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1章 劍法奧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1章 劍法奧義!字體大小: A+
     

    就在唐超離開之後,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同時看著他的背影,兩個老頭完全沒了剛才針鋒相對的模樣,好似剛才拚命的不是他們兩個人一樣,地上劍氣留下的溝壑和能量炸碎的岩石也不是他們弄的一樣。

    「這個小子有點意思,能夠得到寒冰鎧甲不是偶然。」黑衣老者烈日鄭重其事的嘀咕道,只是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實力弱爆的小子能夠得到寒冰鎧甲的青睞,因為黑衣老者烈日知道上古神兵都是會選擇認主的。

    「這小子心裡一直都有無盡的痛苦,越是愛越是痛苦,因為他無法原諒自己,無法原諒自己的力量,真是怕他會成了魔。」白衣老者劍聖淡淡的說道,其實在見到唐超第一次的時候就已經看穿了他的內心。

    「我看未必,這個小子時時刻刻都在壓縮身體內的能量,如果不是感覺不到痛苦,那就一定是有什麼秘訣,不過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秘訣。」黑衣老者烈日嘆了口氣說道,不得不說年輕人的世界越來越複雜。

    「他的內心非常痛苦,只是用身體上的痛苦來轉移注意力,讓心裡的痛苦減輕一點罷了,說來說去只是因為一個情字。」白衣老者劍聖頗為有些惋惜的說道,到現在也不明白唐超這個小子心中究竟是有什麼事情。

    一個愛和恨在內心不停交織的人心裡一定無比痛苦,隨時隨地把壓縮能量的痛苦當做止疼葯的人的確不多見,也足夠證明唐超內心中有多麼強力的痛苦,還要用身體上的痛苦來轉移心裡的痛苦。

    「我看這個小子資質不錯,讓他跟著我一段時間吧,反正你的醒風劍氣也被學了個差不多。」黑衣老者烈日若無其事的說了一句,但這一句話立刻就挑起了爭端,白衣老者劍聖立刻瞪圓了眼睛。

    不管換做是誰,畢生的絕學被人說的這麼輕鬆都會受不了的,何況還是這個星球上最強的劍氣醒風,這更是讓白衣老者劍聖接受不了。

    「拉到把,就你那幾下劈柴的招式,學不學也沒什麼用處,也就只有在劈柴的時候能夠用用罷了。」白衣老者劍聖毫不留情的諷刺道,兩個人的針鋒相對完全就是互相搞人身攻擊。

    此刻唐超已經趕到了魔獸和士兵交戰的地方,完全不知道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兩個老頭正在討論著他,也不知道接下來黑衣老者烈日會不會教給他什麼,此刻他只想用手中的七彩流光劍來練習劍氣。

    俗話說只有在實戰中才能夠得到最好的鍛煉,沒有合適的對手練習但是現在有魔獸,無數的魔獸就足夠充足的攻擊力,劍氣的精準度還需要磨合練習,只有千百次的練習中才能夠到達爐火純青,沒有任何捷徑可言。

    面對無數洶湧而來的魔獸,唐超一馬當先衝到了最前邊,手中七彩流光劍劃過一道七彩流光,周圍士兵沒有人認識他,都在用奇異的眼光看著他,不知道唐超是從哪裡來的,但是單憑手中的七彩流光劍就感覺此人實力不凡。

    說時遲那時快,魔獸的速度非常之快根本就沒有給唐超充足準備的時間,揮舞手中七彩流光劍一瞬間劃出鋪天蓋地的劍氣,一道道縱橫的劍氣瞬間撕裂面前的魔獸,硬生生在面前半徑距離殺出了一個空地。

    十幾道魔獸的亡魂瞬間被吸引到了唐超的身邊,唐超身上就像是有一種奇異的魔力一樣可以把能量吸收到身體內,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出這個過程,只是感覺唐超的出手無比霸道和犀利,認為是個絕對的高手。

    所有人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因為一出手就能夠擊殺十幾頭魔獸的實力自然不可小看,而唐超藉助這個空檔再次把能量灌注在七彩流光劍上,心中默念醒風劍氣的要領,手腕翻轉一道道劍氣霸氣而出。

    這一次的劍氣已經完全不同於剛才的劍氣,無數揮灑的劍氣帶著一股無比霸道的魔力瞬間撕開了面前一個大口子,無數洶湧而來的魔獸再次被撕碎,可這一次的劍氣沒有停止而是繼續貫穿而去。

    一道道犀利的劍氣能夠迅速的把魔獸撕碎開來,所有人幾乎已經忘記了要對付面前的魔獸,眼前只有唐超無比霸道的劍氣,一道道熟悉而又威力無窮的劍氣讓人們不約而同的想起一個人——劍聖。

    「快看啊,這個人的劍氣竟然和劍聖一模一樣!」

    「這一定是個劍氣高手,絕對不比劍聖弱!」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陣山呼海嘯般的呼喊聲,所有人都在為唐超的出手吶喊,人內心中崇拜的力量一瞬間洶湧而出,這是人的本能,對於強者本能的尊崇,也是對強者發自內心的一種敬畏。

    成群而來的魔獸並沒有任何停下的意思,反倒是更加兇猛的追趕上來,全部都擊中在了眼前唐超的身上,也許是為了要報仇,也許是為了要撕碎他,所有的魔獸最凌厲的進攻都已經撲面而來。

    「咿呀吼,醒風!」唐超下意識的大吼一聲,揮舞七彩流光劍已經密不透風,一道道劍氣幾乎已經連成一片的揮舞而出,從天上看下去唐超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扇形,扇形中全部都是犀利的劍氣。

    「這竟然是醒風劍氣!」

    人群中有人認出了這無比霸道的劍氣,此話一出立刻引起了無數人的呼喊聲,如此犀利霸道的劍氣當真是讓人驚訝的長大了嘴巴,可現在的一切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認知,因為醒風劍氣是劍聖獨創的。

    大批的魔獸如同潮水般的退去,因為沒有赤炎紫金獸的支撐,單靠普通魔獸根本只有被屠殺的份,誰能夠相信在這一帶只憑藉一個人就能夠殺退如此規模的魔獸,怕是就連白衣老者劍聖來了也要費一番功夫的。

    可唐超完全不一樣,因為他的眼中從來都沒有覺得這是麻煩,而是覺得這是一個可以聯繫劍法和劍氣的機會,現在雖然還不會什麼劍法但是卻能夠感覺到劍法的重要性,就在剛才一瞬間密集揮舞劍氣的時候,這種感覺格外的強烈。

    平日的時候還感覺不到這種欠缺,可是在高速揮舞七彩流光劍釋放劍氣的時候總覺得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總是感覺力量憋屈的無法爆發出來,寶劍的揮舞速度也不是那麼順暢,如果會劍法的話一定能夠達到行雲流水般的境界。

    「小子,跟我來!」突然耳邊傳來白衣老者劍聖的聲音,可當唐超抬頭尋找的時候發現並沒有白衣老者劍聖的影子,只有遠方河灘巨石上一個白色的人影緩緩轉身,唐超知道白衣老者劍聖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告訴他的。

    沒有任何猶豫催動腳下能量而去,留下所有士兵目瞪口呆,誰能想到集結而來的魔獸如此輕易就能夠被一個人殺退?

    其實誰也不知道沒有了赤炎紫金獸之後所有魔獸都失去了控制,沒有指揮的大批集結很快就會土崩瓦解,而赤炎紫金獸受到重創逃回了盟重河中,怕是短時間內根本就無法恢復過來的。

    一路催動能量跟在白衣老者劍聖的身後,不管唐超如何催動能量最大化都無法追上白衣老者劍聖的腳步,距離只是控制在一個非常精妙的距離內,想要追上根本不可能,唐超的心裡產生了不小的疑惑。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眼下經過了一片非常漫長的河灘荒漠之後,在一處沒有人的森林中白衣老者劍聖終於停下了腳步,唐超一個剎不住車直接多跑出去了,可就在越過白衣老者劍聖頭頂的一瞬間彷彿有股奇怪的魔力直接拉住了他的腳踝。

    重重的拉扯之下唐超失去了重心,狠狠摔倒在了樹林中的地面上,整個人的面前都已經開始冒星星,這一下當真是摔得七葷八素,可是他什麼都沒說,吐乾淨嘴裡的泥巴之後恭恭敬敬的站在了白衣老者劍聖的面前。

    因為唐超知道白衣老者劍聖帶他來到這裡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說,或者是要指點他一番,剛才的醒風劍氣想必白衣老者劍聖應該都已經看到了,其中的不足之處怕是也看的清清楚楚。

    「前輩,我想知道一套劍法,我總覺得寶劍揮舞的時候沒有行雲流水的感覺,反而非常吃力。」唐超認認真真的說道,神色中充滿了恭敬的神色,對於求知的事情唐超一向都不太感冒,可是現在不一樣。

    唐超從來都沒有像是現在這樣渴望得到力量,渴望得到變強的實力之後回到地球上拯救他的女人,因為每過一天時間唐超的心裡就越發的焦急一份,痛苦也在成倍的增加,很快他就要承受不了。

    「何為劍法?心中有劍便是劍,心中無劍也是劍。」白衣老者劍聖淡淡的說道,說完抽出了手中的白色光芒寶劍,慢慢的在唐超面前開始揮舞起來,速度由慢變快,漸漸的速度已經連成了一片幻影根本看不清楚。

    唐超瞪大了眼睛在看著,沒一招一式都深深的記載腦海當中,就算是記不清楚也盡量選擇記得每一個動作,慢慢的心裡有了一些領悟。

    突然白衣老者劍聖停了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面前的樹林已經被夷為平地,白衣老者劍聖看起來毫不費力的樣子,如此輕鬆就能夠釋放這麼強大的劍氣,好似一切都在行雲流水根本不費力氣,與他費勁的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當這個時候已經可以看的出來,沒有什麼比這個時候更加的能夠讓人感覺到震驚,尤其是面前白衣老者劍聖的劍法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套路可言,彷彿就是在練習一樣,也像是在隨性而為的模樣,根本就沒有那麼多的花哨動作。

    「告訴我,你明白了什麼?」白衣老者劍聖淡淡的問道,負手而立一身傲氣,彷彿這是劍聖最後的一絲底線,一絲可以為之讓世人都顫抖敬畏的力量。

    「我明白了劍法的道理,所謂的劍法就是沒有劍法,只是憑藉心中的意念隨意的揮舞手中的寶劍,心中意念所到之處,寶劍自然就到。」唐超平心靜氣的說道,只是沒有想到此話一出白衣老者劍聖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