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38章 神秘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38章 神秘的女人字體大小: A+
     

    安夢雲在為秦豪救治,醫院的工作人員沒有一個過來打擾,雖然他們都對年輕的安夢雲並沒有報太多的希望。

    但唐超和秦瑤他們也不需要得到別人的允許,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如果安夢雲都救不好秦豪,醫院裡的醫生就更不用指望了。

    安夢雲的治療持續了好幾個小時,唐超和秦瑤母女就在外面等待著。秦母很擔心來回踱步著,唐超和秦瑤都沒有去勸說,因為這個時候的勸說都是蒼白無力的。

    終於當手術室的門打開后,安夢雲一個人推著秦豪出來的時候,看著她嘴角露出的一死笑意唐超三人懸著的心都跟著鬆了下來。

    秦豪也已經醒了,看著唐超和秦豪就站在自己的身邊,先和老伴說了幾句安慰的話后,就沖著唐超笑道:「一直都想著能為你們倆減少點壓力,沒想到又給你們添麻煩了。」

    秦瑤的眼眶頓時間就紅了起來,聲音哽咽的說道:「爸,我是你的女兒,出這麼大的事情你應該第一時間就告訴我的!」

    「是是是,人老了就這毛病不好,本以為挨挨就過去了沒想到起了反作用,以後不回了。」秦豪苦笑著說道,唐超也是笑道:「那您就再多休息一會兒,等到醒來后咱們一家人再好好的說說話。」

    秦豪點了點頭也就閉上雙眼休息了,安夢雲去另外的房中休息李蓉則是守著秦豪。但唐超和秦瑤卻是並沒有留在醫院,既然知道了是有人故意傷害了秦豪,那麼他們現在就該去調查是誰這麼心狠手辣了。

    根據秦母所說的話,秦豪三天之前基本上都是在公司和家中來往,在家裡的時候沒有接觸過外人,那麼就只剩下在雲海集團的時候了。

    不過這也只是一個猜測而已,誰也不知道秦豪有沒有在半路上遇到什麼人。他的腦部已經受損,安夢雲格外叮囑絕對不能讓秦豪現在去想任何的事情,否則又會頭疼發作!

    就在唐超和秦瑤去往雲海集團的路上,另外兩個人則是從京市坐著飛機到了南省。

    到了南省后兩人就是駕車開往了那片大山裡,走進了那就算是獵人也很少發現的草廬。

    這兩個人正是安德烈和卡薩!

    腳下踩著厚厚的腐爛樹葉,鼻子中所聞到的味道全是霉爛的味道。若是放在以往安德烈必定會憤怒無比,但是此刻的他卻無比的安靜。

    偶爾開口也只是問著卡薩還有多久才會到,卡薩總說快到了,但安德烈覺得走了好久才終於到了那草廬處。

    沒有人去欣賞那草廬的外觀,就連草廬裡面有著什麼也沒有絲毫的興趣,安德烈的目光完全聚焦在那座似乎修葺沒有多久的墳墓上。

    安德烈的肩頭微微顫了顫,卡薩則是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輕聲道:「安德烈少爺,你該保持冷靜。」

    安德烈沖著卡薩淡淡的一笑,這是他要求卡薩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他的情緒不受控制的時候提醒他!

    朝著那座墳墓慢慢的走去,安德烈終於看清楚了墓碑上的文字:愛女秦影之墓!

    「queen,見到我你一定很意外吧?」安德烈蹲下了身子打開了兩瓶酒,一瓶自己拿著一瓶放在了墓碑前。

    卡薩這個時候很識趣的走到了一旁,沒有去聽安德烈說什麼。

    但從口型,卡薩似乎能夠分辨出安德烈在說著:對不起!

    「queen,對不起!我從來沒有想過讓你死,當我看到你的妹妹時我曾經幻想過你還活著。可是現實還是擊碎了我的幻想,你知道嗎?從我離開你的那天起,我的心裡一直如同刀絞一般!」

    「我那麼的愛你,但你卻選擇了一個見不得光的殺手,你知道我當時的感受是怎麼樣的嗎?我一直都活在內疚當中,因為那些人是我派過去的,可我本來只是想殺了他而已我從來沒有想過傷害你!」

    「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你能為他去死?他那樣的人怎麼有資格得到你的愛,他憑什麼在你的心裡比我還優秀?我安德烈有哪一點不如他的?」

    後面的話不需要卡薩去聽都能夠聽的一清二楚,安德烈從來都是如此。在一遇到這個女人就會出現癲狂來,不管他前面的話有多麼的溫柔,卡薩都能想到安德烈慢慢的會變成怎麼樣。

    正想著要不要去提醒安德烈的時候,卡薩猶豫了下還是沒有去。索性不再去注意安德烈,卡薩的目光看起了四周來。

    可漸漸地,他總感覺身後的草廬里似乎有著一雙眼睛在盯著他!

    這樣的感覺越來越是清晰,讓卡薩忍不住皺眉往後看了過去。可是草廬裡面卻是並沒有看到一個人,不過身為一個天之境的高手,卡薩的警惕性還是讓他挪動了腳步。

    走進草廬裡面,因為在深山老林的緣故,草廬內有著比外面更加陰冷的氛圍。

    卡薩目光所及之處並沒有看到有什麼人在,但他還是出聲道:「出來吧。」

    沒有人回應,卡薩的眉頭卻是皺的更緊了起來。將草廬的每一間房子都給搜了一遍之後,卡薩仍舊沒有任何的發現。

    「難道我的感覺錯了嗎?」卡薩不太確定的問著自己,但沒有發現也只能往草廬外面而去。

    可是當他的腳剛剛一邁出門檻的時候,卻是忽然間看到地上的一雙腳印,是一雙女人的腳印!

    驟然間,卡薩就是往後一掌拍去!

    「砰」的一聲!

    卡薩的身體就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摔在地上一口血吐了出來,不敢置信的看著草廬門口站著的年輕女人。

    安德烈也被這一幕給驚到了,忘記了去和墓碑嘶吼,而是跑到了卡薩的身邊凝視著眼前那位異常美麗的女人,道:

    「你是誰?!」

    「我只給你們三秒鐘的時間滾出這裡,否則後果自負!」年輕女人冷冷的喝道,卡薩正想起來的時候卻是忽然間感覺女人的身上爆發出一股滔天的氣勢。

    那股氣勢之強令的卡薩只感覺心都在顫抖,好強的女人,她的實力在自己之上!不,不是在自己之上,他們之間完全就不是一個等級!

    甚至只需要一招,那個女人就能殺死自己!

    卡薩連反抗的心思都沒有了,他現在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身為天之境巔峰期的他居然在華夏接連受挫,先是被唐超重傷,現在又被一個年輕神秘的女子給重傷。最為要命的是,這個女人比自己要強大不知道多少倍!

    華夏什麼時候冒出來這麼多的年輕高手了!

    卡薩的心裡怒吼著,可現在他能做的事情就是趕緊夾著安德烈逃跑!

    安德烈的腦子裡還有些沒反應過來,剛才他只是感受到了一股恐懼,發自內心的恐懼。直到跑出去了好遠,安德烈這才問道:「那個女人是誰?」

    卡薩都恨不得讓安德烈閉嘴了,他要是知道那個女人是誰,還會帶著安德烈過來嗎?

    只是卡薩和安德烈都沒有看到,等到他們一走回到草廬的白裙女人忽然間就是吐出一口血來,臉色更是蒼白的可怕。

    擦去了嘴角的鮮血,年輕女人的眉頭緊皺卻是又走到了秦影的墓前。

    將安德烈放在墓碑前的酒全都給丟的遠遠,沖著墓碑微微一笑道:「我們家的家風很嚴的,所以作為我弟弟的女人最好還是不要喝酒,尤其是別的男人放的酒。」

    我們家的家風很嚴?作為我弟弟的女人?!

    秦影曾是唐超唯一喜歡的女人,可這個白裙女人卻說著是她弟弟的女人!

    拿出一塊手絹,年輕女人擦拭了一下墓碑之後,便是笑道:「看來我又得出去一段時間了,不過這一次我不是去玩,而是得去幫他的忙了。我的實力有限,就連剛才也是利用家族的秘法才把他們嚇跑。所以你一定要保佑我和他,為了父親母親的仇我視他為陌生人,就是不想讓他再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就夭折,千萬千萬要保佑他!」

    年輕女人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祈禱,可是說完這些話后,她便是站起了身來。邁著有些沉重的步子,開始往山林外一步步的走去。

    這裡的一幕沒有任何人看到,唐超也註定是不可能知道。如果他知道,他的內心必定會掀起了驚濤巨浪,因為女人所說的話對於他而言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

    終於,當年輕女人走出了山林之後,便是用著最快的速度到了山外那個小村莊。村莊里的人都很熟悉她,可是剛一到村口,女人就再也支撐不住的倒了下去!

    與此同時,遠在雲海的唐超和秦瑤已經坐在了雲海集團監控室裡面足足幾個小時。這還是因為有著集團保安部的相助,否則的話要查三天前的全集團大廈的監控,是一件無比巨大的工程量。

    就在所有人都無比疲憊的時候,唐超和秦瑤終於有了發現。

    那是五天前的中午,秦豪似乎接了一個電話。接了那個電話之後,秦瑤就走出了雲海集團。

    在集團大廈下等待了十幾秒鐘,看得出來秦豪當時似乎很疑惑。直到等不到人的時候秦豪正要轉身,卻剛好和一個外國老人撞在了一起!

    秦豪當場倒在了地上,那外國老人立即就伸手去扶,可雙手卻是按在了秦豪的腦袋上。

    光是這一幕就讓唐超和秦瑤的雙眼猛地一縮,當那外國老人的面孔暴露在監控下的時候,唐超和秦瑤的臉上就是露出難以掩飾的怒火,他們已經知道是誰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