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48章 我要告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48章 我要告你!字體大小: A+
     

    「唐少怎麼回事啊,好端端的你怎麼又跑回來了?」

    跟著唐哲一起來的那幾個狐朋狗友很是不甘心的問道,他們可都是花叢老手,一眼就看的出來沐妃有著一般女人難有的味道,所以一個個都恨不得撲上去咬幾口。

    不提還沒什麼,一提唐哲就來火。暗道沐妃居然這麼的不識時務,唐超現在根本就罩不住紅竹會,紅竹會被唐家毀掉只不過是這幾天的時間,那個女人早就已經棄暗投明的撲進自己的懷抱的。

    「以後這件事情誰都不許再提了,滾,都他娘的給我滾!」唐哲將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全都給趕走了,那些人頓時做鳥獸散,沒有一個人敢和盛怒中的唐哲爭辯什麼。

    只剩下一個人的唐哲摸了摸口袋發現已經沒有煙了,罵了一聲晦氣后就開著車到了一家便利店外停車,下車就買了一包煙。

    看著便利店售貨的營業員長得還不錯,浪費了一些時間並且約定好晚上見面后,這才心頭舒暢的走出了便利店。

    上車,很是豪氣的將坐下跑車馬達聲發動的轟鳴起來,這才揚長而去。

    車子開的,巡邏的交警等到發現的時候想追已經是來不及了。唐哲一路開著車,慢慢的也放緩了車速。想了想還是給自己的那群朋友打去電話,準備約定一起去郊外的高爾夫球場打兩把球發泄發泄一樣。

    電話打完后,那些人又屁顛屁顛的答應一起去,絲毫忘記了剛才被唐哲給無情的趕走了。

    去郊外的路上有著一段坡路,在下坡的時候唐哲將車速不斷的往上。只是下完坡,當他準備剎車來個漂亮的擺尾時,卻發現車子的車剎怎麼踩都沒有半點反應。

    一開始唐哲還沒怎麼在意,可是馬上臉色就開始慌張了起來。當車速越來越快,車剎依舊沒有半點反應的時候,唐哲驚恐的尖叫起來。

    「救命,救命啊……!」

    唐哲的聲音壓根就沒有人聽到,車子直接的撞在了欄杆上飛了出去。高架橋下不是河流而是堅硬的店面,唐哲的跑車車頭直直的栽在了地上,瞬間豪華的跑車彷彿成了一堆垃圾。

    地面上那些正在行駛的車輛立即停車下來,有人報警有人上前救人。只是當交警過來拉出唐哲的時候,唐哲的樣子已經不能用慘不忍睹去形容。

    據說整個人的腦袋都被壓扁了!

    突然的噩耗傳進了如今可謂是志得意滿的唐天雄耳中,這樣的噩耗讓唐天雄直接扇了前來報信的人幾個耳光子,並且告訴他如果是亂報一定會要了他的狗命。

    但唐天雄還是見到了唐哲的屍體,在見到的那一刻整個人搖搖欲墜幾欲昏闕!

    …………

    「在我市郊外的飛雲橋上發生了一起車禍,一輛賓士跑車失控衝下高架橋,車主當場身亡!」

    沐妃親自收看了這則新聞,關掉電視然後收拾了一下東西開車去找了唐超。

    唐超正在漢臣別墅內分析著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動手,見到沐妃突然間回來了,就是笑著說道:「我就說你不是鐵打的吧,是不是想休息?我現在就去給你放水,洗澡!」

    看著唐超起身,沐妃卻是一把拉住了他,臉上帶著愧疚的說道:「對不起!」

    唐超疑惑的看著沐妃,不太明白沐妃好端端的道歉做什麼。直到沐妃再一次開口,說道:「你早上送我去上班不久,唐哲就來了。」

    「什麼?唐哲去找你了!呵呵,看來還真是一個草包,他以為這個時候就到他逞威風的時候嗎?」唐超冷笑道。

    「是的,他只是一個草包,但他動了不該動的心思,所以我讓他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了。」

    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了?!

    唐超仔細的感受著這句話,並沒有多久就是明白了過來,但還是有些不太相信的問道:「你殺了他?」

    「請原諒我的先斬後奏,但是他必須死!」沐妃沉聲說道,唐超聞言就是啞然一笑,說道:「這有什麼好道歉的,既然他惹到了你你出手那也是應該的,放心……在我心裡他死不死根本影響不到什麼!」

    「可是我怕破壞了你的計劃。」

    「這可不一定,或許唐哲的死會讓一切結束的更快呢?」唐超淡淡的笑道。

    「真的不怪我?」沐妃再一次的問道,唐超苦澀一笑,說道:「就算怪,打死我也不敢說出來啊。」

    「搞得我好像很兇似的,既然你不發表意見,那我就說了。現在你最好找下關係,因為警察很快就會來找上我,要是我被警察帶走了,那你這位唐少可就太失敗了。」

    沐妃又將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丟給了唐超,唐超心頭也是明白就和她一同去到了紅竹公司。

    果然,兩人前腳剛到紅竹,後腳唐天雄就帶著一群警察氣勢洶洶的殺了過來。

    一見到沐妃的時候,唐天雄就是猙獰著臉色吼道:「就是那個賤人,把她抓起來她就是殺人兇手,還有這裡面的所有人他們都該殺!」

    帶隊的警察有些頭皮發麻,他知道今天的這件案子非同小可,可是調取了監控錄像后卻都沒有發現誰在唐哲的車上做了手腳,雖然他們發現唐哲車子的剎車系統有問題。

    「唐二爺這件事情我們自然會處理的。」那帶隊的隊長硬著頭皮乾笑道,卻不料唐天雄冷笑道;「你還想不想幹了,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將那個賤人抓走並且槍斃,你的警察也不用再做了!」

    「唐二爺好大的威風啊,一大清早的就是要殺這個殺那個的,這些警察同志每天工作已經夠辛苦了,難道你還要給他們添亂不成?」

    唐超從辦公室內走了出來,一臉譏笑的看著唐天雄。後者一見到唐超也在這兒,頓時間更加肯定唐哲的死和他們脫離不了干係。

    「把他們全抓起來,我兒子的死就是他們乾的!」

    「不對,警察同志不知道你能否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我現在很疑惑,到底出什麼事情了?」唐超看著那警察隊長皺眉問道。

    那警察隊長唐超其實認識,打過一次交道這還是對方主動上來攀關係的,誰讓唐超的未來岳父是他頂頭**oss的**oss呢?

    「哎呀,原來唐少也在這兒啊。咳咳,事情是這樣的,今天在郊外發生了一起車禍,車主當場死亡,是唐二爺的兒子唐哲。在案發前不久,唐哲曾經來過紅竹公司一次,而且悶悶不樂的走了,所以希望沐總能夠和我們一起回去配合調查!」

    警察隊長的話讓唐天雄的心頭就是一沉,他現在有點後悔來的太匆忙,甚至連關係都還沒有去走動一下就喊來了警察。他以為自己唐家二爺的身份足夠讓這些警察嚇的大氣兒不敢出,但現在看來自己想當然了。

    「原來是這樣啊,哎……唐二爺節哀順變啊,對於這件事情我也很抱歉。但……僅僅因為唐哲來了紅竹公司一次就說事情是我沐妃姐做的,這是不是太牽強附會了?都說捉賊捉贓,任何事情是要講究證據的,配合調查可以但我會跟著一起去,希望你們能夠拿出證據來!」

    唐超的聲音變得冷然起來,唐天雄已經怒吼了起來,喝道:「你唐超就是最大的證據,唐然就是你殺的,現在唐哲也死了,你想要殺光整個唐家的人!」

    「唐二爺自重,我唐超可是依法納稅遵守法紀的公民。如果你還繼續這樣說的話,我會依法告你損害我的名譽權,要知道我唐超現在可不是能被人隨便污衊的!」唐超說起這些話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更別說有半點的不自然了。

    那帶隊的警察頭都大了,兩邊都不是好惹的,而且唐超還是自己頭上boss的女婿,更是一個大狠人。誰不知道唐家唐哲在京市招搖過市,光是酒後駕駛都不知道被逮到過多少次。要不是唐家這層關係在,估計那傢伙這輩子早就別想開車了。

    而且現在唐超就一句話要證據,調取了那麼多的監控而且也詢問了唐哲的朋友就連那便利店的營業員都被喊去調查了,壓根一點發現都沒有。

    別說證據,現在就是連根毛都找不到。這樣就算帶著沐妃去了公安局,過了限定時間人家依舊還會走出來,但自己卻是得罪了一個大人物。

    想到這,那警察隊長已經有了決定,拉了拉唐天雄的手臂,就是說道:「唐二爺,唐少說的沒錯,不管是不是沐總做的我們警察要辦案都必須要有證據。沒有證據之前就說是沐總做的,這同樣是違法的。唐二爺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出真兇的!」

    「真兇就在你面前!」唐天雄怒瞪著的雙眼喝道。

    那警察隊長乾乾一笑,說道:「唐二爺還請冷靜,我們都知道現在的你很悲傷,但還是希望你能節哀。我們一定會抓緊時間破案的,還希望唐二爺不要讓我們難做!」

    說著,那警察隊長直接帶人走了。留下唐天雄一個人站著目瞪口呆,等到警察走後唐超這才笑著說道:「怎麼,二爺是不是傷心過度走不動了?這樣,我派個人開車送你回去吧。」

    「唐超你等著,你的末日就快到了,這一次不管你有誰幫忙都逃不了一死!而且就算你死了,你也永遠進不了唐家的陵墓,但是唐哲和唐然卻可以!他們永遠都是真正的唐家人,而你只是老不死撿來的一個野種!」

    「把他給我丟出去!」

    唐超的聲音冰冷如同冰窟里冒出來的一般,若非沐妃拉著他,現在的唐天雄絕對是一具死屍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