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82章 任驚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82章 任驚風!字體大小: A+
     

    「你輸了!」

    同樣簡短的一句話,也同樣只有三個字。只是這三個字不再是萬銳翔說出來的,而是江紫!

    看著江紫的刀尖頂在萬銳翔的腹部,萬興陽早已經嚇壞了。臉色緊張,死盯著江紫喝道:「江紫你想幹嘛?」

    「放心,比賽的規則我還是知道的,不過現在是不是該宣布結果了?」

    江紫的眼中滿是挑釁的看著萬銳翔,唐超說的對,萬銳翔之前的話只是想要影響自己而贏的更加輕鬆罷了。自己何必還要揪著以前的事情不放呢?

    萬銳翔憋屈極了,可是卻又不敢亂動,只能大聲喝道:「這不公平!」

    「還想亂叫亂喊嗎?是不是也想和韓琳或者朱同一樣?」江紫冷冷的笑道,唐超很默契的看向了萬銳翔,後者頓時間不再敢說一句話了。

    韓進和萬興陽臉色也很難看,在他們看來韓琳和萬銳翔都是必勝的,就算韓琳那邊最後會出錯,可萬銳翔也不可能會輸的。

    但就是他們認為必勝的,如今卻都已經輸了,很不甘心,卻不得不宣布結果!

    「這一組,江紫勝!」

    韓進和萬興陽咬著牙道,江紫很利索的放下了刀,已經是上台的姿勢拖著她的長刀下台。

    「叮叮叮……。」

    刀子在地面上拖拉出聲音,讓萬銳翔聽著無比的刺耳,就好似在嘲笑著他一般!

    江紫下去了,萬銳翔猶如泄氣的皮球一般坐在了地上。但是江紫還在強撐著,直到韓進宣布第一輪比賽已經結束之後,江紫忽然間軟軟的倒了下去,還好唐超眼疾手快一把將她給抱住。

    懶得再去聽韓進等人的廢話,唐超抱著江紫,第六小隊的成員簇擁著趕緊回了去。

    江紫的消耗很大,今天和萬銳翔的比試她其實是拼了命的,但萬銳翔卻並沒有出盡全力。下次如果再對上的話,江紫或許不一定能夠戰勝萬銳翔。

    在江紫的房中,唐超不想被人打擾,所以小隊成員全都在門外守著。

    注入了不少靈氣之後,江紫這才幽幽的醒了過來。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煙,點燃了起來。

    唐超看到眉頭一皺,也懶得去說什麼一把將江紫手中的煙給奪了去。正想說她的時候,不料江紫又點燃了一根煙。

    唐超氣得不行,直接將之前的那根煙自己也抽了起來。江紫見狀,吃驚的說道:「你怎麼抽我抽的!」

    「你不是喜歡抽嗎,那我陪你一起咯。」唐超淡淡的說道,江紫很快就是平淡的哦了聲,吐著長長的眼圈。

    唐超看到她這樣,心頭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勸她,於是說道;「你已經恢復了一些好好休息吧,明天還有第二輪,沒了萬銳翔和韓琳,你的實力或許在第二輪能夠最大化的表現出來。」

    江紫沒有去回應唐超,唐超也懶得熱臉貼她冷屁股起身準備出去。

    但是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江紫卻是問道;「我今天是不是很丟人?」

    「因為萬銳翔的事情?」唐超也反問道,江紫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低下了頭,唐超便是笑著說道:「我不覺得丟人,哪個女人在年輕的時候沒有遇到那麼一兩個渣男呢?」

    江紫抬起頭來怔怔的看著唐超,漸漸的眼眶竟然有些紅了起來。

    唐超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別多想,今後萬銳翔會因為他的選擇後悔莫及的。」

    「我需要你來這樣安慰我嗎?」

    唐超好心好意的勸慰,但江紫卻是不冷不淡的說了這麼聲,唐超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江紫卻是笑道:「我可比你大,你這樣拍著一個比你大的女人是很沒有禮貌的。」

    唐超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不過也沒有再說什麼就是走了出去。

    掩上門,剛轉身卻是發現一個身影正好站在外面,之前的第六小隊成員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你安慰女孩子還是那麼笨,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就是吃你那一套。」楚芷柔靠著牆淡淡的笑道。

    唐超挑了挑眉頭,看了一眼四周,說道:「他們都被你趕跑了?」

    「是啊。」楚芷柔毫不避諱的說了聲,但跟著卻是摟住了脖子踮起腳尖紅唇輕輕的在唐超的嘴唇點了一下。

    兩人早已經破了那層窗戶紙,唐超當然也不會對於這樣的吻有什麼吃驚的表現,只是覺得這女人的膽子還真是大。

    「怎麼了?你不會也吃醋了吧?」唐超壞笑著問道。

    「我可不是醋罈子,就是想和你呆在一塊兒而已,怎麼樣去我那兒?」楚芷柔問道。

    唐超微微猶豫了下,但馬上就聽到腳步聲走了過來。還好此刻的楚芷柔已經放開了,兩人雖然站的有些近,但蔣欣看著也沒有什麼問題。

    看到蔣欣來了,楚芷柔只能笑著說道:「我有事,先走了。」

    楚芷柔走的很乾脆,蔣欣和她打過招呼後走來,好奇的問道;「你剛剛和楚芷柔在說什麼?」

    「沒什麼啊,就是問問江紫的事兒。」唐超還是沒膽子去和蔣欣說他和楚芷柔之間的事兒,蔣欣也沒有多問,反倒是擔心的問著他:「你剛剛和朱同對戰沒有事吧?」

    「你看我這樣子像是有事的人嗎?」

    「既然你沒事,那就和我去見一個人。」

    說著,蔣欣拉起了唐超的手,唐超微微想了想便是已經想到了蔣欣要帶著自己去見什麼人。

    果然,跟著蔣欣走了不久之後,唐超見到了帶著面具的任驚風!

    任驚風並沒有摘下面具,或許在他的臉上有著什麼可怕的東西,以至於他不敢用真面目示人。

    「唐教官,正式認識一下,我叫任驚風!」任驚風見到唐超的時候,便是語氣含笑的伸出了手來。

    唐超和任驚風握手之後,笑道:「任隊長,很高興認識你,蔣欣在炎黃大隊多萌你的照顧才有了如今的實力!」

    「你這樣說我可是不敢當,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蔣欣的資質不錯就是修鍊的時間太晚了一些,否則的話現在也斷然不會是這樣的實力。」任驚風說著似乎有些嘆息,唐超則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如果沒有唐銘皇,蔣欣甚至連進入這個圈子可能性都沒有。但是唐銘皇當初一眼就喜歡上了蔣欣,便是幫助她伐毛洗髓,這才有了蔣欣進入炎黃大隊並且被任驚風所看重親自收為弟子的事情。

    蔣欣倒是顯得很平靜,沖著兩人說道:「師父,唐超,我看你們就不要客氣來客氣去了,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們慢慢聊!」

    唐超和任驚風都是點了點頭,等到蔣欣一走之後,任驚風卻是嘆息一聲,道:「唐教官,其實我知道你心裡對我是有些意見的。」

    唐超沒有說話,他對任驚風很客氣,但也正是因為客氣,所以唐超的心裡對任驚風完全是處於禮貌性而已。

    說到意見還談不上,但唐超的心裡的確有些責怪任驚風這位蔣欣的師傅,若非是之前任驚風的挺身而出,唐超絕對連客氣都不會。

    「任隊長,雖然我知道我的怪責也很沒有道理。但是站在身為師父的立場上,我很難理解為什麼在蔣欣身受重傷的時候,你居然沒有半點反應,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到底是誰在蔣欣的身上留下的那道疤。」唐超淡淡的問道。

    任驚風呼出一口氣,略有些自嘲的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只能戴著面具,不敢用真面目示人嗎?」

    唐超搖搖頭,任驚風卻是又一次問道:「那你知道左權嗎?」

    聞言,唐超的眉頭就是一皺,心想難道任驚風的臉是因為左權才會這樣的?

    「我想你已經知道了,左權也就是鴻蒙的左相,我之所以戴著面具如今連真臉都不敢露的原因,正是因為我這一張臉是被他給毀的!」任驚風說到這裡的時候語氣繃緊了幾分,而唐超雖然已經猜測到了但還是不免驚訝了起來。

    「任隊長,這件事情我為什麼從來沒有在楚隊長那裡聽過?」

    「他們都只以為我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才受的傷,但其實那一次的任務我是和左權一起執行的。那一次的任務危險程度雖然沒有你和飛揚一起執行的超能局危險,但卻也是當時最為兇險的任務沒有之一!那一次炎黃大隊和鴻蒙閣同時出動,當時的左權還不是左相,我和他也本該是友好的,可是我沒有想到在任務中因為敵人的狡詐我和他聯手對敵的時候卻不小心誤傷了他。也是因為我的一次失誤,當時實力已經在我之上的左權,將我的一張臉全部划爛!」

    說著,任驚風將他臉上的面具給摘了下來。饒是以唐超,此刻見到那張臉也是滿心的驚駭。

    那根本就不叫座一張臉,因為那張臉全部都是縱橫交錯的疤痕,一張臉上全是!

    唐超心驚的看著這一幕,任驚風卻是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說道:「之前的我只是喜歡蔣欣的天賦,並不知道她和你的關係。而且你沒有猜錯,在此之前我有懷疑過蔣欣受傷了,但是那丫頭太會隱瞞事情強忍了下去。直到飛揚將那件事情告訴我,並且將你的事情也告訴了我,我本想去殺了韓琳為蔣欣報仇的,但飛揚攔下了將如今的炎黃大隊情勢說得清楚,所以我就裝成了什麼都不知道。」

    唐超沒有去懷疑任驚風的話,任驚風也沒有任何撒謊的理由。看著任驚風重新戴好了面具,唐超眯著眼睛問道:「那任隊長今天找我來?」

    「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殺左權的時候,算我一個!」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