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06章你若下山我死,你不下山我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406章你若下山我死,你不下山我生!字體大小: A+
     

    「唐超,真的是你嗎?」

    杜萍芝紅了眼眶聲音顫抖的問道,唐超笑著走過去,重重的點頭道:「媽,是我,我回來了!」

    唐超說了話杜萍芝這才感覺到真實,看著蔣和澤又是一瞬間將所有的過錯都放到了他的身上,怒道:「蔣和澤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唐超回來了,但就是不告訴我對不對?」

    蔣和澤那叫一個的冤枉,天地良心他要是知道唐超早就回來了,那裡還看得下去妻子長吁短嘆的,早就一股腦說出來了。

    唐超也是一臉的苦澀,說道:「媽,你誤會爸了,我是前兩天才回來的,但直到現在才來家裡看看。這和爸沒什麼關係,是我自己的疏忽大意。」

    「哼,還好和他沒關係,不然的話我饒不了他!」杜萍芝罵了句就拉著唐超的手,問道:「唐超,這兩個月來你到底去哪兒了,為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我們……我們都以為……。」

    說著說著,杜萍芝又是情緒上頭情難自禁了起來。蔣和澤嘆了一口氣,道:「好了,人能回來就是最好了,你不是在做菜嘛,趕緊的看著鍋里別弄燒了!」

    杜萍芝一拍大腿,這才想起鍋裡面還做著菜的,連忙跑進了廚房。蔣和澤這才笑著看向了唐超,說道:「你回來,欣欣知道嗎?」

    「我已經和楚飛揚聯繫過了,她知道我已經回來的事兒。」

    「那就好那就好,這段時間你可是讓我們所有人都在揪心啊。我就說嘛,你這小子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出事。哈哈,今兒個高興,我去拿瓶酒咱們喝杯!」

    「額,您下午不是還要去上班嗎?喝酒不太好吧?」唐超頓了頓說道,蔣和澤大手一揮,道:「喝了就喝了,誰敢管我我抽他!」

    唐超訕訕的笑了笑,他也知道蔣和澤高興而且喝一點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等到杜萍芝的飯菜弄好,唐超和蔣和澤已經喝了起來。一邊喝著,也就一邊聊著。

    唐超還是沒有去隱瞞自己失憶的事情,隱瞞永遠都是最不正確的行為,因為遲早會露餡的。

    當聽到唐超說出了自己現在能記起來的說有事情后,蔣和澤和杜萍芝的臉上都是一臉的驚駭。馬上,蔣和澤就是說道:「我說怎麼感覺你今天總是有點奇怪,雖然和我們一直很近乎,但始終都好像陌生了一樣。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你別著急我認識一個腦科專家,待會兒我請他幫你看看。」

    「不用了爸,因為全京市最好的醫生我幾乎都遇到了,他們都查不出我的原因。不過現在我已經知道了一些可能,放心吧,那些事情我會慢慢想起來的。」

    聽到唐超這樣說,蔣和澤和杜萍芝還有些不願意放棄,直到他們給那腦科醫生打去了電話,一聽到唐超的名字就說他也沒有辦法治,因為唐超的腦部根本沒有問題。

    這樣的怪事讓夫婦倆剛剛因為唐超回來的好心情一下子又變得沉重了,甚至都忍不住問:「那你還能記得起欣欣的樣子嗎?」

    唐超這下是真不知道怎麼回答了,說記得吧自己又不想騙人,說不記得吧也不知道蔣和澤夫婦會怎麼想。

    看著他那麼為難的樣子,杜萍芝還是很善解人意的說道:「你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們也理解,等到以後欣欣回來了,你們再好好的相處吧。」

    唐超笑著點點頭,蔣和澤沉重的臉色沒有片刻的舒緩,沉聲說道:「你要不要去找找唐老,看看他是否有辦法幫你恢復?」

    「我也已經準備去一趟羅剎寺了,他老人家為了我被困在那兒那麼久,我一直都沒有去看過這不是為人弟子該做的事情。」

    「可是你現在去會不會有危險?」

    「應該不會了。」

    唐超對於去羅剎寺還是有信心的,畢竟現在他可不是一個人,趙不凡的實力比之唐銘皇而言可能只強不弱吧?有他在再加上自己,唐超還是很有自信闖一闖羅剎寺的。

    「那好吧,你自己看著辦,但記住絕對不能讓自己再陷入上次那樣的危險當中了。雖然你的心智還有年齡都已經不需要我們來提醒了,可我還是得警醒你,現在的你不是一個人知道嗎?」

    對於蔣和澤的教導,唐超自然不會反駁也會發自內心的介紹。吃過中午飯後,蔣和澤畢竟身在高位有些事情必須得去處理。所以午飯後唐超就回來了,來之前還一直擔心見到蔣和澤夫婦怎麼開口。但現在看來他們的心裡是真心對自己這個未來女婿好的,別人對自己好,他自己願意尊重他們。

    只是對於那個已經陌生了的蔣欣,唐超的心頭一下子又變得凝重起來。

    想著想著唐超就是頓感頭疼了起來,懶得再去想那麼多邊便是開車回家。

    回到家唐超就變得百無聊賴了,本想找趙不凡商量下去羅剎寺的。但趙不凡每天到晚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唐超只能打消了和他商量的心思。

    既然沒有事情可做,唐超也不想浪費一點時間,沉心靜氣的開始進入玄帝世界中。

    一進入到玄帝世界當中,唐超幾乎就是不在乎時間的。

    而在距離京市不下數千里的一片雪山當中,這裡是華夏的邊界。環境算不上多好,但有土地的地方就會有人的存在。

    但那皚皚雪山上普通人根本沒有膽量爬上去,因為上面實在是太冷了。

    正是因為這樣的天然條件,羅剎寺在這兒幾乎沒有多少人知道。

    羅剎寺其實並不大,寺廟佔地面積根本比不上華夏某座同樣千年的古剎。

    在寺廟的大雄寶殿內,一個蒼老的和尚跪在蒲團上敲著身前的木魚。不過在他的身邊卻還有著一個人,此刻出現在佛殿面前給人的感覺完全是在褻瀆佛祖。

    翹著二郎腿,一口喝著酒一口吃著肥膩的豬蹄滿嘴流油。

    「我說無冥老和尚,你每天這樣念經誦佛的真的有用嗎?我看你那顆心,已經還是黑的很啊!」唐銘皇一邊嚼著豬蹄一邊戲虐的笑問道。

    無冥和尚手中的木魚停頓了一下,但也僅僅只是那麼一下又繼續敲擊了起來,說道:「對我有用,對你興許有用。」

    「呵呵,你們這些禿驢說話就喜歡神神叨叨的。不過我也的確佩服你們,外面的世界那般繁華有趣,而你們卻甘心情願的在這環境惡劣的雪山上一直禮佛。這一份精神,我想佛祖再怎麼樣也會被你們感動的。」

    「如果你能和貧僧這般每日誦佛,我想終有一天你會入我佛魔塑無上金身的!」無冥老和尚放下了手中的木魚,看向了唐銘皇。

    唐銘皇撇了撇嘴,道:「你就少和我講這些了,當然如果玄空那老和尚來的話,我就一定會安心的聽下去。」

    無冥頓時間滿臉苦澀,無奈的說道:「你在我羅剎寺雖然時間不長,但每日都在經受著佛經的洗禮。可你卻絲毫沒有半點改變,你身上的業障實在是太多了,我都在想要不要和玄空師叔提議一下讓你百年之期后,要不要再讓你聞經百年。」

    唐銘皇一聽立馬丟掉了手中的豬蹄,眯著眼睛冷聲道:「老禿驢你可以試試再困我百年,我保證別說下一個百年,光是這一個百年只要玄空那老頭去見了佛祖,你羅剎寺就再無能力困住我!」

    無冥皺了皺眉頭,隨後輕輕的嘆息一聲,道:「你或許還不知道,天下就將大亂吧?」

    唐銘皇也是一臉的不解起來,說道:「如何個大亂法?」

    禿驢就喜歡故弄玄虛,無冥就是一個被佛門毒害的。好好的說著天下大亂,又馬上換到另一個話題上了。

    「你覺得按照玄空師叔的實力,他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強?」無冥問道。

    唐銘皇的眉頭擰在了一起,雖然無冥的壞毛病很多,但每一個問題都不是隨口就問的。這讓他不由得將幾件事情全部連在了一起,最後眯著眼睛問道:「你不要告訴我,那些自以為是的神們又要出現了!」

    「看來你已經想到了,整整千年啊!千年的時間本以為他們已經銷聲匿跡,卻沒想到他們還是要挑起紛爭。西方的血之神族在不久前率先發難,攻佔了那個屬於異能者的組織超能局!」

    無冥老和尚不說沒事,一說唐銘皇就是緊張了起來,一把揪住了無冥的袍子,喝道:「你說超能局覆滅了?那唐超如何?」

    「那場慘烈之戰,你的徒兒參與到了其中,但是我所得到的消息是除卻炎黃大隊的寥寥幾人,幾乎所有人都留在了那片土地上。」無冥說著不顧揪著自己衣服的那雙手,繼續誦經。

    唐銘皇鬆開了無冥老和尚,他的身上瞬間就是爆發出一股極其凌厲的氣勢來。

    無冥一經感受臉色大變,誦經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大就好似想憑藉口中的佛音壓制住此刻情緒不穩的唐銘皇。

    但是無冥最後還是失敗了,唐銘皇整個人此刻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但給人的感覺卻是恐怖了十倍不止!

    「老禿驢我不想殺人,所以你不要攔著我,否則的話我敢保證就算玄空老和尚出來了,我也絕對要下山去!」唐銘皇的語氣冷若冰庫中鑽出來的一般,無冥短暫的恐懼之後很快就是恢復了一片淡然,雙手合十道:

    「你要說也正是我要說的,你若下山我死,你不下山我生!」

    「該死的禿驢!」

    唐銘皇一聲怒吼,無冥被唐銘皇給整個丟了出去,此刻的他完全不是人們想象中那個被逼來到羅剎寺的無奈老人!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