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48章 垂死掙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48章 垂死掙扎字體大小: A+
     

    唐超的心裡有著一股梗在喉口的氣,這口氣沒法子冒出來。有憤怒,有愧疚,有著難以掩飾的殺意在心頭充斥!

    他想殺人了!

    出了門上了車,沒有去通知任何人。在這個星光稀疏的夜晚,唐超坐下的車子就如同發了瘋似的。

    可是他的心裏面很清楚,再如何的快他始終也會晚,甚至他連展毅幾個人都沒有辦法抓到!

    一路上唐超開著車卻是不知不覺的眼角濕潤了起來,他不是那麼容易會落淚的人,一路上眼角濕潤可是卻始終沒有掉下來。

    唐超是在第二天早上到的村莊,王家昨晚上的大火村裡面全部都起來救援了。但王家最終還是化為廢墟,一家三口抬出來的時候都已經過世了,場面凄慘。

    唐超趕到的時候,王大哥一家都已經入棺。是村裡人籌錢買的三口棺材,因為他們的面目實在是不好放置著。

    看著唐超來了,村裡認識的人一個個神色悲哀的說道:「小唐,你怎麼來了?」

    唐超沒有說話,只是打開了王大哥的棺木。看到那副遺體,唐超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再看王大哥才七歲的女人,唐超終於無法控制住作祟的情緒跪在了地上,臉上淌下兩行淚來。

    「對不起,對不起……!」唐超不斷重複著這三個字,村裡人都不知道唐超為什麼會這樣說。在他們認為王家只是著火了,王大哥一家遭遇了不幸全都沒活下來。村子里本就有些與世隔絕,也就沒有人報案。

    「小唐你別傷心了,這是命,沒法躲!」村裡的一個老者安慰道,唐超抹掉了眼角的淚水從口袋裡拿出一沓錢遞給了那老者說道:

    「張爺爺,麻煩您幫我把王哥他們一家的喪事辦一下!」

    村裡人不論哪一家都不是多麼的富裕,唐超現在必須要去找展毅,他沒辦法留下來。多留下來一秒鐘,他的內心就宛如被匕首扎了一分鐘般。難以去忘記的痛,更痛的卻是內疚!

    唐超走了,但是沒有將車開多遠,他就拿起手機給沐妃打去了電話:「沐妃,幫我找幾個人去喬家陳家盯著,如果看到展毅就聯繫我。」

    「好,可是你能先告訴我你在哪兒嗎?一大早起來就都沒有看到你的人了。」沐妃似乎也聽出了唐超語氣中的不對勁,唐超淡淡的說了聲:「我現在在南省,不過馬上回去了。一定要幫我找到展毅,讓弟兄們機靈點別打草驚蛇了。」

    「好!」

    沐妃再次說了聲,也沒有去問唐超為什麼會在南省,因為她已經知道有事情發生了。

    唐超沒有半點的休息再次往京市趕,但是他往京市趕的時候,展毅卻是已經到了喬家。

    展毅回來后的臉色依舊不是很好,本以為能從那幾個村民口中知道那神秘女人的消息,可是沒想到那家人居然也不知道她去哪裡。

    「md,到底要怎樣才能找出那個女人來!你到底是誰,如果被我找出來你,我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你!」展毅憤恨的說著,只是他並不知道那個神秘的女人連卡薩都擊敗過。如果她知道的話,恐怕也就沒有勇氣再說出這樣的話來。

    展毅回來後足足喝完了一瓶酒,但又想著不想看到喬菲那實在厭惡的臉龐,展毅又從喬家離開了。

    當他的身影從喬家出來之後,立刻就有一個電話打給了沐妃。

    沐妃跟著又將消息傳給了唐超說展毅就在京市,唐超依舊還是沒有說有什麼事情就將電話掛斷了。沐妃聽著耳邊的嘟嘟聲,心頭多少有些擔心。

    收拾好東西回到漢臣別墅后,家裡面葉芸,迪莉婭,唐怡還有安夢雲都在。

    看著沐妃這麼早回來,唐怡就是問道:「沐妃姐姐,你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對了,你知道我哥去哪兒了嗎?早上雲海公司的張助理都打了好幾個電話回來了。」

    「他昨晚上去了一趟南省,現在在回來的路上。」沐妃說道,客廳里的女人們都是好奇的問道:「他去南省做什麼?那裡出什麼事情了?」

    沐妃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屋子裡的每個女人都是若有所思了起來。只有沐妃在想著唐超到底要找展毅做什麼,現在的展毅還在監視當中應該不會出什麼差錯吧?

    展毅壓根就不知道自己被人監視住了,連夜的車程讓他感覺渾身疲憊。來到京市的大帝豪洗浴中心,先是泡了個澡。而後喊上了這裡最有名的女ji師開始趴在床上,讓後者為其按mo了起來。

    大帝豪洗浴中心在京市名氣頗大,尤其是這位化名燕子的女人。

    女人年齡不大隻有二十齣頭的樣子,但不管是長相還是身材都絕對是一等一的。尤其是有著一雙狹長的狐媚眼,一笑起來就好似有著一種勾人心魄的感覺。

    這樣的女人在展毅的心裡可是比妻子喬菲要順眼的多了,不過展毅興許是太疲憊,在燕子無比老道的手法下竟然睡著了。

    睡著前,展毅還不忘提醒對方:「我什麼時候走你什麼下鍾,別讓我醒來看不見你。」

    展毅可是老闆特意叮囑的重要客人,燕子也不敢怠慢了。展毅睡著后,她就一直坐著。

    但沒想到展毅一直睡到了晚上才醒來,看著依舊坐在旁邊的燕子,展毅的嘴角露出一抹滿意來,伸手攬在了燕子的腰間,後者條件反射的一躲。

    看著展毅不高興了的臉色,燕子就是尷尬的說道:「展少你醒了,嚇我一跳!」

    「過來床上。」展毅淡淡的說了聲,燕子不敢違抗便是往床邊靠了去。展毅力氣一用,便是將燕子給整個抱在了腿上。

    剛剛睡醒恢復了力氣的展毅本就對燕子動了某種心思,對方的不敢反抗更是助長了展毅的心思。開始不斷的撕扯燕子的衣服,驚得她忍不住呼道:「展少,你不要這樣,帝豪沒有那樣的服務的!」

    「那你可以隨時喊你老闆過來。」展毅冷冷的說了聲,燕子使勁的推著展毅。

    洗浴中心早已經不再是幾年前的那種場所了,現在很多地方尤其是天子腳下更是說正規就必須正規。燕子雖然看起來一股子的風塵味,但卻的確沒有陪客人過分過!

    知道展毅的來歷很大,心頭悲戚的燕子就是哭了起來。展毅見狀心頭大怒的一巴掌扇了過去,從放在一邊的衣服口袋裡拿出一張銀行卡來丟到燕子的面前,冷冷的說道;「這裡面有三十萬,你可以去買輛差不多的車子。從今往後你不用來這裡上班了,我在京市有一套房子明天你就可以搬進去,但條件就是你必須要聽我的話!」

    三十萬外加一套房子,這絕對是無比誘人的。而且三十萬也只是暫時的,後面還有著不知道數目的財富湧來。

    燕子有一剎那的羞辱感,可是一聯想到自己的那些姐妹很多都已經住豪宅開名車了,自己雖然在帝豪很有名聲可以就還是一個ji師,心頭多少有些不甘心。

    但就在燕子準備開口的時候,獨立的房間門卻是被人打開了。

    「誰啊,不知道敲門嗎?」展毅很不爽的喝道。

    可是他的視線被燕子擋著一時之間也沒看清楚是誰,而且對方也沒有說話。直到他走到了跟前,展毅這才看清楚那張臉。

    「你是誰?展少你怎麼了!」燕子清楚的發現展毅的臉龐開始一點點的變化起來,從一開始的震驚到恐懼,再到身體都跟著顫抖了起來。

    因為來人就是唐超!

    「你先出去吧,如果你不傻就最好當做什麼也沒看見。」唐超淡淡的說了聲,燕子的臉色也是一驚。可是看著展毅的臉色再看看唐超,混在這樣場所的她不難看出後來的這個人比展毅還要可怕!

    可就在她準備聽話離開的時候,卻不想展毅忽然間拉著她的手道:「不準走,我警告你不準走!」

    唐超的眼中閃過一抹濃濃的殺機,電話里的聲音他雖然聽到了,但聲音畢竟是聲音而且還有點小唐超算不上太確定。可現在展毅的臉色已經說明了一切,王大哥一家的慘案就是他一手導致的!

    「展毅,你知道我來找你是什麼事情。所以別做無謂的掙扎了,你以為她在這兒我就不能怎麼樣了嗎?」唐超冷冷的說道,展毅的臉色就是扭曲的喝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燕子去報警,就說有人要殺我!」

    燕子瞪大著眼睛看向了唐超,但是看了一眼燕子就不敢去按照展毅所說的那樣去做了,因為唐超的眼神太可怕,就好像自己的四周無數把劍尖在對著自己一般!

    「快去啊!」展毅又是嘶吼了一聲,但是唐超卻是一掌拍在了燕子的肩頭,後者跟著暈過去后展毅的臉上已經是一片慘淡。

    「跟我走吧。」唐超一邊說著一邊抓住了展毅的胳膊,展毅想要掙扎,可是他怎麼掙扎的開?

    唐超就好似一點忌諱也沒有的拉著展毅離開了大帝豪,期間很多大帝豪的員工看到這一幕都似乎早被叮囑了般的當做沒看見。

    直到展毅上了唐超的車后,他的那張帥氣的臉龐已經蒼白的沒有半點血色。他已經想到了唐超來找自己是為了什麼,可是他不明白讓超是怎麼知道的,他不應該知道的!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