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94章 不公平規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94章 不公平規則字體大小: A+
     

    「撕拉!」

    就好似什麼東西被撕成了碎片一般,阮一舟身前的天羅地在唐超一雙金拳之下,被撕的碎亂破敗。

    阮一舟整個人都不再和之前那般的神清氣爽,喘著粗氣神色猙獰的看著唐超,說道:

    「你竟然這麼強,怪不得華師兄會敗在你的手上。」阮一舟沉聲說道。

    唐超對阮一舟已經愈加的不放在心上,並不是因為他比華天齊還要弱。而是因為阮一舟早在內心裡就已經有了臣服某個人的種子,一個人要想變強,可以為了活命而卧薪嘗膽,甚至可以出賣自己的尊嚴。可這都是假的,保守了本心才行。可阮一舟顯然已經迷失了本心,這樣的人現在固然強,可未來卻已經限定了。

    「自己滾下台去吧。」唐超淡淡的說了聲,已經對阮一舟沒了任何的興趣。

    可是阮一舟卻是冷冷一笑,說道;「我還有再戰之力!」

    「你想如何?」

    「殺了你!」

    阮一舟大吼一聲,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把泛著綠光的匕首。但凡匕首如此模樣,必定是塗抹了劇毒在上。

    趙不凡和唐怡見到這一幕,都是齊聲怒道:「卑鄙,無恥!」

    唐超也沒有想到阮一舟的身上居然還藏著一把毒器,不過這似乎也形成不了影響,只是這樣的卑鄙行為實在是讓人不齒。

    看著阮一舟發了瘋似的朝著自己奔來,唐超雙拳一動,生死無常之幻境再次籠罩在了阮一舟的身上。

    瞬間阮一舟眼前的畫面又是一變,此刻他的面前全是滿滿的溫馨。

    「青兒!」站在擂台上的阮一舟忽然間喊了聲,在他的臉上誰都清楚的看到愛慕。

    「青兒,你終於肯喜歡我了,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成為最幸福的女人!」

    「青兒,為了你我願意付出所有!」

    「不要,不要殺了我的青兒!」

    阮一舟突然間凄厲的慘叫起來,唐超見到這一幕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裡忽然間被狠狠的刺了一下。似乎阮一舟的反應,讓他的內心裡也有著什麼東西引起了共鳴。

    「撤!」

    唐超收回了環境,阮一舟幾乎瞬間就恢復了清晰,看著眼前站著的依舊是唐超時,忍不住的問道:「這是怎麼了?」

    「那只是你自己幻想出來的幻境而已,好了,沒必要再比了你下去吧。」唐超漠然的說道。

    「等等!」

    唐超皺著眉頭轉過身來,問道:「你難道還想繼續下去?」

    「能讓我再次看一眼嗎?就一眼!」阮一舟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哀求,唐超心頭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便點了點頭。雖然阮一舟卑鄙,可是他對那個叫做青兒的女孩子還是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別樣的觸動。

    阮一舟一步步的走向了唐超,一邊走臉上還堆著笑容感謝,唐超並不以為意可就在他準備施展生死無常的時候,阮一舟的神色陡然間扭曲了起來。

    「死吧你!」

    手中淬著劇毒的匕首狠狠的扎進了唐超的肩頭,唐超也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肩膀上的那把匕首,目光死死的又看向了阮一舟。

    「呵呵呵,唐超你簡直就是一個白痴!匕首上的毒名為戮仙,意思就是就算是仙人也能毒死,你完了!」阮一舟戲虐的說道,唐超此刻也感覺到了一絲絲的眩暈感。

    但那眩暈感遠遠不及自己被暗算后的憤怒,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唐超忽然間覺得自己的確是白痴!

    「真正該死的人,是你!」

    唐超一腳踹飛了阮一舟,眼中再無憐憫的沖了過去想要一舉擊殺後者。然後這時,禮儀長老卻是橫在了他們二人當中阻攔住了唐超。

    「好了,勝負已分,這一局唐超勝,都下去吧!」禮儀長老淡淡的說道,阮一舟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全是譏諷之色。就好像在嘲笑著唐超,就憑你也配和大長老斗?

    「滾開!」

    怒不可遏的唐超冷冰冰的沖著禮儀長老說道,後者聞言先是一愣而後就是冷冷的笑道:「你說什麼?」

    「我說讓你滾開,你身為禮儀長老又是主持大比的長老,難道你要公然袒護阮一舟?」唐超沉聲問道。

    「袒護?唐超你目無尊長的罪名待會兒再治,現在我告訴你這是大比的規則。人可以殺你,而你不可以殺人,如若你殺人,執法堂將立即斬你項上人頭!」禮儀長老昂著腦袋臉上的笑容愈發的森冷起來。

    唐超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人可以殺他,他卻不可以殺人?他被人殺了,死了一了百了。但他要是殺了人,執法堂就會立刻處決他!

    「好公平的規則,好可笑的規則。這就是傳承數千年的炎黃神族?這就是守衛了華夏數千年的雲霄宮?!」

    趙不凡此刻也是捏緊了拳頭,但他沒有唐超的勇氣去職責生他養他培育他的雲霄宮,只能暗自咬著牙關連牙齒都快要咬碎了。

    而那禮儀長老臉色雖然難看,可跟著還是說道:「規則就是如此,誰都要遵守。而你不僅僅目無尊長,如今又多了一個侮辱宗門的罪名,唐超你真不想活了嗎?!」

    「給老子滾開!」

    唐超怒髮衝冠,生死無常直接籠罩住了禮儀長老。在後者被環境所迷惑的那一剎那,唐超的身影幾乎瞬間到達阮一舟的面前。

    一拳,僅僅一拳,唐超直接洞穿了阮一舟的胸口!

    阮一舟至死臉上都還帶著冷笑,只是當他那胸口被唐超被洞穿后,他才是真正的笑話。

    唐超還不可能困住禮儀長老太久的時間,也僅僅只是那麼一剎那後者就反應了過來。但此刻阮一舟已經慘死唐超的手下,禮儀長老怒火燒心的吼道:「混賬,找死!」

    說著,那禮儀長老就朝著唐超一掌拍來。唐超悍不畏死的想要抵抗,但趙不凡此刻已經擋在了他的面前,將禮儀長老逼退後惹得對方神色冰冷的喝道:「趙不凡,你想做什麼?」

    「雷平,如此規則對唐超而言太不公平!為什麼只能別人殺他,他卻不能殺人?你的意思是說,唐超就該死嗎?」趙不凡同樣語氣不善的回道,雷平冷哼一聲,說道:

    「這是宮主和大長老都同意的規則,還有唐超並非我雲霄宮真正的弟子,但其他人卻是!損失一個都是我雲霄宮的遺憾,所以絕不能允許有人犧牲!」

    「哈哈哈,我並非雲霄宮弟子?好,好一個並非!你雲霄宮真當我稀罕你們這個破身份?既然你們不承認我是雲霄宮弟子,那我唐超今日便宣布此生此生永不加入炎黃神族!而今天我也將不再以弟子的身份參與大比,我……唐超……以個人名義,挑戰你們雲霄宮所有的年輕一輩!誰敢與我一戰?!」

    唐超怒了,若不是趙不凡的苦苦相勸他幾乎連留在炎黃神族的心思都沒有。可沒有想到炎黃神族的人卻以為他很稀罕?既然如此,從今往後自己和炎黃神族再無關係!

    而且他要挑戰整個炎黃神族的年輕一輩,讓這些自以為是的人睜開他們的眼睛看看,自己是如何將他們視為驕傲的天才們給踩在腳下。

    趙不凡和雷平都傻眼了,可以說整個炎黃神族的人都傻了,在此之前如果有人和他們說有人要挑戰整個雲霄宮年輕一輩,他們絕對一笑而至。

    可現在誰都笑不出來,甚至心裡深處有著一種東西在被無意間給激起。唐超是瘋了,瘋的已經不顧一切了。

    但他除了這樣又能如何?只許別人殺他,他卻不能殺人,這已經是一個必死之局,因為接下來的混戰中,所有人都已經預料到了,那些通過第一輪的選手們都將群起攻擊唐超一個人!

    趙不凡已經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苦澀的問道:「真的要決定這樣做嗎?你這是在玩火啊!」

    「是你們逼著我這樣做的,華天齊,蘇斬情,你們都給我滾出來!」唐超僅僅只是回復了一句,就沖著空中怒吼道!

    諸葛文武和華神鋒此刻就坐在一起,他們都聽到了唐超的聲音。前者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倒是華神鋒一臉神色休閑的說道:「真是一個不知所謂的晚生後輩,已經吃了阮一舟的匕首之毒,還妄想的挑戰我雲霄年輕一輩,找死!」

    諸葛文武冷冷的看向華神鋒,道:「我想從今天開始,我炎黃神族也會成為其他神族口中的笑話吧。」

    華神鋒眉頭一皺,很是不悅的道:「宮主多慮了,這並非雲霄大比,而是外敵入侵。我雲霄男兒偉岸不凡驅逐外敵,這本該值得讚頌的,何來笑話?」

    「呵呵,不知不覺大長老的實力不僅僅超凡入俗,就連臉色看起來也是越來越好了。」諸葛文武冷嘲熱諷了一句,便實在沒了和這不要臉的老匹夫對話的興趣。

    華神鋒冷哼一聲,雙耳一動已經聽到了他的孫兒華天齊已經迎戰了。

    華天齊已經敗在唐超的手上一次,但今天華神鋒卻是絲毫不擔心,繼續悠閑的坐在諸葛文武的屋子裡喝茶。

    而外面的擂台之上,唐超和華天齊相對而立。後者凝視著殺意肆虐的唐超,便是冷笑著說道:「唐超,上一次被你僥倖獲勝,而你今天還敢大言不慚。你以為贏過我一次,還能僥倖第二次嗎?」

    「是不是僥倖,就用你的命來見證吧!」

    唐超連一句廢話都懶得說,直接轟向了華天齊!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