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14章 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614章 合一!字體大小: A+
     

    「什麼!」

    此話一出讓所有人都大大的吃了一驚,要知道盟重河裡絕對是有無數的妖獸存在的,何況也不知道裡邊究竟有什麼未知的危險,就連白衣老者也是心裡吃了一驚,還從沒有人敢主動下河的。

    其實這裡的人都知道盟重河的危險,更是知道這裡有無數的水中魔獸在作怪,正常情況下都經常會有魔獸離開河水出來作孽,何況現在要跳下去,這無異於是自尋死路。

    「怎麼?給了你們機會難道不想要?」唐超冷冷的反問道,其實他壓根就不知道河水中有什麼東西,也不知道這條河水無比危險,只因為那天他跳下河中沒有碰到什麼奇怪的東西,那是因為上古妖獸在河水中,其他的魔獸早跑了。

    「跑!」

    一聲令下幾個黑衣人朝著不同的方向倉皇逃竄,原本認為唐超會展開一場瘋狂的追逐,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唐超站在原地沒有任何的表情,也沒有任何的表示,彷彿這一切都是如此正常一樣,沒有任何要去殺戮的意思。

    原本唐超就沒有想要這些人的性命,畢竟心中長存一絲善念,這一下讓站在高處冷眼看著一切的白衣老者徹底迷糊了,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人,也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事情,這小子究竟是要做什麼?

    當所有人離開之後河灘只剩下唐超一個人,冷冷的看著緩緩流淌的盟重河,彷彿陷入了意識的沉思當中,唐超在思考劍氣的cao控與技巧,剛才已經好好的練了手,只是他沒有認為這有多麼的令人不可相信。

    白衣老者從來都沒有見過一個不會劍氣的人,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可以釋放出如此的劍氣,也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天資聰慧的人,只是誰都不知道是上古妖獸教給了唐超劍氣的cao縱方式,說出去怕是沒人會相信上古妖獸會和修鍊者有所溝通。

    靜靜的看著手中的七彩流光劍,一點點能量慢慢的灌入其中,腦海中想著白衣老者曾經的醒風劍氣,慢慢的一點點的模仿著,唐超並沒有著急釋放劍氣,而是模仿全部的動作領會其中的任何一個微弱的細節。

    「劍氣的釋放應該是有技巧的,而技巧就是如何把寶劍變為自己身上的一部分,這樣才能做到收放自如和破壞力的最大化!」唐超心裡不停的默念著,他曾經聽過人劍合一的境界,也聽過心中有劍便是最強的道理。

    慢慢的體會慢慢的領悟,要把七彩流光劍變為身體中的一部分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其中就像憑空增添了一隻手一樣,要讓這冰冷的寶劍成為自己靈活的一部分,成為釋放能量的一部分絕非易事。

    但唐超並沒有任何的放棄,因為他知道想要變強的道路上從來都沒有捷徑可走,只有無數次的練習才能夠更加熟練,直到熟練到一個境界,才能夠有所成就,而一切都取決於cao控熟練的程度。

    剛開始唐超的動作無比緩慢,白衣老者一個簡單的釋放劍氣動作卻被他模仿了足足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每一處都是如此細細的品味,就連高處冷眼看著的白衣老者心裡也不免好奇,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是在幹什麼。

    唐超是在模仿白衣老者釋放醒風劍氣的動作,每一次呼吸之間都在感受七彩流光劍細小的顫抖,盡量尋求到一個平衡點,讓寶劍變得比手更加穩定,也是在慢慢的用心接受七彩流光劍成為身體中的一部分。

    模仿過了一次又開始另一次,依舊是動作無比緩慢,好似是在體會其中任何一個可以控制或者發力的地方,也像是在體會其中一氣呵成的威力,慢慢的品味慢慢的模仿,其實就像是在複製。

    接下來的事情讓白衣老者震驚的長大了嘴巴,因為唐超的每一次模仿複製動作時間都要減少一些,逐漸的可以控制在十分鐘左右,而且還在用明顯的速度在減少,動作竟然刻畫的是如此的淋漓盡致。

    「呼呼呼呼!」唐超緩緩的調整呼吸,看似每一個動作都要配合呼吸之間,盡量保持動作的平穩,在模仿中尋求精髓所在,這是唐超現在唯一的辦法,也是令人感覺到可怕的辦法。

    終於白衣老者看不下去了,因為就連實力如此巔峰的劍聖也感覺到了一絲可怕的感覺,他最強的醒風劍氣幾乎要被模仿出來!

    唐超還在平靜的重複著動作,那簡單無比的動作卻被複制了出來,當七彩流光劍上顯露出一絲劍氣的時候,白衣老者的心裡卻已經隱約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如此可怕的領悟能力和學習能力,已經不是曠世奇才可以形容的,而是要用魔鬼來形容。

    如此之人如果假以時日變得強大之後,絕對令人無比頭疼,如果真的墮入了魔道,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突然唐超睜開了眼睛,手中七彩流光劍爆發出一陣奪目的七彩光澤,一道道劍氣的被揮發出來,銳利的劍氣非常平穩沒有一絲偏差,精準的讓白衣老者也看不出有任何的破綻來,就是這樣的一次簡單釋放劍氣,讓白衣老者心生殺意。

    因為唐超竟然釋放出了醒風劍氣,看似平穩精悍的劍氣中飽含了強大的殺傷力,劍氣之中還隱藏著劍氣。

    一道道縱橫的劍氣由弱變強,知道把真箇河灘都覆蓋的滿滿當當,天地之間都瀰漫在一股股劍氣當中,漫天揮灑的簡直帶來毀天滅地的威力,當真是讓人感覺到了這其中的危險,而白衣老者彷彿看到了曾經的他自己。

    曾經醒風劍氣也是經過了這一步,可當初就連劍聖也用了足足幾年時間才能夠做到如此的程度,可就唐超就一晚上就能夠到達如此的程度,這是一種多麼可怕的實力。

    漫天飛舞的劍氣還在持續,河灘上的巨石已經被切碎,粗壯的大樹也被攔腰切斷慢慢的被切成粉末,天地之間的一切彷彿都瀰漫在一股劍氣當中,如此強大的劍氣就連盟重城中都可以看的清楚。

    別人看到這些強大的劍氣一定會認為這是劍聖在練習劍氣,只有劍聖能夠擁有如此強大啊的劍氣,可是劍聖卻眉頭緊皺,因為這一道道的劍氣中唯一的區別就是白色和彩色的區別,其他的竟然都是如此相像。

    直到唐超收回了所有的劍氣之後河灘上才平靜下來,可是到處一切都已經被摧毀的看不出原本的樣貌,這裡就像是經歷過了一場慘烈的戰鬥過後的模樣,到處都是縱橫劍氣留下的傷痕溝壑,大地上一道道的傷疤無聲中證明了剛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呼呼,我想應該快要成功了,只是想要做到白衣老者那樣的程度還需要很長時間的磨練才行,不過我一定會達到的!」唐超堅定的說道,眼神中充滿了堅定,看著手中七彩流光劍竟然變得如此的順眼,我去拿全就像是他身體內的一部分一樣。

    人劍合一,想必也就是這樣的感覺,能夠把寶劍當做是身體中的而一部分,這樣的境界感覺真的非常奇妙。

    河面上吹過一陣冰冷的風,就在這陣風中唐超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殺意,這股殺意顯得有些縹緲也有些猶豫,但是這股殺意卻是毫不掩飾的針對他的。

    一道白色身影呼嘯而過,唐超的面前多了一把白色的寶劍,白衣老者手持寶劍頂在他的胸口前,卻被一道冰晶阻擋在外,唐超緩緩的抬起頭看到了是白衣老者.

    「我不明白,這是為何?」唐超一字一句平靜的問道,他不知道現在已經跟白衣老者拜師學藝之後還為何要這樣對他,這股飄蕩的殺意就是來自面前的白衣老者,毫無懸念是真的想要殺了他。

    「因為你的內心,在無法確定你的內心沒有魔鬼之前,我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你。」白衣老者淡淡的說道,手中寶劍又往前推了推,龍鱗甲一瞬間出現包裹在唐超的頭部和上身。

    一個看似普通的人能夠擁有這樣兩件防禦的上古神兵,而且還是擁有主動防禦意識的護甲,這原本就是一件無比可怕的事情,如果真的讓唐超離開這裡,那麼這個星球上一定會有一場巨大的災難。

    「其實你很確定我的內心一直都有心魔在,執著的恨意和復仇,其實你也知道我就是為了變強而活。」唐超字字句句無比犀利的說道。

    「你太可怕了,可怕到竟然可以複製任何人的招式,這種能力絕對不是一個人類可以擁有的!」白衣老者滿心焦慮的質問道,如果真的有了這種複製的能力,那麼天下之間所有霸道的絕技都可以被一個人掌握,那太可怕了。

    「無論如何我也要變強,不管是用什麼樣的方式我都要變強,威力強大的醒風劍氣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唐超直截了當的說道,直接說出了他的內心,任何的虛偽在這一刻都是沒有用處的。

    此話一出白衣老者大吃一驚,原本他還想要問下去的,可是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唐超竟然說不會放棄,雖然唐超能夠模仿出醒風劍氣但是卻達不到那麼高深的實力,白衣老者震驚的是唐超的坦坦蕩蕩。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白衣老者緩緩放下了手中的寶劍,此刻心裡竟然有了一個奇怪的想法,那就是唐超這樣的人真的能夠成為他的徒弟嗎?

    「我想我應該是時候離開了,不過我會一直銘記師傅的教會。」唐超恭敬的鞠了一躬,收起七彩流光劍轉身大步離開,他知道這片河灘已經不是他能夠繼續待下去的,他也明白白衣老者心中所想。

    看著唐超的背影遠遠離開,白衣老者的心頭一瞬間湧上了百般滋味,一股說不清楚的味道瀰漫在心中,不知道現在放唐超離開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也不知道日後唐超會變成什麼樣子。

    當唐超徹底走入了黑暗之中后,立刻隱藏了全身的氣息和能量,雖然白衣老者看似沒有教給他什麼,但是唐超認為白衣老者已經把他最強的醒風劍氣教給他了,一切只能靠自己去領悟,手把手教導出來的人只能是一個複製品罷了。

    只是唐超不知道,這個星球上有多少人想要成為劍聖的複製品,哪怕學到劍聖一點點皮毛都能夠一生受用,而唐超直接模仿學習了白衣老者最強的醒風劍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