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17章 今非昔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17章 今非昔比!字體大小: A+
     

    唐超敢用他的人品發誓,眼前這個蒼老的如同朽木一樣的老嫗,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仔仔細細的盯著人家看了好大一會兒,唐超就是笑著說道:「對不起,我真的不記得你是誰。」

    薛錦一聽唐超的話就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笑的聲音尖銳而刺耳,唐超聽起來比哭還要難聽。

    「唐超,你以為這樣今晚上你就避免一死嗎?因為你,我金門死的死殘的殘,而你居然說不認識我!我們之間的仇恨,只能用鮮血才能彌補!」

    薛錦的臉色陡然間變得猙獰起來,而楚飛揚一聽對方居然自稱金門的時候,臉色也是不由沉了下來。

    「唐超,看來你真的有必要儘快恢復你的記憶了。不然的話以後要是有什麼人突然找到你,你還不知道他是你仇人呢!」楚飛揚提醒了唐超一句,但馬上臉色就是冰冷的對著薛錦說道:

    「既然你們是金門的人,那應該知道這件事情你們不能參與。我可以給你們一次機會,現在立刻退出這裡,否則的話鴻蒙的規矩你們比我更為清楚的!」

    薛錦早已經做好了準備,此刻面對楚飛揚的話絲毫不以為意,說道:「老身從決定來複仇的那一刻開始,便不再認金淵為金門之主。鴻蒙之中的金門也早已不是我之金門,楚飛揚你大可不必用金門來壓我!」

    「你的意思是說,今天你必須要參與了?」楚飛揚眼眸冰冷,薛錦桀桀一笑很快她的身後便出現了十幾道身影。

    這十幾個人一出現立刻就給了楚飛揚一股巨大的壓力,金門雖然早已不復當初光芒。但這十幾個人絕對是金門當中的中堅力量,此刻楚飛揚對於羅戰天這位鴻蒙之主也是來了怨念。

    堂堂鴻蒙閣,這麼多金門餘孽逃了出來居然還不知道。不過一想到唐超如今的實力,他心頭的擔憂倒也一下子少了很多。

    唐超也已經明白今晚上想要對付自己的人不僅僅有那個安德烈,還有著這一批自己已經遺忘掉的敵人。

    不過現在的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管金門的人,目光依舊死死的看著卡薩,沉聲道:「老先生我這個人有個毛病很不好,那就是我並沒有太多的耐心,我再問一次安德烈在哪兒?」

    卡薩有些驚異的看向了唐超,如此局面唐超竟然還這麼底氣十足的和他說話,這倒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想必此刻的安德烈應該已經被驚醒,甚至就在房間里等待著好戲的開鑼。

    既然如此,倒不如先讓這些華夏人自相殘殺一會兒吧!

    想到這兒,卡薩往後一退,對著薛錦說道:「現在是你們報仇的時間,我不會幹涉的。」

    卡薩的話一出口,薛錦身後的十幾個人全都沖了過來。

    唐超饒有意味的看著薛錦等人,又看了看卡薩,不由譏諷的笑道:「雖然我忘記了當初我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我知道一點的就是你們這些人在自尋死路。明明被人賣了,卻還在這裡自得意滿的數著錢,不得不說你們也蠢得夠可以的!」

    「唐超,廢話少說換金岩的命來吧!」

    當初的金門挑戰當中,薛錦本想殺掉唐超。但誰都沒有想到那時候的唐超突然間就跟魔神附體了一般,竟然連金門三祖中的金秀也給殺了。從那之後薛錦幾乎都放棄了報仇的希望,一個連金秀都能殺死的人,她怎麼可能報的了仇?

    可是山窮水復疑無路,薛錦無意中聽到了關於那一戰的消息,原來唐超他竟然只是開啟了某種秘法所以才會陡然間擁有了那等超強的實力。而且那種秘法,現在的唐超根本不可能再使用。

    所以當她帶著同樣想要報仇的金門門徒出來的時候,恰好又遇到了安德烈等人,所以狼狽就這樣呆在了一起。

    薛錦一馬當先,她對唐超的恨意是最濃的,一出手便是殺招襲來。

    唐超依舊站在原地,薛錦對於他而言幾乎是沒有挑戰性的。當初的金門三祖,最強的也不過實力剛剛到達天之境中期的金焜,薛錦只是一個剛剛半隻腳踏入天之境的高手罷了。

    這樣的對手,在如今唐超的眼裡,只能用脆弱去形容。

    「砰」的一聲巨響傳來,只見一道人影彷彿炮彈一般的被狠狠的摔飛出去。

    唐超的身體連動都不曾動彈一下,目光漠然的看著倒在了地上的薛錦,沉聲說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也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現在離開你們還有著活下去的可能。如果再動手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們全都從這個世界上抹除掉!」

    唐超本就怒火在心,若非安德烈有著巴斯克家族未來繼承人的身份,他完全沒必要這樣處處受到束縛。現在金門的人又極其不明情況的亂竄上來,唐超知道自己可能真的要殺雞儆猴了!

    薛錦大口的嘔出一口鮮血,在她的那雙老眼中全是不敢置信。

    這還是當初那個只需要自己動一隻手就能弄死的年輕人嗎?為什麼才短短這麼點時間,他居然就能一招將自己擊敗了?

    他到底是什麼怪胎,為什麼每一次的相遇他都在一日千里的進步!

    「這不可能,你不可能成長的這麼快,你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薛錦歇斯底里的吼道,唐超臉色依然冷漠的可怕,沉聲道:「你們走還是不走?」

    薛錦臉色一變,但腦海里想起宗門的巨變,卻是哈哈大笑之後道:「我薛錦六歲入金門,十八歲嫁給了金岩,從此相依相守一百多年。原以為我們會相伴到死,可如今一切都因為你成為了過去。此仇此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找死!」

    薛錦的話已經告訴了唐超答案,既然對方都已經這樣說了,唐超如果再繼續心軟下去那麼對他必定有害無利。再有個幾小時天就要亮,如果還不能將事情解決好,那麼雲海公司必定危矣!

    唐超身上的氣勢一點點的攀升,金門餘孽十幾年也全都跟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一般的沖了過來。

    他們現在所能記住的,永遠都只有唐超帶著史蒂夫和羅戰天殺到金門,殘害了他們的親人毀滅了他們傳承數百年的門派!因為他們早已經忘記,正是因為金門的貪婪令的曹國武不惜一切的想要去吞併雲海集團,甚至唐超的出現讓金門的人想要殺掉唐超去除障礙!

    唐超與金門的仇怨,從來都不是唐超惹起的!

    「殺!」

    雖然只有十幾個人,但十幾個人個個高手,氣勢之強饒是以唐超也是心頭為之一緊。

    楚飛揚也沒有閑著,見到金門餘孽已經動手,便也大聲一喝:「攔下他們!」

    十幾名炎黃大隊的成員也都沖了上去,雖然比起金門門徒要弱了不少,但長久以來的出生入死,炎黃大隊的成員幾乎有著很多組織都沒辦法媲美的默契!

    「啊!」

    一聲刺耳的慘叫聲傳來,唐超親手捏碎了其中一人的喉結后,雙腳就是一步步的逼近卡薩。

    「老先生,我想你的好戲也看的差不多了。現在,是不是能讓你的主子出來了?」唐超冷聲說道,卡薩對唐超的表現也滿是驚訝。雖然他已經無限的去估大了唐超的能力,但完全沒想到唐超已經厲害如斯。

    不過唐超再強大又能如何?巴斯克家族就走在任何國家就如同一塊免死金牌,除非安德烈做出了危害那個國家的事情,否則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處死掉巴斯克家族的少爺!尤其是安德烈,即將繼承巴斯克家族!

    唐超所預料的也一點都沒錯,安德烈早就被院子里的情況給驚醒了,此刻的他就在聽著外面的動靜。

    在他的右手上點燃了雪茄,左手上更是端著一杯美酒,在他的臉上有著無比的愜意。自言自語的哼著一些無名的曲子,彷彿外面的一切都只是一個笑話。

    看著金門門徒反撲越來越厲害了,卡薩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起來,說道:「年輕人,我勸你還是知難而退吧。你不是我的對手,所以無論如何你也過不了我這關的,更別說想要見到安德烈少爺了!」

    「你確定我真的不是你對手?」唐超眯著眼睛意味深長的問道,卡薩哈哈大笑了起來,道:「我知道你是史蒂夫的朋友,雖然我並沒有史蒂夫那麼的強大,但是對付你卻還是綽綽有餘的!」

    「哦?那我倒是想要問問看,老先生你是否有親人還在這個世界上呢?」唐超再問,卡薩眼中閃過一絲疑惑,而後就覺得有些好笑的道:「你想威脅我的親人?放棄吧年輕人,我的家人如今全在巴斯克家族。巴斯克莊園的防禦力量,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堡壘之一,你根本進入不了的。」

    「是嗎?那老先生可要看清楚了!」

    威脅別人的親人這樣的事情唐超可還沒有做過,他也完全沒有那樣的想法。一切都只不過是他的計劃而已,此刻話一落下,生死無常的幻境瞬間就是籠罩住了卡薩。

    一瞬間毫無防備的卡薩眼神就是為之一頓,而後他就看到自己最為疼愛的小曾孫女撲向了自己。

    這一幕詭異的讓卡薩不敢置信了起來,可是下一秒他那可愛的小曾孫女突然間被一把亮堂堂的刀子給捅穿了身體。

    「不!」

    卡薩凄厲的慘叫起來,唐超見狀瞬間一掌印在了前者的身上,毫無疑問的卡薩被唐超這一掌給拍的倒飛出去。

    與此同時,身後那一直緊閉的房門也是被安德烈打了開門,他難以置信自己剛才居然聽到了卡薩的慘叫!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