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49章 一步錯步步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49章 一步錯步步錯字體大小: A+
     

    唐天雄真的被丟了出去,從紅竹會公司的大門丟出去好幾米遠。

    至於唐天雄會不會被摔斷骨頭之類的,沒有人去關心,甚至被丟出去后就沒有人再去看一眼唐天雄。

    唐天雄一個人坐在地上就好像丟了魂魄一樣,口中呢喃雙眼渙散,好似得了失心瘋一樣。

    沒有人能夠承受在最高峰突然間墜入地獄的那種滋味,唐天雄就沒辦法承受。唐然的死對唐家而言就是一個災難,但對唐天雄來說就像是春天到了一般。

    因為唐然一死,唐家的未來肯定是要交給唐哲的,就算唐哲不出色按照家規也是如此。可誰也沒想到,他才剛剛做幾天人上人,唐哲就死了而他也被瞬間打入了十八層地獄。

    這樣的現實,唐天雄沒法子去接受。就連自己怎麼回到唐家的他都不知道,更沒有看到對面唐天賜那殺人般的眼神正在盯著自己。

    「天雄,天雄……?」

    「啪……唐天雄你給我振作一點!」

    「小哲死了,我什麼都完了,什麼都完了!」唐天雄依舊失魂落魄的念叨著,就算臉龐腫了起來仍舊沒有半點改變。

    唐天賜這個時候是真的恨不得一刀了結了唐天雄,後者這樣被唐天賜覺得簡直就是唐家的奇恥大辱,就和他那個沒腦子的兒子一樣,都該死!

    「好好的看著二爺,這段時間就不要再讓二爺出去了。」看到自己沒有辦法讓唐天雄清醒,唐天賜只能安排著下人看著唐天雄,生怕他再出去破壞自己的計劃。

    走出去唐天雄的房間后,唐家老三唐天豪就是走了過來,憂心忡忡的問道:「大哥,二哥怎麼樣了?」

    「還沒緩過氣兒來,算了不管他了,紅竹會那邊怎麼樣了?」唐天賜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太陽穴問道。

    「紅竹會最多再支撐五天的時間就會分崩離析,他們手下那麼多人現在很多場子被關閉根本養不活他們。」唐天豪冷聲道。

    「五天?太久了,最多三天的時間必須要讓紅竹會消失在京市。這樣吧,你收攏一下咱們手上那些收買的人,開始以黑制黑的!」

    唐天賜是真的等不了了,五天的時間很短暫,但對於當下而言卻是無比漫長的。在四家聯盟裡面,他唐家的地位雖然一直在陳家之上。可他能感受到其他人對自己的輕視,這一次自己主動請纓來對付唐超。一是為了給唐然報仇,二就是為了證明唐家不是他陳家能比的。

    未來的分割楚家的事情上,他唐家要拿的一定要比陳家多!

    唐天豪有些猶豫,支支吾吾的說道:「可是大哥,這件事情青鋒不是說了不能……。」

    「住口,楊青鋒他才多大點呢?我們做事難道真的還得他來指手畫腳不成。什麼一步步的來,唐超不是傻子他根本不會給我們那麼多時間,我們現在必須要出其不意否則他真的反擊起來我們很難承受的!」

    唐天豪沒有說錯,楊青鋒也沒有錯,錯的或許只是那個已經死了的唐哲,否則一切就都在計劃當中了!

    唐天豪沒敢再繼續說什麼,他的性子本就懦弱,唐天賜聲音大點他就沒膽子了。

    唐家再也沒有一個人去說要把唐超和沐妃抓起來法辦的話來,因為唐天賜沒有開口誰都不能擅自主張。一天下來平靜的讓唐超都覺得有些犯困,沐妃依舊還在計算著損失,臉上的愁雲越來越是濃郁。

    終於當沐妃算了一筆賬后,放下手頭上的事情,皺著眉頭有些不太肯定的說道:「我有種預感,很有可能就在這幾天唐家會施展最後的雷霆手段了!」

    唐超正在吃著橙子,聽到沐妃這樣說,有些好奇的問道:「怎麼說?」

    「你看原本唐家一直在通過關係查封我們的場子,可是自從唐哲死後卻是突然間安靜了下來。唐天賜不是一個感情用事的人,現在的平靜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更大暴風雨即將到來。如果他一點點的查封我們的場子,我們只能被動挨打。可是今天的平靜讓我覺得他已經等不及了,就是一字盟那邊他也放棄了騷擾。這樣的變化,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打算黑吃黑了!」

    沐妃一直都是黑道中大姐一類的人物,對於這樣的變化有著超乎於常人的敏銳。

    唐超聞言也是忽然間反應了過來,問道:「唐家難道已經收攏了京市那些零散的黑幫?」

    「其實唐家早就有這樣做了,唐家一天比一天衰弱,他們必須要想一個辦法維持唐家的運作。黑道上的錢是來的最快的,所以唐天賜早就鋌而走險了,這一次他們如果想要雷霆一擊的話,就絕對會動用那些力量!」沐妃沉聲道,唐超冷笑了起來,只是笑的有些悲哀和傷感:

    「爺爺一生從軍剛正不阿,不管唐家的任何子孫他都是口口言傳要做好人要做好事。可是唐天賜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如果爺爺在天有靈他的心裡現在一定很難過吧。」

    沐妃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她很明白唐超對唐家的感情是有多麼的複雜。一方面恨之入骨,另一方面卻永遠都不可能真正的毀掉唐家。因為那是那位老爺子,一生的心血所在,而唐超是他養大的!

    養育之恩,大於天!

    「沐妃姐你吩咐下去吧,我也會給向問天打電話,這兩天我們抵擋了他們的攻擊之後,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摧毀唐家的暗處力量!我想現在秦瑤那邊也該開始運作了,這場戰鬥從來就不可能會出現逐一擊破的可能。他唐天賜想要一步步來,而我早已經將所有的力量都壓了進來,這一仗他除了輸已經沒有第二種結果。」

    唐超說完就靠在沙發上閉上了雙眼,一個個的命令也從沐妃這讓傳達了下去。

    一天過去,一個白天又再次過去,一切都仍舊還是那麼的安靜。

    只是當第二天的夜幕降臨的時候,京市幾乎大半的夜場全都關門閉業。

    這樣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很多人都嗅到了一種怪異的味道,但多數人是不希望淌這趟渾水的,也紛紛躲在家裡睡大覺。

    楊家。

    楊青鋒正和自己的父親說著一些事情,喬天放卻是顧不上規矩的直接闖進了兩人談話的書房裡面。

    喬天放的臉上一片鐵青,見到楊青鋒和楊寰就是沉聲說道:「唐天賜這個蠢貨,他準備動用自己手上那點可笑的力量黑吃黑了!」

    楊青鋒的手上正端著一杯茶,一聽到喬天放的話後手中的茶杯頓時間就是掉在地上摔成了粉碎。

    「喬叔叔,這是真的?」楊青鋒還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喬天放氣極反笑,說道:「怎麼可能有假,現在京市大半的夜場全都關門了。如果我猜測的不錯,唐天賜的人馬已經殺了過去。唐超這是請君入甕,一打盡呢,但唐天賜現在估計還在想著贏了后他能有多大的好處吧!」

    「該死,簡直該死!他唐天賜是不是腦子糊塗了,早就和他說過無數次千萬不能大意。一個唐哲的死算得了什麼,要做大事怎麼可能沒有犧牲,他唐天賜難道還不明白這樣的道理嗎?」

    「青鋒,現在說這些都是毫無益處,我們必須想好辦法怎麼挽救唐家。」喬天放沉著臉問道。

    可是楊青鋒卻是慘然一笑,說道:「沒用了,當唐天賜決定這樣做的時候就已經回天無力。我太了解唐超了,一旦他決定了怎麼樣,就會將我們的所有後路都給封死。如果我猜的不錯,這一次唐天賜一定會輸的很慘很慘,但他不會死卻會失去永遠的自由。你們別忘了,唐超他可不僅僅真的只有黑幫勢力,蔣和澤那個人雖然頑固,但畢竟唐超是他女婿啊!」

    聽到楊青鋒這麼說,喬天放渾身也是如同泄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顯得是那麼的無力。

    唐天賜已經掉進了唐超已經挖好的泥潭裡面,現在他自己跳了下去,誰也沒辦法給他洗乾淨。而且誰要是敢去洗,只會落個同夥的罪名。

    唐天賜完了,唐家也已經完了,甚至很有可能,他們的四家聯盟都會完蛋!

    楊青鋒在發瘋,砸碎了書房裡一切可以砸的東西。喬天放不想在這裡看楊青鋒發火早早的跑了,就連楊寰也沒有呆在書房裡面。

    「唐超,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會置之死地而後生!難道你真的是上天的寵兒嗎?我原以為唐家和你的仇恨會讓你不再保持一顆清醒的頭腦,而唐家對你的恨也會讓你死無翻身之地。可我萬萬沒有想到,唐天賜他居然如此的沉不住氣。一步錯步步錯,我楊青鋒從來不承認自己會敗給你,但這一次我真的要失敗了嗎?」

    唐家的重要性楊青鋒從來沒有明說,這其實是最為重要的一步。因為楊青鋒在決定四家聯盟對付楚家的時候就算定了唐超一定會參與進來,如果唐超一進來他絕對不會將楚家當做頭號對手而是唐超!

    他對唐超可謂是有了發自內心的忌憚,也正是因為如此他讓唐家去對付。因為他不可能調動去唐超一個人,那樣只會讓情況變得無比的糟糕。

    動用了一顆最為重要的棋子,原本還在為即將成功的計劃竊喜,卻不想驚雷劈下的如此迅速而猛烈。

    如果楊青鋒預料的不錯,唐天賜現在應該嚇傻了吧?!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