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13章 愛德華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13章 愛德華之死字體大小: A+
     

    「父親,巴斯克家族不管是財力還是實力是我們海岸財團的數十倍甚至是百倍,咱們效忠巴斯克家族又有什麼不對的?」

    蘭斯很是苦惱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他實在是不明白自己的父親為什麼這麼的執拗。巴斯克家族的大門多少人想要跨進去而不得,但現在天上掉下來了一個餡餅送給了他們一個機會,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啊!

    愛德華顯然不是蘭斯這樣從小到大都是含著金湯勺的闊少,他是吃苦才有了如今的地位。他太明白一旦海岸財團成為了巴斯克家族的一部分,那麼他愛德華再也沒有能力去駕馭海岸,唯一的好處他就是被貼上了巴斯克家族的標籤,但卻形同奴隸!

    「蘭斯,你是想自己做自己的主人,還是想去認別人做主人?我知道你的心裏面有很大一部分是為了海岸財團好,但你要知道一旦我們效忠巴斯克家族,那麼我們將不再是自由身了!」愛德華很是認真的問道。

    只可惜蘭斯似乎一點感受都沒有,淡淡的笑道:「安德烈少爺怎麼可能不給咱們自由呢?這個世界沒有人會嫌錢少,我們海岸財團總會給巴斯克家族帶來利益的。只要我們滿足了他們的利益要求,那麼我們依舊還是能做自己的主人!」

    愛德華的眼中此刻布滿了失望,蘭斯或許還是太年輕了,也或許是自己一直以來沒有去教他權謀。

    「不用再說了,我不會答應加入巴斯克家族的。巴斯克雖然是一頭猛虎,但我海岸財團卻也不是他說要滅亡就能滅亡的。而且偌大的巴斯克,他們沒有那麼多的閒情逸緻來對付我們海岸財團。」愛德華一句話就拒絕了巴斯克家族的邀請,這讓蘭斯怎麼都想不明白。

    「父親,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只要我們成為了巴斯克家族的一員,那麼將不會有人再看不起我們!」

    「我很好奇,難道現在的我們沒有人看不起嗎?」

    「比起巴斯克家族,我們只是嬰兒。父親,我是想讓我們海岸財團終究有一天能夠成為巴斯克那樣的存在,而不是來到華夏這樣的地方卻還會被他們的地頭蛇所欺負!」

    「蘭斯夠了,你如果再繼續說下去只會讓我失望,你該冷靜一下了!」

    愛德華一點也不想說下去了,蘭斯很是不甘心的走了出去。只是外面的新鮮空氣卻讓蘭斯感受不到絲毫的輕鬆,反而胸口就像是壓制著什麼東西一樣將他給憋的難受。

    拿出手機來給安德烈打去了電話,蘭斯的臉上滿是歉意的說道:「安德烈少爺很抱歉,我並沒有勸動我的父親。他就是一塊木頭,腦子裡全是死的!」

    安德烈那邊沉默了兩秒鐘,而後就是開口笑著說道:「你的意思是告訴我,你的父親他的腦子,他的活力,還有他勇往直前的意志都已經死了嗎?」

    蘭斯不明白安德烈話的意思,他只知道安德烈說的應該不會有錯。

    「是的,安德烈少爺!」

    「既然如此,那你應該讓你的父親好好的休息。海岸財團在國際上也不是小財團了,如果你的父親已經不配擁有掌握的能力,你應該為了海岸財團著想。」安德烈輕聲笑道。

    蘭斯聞言雙眼就是瞪大了起來,安德烈的意思是要他奪走自己父親的地位嗎?

    「安德烈少爺,這不太好吧?」

    「為什麼不好?蘭斯,我知道你是一個有志向的人,難道你想因為自己父親的昏庸而讓自己一輩子都只能停止不前嗎?你知道一個男人他在遇到困難的時候改怎麼做嗎?那就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要不擇手段!」

    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

    蘭斯的心頭忽然間有了一種怎麼也控制不住的感覺,尤其是想到自己被唐超毆打之後他的父親卻如同沒事人一般的姿態,這讓蘭斯心中陰鷙的感覺更加濃郁了起來。

    他不配成為我的父親,他也不配成為海岸財團的掌舵者。他是昏庸的,無能的,憑什麼要我和他一起淪為戰鬥的失敗者!

    我絕不能讓這一切發生!

    有一種聲音總會在合適的機會合適的心態中讓人開始瘋狂而做出從不敢做的事情,比如現在的蘭斯就是如此。心頭的野心讓他的信心膨脹到無法收拾的程度,沖著安德烈冷冷一笑:「安德烈少爺您放心,蘭斯從不會讓你失望的!」

    「嗯,很好,一旦你真的能夠成為海岸財團的掌舵者,我保證你將會成為我安德烈最忠誠的僕人!」

    「多謝安德烈少爺!」

    蘭斯激動的掛掉了電話,不過掛完電話后蘭斯的嘴角卻是勾起了一抹冷笑:「你以為我真的想做僕人嗎?想要將海岸財團打造成第二個巴斯克家族,我必須要先知道巴斯克家族。安德烈,終究有一天你會成為我的僕人的!」

    蘭斯想的很是美好,只不過他在安德烈眼中只是一個白痴罷了。

    雖然心中已經有了計劃,但是蘭斯卻也不好現在就動手。所以一直等到了深夜,當他發現自己的父親房間里的燈光依舊還在亮著的時候,計終上心頭。

    打開了一瓶酒,又讓廚房做了些吃的,蘭斯端著便是走進了自己的房中。

    看著蘭斯端著夜宵進來,鬱鬱寡歡了一天的愛德華臉上終於露出了些許的笑容。

    「你怎麼還沒有休息?」愛德華笑著問了聲,蘭斯淡淡一笑道:「父親,我剛一直都在想你告訴我的那些話。現在我發現你說的是對的,所以我希望父親原諒我的愚蠢!」

    「華夏有句話叫做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蘭斯既然你明白了我的苦衷那以後改正就是了。」愛德華欣慰的說道,蘭斯點點頭將夜宵放下后,就說道:「父親,我們已經好久沒有在一起喝過酒了吧?來,我敬您一杯!」

    說著,蘭斯就是給自己的父親杯子里倒了半杯酒。愛德華對自己的兒子是不可能有什麼防備的,所以見到兒子倒的酒一口氣就是喝光了。

    「父親,我知道你現在心裏面很多的煩惱。也不知道怎麼去勸您,您就多喝一點,喝多了好休息。」蘭斯再次笑著說道,愛德華現在的確很煩惱,可謂是前有狼後有虎。

    巴斯克家族的突然出現讓他措手不及,而且直接影響的是他海岸財團的生意。可是愛德華不敢直接出手,惹怒了巴斯克家族對於他而言沒有半點的好處。所以這些天他來之所以沉默,就是為了能夠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如今聽到兒子這樣說,愛德華也是情緒冒了上來,連著喝了好幾杯酒。

    喝完之後,蘭斯見到自己的父親似乎有些夠了,嘴角就是露出一抹森然的笑意來。

    「父親,酒還是不要喝那麼多了,要不我駕車帶你出去吹吹風吧?」蘭斯問道,愛德華想都沒想的就是點頭同意了。

    開著車子蘭斯的速度不快不慢的,但是路過一家便利店的時候蘭斯卻借口去買煙。

    愛德華躺在副駕駛座上閉目休息,但蘭斯走進便利店后就是打出去了一通電話。

    五分鐘過去,愛德華髮現蘭斯還沒有回來就朝著便利店開了一眼,發現蘭斯正在付錢。微微笑了笑繼續閉目。

    只是他如何也不可能想得到,這一閉眼睛他卻是再也沒有睜開眼來。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一輛運渣土的火車突然間就像是脫韁的野馬朝著愛德華所坐著的車子瘋狂碾壓而去。

    短短不過幾秒鐘,愛德華所坐的車子就被抵上了路燈桿車身嚴重變形。但如果僅僅這樣還不會奪走愛德華的性命,最可怕的是很多的目擊者親眼看見那輛渣土車從愛德華的車身上直接開了過去!

    「父親!」

    蘭斯從便利店沖了出來,在他的臉上似乎也有著為曾預料到的驚駭。安德烈少爺不是說有辦法讓他掌握海岸財團嗎?可為什麼要這樣做?!

    那輛渣土車早已經逃之夭夭了,當愛德華從車裡拉出來的時候人早已經沒了生息,整個人的身體更是慘不忍睹!

    不多時,警察和救護車就都到了。很快,這一消息就是轟動了市政fu,車禍死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肇事者逃逸同樣很正常。但因為愛德華的身份,這件事情就將不可能風平浪靜的處理得了,因為他是海岸財團的負責人!

    連夜,市政fu就開了緊急會議,而秦瑤也是在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消息。

    秦瑤得到消息的那一刻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但卻已經走出了房門,本能性的來到了唐超門口。

    他們都才剛剛從雲海公司回來,唐超本想著直接去找愛德華的,但被秦瑤攔住了說明天再去。

    不知道怎麼了,秦瑤發現她浪費了一個機會,一個能讓愛德華活下來的機會!

    在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秦瑤可沒有認為愛德華那麼湊巧的就車禍死了。先是她,后是愛德華,這根本就是謀殺!

    敲響了唐超的房門,唐超打開房門一看秦瑤的臉色不對勁,便是問道:「出什麼事了?」

    秦瑤抬起頭來,臉色無比肅然的說道:「唐超,我們必須要加快腳步了,剛剛市公安局給我打來電話說……說愛德華出車禍死亡了!」

    唐超一聽,雙眼就是猛地一凝,愛德華怎麼會在這樣的關頭突然死了?是被殺了嗎?!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