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10章 離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10章 離去字體大小: A+
     

    唐超從玄空的禪房出來之後便是去找了趙不凡,只是尋遍了整個羅剎寺,卻依舊不見趙不凡的身影。這讓唐超很是疑惑不解了起來,於是便找到了那依舊守在門口的小沙彌。

    「小師傅,請問你有見到之前和我一同來的那人嗎?」唐超笑著問道。

    那小沙彌撓了撓光頭,搖著頭說道:「對不起施主,小僧並沒有見到。」

    唐超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小沙彌一直守著門口,如果趙不凡走了他不可能見不到的啊。

    可是現在整個寺廟裡面都是找不到趙不凡的人,他還能去哪裡?

    唐超如何也是想不到趙不凡會不辭而別,此刻見不到趙不凡的人影他的心頭就是有了一種很不好的感覺。不由分說的,唐超直接找到了無冥老和尚。

    後者對於唐超的到來還有些不太明白,不過對於這位比自己年輕了不知道多少,又天賦出奇好的年輕人沒多大好感。以至於,此刻他的臉色也是冷冷的問道:「不知道施主又有何貴幹!」

    「呵呵,無冥大師,我過來只是想問問你我朋友如今身在何處。」唐超的笑容也是透著冷意,這讓無冥就更是不爽了,沉聲道:「施主,這是什麼意思?你朋友的腳長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要去哪兒貧僧怎麼會知道?」

    「無冥大師我可沒有說我朋友是被你給禁錮住了,怎麼難不成大師你心虛?」唐超的雙眼也是眯了起來,趙不凡的實力唐超知道除非玄空出手,否則無冥是拿不下來的。

    可如今趙不凡就是在羅剎寺失蹤不見了人,這件事情唐超怎麼想也和羅剎寺脫離不了干係!

    沒想到無冥的脾氣也是暴躁了起來,冷笑道:「貧僧已經說過他去了哪兒並不知道,如果施主非要怪責到我羅剎寺的頭上,那貧僧也只能用拳頭來捍衛羅剎寺的清白了!」

    「老禿驢,我早就知道你的心裡不服氣。當初說讓十招可是你自己說的,怎麼現在想要博回自己的面子是不是?也好,既然你要打那就再打一場吧!」

    唐超話音剛落,一股衝天的氣勢便是從他的身上迸發而出。無冥老和尚也是不遑多讓,他的心性顯然沒有玄空那般的修養好,否則的話他現在這樣一把年紀也不可能只有如今這等成就。

    「施主,你莫非真欺我羅剎寺無人不是?」無冥和尚身上的氣勢也是暴漲,唐超呵呵冷笑著,道:「老禿驢,要打就打沒必要找那麼多的借口!今天你要麼擋住我,要麼就告訴我朋友在哪兒,否則就算將你們羅剎寺掀個底兒朝天我也在所不惜!」

    「欺人太甚,簡直欺人太甚!」

    無冥老和尚一張臉氣得如同鍋底,大喝一聲便是朝著唐超而去:「大雷音掌!」

    之前的比試當中無冥老和尚不曾出手過,所以唐超能夠贏他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運氣。畢竟無冥再強他站在那兒依舊和活靶子差不多,如今剛一展現出真實實力來,唐超還是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困!」

    無冥老和尚對唐超也是一肚子的火氣,之前託大從而慘敗在唐超的手上,他就想過如何去找回自己丟失的尊嚴。卻不想唐超這麼快就再次找來,而且還如此的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無冥老和尚這一出手也是大殺招。

    而唐超此刻感覺自己的周身幾乎全是掌印,每一掌都蘊含著莫大的威力!

    「環境嗎?」唐超眯著眼睛心頭想道,破解之法在心頭冒出來一個又一個,卻也跟著否定了一個又一個!

    「唐超,你真以為你的實力已經在貧僧之上嗎?唐銘皇未曾教會你一個道理,今天我就來讓你明白,有時候天賦並不代表一切,底蘊的可怕是你這樣的人沒有辦法想象的!」

    看著被困的唐超,無冥老和尚心頭已是志得意滿。自己的身邊已經圍繞了不少弟子,若非自己是佛門眾人,現在他恨不得出手將唐超打的吐血,那樣他在弟子們心中的偉岸形象必將回歸!

    只不過他這話說出口還沒幾秒鐘,唐超一聲怒吼整個人卻是衝出了雷音掌的束縛,雖然臉色蒼白了些許但人卻並無大礙。

    「底蘊的深淺的確很重要,羅剎寺傳承千年,你無冥身為主持自然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但你堂堂羅剎寺主持卻在我面前耀武揚威,無冥老禿驢你倒是好厚的臉皮!」

    唐超冷嘲熱諷著,但龍鱗甲卻已開啟,整個人彷彿著上了黃金戰甲,朝著無冥大踏步而去!

    無冥雙眼猛地一凝,唐超之前最重一招讓他至今還有些心有餘悸。那種彷彿生死都被抽離的感覺,無冥刻骨銘心!

    「殺!」

    唐超冷喝著,眼瞳又是變化成了那讓人不寒而慄的黑白之色。無冥不敢再有任何的託大,正準備仗著自己百多年的功力將唐超給徹底的困住時,一道冷哼聲卻是從不遠處傳來。

    「無冥,看來你的臉皮還真是厚的不行。堂堂羅剎寺主持,近兩百歲的老混蛋,竟然對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不惜下大殺手。你羅剎寺一千多年的底蘊,就是在這裡欺負人嗎?如果是的話,我想你該和我比比!」

    唐銘皇臉色鐵青的從遠處走來,無冥臉色一變,沉聲說道:「唐銘皇,這件事本是你徒弟自己惹起來的,現在倒是反過來怪我以老欺小了?」

    「我現在不和你談這件事情,我就問你剛剛那句你羅剎寺底蘊深很可怕這句話是不是真的?你要和我邪宗比誰的底蘊更深嗎?」唐銘皇的眼中滿是譏諷之意,無冥和尚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

    他不可能是唐銘皇的對手,連沒有解開自身封印的唐銘皇都不如。如果他解開了封印,天曉得玄空師叔能不能擋得住他。

    比起底蘊,比起實力,邪宗的人才是真正的妖孽!

    「夠了夠了,唐超你那朋友乃是自行離去的,至於是什麼原因這個恐怕得你以後見到他才能了解。這件事情與無冥無關,你們沒有必要再生是非了。」

    玄空佝僂著身軀走來,眼中滿是失望的看了一眼無冥,便繼續說道:「無冥,從今天開始你就潛心修鍊吧。你的心智尚還不夠堅定,以後又如何能護住這千年羅剎寺呢?」

    無冥的雙眼猛地一瞪,玄空的話雖然不溫不火,可是誰都聽的出來那其中失望語氣。這也等於間接的剝奪了無冥在羅剎寺的權利,可是面對玄空無冥沒那麼大的膽子去忤逆,只能恨恨的看了一眼唐超師徒后,躬身道:「是,師叔!」

    玄空點了點頭又再次看向了唐超,而後說道:「小施主,剛才貧僧查閱古籍卻也沒有找尋到治療你失憶症的方法。羅剎寺本是佛門清靜之地,貧僧無能只能請小施主另請高明了!」

    古話說出家人不打狂語,玄空既然這樣說那麼必定是沒有找尋到辦法。而且唐超現在和羅剎寺也的確鬧的很不痛快。見到唐銘皇朝著自己微微點頭,唐超也就說道:「既然大師如此說,小子馬上便會下山。不過無論如何,小子都非常感謝大師的解惑之恩!」

    玄空微微笑了笑,目光落在了唐銘皇的身上,笑道:「邪皇,從今天開始你的束縛也已經解除。不過貧僧建議,你現在並不適合下山。你邪宗也是赫赫千年,晚輩的事情該由晚輩自己去做,你何必靜下心來完成自己的心愿呢?」

    唐超沒聽到玄空那神神叨叨的話語,但唐銘皇卻是皺眉沉思了起來。他知道玄空說的沒有錯,羅剎寺也恰好是一個好地方。既然如今唐超無礙,唯獨一個炎黃神族的趙不凡突然間消失不見,這才是他最為擔心的一件事情。

    可玄空話也在提醒他,唐超不可能一直生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這麼多年來自己也是這樣教導的。

    既然如此,或許唐超的事情該由唐超自己去處理了。

    「也罷,唐超你就一個人下山吧。不過下山前我有句話要提醒你,既然他已不辭而別,那就和他斬斷一切!」唐銘皇很是鄭重的說道,唐超不解的問道:「為什麼?」

    「其中原因你現在知道並沒有什麼好處,等到以後你自然就明白了。好了,你留在這兒也沒有什麼好處,回去吧不用記掛著我。」

    唐銘皇說罷便是擺了擺手,唐超見狀也只能心頭一嘆。他是為了救唐銘皇下山的,但唐銘皇在羅剎寺卻似乎並沒有遭遇到什麼差的待遇。而且現在還主動說不回去了,唐超總感覺這裡面一定還有著更大的原因。但唐銘皇不說,唐超問也白問。

    既然如此,唐超也就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我現在就回去。」

    唐銘皇笑著嗯了聲,唐超又對著玄空抱拳告辭。而後不久人便消失在了羅剎寺山下那茫茫白雪當中,只有唐銘皇和玄空依稀看到唐超的身影。

    玄空遙看著,嘆息一聲:「希望回去的那人不是去傳消息,否則的話唐超的處境可就危險了。」

    「雖然我對炎黃神族並無好感,但我還是能看得出來那人的離去似乎正是因為明白了其中關係,所以自己選擇不見的。而且我隱隱感覺,唐超似乎也知道炎黃神族而且炎黃神族可能發生了什麼變故。老禿驢,你該派點人去查查清楚了!」

    玄空抖了抖眉頭,而後笑著點頭。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