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96章 雲霄巨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96章 雲霄巨變字體大小: A+
     

    「閉嘴,戰吧!」

    蘇斬情一聲怒吼,整個人已經朝著唐超宛如炮彈般激射了過來。

    「無情斬!」

    蘇斬情手掌如刀,無情道講究的是視天下蒼生如無物。任何一切擋在眼前的人,都將是敵人。面對敵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殺!

    無情斬可以調動蘇斬情身上任何的一絲力量,勢若千鈞,儘管手刀無刃,卻可削人首級!

    唐超從沒有託大的心思,面對蘇斬情他沒有時間去和華天齊那般的慢慢糾纏。他現在能開啟的龍鱗甲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已經能夠護住上身部位。脖頸以下,腰腹以上堪稱固若金湯!

    無情斬志在斬落敵人只首級,脖頸則是他的目標之處。只是唐超的脖頸已經被龍鱗甲所護住,此刻又是調動了全身力量於上身,蘇斬情的一記手刀剛落脖頸,卻是馬上被彈開!

    「殺!」

    蘇斬情絕不是一個能輕易放棄的人,一擊不成又是一招隨之而來。

    「破!」

    唐超悶哼一聲,這樣被動挨打唐超遲早要吃虧。生死無常籠罩而上,一雙眼睛卻是再次變幻了起來,一黑一白給人一種格外詭異的錯覺。

    「我就是天,你的命在我之手,蘇斬情,認輸吧!」

    唐超的聲音狠狠的敲擊著蘇斬情的心頭,蘇斬情狀似瘋狂的怒吼,這是陷入到了幻境中的表現。

    唐超心頭頓時間驚喜了起來,手掌宛如鋼絲鉗一般的快速掐住了蘇斬情的脖子。此刻的蘇斬情剛好從幻境中抽身而出,察覺到脖子上的手掌時心頭大駭。

    「撒手!」

    蘇斬情大喝一聲,雙手同樣抓住了唐超的哪只手腕。

    「我為斬情而名斬情,我能斬斷一切,又何懼你唐超?!」蘇斬情的眸子里很冷,冷的讓人見著都心頭直冒寒氣。而且他的身上更是迸發出一股滔天的氣勢出來,那股氣勢冷漠而無情這讓唐超竟然也感覺到了一股死之氣息。

    「咔嚓!」

    唐超那掐住了蘇斬情脖子的手腕在這一刻被蘇斬情給深深的掰斷,唐超的臉上閃過一絲痛苦之色。但馬上卻是另一隻手狠狠的拍在了蘇斬情的胸口,蘇斬情頓時間「噗」的噴出一口鮮血來。

    「我縱然只剩下一隻手,也必定奪你的命!」

    唐超又是一掌揮去,這一掌蘊含著純粹的死亡之意,讓沒有感情的蘇斬情這一刻終於開始驚駭了起來。

    「死!」

    唐超漠然的吐出一個字來,手掌再次印在了蘇斬情的胸口處,蘇斬情又是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看著都是萎靡了下來。

    「你贏了!」

    一道縹緲的聲音傳來,一個蒙著面紗的女人走上了擂台護住了蘇斬情,一雙清澈的雙眼看著唐超輕輕說道。

    唐超雙眼裡的黑白之色退去,看著蒙面女子便是笑道:「如果我預料的沒有錯,你就是那位傳說中的雲霄大師姐葉芸吧?」

    「是我。」葉芸點頭。

    唐超哈哈一笑,道:「既然排名二三四名的要麼死要麼傷,現在只剩下你葉芸了,戰吧!」

    「唐超,不要!」

    不說趙不凡和唐怡,饒是以諸葛文武也是感覺快瘋了。唐超能夠戰勝蘇斬情已然是強弩之末,這個時候的他還去挑戰更強的葉芸又怎麼可能戰勝的了?

    「芸兒,退下!」諸葛文武沉聲道,葉芸看了一眼唐超又看了一眼諸葛文武,隨後輕聲笑道:「我上台來並非是要和你戰鬥的,只是希望你能饒斬情一命。」

    「可是他並沒有想過放我一馬!」唐超沉聲說道。

    「但他最終還是沒能殺了你不是嗎?冤家宜解不宜結,唐超我是不會和你戰鬥的,我是師傅的徒弟,而且我很希望你能成為我的師弟!」葉芸彷彿不會動氣一般,一直都是輕聲細語的對唐超說著。

    而她的話也說明她並不是華神鋒的人,而是諸葛文武的徒弟。此刻聽到葉芸話后的諸葛文武心頭就鬆了下來,只要葉芸不動手那麼這一戰就打不起來。

    可是葉芸不打有一個人卻是非常不高興,那就是華神鋒!

    「葉芸,此子想以一人之力挑戰我雲霄年輕一輩。你作為年輕一輩第一人,怎麼可以怯戰!」華神鋒怒斥道!

    「大長老恕罪,葉芸一為師傅的徒兒,自該聽他老人家的話。二來,葉芸只是一個小女子,這樣的大聲我一個女子怎麼好攙和?還希望大長老不要見怪!」葉芸行禮道。

    「我說,你必須戰!」

    「葉芸說過,我的師傅是宮主!」

    「放肆!」

    華神鋒大聲怒吼,諸葛文武此刻若是還要忍下去那也就不配成為整個雲霄宮宮主了。

    「華神鋒你好大的膽子,我才是雲霄之主你卻當著我的面發號施令,真當我諸葛文武不存在是嗎?來人,將華神鋒押解下去,奪去大長老之職!」諸葛文武大手一揮,執法堂的人頓時間就是圍了上來但並沒有人敢動手。

    華神鋒放肆大笑著,目光滿是不屑的看著諸葛文武道:「你的確是宮主不錯,可我華神鋒為了炎黃神族嘔心瀝血,豈是你諸葛文武一個晚輩能夠說奪權就奪權?執法堂聽令,諸葛文武文不能治理宗門,武不能守衛炎黃。我以輔政長老之名剝奪諸葛文武谷主之位!」

    僅僅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從原本的年輕一輩之爭上升到了宗門的奪權之爭。這樣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但忠於兩邊的長老們卻是在第一時間表明自己的態度,諸葛文武身後有著一群人,但華神鋒的身後卻是有著更多的人!

    諸葛文武目光掃了那些人一眼,冷冷的問道:「今日都要造反了是嗎?」

    「宮主,並非我們想要奪權,而是您真的不適合再做谷主了。你公然袒護外來者唐超已經讓族中之人不再信任你,而今你更是無視大長老的勞苦忠心,這讓我等皆是寒透了心。為了炎黃神族能夠一直傳承下去,所以我等不得不請宮主退位!」

    諸葛文武聽後仰頭大笑了起來,笑的連眼淚都快出來了,目光戲虐的看著華神鋒道:「華神鋒啊華神鋒,我早就知道你狼子野心想要篡位。但我一直以為你還能隱忍一段時間,千想萬想也不曾想到如今的你已經控制不住了。只是你是否想過,一旦你我內訌,到時候死傷的皆是我炎黃神族之人。死傷無數的我族,到時候如何去抵禦外族的入侵?」

    華神鋒冷哼一聲,絲毫不在意的說道:「正是因為你的昏庸才會使得我族日漸衰落,如今如果不狠心一些,又怎麼能讓我族更加強大?」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不管如何今日這一戰都無法避免了是嗎?」

    「當然可以避免,只要兩個條件即可。第一,殺了唐超!第二,你親自穿上琵琶骨願意束手就擒的話,其他人可以不用死!」

    華神鋒冷冷的說著,諸葛文武心頭卻是濃濃的嘆息了起來,他早已經預料到了會有這一天。只是他從來沒有想到因為唐超的加入,會使得這一切提前發生。

    炎黃神族絕對不能有任何的閃失,雖然華神鋒狼子野心,但在真正的大事情上卻是不會有任何的閃失。

    想到這兒,諸葛文武看著自己那些師兄弟們,不由苦澀的說道:「我不忍看著同門血流成河,但我也不會看著唐超出事。華神鋒,我可以答應你第二個條件,但若想殺唐超請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

    華神鋒雙眼一凝,滿是不可思議的問道:「你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該說的我會說,不該說的我不會說。華神鋒,若你想挑起戰爭,使我華夏神族成為他人奴役的話,那你可以放馬過來。你我實力相差無幾,就算我不能殺死你你重傷之後也不會有幾年好活。你是想自損八百傷敵一千,還是這樣安靜的揭過,你要考慮清楚!」

    諸葛文武很清楚,他繼位雲霄宮主的時候就有著很多人不服。如今更是有著華神鋒的滲透,他在雲霄宮早就失去了聲望。真要戰鬥起來,他這一方根本就不是華神鋒的對手,甚至不用想不管誰贏接下來的挑戰才是最為艱難的。

    一個千瘡百孔的炎黃神族的下場,只有被吞噬!

    諸多的因素才讓諸葛文武願意犧牲自己換來唐超的平安離開以及炎黃神族的完好保存,也只有這樣他才不愧對炎黃神族的那些祖先們!

    華神鋒開始猶豫了,目光落在了唐超的身上,他是一個知道輕重的人。他計劃篡位已經計劃了不知道多少年,如今有了一個最好的借口和機會他怎麼可以放棄?雖然自己最為喜愛的兩個曾孫死了,但比起成為雲霄宮主而言似乎又不是什麼大不了了。

    只要諸葛文武被自己控制著,唐超這樣的人又有何可以在乎的?

    「好,我答應你!」華神鋒點頭道,諸葛文武臉上就是露出一笑,轉身對著唐超說道:「孩子,走吧。記住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不要再回來這裡,這裡的每一個人身上都肩負著巨大的責任,不管他對你而言是敵是友但這個國度都需要他們!走的時候希望你能帶走芸兒,好好的照顧她!」

    唐超的呼吸很急促,從諸葛文武犧牲自己也要保全他的那一刻唐超的心頭就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悸動。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此刻聽著諸葛文武的話,再也控制不住的問道:「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現在又何必知道那麼多?走吧,帶上芸兒還有唐怡跟不凡,離開這兒!」

    「師傅!」

    葉芸悲痛的跪在了諸葛文武的面前,諸葛文武只是笑笑並沒有說什麼。緊跟著四根琵琶骨瞬間穿透了諸葛文武的雙肩和雙腿,華神鋒親自緊握著其中一根琵琶骨拖拽著諸葛文武,冷笑道:「唐超小兒希望你能記住諸葛文武的用苦良心,不過我隨時歡迎你回來!」

    唐超的拳頭握的死緊,看著被拖走的諸葛文武時雙眼不受控制的落下兩行淚水。

    他真的很疑惑,為什麼諸葛文武一點原因都不肯告訴自己!

    為什麼?!

    唐超沖著已經被拖走的諸葛文武怒吼著,只是沒有任何人去回應!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