛蒙上了一層冰晶?」糟老頭一字一句的說道,臉上滿是狐疑的神色,看這個模樣也是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唐超的心裡更加的無奈,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唐超用手摸了摸,果然面具上唯一的黑洞上蒙了一層冰晶,摸起來無比的堅硬冰涼,感覺好像就是光球凝聚成的一樣,這一次唐超直接抓狂了。

    帶上這個面具之後就像是帶上了一個阻礙,看不清楚外邊的世界是一件多麼痛苦悲哀的事情,可是現在唐超根本就沒得選擇,眼前的世界呈現一片金光,看到的都是獨一無二的世界,就連破敗的戰神像看起來也是那麼的與眾不同。

    「既然你不知道這個面具有什麼作用,那就當做一個普通面具來用,這樣不也挺好的?」糟老頭突然冒出來了一句,也不知道是想要安慰唐超還是另有意思。

    「好一個普通面具,好一個黑心的老頭!」唐超咬牙切齒的說道,語氣中的憤怒已經不言而喻,對於這個萬花面具唐超的心裡沒有一點好感,可是現在卻不知道該如何拿下來,不過應該有人會知道。

    氣氛沉默了下去,夜色濃郁再也沒有人說什麼,唐超躺在地上靜靜的看著破廟的蜘蛛出神,彷彿陷入了思想的世界當中。

    其實糟老頭並沒有說,這個面具擁有何等恐怖的力量,據傳這個萬花面具可以看穿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偽裝,也可以看穿所有人的能量,最重要的是,所有的一切都會被複制下來,複製刻入到這個面具的黑洞之中。

    天亮時分,破廟中走出一個帶著橘黃色面具的傢伙,面具看上去是那麼的普通但卻帶著一道道的漩渦,最終漩渦匯聚在了左眼的位置,唐超低著頭心懷怒火的離開,任憑糟老頭說什麼也不再聽。

    「你小子要去哪裡?」糟老頭慢吞吞的問道。

    「不用你管!」唐超沒好聲好氣的說道,頭也不回的就走,現在只要能夠離開這裡去哪裡都行,不管怎麼樣也不願意跟這個糟老頭在一塊多待一秒鐘。

    糟老頭沒說話,只是靜靜的跟在唐超的身後,彷彿就像是一塊牛皮糖一樣不論走到哪裡都跟著,唐超的眼前依舊是一片濃郁的黃色所阻擋,想要前進只能依靠雙手摸索著,就連七彩流光劍也被當成了拐杖一樣。

    唐超什麼時候如此的落魄憔悴過,又在什麼時候如此孤獨無助過?但是他不肯放棄,雖然現在眼前看到的世界已經有些不一樣,但是他絕對不會放棄內心的堅持和想法,更不會放棄心中那份堅定與執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