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19章 逼迫作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19章 逼迫作證!字體大小: A+
     

    蘭斯已經將愛德華的屍體運回到了他們在京市所居住的別墅內,看著自己父親的那根本沒辦法去看的屍體,蘭斯的心頭莫名的填充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懼感。

    當那些來拜祭的海岸財團的高層們都一一離去,蘭斯一個人坐在愛德華的身邊,聲音哽咽的說道:「父親,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安德烈少爺會奪走你的生命!原諒我,我保證你走後我會將海岸財團更加的輝煌的!」

    「嗚嗚!」

    風聲在外面呼嘯著,今晚上的風讓人只感覺毛骨悚然。

    蘭斯縮了縮脖子,只要過去今晚蘭斯就將運送愛德華的遺體回國。等到他再次回來的時候,他就會是海岸財團的掌門人!

    重重的呼出一口氣,蘭斯起身想要去將大門給關上。他現在很想拋棄愛德華而去,然後找個溫暖的被窩或者說能有個女人陪著,他的心裡也不會有那麼的冰冷。

    只是剛剛走到門口,一道人影彷彿早已經站了好久一般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還沒看清楚長相,蘭斯就是放聲尖叫了起來。

    唐超冷冷的瞥了一眼蘭斯,提著他的衣領就往裡面走了去。看著靜靜的愛德華,唐超也不管愛德華生前如何,在華夏死者為大,而且兩人之間並沒有太大的讎隙。

    往愛德華的面前倒了一杯酒就算作是送了愛德華一程,唐超這才看向了驚魂未定的蘭斯,淡淡的問道:「你很害怕?」

    「你怎麼會來這裡,給我出去!」蘭斯狠狠的咽著口水說道。

    「我來這裡有兩件事情,第一是為了送你父親一程,第二件事情嘛我是來找害死愛德華兇手的。」

    第一件事情讓蘭斯沒有什麼感受,可是一聽到後面的話蘭斯瞬間就是緊張了起來,怒道:「你找兇手為什麼跑到我家裡來?唐超你是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真的不知道?」唐超眯著眼睛看向了蘭斯,蘭斯的身體就是不斷的往後退,卻故作堅強的喝道:「我不明白你什麼意思,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不走我就立刻報警!」

    「這裡是華夏,你報警也沒有用,何況我是來找兇手?蘭斯,我在給你機會,給你一個真心向自己的父親懺悔的機會。你的父親雖然不算是什麼好人,為了海岸財團的單獨掌控權可謂是無所不用。但至少他是你的父親,你現在的心裡能安心嗎?」

    唐超的話就如同魔音般的敲擊著蘭斯的心裡,愛德華不是他殺的,但蘭斯知道和自己有著拖離不了的干係!

    盛怕之下,蘭斯下意識的拿出了手機準備報警。但手機剛一拿出來就被唐超給奪走了去,這一次唐超的目光不再如同之前那般的平和,而是無比的冷漠。

    「安德烈已經逃走了,蘭斯,你還需要我把其他的話說出來嗎?」

    唐超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和蘭斯廢話,所以此刻的他乾脆斷了蘭斯所有的希望。安德烈必定是蘭斯的幕後指使,因為雲海集團的危機一切都是安德烈在幕後cao縱的,但這期間海岸財團沒有任何的表示又加上愛德華的死。唐超已經開始懷疑,愛德華並非是不想幫助雲海公司,更大的原因是因為安德烈的逼迫,否則他怎麼可能會被謀殺呢?

    而此刻的蘭斯已經傻眼了,在他心目中高貴的幾乎如同皇子般的安德烈逃跑了?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他可是巴斯克家族未來的繼承人,他怎麼會被唐超給嚇跑?

    「你騙我!」蘭斯的嗓音就如同公鴨般的尖叫著,唐超雙腳一踢踢在了蘭斯的膝蓋上,後者立即就跪倒在了愛德華的面前。

    「一開始我只是懷疑你害死了愛德華,現在我可以斷定是你了。蘭斯,親自害死自己的父親是什麼感受?」唐超冷冷的問道。

    「閉嘴,不是我殺的,我怎麼可能會殺害我自己的父親!我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安德烈少爺說的主意就是要殺了父親!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會答應的!」

    蘭斯瘋狂的嘶吼了起來,但是唐超卻是笑的更冷了,說道:「是嗎?你的父親是不是阻止你成為安德烈的走狗,而你卻想找到安德烈那樣的大靠山?想必安德烈還許給了你很大的好處,比如先成為海岸財團的掌舵人?又或者說,你成為他的走狗之後,會在巴斯克家族裡面成為有地位的人?」

    唐超已經猜的ba九不離十了,蘭斯的神色也不再是瘋狂而是不斷的在恐懼中顫抖。

    「嗚嗚……!」

    外面的風聲越來越響了,就好似有陰魂不散。這樣的氣氛讓蘭斯整個人直覺快要崩潰了,本就意志不堅定的他終於在那股寒意襲來的時候痛哭了起來。

    「對不起父親,我真的沒想到會這樣的。唐超他是在誣陷我,安德烈少爺是答應了讓我成為海岸財團,可我不知道那是用你的生命去交換啊!」

    聽著蘭斯的話,唐超的手終於放進了口袋裡面。輕輕一按,手機的頁面赫然是在錄音。

    蘭斯已經親口說出了這件事情,這份錄音可以讓蘭斯承受他該承受的懲罰了。

    不過唐超來的這趟目的可不僅僅只是為了幫愛德華洗掉冤屈,唐超正在來這一趟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蘭斯在明天自己承認這一切都是誰在搗的鬼!

    將手機中的錄音慢慢的播放了出來,蘭斯的哭嚎聲越來越小,跟著就是悍不畏死的撲向了唐超。

    「錄音還給我,卑鄙無恥的混蛋,還給我!」蘭斯很明白唐超的那份錄音只要傳出去,他這一輩子可就完蛋了。不僅僅要承受監獄之苦,海岸財團主人的身份也將一去不再擁有!

    只是蘭斯再如何的努力也奪不走唐超手中的手機,反而弄得狼狽不堪的跌坐在地上。

    「想要拿回錄音可以,但你必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唐超淡漠的說道。

    蘭斯恢復了一絲清明,咬著牙道:「什麼條件?」

    「明天雲海公司將會開記者會,到時候在記者會上你要將這些天來雲海公司所發生的事情全部說清楚。記住,任何一點都不許有隱瞞!如果被我發現你有一點隱瞞的話,我保證我會將這份錄音發到所有的國際社交軟體上去,而且僅僅是在華夏你也會受到最嚴厲的制裁!」

    唐超可不是開玩笑的,但蘭斯卻更不會開玩笑:「不行,如果我公開了雲海公司被搗亂的事情,我同樣不會有好下場!」

    「可和你參與殺害自己的父親相比呢?」唐超再次冷聲道,蘭斯的臉色又是一變再變。

    終於蘭斯猶豫了足足五分鐘之多,這才頹喪的說道:「好,我答應你,但你必須保證要將錄音刪掉!」

    「放心,明天記者會完后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唐超說完已經不想再留在這陰氣森森的別墅,當他走了之後他的雙耳聽到蘭斯似乎在抽泣。

    唐超沒那麼多悲天憫人的心思,徑直的開著車回到了漢臣別墅。秦瑤見到他終於回來了,臉上這才露出一笑,問道:「事情都還順利吧?」

    唐超笑著點點頭,只是他的目光並沒有挪開而是依舊盯著秦瑤。秦瑤被看的有些不明所以,笑著問道:「怎麼了?」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在瞞著我?」唐超很認真的看著秦瑤,只是他越說秦瑤就越是糊塗,顯然這個時候的她並沒有想到自己的姐姐秦影,更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和安德烈之間有過什麼。

    秦瑤想了很久,唐超也看出來她是下意識的給忘記了,嘆息一聲道:「queen是誰?」

    秦瑤的臉色豁然間一變,早在唐超失憶歸來的時候秦瑤就曾單獨和沐妃幾女商量過。她們都知道秦影對唐超有著不可磨滅的影響,甚至說唐超很多時候只要想到秦影,內心都在承受著煎熬。

    為了不讓唐超繼續生活在那種心理折磨當中,所有人都默契的隱瞞了這件事。可秦瑤如何也想不到,去找了安德烈的唐超回來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秦影的!

    「你都知道了?」秦瑤苦澀的問道。

    唐超搖搖頭,道:「我只知道這個人,不知道她的事情。但我的心裡卻好似有著一個聲音在告訴著我,她的事情對我很重要。告訴我,她在哪裡?」

    秦瑤的眼中閃過一抹痛苦,嘴唇蠕動著不知道該說什麼。讓唐超再一次經歷那種折磨嗎?

    「她不在了!」秦瑤最終還是咬著牙齒說了出來,唐超的臉色一陣恍惚了起來,聲音有些嘶啞的問道:「什麼意思?」

    「她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叫做queen,但她的的名字叫做秦影,她和我長得一模一樣是我的雙胞胎姐姐!如果沒有她,我們之間根本不可能相遇……。」

    秦瑤開始將唐超和秦影之間的事情一點一滴的說了出來,唐超已經問了這麼多如果不說是可能躲的過去的,與其如此倒不如告訴他事情的真相。

    唐超沒有說話,一聲不吭的聽著秦瑤將所有的事情說完。當秦瑤不再開口的時候,唐超的臉上這才露出了一抹凄迷。

    「我一直以為就算我現在恢復不恢復記憶都沒有什麼大礙,但現在我發現我自己想錯了。我那些被剝奪掉的記憶,才是我最珍貴的東西,我忘掉了太多我不該忘記的東西了!」

    唐超說完渾身就如同泄氣的皮球一般,只是如何恢復記憶,唐超只能寄希望於整天都在研究的安夢雲身上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