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84章 老子無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84章 老子無懼!字體大小: A+
     

    來到超能局神秘的神族人越來越多,大多數都是一些老人。那些老人明明看起來已經到了風燭殘年,可當他們一個眼神掃過來的時候,卻是讓卡洛爾低下去的腦袋再也不敢抬起來。

    「阿羅德,雅布斯,諾曼,你們對這件事情怎麼看?」最先趕來的那個老者目光掃了掃坐在自己身邊的幾個老人問道。

    被點名的三個老人都是低頭沉思了起來,而後喊做諾曼的老者就是抬起頭來說道:「族長,從您之後族裡已經沒有誕生過一個在血繭中超過一天的優秀晚輩。然而我們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了他的出世,可他畢竟是我們的敵人,他曾經想要毀滅我們的晚輩!」

    族長的雙眼眯了眯,說道:「你的意思是說,不管他最後多久出來,都得殺了他嗎?」

    諾曼沒有說話其他人也都沒有說話,但他們的神色已經清楚的說出了答案,那就是--是!

    一個再優秀的天才,可他是自己的敵人都必須要扼殺的!

    族長的內心狠狠的抽搐了起來,他也知道諾曼三人是沒有錯的,可是自己接管了族長之後經歷了漫長的歲月就是為了等一個這樣的人。甚至等到的這個人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然而殘酷的現實告訴他唯一的辦法就是將他毀滅!

    這對於神族族長而言,無異於在奪取他的生命!

    「他的繭已經形成兩天了,這樣我們來打一個賭局吧。如果他不能堅持七天的時間,那他出來不管如何我都將他扼殺!相反,如果他能堅持七天的時間,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讓他加入我神族!」族長鄭重的說道。

    「可他是東方華夏的人,如果華夏的神族知道的話,他們是不會允許我們這樣做的!」阿羅德擔憂的說道。

    族長咬了咬牙關,恨恨的說道:「我血之神族被壓制了這麼多年,華夏的炎黃神族不管他們來多少人,血繭里的年輕人要麼死要麼加入我血之神族,就算付出一切代價也必須這樣做!」

    族長的話在族群里是擁有著無上的權威的,他這麼說其他人自然也沒有膽子去反抗,只是心裡默默的祈禱唐超還是不要堅持七天算了。否則的話,他不加入殺掉他們想象都心痛的厲害。

    所有人都離開了,只有血之神族的族長依舊靜靜的坐在血繭的面前,在他那張老臉上只有濃濃的苦澀:「年輕人在你們華夏有一句話叫做天意弄人,現在不就應了這句話嗎?為什麼你會是華夏人,如果你是西方人該有多好啊?可惡的炎黃神族,一旦他們知道你的存在一定會派人過來,到時候我又該怎麼留住你?」

    一聲長長的哀嘆想起,只是沒有人知道老者的心思,也沒人明白原來這個世界上竟然還存在血之神族這麼一群人。

    他們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神,神是虛無縹緲的,只存在於佛殿道觀或者教堂裡面。他們要麼是雕像,要麼是畫像,不可能血肉之軀的站在人的面前。

    血之神族之所以自稱為神族,那是因為他們存在的歲月太悠長了。而他們也一直將自己當做為地球誕生后第一批人類最純粹的傳人,不管是西方的血之神族,亦或者東方的炎黃神族,以及其他的神族都是如此。

    他們是一群更加強悍的人類,他們依舊還是血肉之軀,只是他們的血肉之軀所承載的力量是難以估量的!

    時間在飛逝,轉眼之間五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時間越久,血之神族的人卻是越加的矛盾。

    五天啊,整整在血繭裡面呆了五天的人,就算族長都不如!這樣的人一旦加入血之神族成為他們的人,將來血之神族一統全球神族都將是非常有可能的!

    不過該發生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第六天,一群擁有著黃色膚種的華夏人悄然而至超能局。

    來的人不多,只不過五人,全都是很普遍的裝扮。一般人看到,還以為他們只是從華夏來到這裡的驢友。

    但是他們的出現卻是讓血之神族的人如臨大敵了起來,當然不包括族長和阿羅德他們。

    「我就知道你們會來,但是話我先說,這個人我不可能讓你們帶走的。」族長淡漠的說道,而炎黃神族為首的中年男人就是笑了笑,說道:「路易斯族長,你的意思是說要讓我們五個人來了回不去嗎?」

    「如果你們願意現在離開,自然可以安全的回去。」

    「可是我們的身上也是有著使命的,他是我華夏人自然得加入我炎黃神族。至於他身上骯髒的血腥之氣,我們炎黃神族自然會把他洗滌乾淨!」中年男人倨傲的說道。

    「趙不凡,你太狂妄了!」路易斯族長冷冷的說道,只是趙不凡依舊不見半點忌憚的回道:「我狂妄不狂妄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血神族的擴張計劃其他神族都已經知道。如果你們還不知道收斂的話,到時候血神族很有可能消失在歷史的長河當中!路易斯族長請不要懷疑我的話,因為我趙不凡從不會撒謊!」

    路易斯終於暴露出了殺機,將趙不凡五人包圍起來可是卻不敢真的動手。

    血之神族已經準備好了,不然的話他們也不可能第一個出來掌握超能局。可是現在就和其他神族動手的話,血之神族只有死路一條!

    「好了好了,路易斯族長我看咱們現在也不用爭的頭皮血流。先等到他出來了咱們再做決定吧,嘖嘖嘖……能夠在血神族的血繭裡面呆了快一個星期的小子,他的天賦到底是有多麼的強大。而且我敢保證,他的體內一定存在著很大的魔性!」

    超不凡自言自語的說著,路易斯族長只能冷哼著悶悶不樂。他們都在等著唐超,但唐超卻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他的意識一直都處於一種無主的狀態當中,可要是唐超清醒的話一定會驚喜的大吼,因為他居然能夠在血河裡面呆上六七天的時間!

    以前只要呆個六七分鐘他就感覺自己快要被抽干生命力,但亞瑟的血繭卻讓他彷彿穿上了一層保護衣,完全不再懼怕血河的威力!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死相剋,亦可相依。生死本為同根,死之盡頭方為生之門!」

    腦海里那道當初推開第三層靈塔門時傳來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唐超似乎聽得見可又覺得很縹緲。他現在只是很單純的感受著血河帶給他的舒服享受,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肌膚比任何時候都要有活力都要充滿著力量。

    他甚至有一種荒謬的信心,只需要一拳他就能打爆卡洛爾的腦袋!

    不知又是過去了多久,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傳來:「該醒來了!」

    躺在血河中的唐超默然間眼神聚焦了起來,死死的看著他頭頂上的一個人影。人影並不是實體,也看不清楚長相,這讓唐超忍不住就是問道:「請問前輩是?」

    「我?只不過唐玄一老友而已。年輕人我能留在這裡的時間不多,我現在只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的回答讓我滿意,你將會得到你想要的。可如果你的回答不滿意的話,那麼你很有可能要等很久才能再次見到我。十年,百年,或許五百年都有可能,所以你必須要把握住這次的機會!」那道虛影輕聲說道。

    唐超的心頭一緊,臉色鄭重的說:「前輩儘管問就是!」

    「那好,我問你,你想成為什麼人?」

    「額!」

    唐超一下子就是愣住了,原本還以為虛影會問他關於招式或者關於境界的問題。可沒想到,對方居然問他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他從來就沒有想過這麼無聊的問題,也一直都是能過成什麼樣就做什麼樣的人。只是現在那道虛影這樣問絕對不會是好玩,他已經說了這次的機會不把握住,那麼很有可能唐超將再也沒有機會參悟第三層中的東西。

    五百年?不能進步的唐超,能活到五百歲嗎?除非他在做夢!

    唐超沉默了下來,只是當他沉默之後他的腦子裡卻是浮現出了當初所看到的唐玄的畫面。

    從一開始的千軍萬馬中奪敵人首級的豪邁,再到一人屠滿門皇室的血腥,再到睥睨天下欲要破碎虛空的桀驁!

    這一刻唐超忽然間想明白了什麼,他要做什麼人?只要有目標,他就要將那個目標踩在腳底下,他是唐超,他的一生就是在超越一個又一個的人!

    「有答案了嗎?」那團虛影再次問了起來,唐超抬起頭來默然點頭,說道:

    「前輩,我並不知道我的答案會不會讓你滿意,甚至還有可能讓你憤怒。但我只是針對您的問題而已,您問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現在可以告訴您,在我現在的認知里唐玄是我見過最為厲害也最為強橫的人,如果有機會我將……。」

    唐超話還沒有說完,那虛影就是饒有興趣的打斷道:「你想成為唐玄的那樣的人?」

    唐超在虛影的注視下搖了搖頭,縱使他已經感受到如果說出這個答案虛影就會滿意,他仍舊還是說出了一個更加狂妄的答案。

    「不,我不想成為他那樣的人,我要做能夠凌駕唐玄之上的人!」

    虛影一下子沉默了,足足過了好幾秒鐘他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凌駕唐玄之上的人?哈哈,年輕人你知道唐玄到底有多麼的強大?你知道他一路走來殺過多少人嗎?你知道你要成為超越的他將會付出什麼嗎?現在我可以讓你感受一下唐玄一成實力的力量,如果你還能說你無懼,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虛影的笑聲剛剛落下,唐超還沒來得及準備整個人的意識瞬間破滅!但是他的感受卻是那麼的清晰,身體的肉被一塊塊的分割,鮮血在不斷的流失,而他的生命正在慢慢的走進倒計時。伴隨著巨大的痛苦,唐超在承受著死亡的煎熬。

    這就是唐玄一成的實力嗎?不,應該不是,因為自己根本承受不住他一成的能力,只有死路一條!

    可反正都是死,死之前為什麼不敢說出那句話?

    唐超在巨大痛苦中,張開口就是咆哮著長吼道:「老子無懼!」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