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11章 撿回來一條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311章 撿回來一條命字體大小: A+
     

    唐超坐在石桌子邊上一隻手握著茶杯,另一隻卻依舊保持著去拿茶壺的動作。

    當那男性老者的話一落下,唐超沉默了好幾秒鐘這才收回了手掌,臉上還是帶著笑容的說道:

    「兩位前輩看年齡雖然是ba九十歲的樣子,但同為江湖中人大概也能猜到你們的歲數最少也得一百五十歲以上。呵呵,我唐超今年二十四。按照輩分我比你們至少低了五六個輩分。兩位前輩如此對待一個比自己要小上這麼多的小子,難道這就是高手的風範嗎?」

    唐超放下茶杯現在的他真的有點口乾舌燥的,只可惜對面的老匹夫一直摁著茶壺不讓他倒茶。他知道自己的口渴是因為緊張,今天如果處理不好的話自己的小命還真的有可能交代在這裡。

    別說兩個,就算是其中一個,唐超拼起命來也斷然不是對手。

    兩個老人的臉上的確有些掛不住,人活的越老對自己的臉面就越是在乎,現在被一個小輩這樣說都是惱羞成怒了起來。

    「小子,事有輕重緩急。我們正是因為不想對你動手,所以才會和你商量!」那老嫗冷聲說道。

    唐超頓時間就是哈哈大笑了起來,都要殺他了還說這樣的話,也只有這些人能夠做的出來。

    「直到現在我也依舊尊稱你們一聲前輩,兩位前輩更是對唐超的身份一清二楚。兩位要我做出這個選擇,站在你們的立場上是完全沒有錯的,而且現在你們的實力要強很多。但是站在我的立場,兩位覺得我真的會答應退出嗎?」

    唐超的臉色逐漸的平靜下來,時而挑眉壓根看不出來他有半點畏懼。

    兩個男人也是眼中露出驚訝之色來,光是這樣的定力就已經甩了剛才尿褲子的曹昱幾條街。如果不是站在了對立面,作為喪子多年的老夫妻的他們是真的想收唐超這樣的徒弟。

    「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又何必爭這一時之氣真的丟了命可是不值得啊!」那老嫗繼續說道。

    「十年不晚?我為什麼要等十年?十年後我都三十多了,哪有那麼多的時間來記住曹家那父子倆?兩位前輩你們給我這樣的選擇,我很感謝你們畢竟你們也是為自己的上頭做事。但現在事關小子的性命,小子也不得不給兩位一個選擇。我的一身本事全都學自我的師傅,我師傅是誰想必你們不陌生吧?再者,我現在更是鴻蒙閣的內門弟子享受核心弟子的地位和待遇!另外我摯友楚飛揚是密宗親傳弟子,我們倆如同兄弟一般,兩位前輩真的要殺我?」

    唐超將自己所有能擺上檯面的關係全都說了出來,俗世里那些什麼集團公司的總經理在兩個老人的面前是沒有半點用處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就是這麼個道理,如今碰到江湖人要是還說自己資產有多少,手下產業有多大,那估計人家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就擰斷你的脖子了。

    兩個老人對唐超的身份都很清楚,但唐超再次說了出來卻是讓他們的雙眼跟著一凝。那男性老者就是聲音一沉,說道:「小子,沒想到你也會害怕!」

    「當然害怕,你們動動手指頭就能讓我去見閻王爺,只有傻子才會不怕!只是我好殺,但是殺了我后的爛攤子恐怕不好處理吧?」唐超愈發的淡定了起來。

    那男性老者就是嘿嘿的笑了起來,說道;「不錯,真的很不錯。老夫這一生一百七十多年,你是我見過心性最為穩定的。就算是當初年少實話說,我和我的老妻兩個加起來都不如你。但是小子你想用這個來嚇唬我們卻是不行的,你是曹昱帶來的,到時候你死了曹昱肯定也得死。一個曹昱而已,我金門還不足以在乎,就算是鴻蒙閣我金門最多賠些東西就是了。至於什麼密宗,小子你還是算了吧八竿子都挨不到的關係也就你好意思拿出來顯擺。你說的這麼多唯一麻煩一點的也就是唐銘皇,但現在他自己都被關在佛門身不由己又怎麼管的了你?」

    金門!

    這又是唐超聽到的一個新的地方,他們的地位和勢力顯然不及鴻蒙閣,否則不會說賠償的事情。密宗倒的確是自己在自吹自擂,現在被人家一語道破,唐超的心頭也是為之一沉。

    都是活到成精怪一樣的老怪物,自己這點小伎倆還真不一定嚇唬得住。不過恐怕他們兩個千想萬想也不可能想得到自己和羅戰天之間到底有著什麼樣的交易,自己不能死,死了羅戰天也會死,羅戰天一旦知道自己有可能會死恐怕會瘋掉的!

    唐超更淡定了,淡定的讓兩個老怪物都開始不自信了起來。

    「小子,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碰你在這裡拖延。就算你拖延到了明天,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救得了你!」

    「是嗎?江湖事情雖然要用江湖的辦法解決。但是兩位前輩,小子也算是一半俗人。金門為什麼蟄伏不出?因為這個世界早已經不是武夫的了。兩位說我的身份不足夠拿出來顯擺,那好,咱們現在說說其他的。不管曹國武在海川現在如何的如日中天,但海川的一把手始終還是蘇宏對不對?再說我蘇爺爺在江省軍方的能量,兩位確定能夠平安的事了拂袖去?不扯海川的,再說京市,在那邊我能借用的官方力量就更多了,我的未來岳父想必你們也知道他在公安系統里的地位。兩位,現在是殺人犯法的世道,誰殺的人誰就得負責,你們真的敢殺我嗎?」

    兩個老人臉色徹底的憤怒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似乎在咆哮著沖唐超怒吼兩個字:無恥!

    唐超當做沒有看見,繼續開口說道:「你們覺得江湖勢力我不如你們,可我的俗世勢力卻足以碾壓你們金門。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咱們還是江湖事江湖辦。只是我想了想,就算是用江湖上的辦法兩位似乎還是不能殺我!」

    「無知!」

    「不知所謂!」

    兩個老人同時喝罵道,唐超淡然一笑,說道:「我和羅戰天的命運相關,兩位殺了我斷然不可能不被人知道。一旦我死了,我會用我的人頭髮誓羅戰天會發瘋。鴻蒙閣的官方力量他不好全部動用,但就算他不同僅僅一個羅戰天,你們兩個都必須死,而且金門都將付出最大的代價,這個代價比羅戰天的命還要重要,你們金門確定能夠負擔的起嗎?」

    唐超說完,眼神凌厲的直視著兩個比他多活了一百好幾十年的老人。目光中沒有畏懼,只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霸道和驕傲,驕傲的讓那兩個老人似乎都想去低下頭。

    低頭是不可能的,那男性老者就是怪叫一聲,喝道:「放肆,簡直太放肆了!老夫金岩縱橫江湖一百多年還從來沒有遇到你這麼膽大包天的晚輩,你說羅戰天會發瘋會讓我們金門付出最大代價,好,我現在就殺了你看看羅戰天是如何發瘋的!」

    唐超站了起來,身子骨站的筆直,目光依舊直視著金岩,嘴角掛著淡笑。

    現在不能怯弱只能大膽,越是怯弱死的越快。唐超在賭,在拿自己的小命賭,賭他們到底有多害怕羅戰天!

    「岩哥不要衝動,如果他說的事情都是真的,金門的確沒辦法承受羅戰天的怒火!」

    聽著老嫗的話,唐超差點就感動的哭了,兩個老怪物終於有一個是理智的。要都是兩個脾氣暴躁的殺才,估計今兒個自己真的要交代了。

    看著那老頭放下了揚起的手掌唐超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金岩只能幹瞪著眼。如同那老嫗所說的一樣,金門還沒辦法承受羅戰天的怒火。鴻蒙閣已經屬於官方力量,得罪了羅戰天也就等於得罪了鴻蒙閣,得罪了鴻蒙閣也等於變相的得罪了官方。這個世界的大佬永遠不可能是某個人或者某個門派,大佬的名字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華夏!

    你的雙拳能夠斷金碎石,人家一大炮就能轟的你連渣都不剩。斗,拿什麼斗?

    見到兩個老怪物都不說話了,唐超再次坐了下來拿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滿滿的一杯熱茶,唐超一口氣就給喝光了。說了這麼多話提了這麼久的心思,唐超很渴,渴的他都想跳進水塘子裡面狠狠的喝。

    喝完這杯茶,唐超放下杯子一句話沒說轉身就是朝著門外走去。金岩還想要去阻擋,但是被那老嫗攔著,只能嘴唇抽搐的看著唐超消失,最後雜碎了桌子上的茶壺。

    那老嫗見狀就是一嘆,低聲說道:「此子妖孽,我不敢相信假以時日後他的能力會有多麼的可怕。現在他還在成長當中就已經讓我們束手無策,如果等到哪天他的身手足以強大的不用借用外力,那麼他必定是一個災難,整個金門的災難!」

    客客氣氣永遠都只是表面,老嫗明白金岩更明白。今天的以死脅迫已經觸犯了唐超的逆鱗,從他那雙眸子里就能看的出來。可如今殺也殺不得,動也動不得,招惹到這樣的人,金岩現在只想一巴掌拍死曹國武父子!

    終於走出了小院,唐超在外面坐上了一輛計程車后這才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只不過計程車司機卻是一個眼神很好的人,突兀的問:「兄弟,現在這天沒那麼熱吧,怎麼你衣服都濕透了?」

    唐超聞言這才低頭伸手摸了摸背後,發現一片汗濕后,不禁苦笑。

    今天這命兒,算是撿回來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