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2章 仇恨的力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2章 仇恨的力量字體大小: A+
     

    從來都沒有人看穿過白衣老者劍聖的劍法,可是現在只是被一個毛頭小子看了一次就給看穿了,這樣的震驚讓人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接受,就算是白衣老者劍聖也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太過於奇怪,奇怪到讓人忍不住開始懷疑,面前的唐超究竟是人還是魔。

    「小子,今天你才真的讓我刮目相看,只是希望你不要墮入魔道就好。」白衣老者劍聖意味深長的說道,如果唐超真的墮落進入魔道,終有一天他們會成為對手和敵人的,寶劍最終會指向對方。

    「我只想要變強,然後回去救出我所心愛的人,這樣就足夠了,其他的任何我都不在乎。」唐超一臉堅定的說道,話中滿是堅毅的神色,畢竟這是他真正的目的,至於會不會變成魔他都不在乎。

    這個模稜兩可的回答讓白衣老者劍聖一時間找不出什麼話來說,更是不知道唐超心中究竟想的是什麼,沒人知道唐超心裡的痛楚,更是沒有人知道唐超心裡的難過和悲痛。

    慢慢的唐超開始揮舞手中的七彩流光劍,開始慢慢的品味剛才的一切,腦海中劃過剛才白衣老者劍聖的一招一式,動作緩慢的開始模仿,竟然再次把唐超剛才的一切都重新複製出來一遍!

    如此驚人的複製能量再次的讓白衣老者劍聖為之震驚,白衣老者劍聖已經知道面前的唐超不是一個普通人,更不是天資聰慧那麼簡單,而是一個曠世奇才,一個能夠被稱作是魔的人,但是卻無法稱之為神,因為他的心中的執念戾氣太重。

    唐超再次的揮舞手中的七彩流光劍,慢慢的開始在原地畫圈,可是這一次卻沒有模仿出白衣老者劍聖的一招一式,而是開始憑藉心中的意念,心中所想到的地方就是劍氣揮舞出去的地方,一道道劍氣越發急促的揮舞而出。

    劍氣中飽含的戾氣幾乎是用肉眼就可以看到的,更加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一道道劍氣上竟然纏繞著無數亡靈的頭顱,一道道無比怨念夾雜著痛苦和哀嚎瞬間而出,整個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恐怖死亡的氣息。

    一點點的揮舞著寶劍,一點點的揮發這心中的痛苦和無奈,此刻唐超的腦海中想到了身邊幾個深愛女人的身影,更是想到了曾經的無奈和痛哭,眼淚決堤嘴裡苦澀的滋味在此刻洶湧而來,彷彿又回到了那一天。

    「咿呀吼,死吧!」

    唐超本能的一聲怒吼,瞬間迸發出了無數的怨念和力量,一道道粗壯的劍氣竟然變為了血紅色,一道道劍氣瞬間劃破天空甚至帶來一股濃郁的血腥氣味,當劍氣所到之處無數的陰魂在纏繞著,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死亡氣息。

    一直在旁邊看著的白衣老者劍聖已經看的傻了眼,完全都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完全都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的事情這樣的劍氣,也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怨念的內心和如此痛苦的內心。

    此刻唐超的內心已經彷彿得到了一次釋放和解脫,也像是得到了一次徹底的救贖,內心的痛苦有了一絲絲的減弱,這種感覺讓唐超的心裡緩解了一些。

    「呼呼呼呼。」長長吐出一口氣,唐超的整個人都覺得放鬆了不少,心中無數的痛苦彷彿都被揮發出去,當慢慢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雙眼已經通紅了,可是面前的一切還是讓唐超嚇了一大跳。

    面前整個大地都已經破碎了,到處都瀰漫著一股死亡的氣息,不停有哀嚎的聲音在原地停留,還有不少的亡魂在空氣中遊盪哭喊著,猙獰的嘴臉彷彿在訴說著無數的怨恨和痛苦,這一幕讓唐超徹底看傻了眼。

    半響過後唐超才反應過來,不敢相信的問道:「難道這一切是我剛才造成的?」

    白衣老者劍聖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點點頭表示的確是這樣的,這讓唐超好好的吃了一驚,無論如何他都沒有想到他能夠有這樣的實力,從來都沒有想到從他手中能夠揮舞出如此強大威力的劍氣。

    「這怎麼可能,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剛才只是進入了內心的世界中,彷彿忘記了一切。」唐超自言自語的說道,對於面前的這一切他都不明白,也不知道這其中是有什麼樣的意思,更是不知道他是如何造成這一切的。

    「的確是你造成的,這是我這麼多年見過最為強大的劍氣,也同樣也是最為邪惡的劍氣,劍氣竟然會是紅色的!」白衣老者劍聖一字一句鄭重其事的說道,臉上嚴肅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也說明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當唐超低下頭的時候無意間發現,手中七彩流光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通紅的紅色,整體通紅無比瑩潤就像是充滿了血液一樣,這樣的變化已經超出了唐超的理解範圍之內。

    「這是怎麼回事,寶劍怎麼還會變了另一個顏色,還會不會變回來呢?」唐超焦急的問道,他不知道剛才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剛才七彩流光劍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更是不知道七彩流光劍會不會再也變不會來了。

    「這把寶劍不是凡品,能夠感受到你的意念變為你內心真實的寫照,能夠最大程度的配合你的意念揮發出最為強大的劍氣,就像是剛才你的心中只有殺戮和仇恨,所以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白衣老者劍聖肯定的說道,作為劍聖一切寶劍的事情他都非常的清楚。

    「現在看來這把七彩流光劍,閃耀的所有顏色應該就是世界上所有的顏色,能夠根據不同的心情爆發出不同的顏色,自然也能夠造成不同的威力。」白衣老者劍聖面色凝重的說道,唐超則是驚訝的看著手中的七彩流光劍.

    唐超回想曾經過往的時候,七彩流光劍一直都是閃耀著七彩光澤,以前的時候還沒有在意只是認為這是寶劍原本的光澤,可是卻沒有想到這把寶劍竟然是如此神奇,堪稱是上古神兵一樣的寶劍,如果不是白衣老者劍聖說出來那麼怕是永遠也不會發現的。

    「剛才我的劍氣真的有這麼恐怖嗎?這是內心痛苦的力量嗎?」唐超一連串的問道,看著面前殘敗的森林,唐超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實在太恐怖了。

    「是,但是剛才的你很危險,幾乎已經要走火入魔。」白衣老者劍聖意味深長的說道,唐超知道白衣老者劍聖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這一切肯定都是真的,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他能夠如此暴躁,只不過記得剛才的感覺很舒服。

    「好自為之吧,我不希望有一天會用寶劍對著你。」白衣老者劍聖說完轉身離去,最後這句話中飽含了太多的意思,唐超也明白。

    難道我真的註定要成魔?

    唐超在心裡不停的自問,緩緩揮舞手中七彩流光劍,慢慢的回味著剛才的點點滴滴,如果內心的痛苦也能夠讓實力強大的話,那麼他寧願內心繼續痛苦下去,如果走火入魔真的能夠毀滅一切的話,那麼他也心甘情願。

    收起七彩流光劍拉了拉黑色斗篷,唐超消失在了黑夜當中,可剛才那一道道衝天而起的紅色劍氣已經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原本離開的幾位老者都在暗處看著一切,當看到白衣老者劍聖臉色蒼白的時候瞬間就都明白了一切。

    沒有人說什麼也沒有人安慰幾句,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唐超真的成了魔,那麼總有一天會站在對立面上,只不過如此可怕的年輕人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他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到對立的那一天還能不能有足夠的實力對付唐超.

    此時此刻唐超來到一處偏僻沒人的地方,靜靜的盤腿坐下開始進入冥思當中,感覺身體內的暴躁源頭,想要找到是什麼讓他變得如此瘋狂,可就在剛剛進入打坐之後,唐超發現了身體內的異常。

    身體泥丸宮內閃爍著一股別樣的金色,身體內的玄決彷彿能夠得到一種呼應一般,仔細一看竟然是上次跌落懸崖時候融入身體內的金色光球,此刻金色光球散發著一股柔和的光芒,吸引著身體內的能量不停的壓縮。

    「難道這個就是暴躁的源頭?」唐超在心裡暗暗的自問,身體內的變化就是這裡,其他的地方也沒有什麼異常的,可是他是如何能夠得到如此強大的力量,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慢慢嘗試著引導金色光球離開泥丸宮,可是嘗試半天也沒有任何的收穫,唐超的心裡不免有些複雜,總不能讓這個不知名的光球一直存在於身體內,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引發出什麼樣的事情。

    天亮時分,唐超緩緩睜開眼睛感覺精神無比輕鬆,只是眼睛有些不舒服,好像是因為充血腫脹了一般,尤其是左眼格外的疼,像是有種發自內心的力量在引導一樣,疼的幾乎已經受不了。

    當唐超雙手捂住眼睛的時候疼痛迅速的消失,可當唐超拿開手之後疼痛立刻傳來,一切都是來的如此沒有緣由,根本毫無徵兆的一樣。

    唐超再次試了試用手捂住左眼,痛苦再一次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像左眼就不能夠見到光線一樣,這讓唐超有些犯了愁,也許是身體內能量太過於暴躁損傷了眼睛,短時間內不能夠見到光線的緣故吧。

    催動能量一路向南,直到來到一座不大的城鎮唐超才收起了能量,信步走入這座看似不大的小城鎮當中,到處都是隨身攜帶寶劍的人出入,這裡好像根本不是一個寧靜的小村鎮而更像是一個要塞。

    整個小鎮只有一條狹長的街道貫穿南北,當唐超走進這條街道之後才發現這裡到處都是賣兵器的店鋪,上到大刀弓箭下到毒藥暗器應有盡有,不管什麼樣的人都能夠在這裡挑選到適合自己的東西。

    走到街道盡頭的時候人也稀疏起來,這裡基本沒有了店鋪只有幾個人在擺地攤,看起來就顯得比較寒酸,看看地攤上的東西成色也不是店鋪中可以比擬的,基本沒人會光顧這種地方,除非是窮光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