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3章 奇怪面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3章 奇怪面具字體大小: A+
     

    即將離開街道的時候唐超突然感覺到了有種能量在涌動,下意識的側頭看了一眼,一個地攤上擺滿了一堆面具,看的出來就像是一堆廢品一樣,甚至還有各種魔獸造型的臉孔。

    一個造型無比邋遢的老頭蹲在牆角喝著酒,還沒有靠近空氣中就傳來一股拙劣的酒精味道,這喝的肯定不是什麼好酒,估計肯定是最便宜刺鼻的那一種,原本這裡就比較稀疏沒人,老頭的地攤前邊更是一個人都沒有。

    如果不是這裡沒有第二家賣面具的,唐超絕對不會主動靠近的,光是這股刺鼻的酒味就可以讓人感覺到噁心,更別說還要湊上去談生意,就算是賣的東西再好人也不會去了解。

    「沒想到這裡還有面具,看來只有這裡了。」唐超心裡小小激動了一下,有了面具不但可以方便行走也可以遮擋面部,尤其是現在左眼的疼痛急需要東西遮擋,總不能用手捂著。

    仔細打量之後唐超看到一個奇特的面具,整個面具就像是一個漩渦一樣只有一個眼睛的樣子,好似只會給人露出一個眼睛,而更加讓唐超著迷的是這個面具彷彿擁有一種魔力在吸引著他。

    「不買別碰,弄壞了你賠不起。」老頭冷冷的說道,通紅的鼻頭看起來像是一個小丑,破衣爛衫的模樣怎麼看也不像是有錢的模樣,尤其是這句話賠不起更是讓人詫異,但是唐超並沒有在意。

    唐超輕輕拿起這個橘黃色的面具,仔細的打量著一道道的脈絡,總感覺眼前有種花眼的感覺,這種感覺像是看到了萬花筒一樣,讓人的心裡覺得怪怪的。

    這個看似普通的面具,一股輕盈的手感格外清晰,似乎透露出一股細膩的感覺,這個面具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的,但是感覺應該不是防具,更加不是擁有什麼功能的面具,只能作為掩面使用。

    「老闆,這個面具怎麼賣?」唐超低聲問道,眼前的這個面具看起來不像是武器和防具反倒更加像是裝飾,一般人買面具都是用來隱藏身份的,這裡大街上也有不少人都帶著面具,更重要的是他需要一個面具遮擋左眼。

    「這個?一千萬不二價。」老闆頭也不抬的說道,頓時唐超狠狠翻了翻白眼,眼前這個破面具竟然要一千萬這還不如去明搶的好了,看來這個老闆壓根就不準備賣這個面具的。

    雖然心裡有些不痛快但是唐超忍著沒有發作,他知道自古買賣的生意都是有買有賣,俗話說買賣不成仁義在,別人的東西賣再多的價錢也合適。

    剛剛準備放下面具再看下一家的時候,心裡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心悸,一股沒有來的感覺格外強烈,看看面前這個邋遢的老頭,再看看放下的橘黃色面具,唐超的心裡總是有些無語,不知道心悸的感覺是來源於什麼地方。

    「早就知道你買不起還看這麼久,趕緊走開別耽誤我做生意。」老頭氣呼呼的說道,一張嘴一股酒氣撲面而來,當場差點讓唐超吐了,心裡忍著的情緒再也控制不住,如果說剛才還只是反感那麼現在就是氣憤。

    「就這破面具也要賣一千萬,那麼這些面具怕是只有最富有的人才能夠買的下。」唐超毫不留情的諷刺道,對於這種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的老頭來說,絕對沒又給他好臉色看的理由。

    「愛買買,不買滾,這面具就這個價,其他的十塊一個。」老頭喝了口酒醉醺醺的說道,完全就是一副爛醉的模樣,可就在剛才說話的一瞬間唐超感覺到了一股能量,但是卻看不透這個老頭究竟是清醒還是迷醉。

    「很好,這生意做到如此程度當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唐超說著放下手中橘黃色的面具,心裡的悸動更加厲害,可是旁邊有十塊錢一個的面具,完全沒有理由去選擇一個一千萬的,而且這個老闆看起來也不是太正常的樣子。

    隨手拿起一個白色面具丟下十塊錢唐超轉身離開,把白色面具戴上之後感覺舒服了很多,而且別人也看不到他的臉,這樣也能夠更好的隱藏他的身份,可唐超怎麼也想不到剛剛走出去之後糟老頭說話了。

    「小鎮東邊有個金庫,裡邊的錢差不多能夠有一千萬。」

    唐超回頭看了一眼,糟老頭還是在喝酒彷彿一點事沒有的樣子,剛才的話也彷彿不是他說的一樣,只不過告訴他有個金庫的存在,難道是要讓他去搶金庫然後來買個破面具?

    沒有理會什麼唐超大步流星的離開,可是腦海中始終縈繞著那個漩渦面具的模樣,橘黃色的面具好像有著一股吸引力,能夠把一切都吸引進入面具上的黑洞當中,不管怎麼樣唐超都無法忘記那個面具的模樣。

    來到一家酒館,唐超隨意點了些小菜開始小酌,雖然平日中唐超不怎麼喝酒,但是借酒澆愁的滋味嫩鞏固讓內心平靜一些,也能夠讓心裡更加好受一些,可不知道為何他的內心始終無法平靜下來,身體內的能量也開始變得躁動。

    心裡盡量的想著趕快回去救人,時間對他來說已經拖不起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腦子中一切想法都被一個東西淹沒,就是那個橘黃色單眼的面具。

    也許是因為價格高的離譜,也許是因為奇特,也許是因為好奇的原因,總之唐超心裡總是對那個橘黃色的面具念念不忘,而且還有糟老頭告訴他的那句話,東邊的金庫中就有錢,這一切都等他一個選擇。

    唐超在酒館中坐到了天黑,期間一直聽到有人在議論各種事情,這裡可謂是一個情報之家的存在,所有的一切在這裡交流,他甚至聽到了關於東邊金庫的事情,可謂是重兵把守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直到天色徹底黑暗下來華燈初上之時,唐超才離開了酒館,鬼使神差般的朝著小鎮東邊走去,唐超也不知道要去做什麼,只當是在心裡安慰自己想要滿足好奇心,看看這座金庫長的什麼樣子。

    遠遠看到一片燈火輝煌的地方,高高的瞭望塔上站著全副武裝的士兵,眼神銳利的掃過周圍附近,天上甚至還有幾隻魔獸大鵬在巡視,下邊更是有一座用水泥混合堆積出的碉堡,如此看上去就給人固若金湯的感覺。

    地面上已經有了一道鐵絲,其實這鐵絲根本就不能夠阻擋什麼人的腳步,只不過是用作阻攔低級魔獸的誤入,唐超輕鬆的跨過鐵絲,朝著眼前燈光明亮的地方走過去,想要看看這個金庫到底是有多麼神秘。

    還沒等再靠近一些看看,瞭望塔上白色聚光大燈翻轉過來,一道流光直接射出打在他的身上,雖然只是一道光線但是已經表明他被別人發現,如此遠的距離能夠被人看到,唐超暗暗的吃了一驚。

    「來者何人,金庫重地閑人勿進!」一道渾厚的內力聲音傳來,唐超聽的真切這個傢伙應該是個高手,單憑聲音中的底氣就能夠感覺到此人的功力如何,唐超無奈的攤攤手做出一個離開的動作。

    其實唐超也沒有想到這裡的守護竟然如此嚴密,還沒等靠近就已經被人所發現,但是唐超轉念想到了一個問題,既然這裡防護這麼嚴密,但是來來回回運輸的運鈔車會不會也這麼嚴密?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運鈔車是移動的而且路線不一定走到哪裡,更是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埋伏,車上肯定是有高手坐鎮把守,只是在厲害的高手也要比固若金湯的碉堡好對付。

    溜達了一圈之後唐超並沒有離開而是在附近轉悠起來,查看地上車輪的印記,可見這裡應該是有運鈔車的,只是地面上被壓出的一道道印記是如此明顯,難以想象究竟是拉著多麼沉重的東西。

    其實唐超知道如果真的要動手搶金庫或者運鈔車的話,風險一定非常高,倒是那個愛喝酒的糟老頭比較好對付的樣子,可是唐超絕對不會這麼做,在他的字典中從來沒有欺負弱小這個詞。

    時間靜靜的流逝,唐超抬頭仰望著夜空,心裡忽然飄過了橘黃色面具的模樣,那股奇異的魔力,彷彿在吸引著他不停的靠近,心裡忍不住的一陣直痒痒,這樣的感覺來的很是奇怪,奇怪到讓人感覺到有些坐立不安。

    迷迷糊糊中陷入了睡眠當中,在夢中唐超的眼前是一個完全黑暗的世界,只有黑白色的線條勾勒出了一個人影,仔細看這個人影穿著寬大的黑色斗篷,臉上帶著一個橘黃色的面具,漩渦般的吸引近唯一的黑洞當中。

    唐超看著面前線條勾勒出的人影有些眼熟,但是卻不知道在哪裡見過,這是一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他睜大眼睛想要盡量看清楚眼前的線條,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橘黃色的光芒出現。

    光線中有一個人的眼睛,眼睛中充滿了紅色的殺戮氣息但是卻帶有一絲平靜,彷彿已經看淡了全世界一樣的平淡,這個巨大的眼睛一直在盯著他看,看的唐超渾身有些不自在,好像心神都會被這個眼睛吸引進去。

    突然之間唐超猛然倒吸一口涼氣,因為他突然想到了這個黑白色的線條是誰,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可是卻不知道臉上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面具,眼睛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的顏色,看起來無比的恐怖。

    「啊!」

    唐超猛然從夢中驚醒,身上一身的冷汗,看看周圍依舊是在一片荒漠當中,唯有遠處的金庫還在燈火通明,原來這只是一個夢,可是竟然夢中如此的真實。

    此時此刻唐超已經感覺到了這個面具絕對不一般,也感覺到了這個面具之下隱藏的危險,難道他是走火入魔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