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27章 他死了,我們還活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27章 他死了,我們還活著字體大小: A+
     

    金岩不可能是史蒂夫的對手,這是早已經就註定的事情。

    金岩直到此時此刻也依舊沒有想不明白這個突然出現的外國人到底是什麼人,他幾乎就像是將華夏古老流傳的五行法門給運用的淋漓精緻。

    不管是火的炙熱的,還是水的陰柔,亦或者金的剛猛,還是土的厚重,木的生機全都被他給展現了一遍又一遍。而且在面對史蒂夫的時候,金岩感覺自己完全沒有出手的必要。因為他不可能贏得了,但是不掙扎也就意味著必死無疑。

    「你到底是誰?」金岩一臉憋屈的問道。

    史蒂夫顯得無比的氣定神閑,越是如此越是讓金岩心裏面駭然。

    「我是誰?哦,你可以把我當做是神!」史蒂夫開了一個很不好笑的玩笑,金岩冷笑著說道:「如果你能成神,那老夫今天就算拚死也要屠神!」

    「你?還差一點啊!」

    史蒂夫氣死人不償命的淡淡笑道,金岩怒不可遏的大嚎一聲,道:「要死一起死吧!」

    突然間金岩的氣勢宛如那直衝天際的噴泉,瞬間攀升到了極點。史蒂夫的臉上突然之間露出一抹驚訝之色來,但馬上就是恍然大悟,笑道:「都說武學乃是自華夏傳出去的,一直以來我都對這句話有些懷疑。但是自從我來到華夏后,倒也的確感覺到這裡的本源是所有國家最為濃郁的。不過,我還是那句話,你要是我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史蒂夫話音一落,便是一揮手面前出現了一面土盾。再一揮手一面看似輕薄的水幕再次形成,而後則是一面金盾。三重防禦,三重困難疊加的防禦,金岩就算是施展金門秘法以燃燒自己生命為代價,也不可能殺的了史蒂夫,甚至有可能還沒辦法重傷!

    唐超一點也不擔心史蒂夫,此時此刻他和黑衣人戰鬥正酣。對方所使的正是鴻蒙的招數,唐超雖然在鴻蒙裡面呆的時間不長,但那幾天的時間卻是讓他對鴻蒙多少有些了解了。

    不用看這個能夠和自己一直顫抖並且還不落下風的人,必定是鴻蒙年輕一輩最傑出的那幾人之一!而且交纏下來,唐超儼然對對方是誰有了一些猜測。

    鴻蒙年輕一輩最為傑出的正是蕭正然,高弘,周曆三人。蕭正然人如其名,乃是修習的鴻蒙浩然正氣**,據說不管是多麼心狠毒辣的人看到他的第一眼都會被他身上的正氣所感化。雖然有些誇張,但蕭正然顯然是個極度可怕的天才人物。

    再者就是高弘,高弘據說修習的乃是不死不滅之法。也許他的實力不及蕭正然,但卻絕對是最難纏的一個。再者就是周曆了,周曆是三人中所學法門最為陰毒的。據說為了練功,那傢伙曾經一個人在亂葬崗中呆了整整三年。

    眼前這人給自己的就是一身的死氣,而且出手也是招招致命。有如此高深的身手,唐超覺得除了周曆沒有其他人更加合適。

    「周曆,你已經知道再和我這麼繼續糾纏下去是討不到半點好處的。而我想要殺你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我知道你奉了左權的命令來殺我,但既然你殺不了我我現在也沒有心思再去殺你,趕緊滾吧,否則的話你就真的要交代這裡了。回去幫我給左權帶一句話,如果想殺我唐超,雞鳴狗盜躲躲藏藏的方法是不會有任何用處的!」

    唐超奮力一擊將周曆給逼退後冷聲說道,周曆的眼中滿是驚訝之色,他沒想到唐超居然真的認出他來了。但唐超的話卻是沒有說錯,他今天的確沒有辦法擊殺唐超。而且帶來的這些人,幾乎已經傷亡殆盡了!

    「今天若非你有那高人幫忙,必是你的死期!希望你下次還能有這麼好的運氣,後會有期!」周曆丟下一句話逃了而去,唐超的一隻手依舊還在抱著孟雅,只能親自眼見著周曆走掉。

    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失魂落魄般的孟雅,唐超也是不知道如何去安慰。

    將孟雅放了下來,孟雅卻是走到了孫浩的身邊。看著他那雙還沒有閉上的眼睛,孟雅沒有一點害怕的將他的雙眼給合上,咬著嘴唇說道:「孫哥對不起,其實你真的不用有任何愧疚的。我知道你有你的難處,而且你在這裡真的只是他們的一顆棋子。所以我想讓你走,可是為什麼你還要回來?」

    孫浩所做的一切,足夠讓孟雅將他當做大哥一樣對待。兩人只不過相處了一天而已,但孫浩卻為她付出了生命,孟雅覺得真正該愧疚的人是她!

    「小雅,我們先回去吧!」

    唐超見到金岩已經沒有再戰之力的跪在地上,心裏面已經明白今晚上的一切爭鬥都已經落幕了。走到孟雅的身邊輕輕的拍著她,孟雅失神了好大一會兒這才微微點頭。

    只是等到唐超走到金岩面前的時候,這才發現抽著一根雪茄的史蒂夫不是重傷了金岩,而是直接殺了金岩。

    在金岩的脖子上有著一道細細的血痕,膝蓋前已經流了一地的鮮血。老傢伙的雙眼怒瞪著,似乎到死也是死不瞑目。

    唐超微微嘆了一口氣,沒有去管金岩對著史蒂夫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史蒂夫。」

    史蒂夫擺擺手,一邊抽著煙一邊走,說道:「我想一個人看看晚上的風景,tang你們先回去吧。哦對了,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去和小柔說說話,她自從來了海川后就變得有些沉默,我看著都心疼呢!」

    唐超嘴角抽了抽,他總感覺史蒂夫的話另一層意思有點深,還有點不太健康。

    不過這時候也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唐超帶著孫浩的屍體還有孟雅一起回去。

    孫浩的屍體只能先送去醫院冷藏,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秦家有醫院的關係在,所以送過去也不會有人知道。

    當唐超帶著孟雅回來后,一直沒有休息坐在大廳里的秦瑤這才長出一口氣。不過卻也沒有去過問唐超今晚上發生了什麼,只是拉著孟雅說話。

    她能看的出來孟雅的情緒很低落,想必是發生大事情,這個時候是需要人安慰的。

    唐超有些疲憊,便是去洗了個澡,洗去了一身血腥後走到大廳,卻發現孟雅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只有秦瑤拿起一床毛毯蓋在了她身上。

    「晚上就讓她在這兒睡吧,別打擾她,不然再想睡著就沒那麼容易了。不過,你現在能告訴我今晚上發生了什麼嗎?」秦瑤淡淡的問道。

    「金門的人準備今晚上動手除掉我,不過他們來海川的人已經全死了。只是期間發生了一些變故,有一個人為了救小雅慘死。」唐超嘆息道,嘆息的原因是他知道孫浩是曹國武的司機后,那種複雜的感覺難以言喻。

    「金門的人都死了,那曹國武現在會怎麼樣?」

    秦瑤的臉上難以控制的還是露出了驚容來,唐超微微頓了頓,隨後笑道:「我只知道,他今晚上絕對睡不踏實!」

    曹國武哪裡能睡的踏實,他現在連睡覺的心思都不敢有了,腦海里只有兩個字不斷的徘徊著,那就是:完了!

    他是一市之長不錯,可是在金門的眼裡他只是一個外人,一個一直都沒有被接納的外人。現在因為他,金通這位第三代中的領軍人物慘死不說,就連金岩這樣的護宗長老都死了。就算金門不降罪自己,金岩的老妻也一定會殺了自己泄恨!

    看著地上金岩和金通的屍體,曹國武的臉色蒼白雙眼卻是赤紅。

    「廢物,飯桶,金通你不是自稱金門第三代中的領頭羊嗎?為什麼你死了!還有你金岩,你不是活了快兩百年嗎,為什麼連你也死了!唐超他難道是神嗎?為什麼連你們兩個都不能殺死他,說啊,為什麼你們兩個這麼沒用!」

    曹國武的咆哮沒有人聽到,徐紅拿著手機匆匆跑來。她的臉上也有著濃濃的恐懼,說道:「國武,外……外公的電話!」

    曹國武身體頓時間一顫,他很不想去接聽這個電話,可是他不得不去接聽。

    「外……外公,這麼……這麼晚了您怎麼還沒休息?」曹國武故作笑聲的問道,只是他沒發現自己的聲音是顫抖的。

    金駝這樣活了不知道多久,甚至在快兩百歲的時候還能生女兒的老怪物,自然很容易的就發現了曹國武的語氣不對。

    「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金岩和金通什麼時候回來?」金駝冷冷的問道。

    「沒……沒什麼,他……他們說挺喜歡海川的,暫時不回去了!」曹國武壯著膽子的說道,可是馬上金駝就是吼道:「混賬東西,讓金岩來接電話。」

    金岩要是能接電話,曹國武根本不會如此害怕。可是金岩現在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他怎麼可能接的電話?

    「外公,對不起,我辜負了您的期望。金……金岩他們,都死了!」曹國武再也沒有辦法撒謊下去,只能求饒的說出了實情。

    「什麼?金岩和金通死了?曹國武,你到底怎麼安排的!你難道真想被金門除名嗎?你知不知道金岩一死,你也不可能活的下去!」金駝的怒吼聲讓曹國武的臉上一片慘白,嘴唇蠕動著想為自己解釋卻是根本說不出話來。

    電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掛斷的,等到曹國武清醒了之後,便是抓著徐紅的手說道:「快,快去準備東西,訂一張去美國的機票。我們走,必須走!」

    「可是小昱怎麼辦?」徐紅恍惚的說道。

    「他已經死了,我們還活著!」曹國武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噴了自己妻子一臉的口水吼道!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