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99章 交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99章 交代字體大小: A+
     

    "我和左權在鴻蒙,是從年輕的時候一直相處到現在的。當初的他是那一代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而我則是比他要長一輩,真要論起來我還是他的師叔。不過後來他憑藉自己的努力成為了左相,在我的手底下做事,看著他的能力很不錯我便將鴻蒙的大小事務都交給了他。但他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所以唐超你要想躲過他,就算我開口也是沒有用的!"

    羅戰天慢悠悠的說著,唐超的心裏面頓時間很是不爽了起來。他知道這老傢伙在和自己繞圈圈,自己要是死了那他就不可能得到玄帝玉的秘密!

    "難不成閣主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我死在左相的手裡?既然這樣,我倒不如自己直接去找左相讓他給我一個痛快,也省的我整天提心弔膽的。"唐超一臉的正然,說著還真的就要打開門走出去。

    羅戰天見狀陰沉著臉,喝道:"給我回來!"

    唐超一下也沒有猶豫的就是轉身回來,舔著一臉的笑容問道:"閣主,您是不是想到什麼好辦法了?"

    "等下我會宣布一個命令,你先出去一段時間吧。這一次喊你來主要也是想著看看你,等過些天我的身體好了再見你。但沒想到你鬧出這麼大的事情,既然已經見到面了你也沒有必要一直留在鴻蒙。只要不在鴻蒙左權就沒有辦法對付你,他不能隨便離開鴻蒙,所以一旦你去外面他派人出去對付你,想必憑藉你的實力也能解決的!"

    羅戰天的話讓唐超的心裡要多高興就有多高興,雖然只來了這裡一天,但對這個地方的印象實在是太惡劣了,就沒有見過比這裡還要糟糕的!

    "那就多謝閣主了,閣主的恩情唐超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唐超笑著說道。

    羅戰天的身體似乎真的很不好,很快就借口自己累了讓唐超出去。

    唐超才不願意留在這裡陪著他這麼個老頭子,連連點頭繼續背著蘇樂回去後者的住處。

    一路上唐超早就發現不少人看到自己的目光又再次變化了,之前很多人都在用著驚訝和好奇的目光看著他,但這一次卻是用著畏懼的目光。

    人的名樹的影,唐超連左菲菲都給殺了,可想而知帶給鴻蒙人的衝擊是有多大。更為重要的是,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出面的閣主都親自出來了帶走了唐超,絲毫沒有給左相半點面子。

    也就是說,左菲菲這次死也是白死的!

    不過左菲菲的死對於很多人來說那是一件大好的喜事,這裡不知道有多少被正義聯盟的人欺辱過。有人反抗過,但反抗的人都被左菲菲給折磨成了殘廢!

    所以左菲菲的死,等於鴻蒙少了最大的公害!

    唐超才沒有心思去管其他人怎麼看自己,而是在想著羅戰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讓自己離開這裡。不過離開后,恐怕又會有著數之不盡的麻煩,而且這樣的麻煩還有可能影響到唐超的身邊人。

    不多時唐超已經回到了蘇樂的住處,蘇樂還沒有醒,唐超也只能幹坐著發獃。

    而同時,他前腳離開了羅戰天的住處,後腳左權就是去見了羅戰天。

    見到羅戰天的時候,左權再也沒有當初那般的尊重,只是不冷不熱的喊了聲閣主而已。

    羅戰天抬眼看了他一眼,沉聲道:"怎麼,你恨我?"

    "左權不敢。"左權冷冷的說道,羅戰天卻是譏笑了起來,說道:"我準備讓唐超明天就離開鴻蒙,在他下次來鴻蒙之前左權你不得離開鴻蒙半步!當然你也別說我一點情面也不講,只要你有那個人力可以隨時派人去外面刺殺唐超,為你的女兒報仇雪恨!但如果你出手的話,那到時候就別怪我讓你左權在鴻蒙消失了!"

    羅戰天絕對不會讓人干擾到了他的計劃,沒有人相似尤其是活到了他這個歲數的老怪物更是愛惜自己的生命。唐超能融合玄帝傳承寶物的消息就像是給他打開了一扇窗戶,讓他由絕望變成了希望。

    左權緊握著拳頭,目光看向了羅戰天,沉聲道:"閣主,菲菲可是你看著長大的,就連她死之前也在喊著您的名字!"

    "知道了,你不用在我的面前使這種苦情計。你早就該明白菲菲會有今天這下場的,你寵愛她沒錯但你在寵愛她的同時,也該讓她聰明點,這個世界上她不能惹的人雖然不多,但唐超就是其中一個,別忘了他是我點名要的人!而且我又不是沒有給你報仇的機會,等他出去后你可以盡情派人的去殺他,用什麼辦法都沒關係,最好是能讓他恨上你然後不顧一切的變強來殺了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羅戰天冷笑著說道,左權的雙眼一凝,沉聲問道:"閣主,這一切都是你的計劃嗎?"

    羅戰天眉頭一皺,然後沉聲喝道:"你在質疑我?左權你別忘了,我可以隨時能夠取締你的左相之位!"

    左權的身子狠狠一顫,然後跪在了地上說道:"左權知錯!"

    "嗯,既然知道錯了那就下去好好的安排菲菲的後事吧,出殯的那天記得和我說聲,我去給她捧把土。"羅戰天晃悠悠的說道,這個時候的左權很想殺了羅戰天泄恨。但是他在不斷的控制著自己的衝動,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能那樣做。

    別看羅戰天虛弱的好似隨時都會死掉的樣子,但要是真的讓他有了殺機,左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左權忍住了想要殺掉羅戰天的心退了出去,羅戰天看著他的背影不屑的一笑,說道:"真是一隻養不熟的白眼狼,幸好你剛剛控制住了,不然的話出去的就是你的屍體了!"

    羅戰天的話左權註定聽不到,他知道羅戰天這是要拿他在練兵。利用他的仇恨去不斷的殺唐超,但偏偏唐超卻不能死,必須要讓唐超瘋掉。唐超瘋掉了想要不惜一切的變強,那樣羅戰天的計劃也就會完美的成功!

    明明知道自己在被利用,但左權卻是沒有任何拒絕的想法。因為這是他唯一能親自報仇的機會,就算不能手刃唐超,但他要唐超的那些親人一個個的死去。只有這樣,唐超才能感受到至愛死去時的痛苦,才能讓羅戰天滿意!

    "唐超,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原本該死的人只有你一個,但你偏偏卻要殺了菲菲。如果你的親人不死光,我的菲菲在九泉之下又怎麼能瞑目?"

    有句俗話叫做有其父必有其女,左菲菲的驕橫刁蠻心狠手辣不是沒有道理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有著一個同樣不把他人當人看的父親!

    有這樣的父親,他的孩子能有多好恐怕誰都不會相信。

    唐超此刻同樣也在想著接下來左權會怎樣來對付他,最大可能就是派遣一個個高手來暗中刺殺他。但讓矛盾的是,羅戰天肯定不願意見到自己的死。但羅戰天到底在抱著什麼樣的目的,任憑他怎麼想都是想不明白。

    既不願意看著自己死,又會讓左權有報仇的機會,這是多麼矛盾的事情。

    唐超想的有些頭疼,但很快就有人來通知他,說明天早上唐超就可以了。

    唐超將報信的人送了出去,站在門口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來到鴻蒙一天,但所經歷的事情卻彷彿處處都透著驚險,如果不到萬不得已唐超是真不想來這個地方了,不然的話自己就算沒死在這個地方也一定會被處處的威脅給折磨成神經病。

    見到床上的蘇樂已經在強撐著想起來,唐超就是走了過去,笑罵道:"就別逞強了,你雙腳都穿了根本不能站立。今天就老老實實的躺著吧,等到明天我就帶著你出去。"

    蘇樂的腦子裡還有些沒反應過來,一臉著急的說道:"唐超千萬別衝動,鴻蒙外的那陣法真的不可以硬闖的!"

    "誰說要硬闖的,明天咱們就是光明正大的出去。本來也沒想過帶你出去的,但是想著左菲菲已經死了,你留在這裡左權很有可能會遷怒於你沒有什麼好處,所以你還是和我一起走吧。"唐超說道。

    蘇樂瞪大了雙眼,驚呼道:"你……你說左菲菲……她死了?"

    唐超的臉色冷了下來,說道:"那麼心腸歹毒的女人死了又如何?自從她死了后,我看著那些新加入到鴻蒙的人沒有一個不高興的。你也不用擔心只管好好休息就是了,暫時咱們是沒事的,羅戰天出面壓制住了左權,他現在不敢亂來除非他能承受得住羅戰天的怒火。"

    蘇樂的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他也覺得自己需要閉目養神一會兒,好消化掉唐超告訴自己的這些事情。

    一直冷靜了好幾分鐘,蘇樂這才重新睜開了雙眼看到坐在不遠處的唐超,便是笑著說道:"唐超,我們來竟是也有著好長一段日子了。趁著這次能出去,我想回去海川看看我爺爺和我爸。"

    唐超聽著,心頭也想起了一件事情,他不是答應過秦瑤要陪她回去見一見秦豪夫婦嗎?

    剛好這一次和蘇樂一起,於是便笑著說道:"好,出去了我們一起回海川!"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