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52章 爺爺的遺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52章 爺爺的遺物字體大小: A+
     

    唐超再一次推開了房門,重新點亮了屋子裡的燈光。

    徑直的走到了床邊,身子往下一蹲看了一眼床底下。

    床底下他剛剛已經打掃過了,什麼東西都沒有。但他不可能記錯,爺爺臨終前所說的東西,就在床底下。

    空無一物的床底下,難道還有暗格嗎?

    唐超心頭想著,於是將床給挪了一個位置。房間裡面沒有鋪什麼地板磚,當初是擔心年紀大了的唐振霆會因為地滑而摔倒,所以房間里只是鋪了水泥而已。

    但是唐超第一眼看去卻只有平整的水泥面,並沒有任何的縫隙存在。

    可是當唐超仔細的觀察之下,卻是發現有一塊地方比起其他的位置要稍稍的矮了那麼一點。就是那麼一點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察覺到,可是唐超的目力卻能分辨出來。

    走過去手掌在上面一按,沒有什麼反應依舊堅硬無比。

    唐超皺了皺眉頭,難道爺爺臨終前自己也記錯了嗎?

    唐超的心裏面其實對唐振霆遺留下來的東西並不認為有多麼的珍貴,可是那份情誼卻同樣又是無價的。

    不想著這麼快就出去,唐超蹲在那塊矮一些的水泥面前思考著到底在哪兒。終於唐超抱著嘗試的心思,一隻手五根指頭一用力盡數插進了那塊水泥面裡面。

    微微一提力,唐超竟然將那一整塊水泥都給抓了起來。

    這一幕讓唐超心頭微微一驚,原來東西真的在這兒,因為水泥塊一抓起來,唐超就看到了裡面放著的一個小木箱子。

    木箱子並不大造型也很老舊,上面有著一把銅鎖鎖著。唐超將手上的水泥塊放在了一邊,將木箱子給拿了出來。

    重新坐在床上,將那副銅鎖拿掉。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頭卻在這時變得有些不太安靜了起來,不是因為對裡面的東西有多麼的趨之若鶩,而是一種發自於內心的悸動,似乎這裡面的東西對自己真的很重要!

    唐超將箱子打了開來,入目卻發現裡面的東西依舊被一塊黃色的綢布給包裹了起來。將黃布給拆掉,唐超終於看見了裡面的東西。

    放在最上面的就是一封信,而且也僅僅只是一封信而已!

    將那封信拆了開來,唐超的一雙眼睛死死死的盯著那封信,他不敢讓自己錯過任何一個字。

    「超兒,如果你看到這封信,那爺爺相信你就再次回到了唐家。你是爺爺一手帶大的,所以爺爺相信你雖然胡鬧了一些,但骨子裡是很傲氣的。沒能堂堂正正的回來,你是不可能來拿走我留給你的這封信。」

    唐超看到這裡雙眼有些模糊了起來,字裡行間的語氣就是寵溺自己的長輩在苦澀的對著自己說話一樣。但唐超卻沒想到,原來爺爺在還沒去世之前就已經預料到,唐天賜他們會將自己給趕出去。

    吸了吸鼻子,唐超繼續看信:「最後的這段時間裡其實爺爺一直都在猶豫到底要不要給你寫這封信,真的很猶豫啊,因為我要說的事情一旦說出來,銘皇他估計會被我給氣死吧!」

    爺爺要說的事情,會和唐銘皇有關?!

    唐超的心頭咯噔一下,耐著性子繼續看信:「我和銘皇是年輕的時候認識的,但我並不知道他卻是一個高人。和我認識的時候,他卻已經是一百好多歲的老怪物。我們倆一起度過那段崢嶸歲月,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沒有銘皇我絕對沒有辦法建下那些功勛,並且萌陰唐家後輩。」

    「只是當那段戰爭歲月過去后,我和銘皇都開始度過自己的晚年。然而沒想到的是,突然有一天銘皇抱著了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嬰兒來找了我,說要我認這個孩子做孫兒!」

    「說到這裡超兒你應該知道了,那個嬰兒就是你。你並非是我撿來的,而是銘皇或許現在已經是你師傅他親自抱過來的。他把你交給我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千萬不要告訴你你是怎麼來的,他說如果你提前知道的話很有可能會為你帶來殺身之禍!」

    「我是一個軍人,也是一個粗人。我一輩子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心愧的事情,但在你身上我撒了謊也一直在撒謊。因為你這個孩子真的太聰明了,聰明的讓爺爺不敢讓你出現半點傷害。可是當我問銘皇你的父母到底是誰的時候,他又什麼都不肯說。」

    「我知道你從小到大的願望就是能夠見到自己的父母,但你要是想知道的話就只能去問銘皇。恐怕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他才能告訴你,你的身世!」

    「好了,爺爺要告訴你的都說完了。超兒,不管未來你怎麼回到唐家,爺爺都會支持你。但只希望你看在爺爺將你撫養長大的情面上,千萬不要太狠心。他們,畢竟是爺爺的親骨肉!」

    唐振霆的信看完了,唐超的身體顫抖了,心也在顫抖。

    一直以來就連唐超自己都默認了他是唐振霆給撿來的,他的父母是誰不知道,他也沒有打算去尋找自己的父母。因為他們已經將自己給無情的遺棄,而且世界這麼大人這麼多,除非他是神仙否則這樣毫無線索之下,他又該去哪裡尋找。

    正是因為這樣的想法,讓他這麼多年來對自己的身世看的一直很淡。可他怎麼也想不到,唐振霆留給自己的信里卻是在告訴著自己的身世!

    他不是被撿來的,他是唐銘皇抱來唐家的。唐超一直還以為是因為唐銘皇和爺爺的關係,所以才會在爺爺過世之後帶著自己離開了唐家,並且教會了那些本事。

    但現在看來,並不是那樣!

    唐銘皇一定知道誰是自己的父母,肯定也知道他的父母如今身在何處又或者還到底在不在這個世界上!

    只是為什麼他卻千叮嚀萬囑咐讓唐振霆不要告訴自己這些,而且還說一旦說了很有可能會為唐超帶來滔天的危險。難道自己的父母有什麼仇人嗎?可唐銘皇是什麼人,放眼全世界除了那麼幾個人能夠對唐銘皇產生一點威脅之外,其他人難道還能在唐銘皇的保護下傷害到自己嗎?

    自己的父母到底是什麼人,他們到底招惹了什麼樣的仇家,會厲害到連唐銘皇都在忌憚!

    唐超的腦子裡紛亂了起來,用亂麻都不足以去形容此刻他的感觸。內心有著衝動,恨不得馬上就站在唐銘皇的面前,問他父母到底是誰,他的仇人又是誰!

    只可惜唐超知道這個時候如果他去羅剎寺,一定見不到唐銘皇,甚至還有可能被羅剎寺里的禿驢給驅趕。

    唐超現在壓根就沒有那個實力獨自去闖羅剎寺,這個時候他很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一點來拿這封信。早一點看到這封信,那麼他就能早一點知道這一切,何必等到現在明明急不可耐卻偏偏毫無辦法。

    他的呼吸聲變得逐漸的粗重起來,手中的那封信已經被他捏的快要破掉。只是在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了一個人。

    看到唐超的樣子,她的臉色就是微微一變,連忙抱住了他的雙肩問道:「唐超,怎麼了?!」

    聽出來是秦瑤的聲音,唐超緊咬著牙關看著卻是將那封信全部的藏在了手心,勉強的笑道:「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心裏面不好受。」

    聽到唐超這樣說,秦瑤的心頭這才稍稍好過了一點。

    「對了,你怎麼來這裡了?」唐超再一次問道,秦瑤微微一笑,說道:「還不是看你來唐家這麼久了卻還沒有回去,所以不放心我就讓元燁送我來了。」

    「看來要是哪一天我長久不在你身邊,你得急死。」唐超開了個玩笑,秦瑤只是撇了撇嘴一句也沒有回應。

    唐超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拉著秦瑤去到了唐家的祠堂里一起祭拜了唐振霆后,這才回去了漢臣。

    一路上唐超沒有透露出半點自己身世的事情,但腦子裡卻始終都是在圍著這一件事情打轉。唐超明白現在的他該想的事情不該是這個,所以強行甩掉了身世問題,轉而問著秦瑤:

    「楊家,喬家,陳家他們三家今晚上做了什麼?」

    「沒有,他們什麼都沒做,甚至他們三家的人今晚上連出來走動都沒有。」

    聽到秦瑤的話,唐超的嘴角就是露出冷冷一笑,說道:「看來楊青鋒這個人真的很不簡單啊,如果是一般人估計會情緒激動之下就來找咱們拚命了。但是楊青鋒卻是生生的忍了下去,他知道這個時候越是跳的歡越是死的快。可惜了,這麼好一個機會他怎麼就沒上當了呢?」

    「他們現在已經不足為懼了,我們掌握了唐家,並且還有著楚家和寧家作為朋友,聯和我們本身的能力就算不能超過他們三家聯盟,至少我們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剩下的,就要看咱們雙方誰能熬的過誰吧!」

    「不用熬,因為贏的人一定是我們!」唐超的眼中充滿了信心的重重說道!

    秦瑤的雙眼也笑的眯了起來,她最為喜歡看到的就是這個時候的唐超。充滿了自信卻並不會被自信所沖昏頭腦,他永遠都是那麼的冷靜那麼的睿智,cao控著所有的一切,讓自己在這麼多次的爭鬥中從來沒有失敗過一次。

    這才是她秦瑤的男人,讓所有女人都羨慕的愛人!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