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0章 劍聖之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20章 劍聖之名!字體大小: A+
     

    幾個人目送赤炎紫金獸逃竄的方向並沒有追上前去,好似直到就算是追逐也沒有任何作用,也好似是相信經過黑衣老者烈日的大斧一擊之後赤炎紫金獸會遭受到重創。

    「剛才那個是什麼,竟然有如此強大的防禦力!」綠衣老者滿臉狐疑的問道,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切,怎麼都沒有想起這件上古神兵出自何處。

    「剛才的難道是寒冰戰甲?可怎麼會在你這個年輕人手上的?」黑衣老者烈日滿臉不可思議的問道,彷彿不敢相信剛才看到的一切。

    白衣老者劍聖信步上前清了清嗓子道:「剛才的確是寒冰戰甲,這個小子也是我的徒弟。」

    此話一出讓幾個老者驚訝的長大了嘴巴,彷彿不敢相信一樣,當目光落在唐超身上的時候他點了點頭表示承認,畢竟醒風劍氣就是白衣老者劍聖傳授的。

    「不信,絕對的不信,這肯定是吹牛的,擁有寒冰戰甲的人怎麼可能是你個糟老頭的徒弟!」黑衣老者烈日立刻大聲質問道,其實誰也不知道黑衣老者烈日已經產生了愛才之心,尤其是剛才唐超出手相救的那份膽量和氣魄,更是讓人為之折服。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他就是,你個老黑鬼該不會是想要搶人吧?」白衣老者劍聖面色不善的質問道,一下就看破了黑衣老者烈日的真實想法,兩個絕世高手的老頭竟然像是孩子一樣在鬥氣,氣鼓鼓的彼此盯著對方誰也不肯認輸。

    看這個樣子其他兩個老者一臉無奈的樣子,彷彿早就習慣了這兩個人的鬥嘴模樣,唐超沒有說話,只是拿出了七彩流光劍靜靜走到一旁,輕輕灌注一絲能量進入七彩流光劍內,轉身朝著遠方揮舞出一道道劍氣。

    縱橫的劍氣帶著一股強大的威力瞬間劃破了天空,剛才還在鬥嘴的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立刻停了下來,當看到這一道道劍氣的時候形成截然不同的表情,白衣老者劍聖一臉得意的樣子彷彿這是最好的證明,而其他人則是一臉吃驚的表情。

    「這個小子竟然會醒風劍氣,這是不是你的私生子啊?」黑衣老者烈日毫不留情的諷刺道,頓時白衣老者劍聖臉色猛然一變,就連唐超也暗暗的吃了一驚,這種問題也能夠亂說?

    不過唐超很聰明立刻選擇躲開一些距離,就在他剛剛離開的時候一道劍氣貫穿而來,直接劃過了面前的空氣直奔黑衣老者烈日而去,儼然兩個老頭又要打起來,唐超無語了。

    趁著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吹鬍子瞪眼的時候,唐超深吸一口氣緩緩抽出了七彩流光劍,慢慢的催動能量進入寶劍走到一處沒人的地方,面對著天空揮舞手中的七彩流光劍,一道道流光劍氣的射向天空。

    當醒風劍氣出現的那一刻,白衣老者劍聖的內心其實無比的震驚,因為從來都想不到唐超這個小子竟然能夠真的複製出他最強的絕技,這樣的學習能力和複製能力已經可以成為恐怖。

    「匯聚而來的魔獸怎麼解決?總不能用劍氣都殺了?」黑衣老者烈日沒好聲好氣的說道,原本對唐超還有些好感的,這一下更是直接狠狠白了唐超一眼,直接搞得唐超無語了,其實不知道有時候太優秀了也會引來麻煩的。

    「魔獸還是交給士兵吧,總不能讓他們太過於安逸,適當的歷練還是需要的,何況我的徒弟正需要練習劍氣的,你們都走吧。」白衣老者劍聖儼然已經開始下了逐客令,話里話外都是炫耀唐超的意思,唐超懂得但是沒開口。

    綠衣老者和紅衣老者無奈對視一眼離開,只有黑衣老者烈日還是不太死心的樣子,臨走氣呼呼道:「小子,你跟著這個老頭真是浪費可惜了呀,等以後你就會發現他是哥老騙子,我才是真正的劍聖!」

    什麼?真正的劍聖竟然是眼前的黑衣老者烈日?可是醒風劍氣的威力已經足夠強大,不過唐超瞬間想到了在兩次圍攻赤炎紫金獸當中,每一次都是黑衣老者烈日最後出手一擊必殺,第一次是斬掉了赤炎紫金獸的尾巴,第二次則是冒著生命危險直接給赤炎紫金獸造成重創。

    話音剛落一道白色的劍氣呼嘯而過,就差一點劃破了唐超的臉頰,眼看著白衣老者劍聖一道劍氣直接劈向黑衣老者烈日,完全沒有任何留情的意思,看起來絕對是要人性命的節奏。

    「老黑鬼你再說一遍試試?今天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劍術的最高奧義!」白衣老者劍聖面色冷峻的說道,手中白色能量匯聚唐超看的是一頭冷汗,因為這正是一百零六道醒風劍氣的前奏。

    「你這個老騙子,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今天正好戰個痛快!」黑衣老者烈日一聲大吼手中黑色大斧匯聚無數能量,頓時一滴冷汗劃過唐超的額頭,感覺有些不太妙的樣子,可是現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阻止一下。

    說時遲那時快,黑色能量已經呼嘯而出直接打在了白色劍氣上,一黑一白兩道能量瞬間匯聚在空氣當中,唐超拚命的逃離出一定距離,眼看著剛才站立的地方已經被劍氣和能量夷為平地,空氣中不停劃過一道道的劍氣讓人忍不住流冷汗。

    如果不是剛才跑得快,那麼現在就已經絕對交代在那裡了,真是不知道這兩個老頭是如何相交這麼多年的,一句話上不來就能夠下如此死手,當真是讓人唏噓感慨,不過唐超瞪大眼睛看著,藉助這個機會好好學習一番。

    其實唐超不知道,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這兩個絕世高手已經爭鬥了很多年,只不過因為一次最強封號的巔峰之戰錯過了,也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為的就是讓這個星球上只能有一個最強的存在,那就是劍聖。

    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打的無比膠著和火熱,兩個人都是超強實力的高手,更是了解彼此對方,一時之間劍氣縱橫能量飛濺根本就看不到誰佔上風,一邊打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的嘴裡也不閑著。

    「你叫誰老騙子,你這個老黑鬼,別以為這麼多年過來我都忍著你,可今天就不慣你這個臭毛病!」白衣老者劍聖聲色俱厲的吼道,鬍鬚都已經吹起來了,眼看著是真的生氣了,唐超是真的有些無語。

    「少在這裡裝,如果不是三十年前我睡過了頭,劍聖的名號能夠落到你的頭上?」黑衣老者烈日挑著眉頭一臉鄙夷的說道,頓時白衣老者劍聖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手中白色寶劍已經揮舞的密不透風,一道道銳利的劍氣縱橫而出。

    此時此刻唐超已經看的出來,白衣老者劍聖是真的下了死手,而黑衣老者烈日也毫不示弱黑色的大斧頭揮舞的密不透風,兩個人你來忘我打的好不熱鬧,已經有大隊士兵被吸引而來,可當看到交手的兩個人之後立刻轉頭就跑。

    彷彿已經是見怪不怪的樣子,一見到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打在一起就連問都沒問一句,直接撲向遠處的魔獸軍團,喊殺聲已經震耳欲聾響徹天際,可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完全就像是沒事人一樣的在戰鬥,唐超深吸一口氣平靜下來靜靜的看著。

    不管是一招一式都被看的如此清晰,所有的一切都逃不過唐超的眼睛,尤其是注意到白衣老者劍聖的每一個動作和每一道劍氣選擇的釋放時間點,而黑衣老者烈日的黑色能量彷彿能夠主動尋找到劍氣一樣,在空氣中碰撞爆炸濺起一道道揚塵。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唐超越看心裡越是有些震驚,因為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的實力都太強悍了,戰鬥經驗更是無比豐富,一看就知道是經歷過無數戰鬥過才能夠有的實力和水平,從中唐超也學到了不少東西。

    可就在唐超認真學習的時候,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突然停手了,沒有任何預兆沒有任何理由的停手了,遠遠的望著對方,臉色嚴峻眼神中滿是厲色。

    「老黑鬼,就算當年你沒有睡過頭,來了也只能是失敗,那個時候我處在巔峰狀態,沒有人是我的對手的。」白衣老者劍聖一字一句的說道,這話唐超一聽就明白,也許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如果兩個人真的分出一個高下,那麼還如何同時鎮守四方?

    「真是笑話,當年我的斧頭可以劈開世界上任何東西,如果那個時候我趕上了,說不定你早就死了三十多年!」黑衣老者烈日毫不想讓的反擊道,頓時空氣中的火藥味再次濃郁起來。

    眼看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又要打起來,唐超幽幽說了句:「既然兩個老前輩都如此厲害,那麼為何還要分出個高下?現在還有什麼意義嗎?」

    此話一出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的目光瞬間匯聚過來,頓時看的唐超心裡咯噔一下,這是什麼樣的眼神啊,幾乎都快要殺人了一樣,如果被這樣的眼神再看上一會,說不定直接會讓人受不了的。

    「怎麼沒有意義?天下第一隻會有一個,難道還有兩個天下第一?」黑衣老者烈日大聲質問道,白衣老者劍聖也是在旁邊點頭,表示的確是這樣的事情。

    「咳咳,我覺得天下第一或者第二都沒有什麼,只要擁有能夠改變自己命運的實力,只要能夠不愧對自己的內心,我覺得這才是天下第一,而非一個名號。」唐超平靜的說道,這是他自己的看法。

    其實如果能夠擁有保護自己在乎人的力量,他又何必來到這裡,每天每夜都飽受思念的折磨,飽受內心痛苦掙扎的苦楚,只能用壓縮能量的痛苦來代替心中的痛苦,這樣的悲涼又有幾個人能夠懂得?

    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沉默了,兩個人彷彿都想到了什麼,也好像是想到了彼此的人生,對於唐超的這個問題從來都沒有好好的去想過,現在看來兩個人實力已經到達如此巔峰,只差一個名號而已。

    眼看著白衣老者劍聖和黑衣老者烈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爭鬥了這麼多年的時間,其實唐超不知道這並不是一個封號的事情,也不是在乎誰才是真正的劍聖,其實真正的是兩個老頭內心的孤單和孤獨,沒有對手的孤獨。

    「兩位前輩好自為之吧,我要去幫助消滅魔獸去。」唐超丟下一句話立刻腳底抹油開溜,繼續下去還不知道兩個老頭會搞出什麼樣的事情,看看這裡已經被劍氣和能量破壞的七七八八,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