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19章 奪取的辦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19章 奪取的辦法字體大小: A+
     

    看著曹昱那瞪大的雙眼,和不遠處已經狂奔而逃的黑色轎車,唐超的一雙眼睛都快要瞪出眼眶一般。

    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會有人竟然在這個地方伏擊,從對方開槍的刁鑽來看,他的第一目標殺的人應該是自己。只是唐超現在早已經鍛鍊出了常人難及的預知,這是無數次的生死危機磨練出來的。

    只是他雖然活了下來,但是曹昱卻沒能倖免!

    人已經是不可能再追的上去了,唐超站在原地看著曹昱的屍體臉色已經冰冷到了極致。對方想要殺他是毋庸置疑的,但對方所選擇的角度卻是一個堪稱極度狠辣的角度,這樣的角度唐超能夠躲過去子彈,可曹昱卻是萬萬沒有那種可能。

    對方已經做出了第二手的安排,那就是如果沒能殺的了唐超,就一定要殺了曹昱!也等於說,對方對唐超在海川的事情一清二楚,殺了曹昱曹國武必定不會再和以前那樣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來和自己慢慢耗,甚至他們還會動用金門的力量來除掉自己!

    現在不管自己死還是不死,都會有著一個極大的爛攤子在等著自己!

    看著不遠處那揚起的塵沙,唐超的臉色冰冷的讓人覺得可怕。

    不可能讓曹昱在這裡暴屍荒野,唐超只能將他給放在了坐墊上,然後開著車往回去。

    這一路再也沒有和之前那般的迅速,唐超的腦子也在想著對策。但是如今這般局面,又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唐超根本就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

    曹家已然就在眼前,唐超咬了咬牙關,準備將曹昱的屍體送回去后,便強闖出來。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時候蘇宏的電話卻是突然間打了過來。

    唐超接聽了電話,問道:「蘇叔叔,有什麼事嗎?」

    「唐超啊,我聽說老爺子昨天找你說話了是嗎?」蘇宏淡淡的笑問道,唐超倒是沒有想到蘇宏會這個時候來問這個事情,他的心裏面也因為曹昱而顯得有些不太耐煩。

    「是的,蘇叔叔,請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嗯?怎麼,聽你的語氣好像很不樂意我打的這個電話,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蘇宏很敏銳的發現了這一點,於是便問道。

    唐超一時間就是頓了一下,心裏面就在猶豫著要不要告訴蘇宏這件事情?

    短暫的沉默之後,唐超的心裡就是有了決定,沉聲說道:「蘇叔叔,我想我們還是當面談吧,我這邊的確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的事!」

    「可是我現在沒有空。」

    「不管您有空還是沒空,我們都需要見個面談談!」

    唐超的語氣咬的很重,以至於蘇宏也是緊皺起了眉頭嗯了聲算是答應。唐超聞言交代了下要換個安靜無人的地方后,等到蘇宏回答就又轉身離開。

    不多時,唐超和蘇宏見了面。一見面,蘇宏的時間看起來真的很緊張,當即問道:「到底出什麼事情了,讓你這麼著急?」

    唐超將車門打了開來,苦澀的說道:「蘇叔叔你自己看吧。」

    蘇宏皺著眉頭走進車窗邊,還沒往裡看就是聞到了一股子血腥的味道。再定睛一看,這位儒雅的市長大人頓時間就是瞪大了雙眼,嘴唇張的好似也能放下鴨蛋似的。

    「你,你……你怎麼能殺了曹昱!」

    「蘇叔叔,你覺得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嗎?實不相瞞我唐超手上的人命是很多,但我不會愚蠢到現在就去結果了曹昱。因為他死不死對我沒有半點影響,他是被別人做掉的。可無奈的是,連你的第一感覺都是我殺了他,曹家的人可想而知。」

    唐超攤了攤手,曹昱的死對他而言幾乎就是一個沒有答案的謎題。

    蘇宏知道唐超不會騙他,可是臉上依舊堆滿了不敢置信。足足沉默了兩分鐘的時間,這才長呼出一口氣,說道;「你準備怎麼辦?兇手又是誰?人有沒有抓到?」

    一連數個問題被蘇宏給拋了出來,唐超的臉色更加苦澀了起來,說道:「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兇手是誰我也不知道,人更沒有抓到。但這夥人絕對不是一般人,那些人用槍的手法比之一些高級殺手還要來的厲害,這樣的人絕對不會是簡單人能夠請得到的。給我點時間,我想我不難查出是誰!」

    「是誰現在都只是次要的了,眼下最為重要的事情是如何讓曹國武相信他兒子不是你殺的!唐超你前段時間突然離開海川,是不是因為已經見識到了曹家背後的勢力?你離開已經給了我們很清楚的訊息,那就是對方很不簡單,不簡單到連你這樣的性子都不得不退避三舍。所以,不要再任由自己的性子,這件事情必須要處理好,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情從來都是蠢人才會去乾的!」

    蘇宏很是嚴肅的說著,唐超的心頭劃過一道暖流,對於蘇宏的這些話他還是很感動的。他是在以一個長輩的身份在叮囑自己,小心小心更小心!

    「蘇叔叔不怕你笑話,你打電話我的時候我正好快到曹家了。當時我就在想著不管曹家是不是相信,反正他們是攔不住我的。現在一想,我之前的想法的確很衝動。」唐超尷尬的笑道,蘇宏的雙眼一瞪:

    「這個時候你還笑得起來,真不知道你那副心腸是怎麼做到的。現在你聽我的,曹昱如今已經死了,這件事情你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不過你還是要親自去一趟曹家,就去問曹昱有沒有回去。記住,不管如何都不得承認曹昱死的時候和你在一起!」蘇宏沉聲叮囑道。

    唐超眉頭微微皺了皺,蘇宏這個法子有點無賴,曹國武不是傻子,自己去了有很大可能就會將爭鬥徹底的矛盾化,轉機什麼的想都不用去想了。

    「我知道你不太贊同,但是我比你更加了解一個政客的心裡。曹國武一定不會相信,但是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下他不可能敢對你做什麼。海川有我在,他想通過正面上的較量來對付你,那就必須先過我這一關!」

    唐超想了想,最後無奈的發現蘇宏所說的法子雖然冒險,但卻是唯一的辦法。點了點頭,唐超鄭重的對著蘇宏,說道:「蘇叔叔,您今天的話唐超銘記在心!」

    蘇宏淡淡一笑,道:「這些話我不喜歡聽,我也是一個政客,我最相信的往往只有事實!」

    說完,蘇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討厭血腥,沒有再去看一眼車裡面的曹昱,就開車離開了。

    唐超沒有在原地多做停頓,沒有去通過秦豪而是私人給董武打去了電話。將事情說清楚之後,出乎與唐超意料的是董武竟然只是那麼猶豫了幾秒鐘就答應幫唐超去尋找地方並且購買棺木掩埋曹昱,而且還十分鄭重的說要和唐超一起。

    既然董武都這樣說了,唐超沒有去拒絕。等到弄好一切之後,唐超這才開著車先去了曹家。

    再次來到曹家,唐超的心裏面還是不免有些擔心。不過重重呼出兩口氣后,唐超的臉上就是一片淡然了。

    曹家院子里此時已經停著了一輛車,這輛車唐超是有見過的,就在海川學院的時候,正是曹國武回來了。

    曹國武剛到家沒有五分鐘,妻子徐紅也在和他說著今天有個胡潤財富榜富豪的公子來找了曹昱玩。曹國武一聽也大為驚奇,他雖然是認識上面的不少人,可是曹昱什麼時候和他們的公子玩的好了?

    當唐超敲門而入的時候,徐紅見狀就是笑道:「哎呀,小超你回來了,今天和小昱玩的還開心嗎?對了,曹昱呢他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

    曹國武聽到妻子這麼一說,一雙眼睛就是緊凝了起來,冷笑道:「同學,你的身份可真是多啊!」

    唐超和曹國武的第一次見面就是在海川學院,唐超只是一個學生。但他的身份,曹國武卻是心知肚明。如今又變成了胡潤富豪的公子,自然會惹來曹國武的冷笑。

    唐超也沒有再去和白天那般的嬉皮笑臉,微微一笑道:「曹市長,我現在來只是想來看看曹昱回來沒有而已。」

    「嗯?小昱沒有回來啊,早上的時候他不是和你一起出去玩了嗎?」徐紅下意識的說道,唐超的眉頭緊皺而起,道:「他沒回來?那真是奇怪了,上午我們倒是一直在一塊兒。但是中午準備去吃飯的時候,曹昱卻說要去上廁所,我們分開了約定好在飯店吃飯的,但沒想到等了好久好久曹少都沒來,而且電話到現在也打不通,所以才來問問。」

    「呵呵,小昱就那性子你別見怪,說不定他又是遇到了什麼朋友喝多了吧。」徐紅依舊熱情的笑道,只是曹國武的臉色卻是彷彿吃人了一般,而且他的心裏面已經開始一陣驚慌。

    上午曹昱居然和唐超一起出去了,而且現在還找不到了人!這絕對不是一個好訊息!

    「徐紅,你上樓去!」曹國武的聲音如同冰霜般寒冷的說道,徐紅臉上就是露出不悅來,說道:「好端端的你發什麼火啊?」

    「給我滾到樓上去!」曹國武怒聲大喝,徐紅嚇了一跳鐵青著臉卻又不敢發作,只能默默的上樓去了。

    等到徐紅的身影進入到房間的那一刻,曹國再也沒了任何的偽裝,聲音低沉的可怕的沉聲問道:「說,曹昱去哪兒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