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97章 孟良的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97章 孟良的死!字體大小: A+
     

    左權就那麼站在三人的面前,背負著雙手,彷彿此刻的他睥睨天下,所有人在他的眼中只是一隻卑微的螻蟻!

    他要誰生,誰就生!

    他要睡死,誰就只有死!

    唐超冷冷的看著左權,他從來沒有想過左權會放過他,因為他曾親手殺了左菲菲,左權最疼愛的女兒。

    此刻看著彷彿傲視天下的左權,唐超淡淡的說道:「我很好奇你為什麼能隱忍到現在?當初我殺左菲菲的時候,你的實力應該不會比羅戰天弱上多少吧?」

    左權的雙眼微微一凝,似乎也在問著自己:「為什麼?」

    「你真的想知道為什麼嗎?你每多知道一些,就會死的痛苦一分!」左權的聲音驟然間冷了起來,唐超卻是哈哈一笑道:「橫豎都是一死,痛苦不痛苦又有什麼呢?」

    「那好,我告訴你為什麼那時候饒了你的命!因為你選擇了一個很好的時機,在我突破的最關鍵時期,你殺了菲菲!我想報仇,可是我不能,如果那時候我就殺了你羅戰天不會放過我,那是我天之境之後最虛弱的時候!否則,唐超你真的以為你離開的了鴻蒙?」

    唐超明白了,只是心裏面也在問難道晉陞聖之境會有一段虛弱期嗎?正是因為那段虛弱期所以左權才沒有動手?

    「既然你想知道所有的事情,我也不妨告訴你,其實羅戰天早就已經發現了我的意圖,只是恰好在他發現的時候他也到了突破的關卡。呵呵呵,他恐怕也沒有料到晉陞聖之境會出現那麼虛弱的時期,所以他一直在躲著我。不過感謝你們讓我找到了他!」

    一切都已經清楚了,不是羅戰天笨而是逼不得已。當初左菲菲死的時候也不是左權無能害怕羅戰天,而是因為他下了一盤那麼大的棋,自己卻進入到了虛弱期。一旦他為女兒報仇,那麼他這麼多年的努力都將付諸東流!

    只是這樣的左權他到底是愛女兒,還是愛他自己?

    「不得不說你所說的事情的確讓我很震驚,不過也讓我覺得左菲菲死的並不冤枉。因為他的父親當時明明沒有保護她的能力,卻偏偏縱容她驕縱跋扈,她不死才會怪呢!」唐超譏笑道,左權的臉色陡然間猙獰起來,吼道:「閉嘴,那只是因為你的到來破壞了這一切,唐超你知道我有多想將你挫骨揚灰嗎?你知道有多少個夜晚,我都夢到菲菲的遊魂在向我哭訴嗎?!」

    「我當然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知道,那只是你自己內疚想出來的幻想罷了。你根本就不疼愛左菲菲,你只在乎的是你的大計,是你的權利。如果你真的愛她,為什麼不能放棄你之前的努力呢?」

    唐超繼續冷笑,左權身上的氣勢在不斷的攀升著最後變得狂暴不已。唐超見狀心中暗呼一聲機會來了,然後吼道:「生死無常!」

    「孟老,元燁,殺!」

    孟良和元燁反應也是很快,三道身影立刻就如同流星般的沖向左權!左權在清晰最激動的那一刻有那麼一呼吸的時間是獃滯的。這也是為什麼唐超會一直在牽引著他的情緒,為的就是找到這麼一個機會先下手為強!

    三人分作三個方向殺向左權,快到身邊的時候左權蘇醒了過來,臉色微微一變但馬上就是露出滿滿的戲虐說:「放棄吧,聖之境不是你們能挑戰的!」

    說著,他一巴掌朝著元燁扇去。那隻手掌看似平淡無奇,然而落在元燁的身上時卻讓他瞬間被扇飛了出去!

    元燁摔在地上頓時間就是鮮血狂噴了出來,唐超和孟良的心頭大駭,尤其是唐超他沒想到左權明明都已經中招了竟然還能反映這麼快!

    「孟老你抄上路,我攻他下路!」唐超吼了一聲,孟良臉色冷峻的一點頭便是一指指向了左權的心臟處。

    但是左權卻在這時笑了起來,他站在原地不動甚至沒有半點防備。孟良的一指指來,卻是猛然間的發現左權的胸口堅硬如磐石一般!

    「這怎麼可能!」孟良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左權桀桀冷笑說:「孟良你其實一直都是一個可憐的傢伙,用了這麼長的時間才到了天之境中期。你是不是以為我的實力和你應該是相差無幾的?現在看清楚,我殺你如殺豬狗!」

    說完,左權掐住了孟良的脖子將他給直接摔飛了出去!

    唐超臉色徹底的沉了下來,他已經試過左權現在的身體防禦根本不是他們能夠破開的。也就是說不管他們怎麼打,左權幾乎連一點痛都不會感覺!

    這樣的左權,根本不是人,簡直就如同神一般的強大!

    「我說過了,你們三個加起來也沒有半點用。不管是那狼人還是孟良,亦或者你唐超,我甚至只需要動一根指頭就能殺了你們!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雕蟲小技都只是個笑話……哈哈哈!」

    左權大聲的笑了起來,唐超死盯著左權他在想難道聖之境真的沒有辦法破開嗎?難道他就是一座堅硬的城牆如何也打不開一個洞嗎?

    唐超不信,如何也不會相信!

    漸漸的,唐超的上半身全部覆蓋上了龍鱗甲,而他的一雙眼珠子開始慢慢的變成一黑一白。看起來給人一種很可怕的感覺,而且唐超身上的氣勢同樣在攀升。

    左權見狀笑聲一頓,饒有興趣的說:「咦?難道你也服用了變異藥物,成為了變異人嗎?」

    「生死在天,我即為天,主宰生死!」

    唐超的語氣漠然的說著,然後一步步的朝著左權走去。左權不屑一笑,說:「我說過一根指頭就能弄死你!」

    「佛魔絕殺指!」

    左權一聲大喝,那根手指直直的點向了唐超被龍鱗甲所覆蓋的脖子!

    「殺!」

    唐超咆哮一聲,他的一拳頭轟響了左權,左權沒有任何的抵禦一指點向了唐超的脖子!

    「噗!」

    「碰!」

    唐超一口血箭噴出,左權卻只是倒退了兩步!但左權穩住身形后卻又是數掌拍在了唐超的身上,那每一掌就好似在拍著什麼圖案似的。

    當所有的手掌落下,唐超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萎靡的跪在了地上,眼中的生死輪迴眼已經徹底的消失甚至連身體的龍鱗甲也變得黯淡無光!

    這就是實力的絕對差距嗎?

    唐超無力的想著,但是他不敢有任何劇烈的動作,因為他感覺他體內的五臟六腑都好似快要碎了一樣,只要那麼稍稍一動他可能馬上就會死掉!

    左權的臉上依舊帶著輕鬆和愜意,看著唐超說道:「你現在後悔那天連一點希望都不給菲菲嗎?你現在能體會到她的絕望嗎?」

    「我想她死的時候絕對不會只是絕望,還有懊悔吧?一個不將人當人看的,她死之前一定已經恐懼的崩潰了!」唐超嘴角淌著鮮血的笑道。

    族權雙眼緊凝,喝道:「你死到臨頭居然還敢嘴硬,既然如此那你就下地獄吧!」

    「下了地獄,老子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你女兒的魂魄打散,你最好期待她已經投胎了吧!」唐超冷笑,左權已經暴怒了起來一拳朝著唐超的腦袋轟去!

    這一拳只要轟中了,那麼唐超肯定必死無疑!

    唐超想要躲避,可是左權的那幾掌卻是封死了他,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隻拳頭慢慢的接近。

    可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忽然間沖了過來,「砰」的一聲拳頭擊中了他,但巨大的衝擊力卻是衝擊的唐超不斷往懸崖下掉!

    唐超不敢置信的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老者,孟良居然幫他擋住了這致命的一擊!

    可是在唐超的眼前,卻依舊有著左權那隻穿透了孟良胸膛的血手!

    唐超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是想在不斷的搖著頭,他完全想不到孟良為什麼要這樣做!

    「走!」

    孟良用著最後一口氣抓著唐超往懸崖丟了下去,也許摔下去也還會死,但在懸崖上卻是絕對會死!

    「孟良,你好大的膽子!」

    左權也是憤怒的咆哮了,拳頭一拳又一拳的轟擊在了孟良的身上,每一拳都穿透了他的身體!

    那原本完好如初的軀體,此刻變得破敗不堪。彷彿那不是人,而只是一塊破布而已!

    當左權轟出最後一拳的時候,孟良的腦袋歪了下去,身體也沒有了半點生息在!

    唐超掉下了懸崖,掉下懸崖看到的最後一幕就是孟良慘死。他有萬丈怒火,可是卻沒有能力去為孟良報仇!

    只是當他的身體都快掉到懸崖底的時候,忽然間兩股滔天的氣勢從下方傳來。隨後兩道人影就如同炮彈一般的托著唐超往上而去!

    唐超並沒有去看拖著他的人是誰,因為他的腦子還在想著孟良!

    當自己的身體穩穩的落在了懸崖上的時候,左權正想殺了元燁出氣。可猛然間察覺到不對勁,猛地轉過身來,看著唐超身後的兩人時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羅戰天,你……你居然突破了!」

    羅戰天扶著了唐超,冷冷的掃了一眼左權,道:「謝謝你提醒了我,否則我和史蒂夫是不會那麼容易突破的!」

    一聽到這話,唐超也猛地轉過頭去,在他的身後赫然就是羅戰天和史蒂夫,他們竟然在一起!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