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96章 誰來也得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96章 誰來也得死!字體大小: A+
     

    唐超的眼神沒有去理會左菲菲惡毒的詛咒,儘管走到蘇樂的面前幫他鬆了綁。

    只是看著那扎穿了的手心和腳心,唐超發現自己的心在抖。終歸到底還是他害的蘇樂遭受了這樣的傷害,如果不是他執意要廢了劉毅,蘇樂現在也不至於會落到這般凄慘的下場。

    不能任由鐵釘扎在手裡面,唐超運用著靈氣幫著蘇樂減輕痛苦,手握著釘子一把拔了出來,蘇樂還是沒能忍住悶哼了一聲,到了後面更是痛呼了起來。

    唐超不想讓他一直這麼在痛苦裡,將他給打暈了后脫掉自己的衣服將蘇樂背在了背上,然後綁著蘇樂目光終於開始看向了左菲菲和她的那些幫眾。

    "其他人不想丟命的話就全都滾出去。"唐超冷冷的說道。

    左菲菲的臉上依舊沒有恐懼,她在這裡作威作福的習慣了,早就對任何人沒有危機感。

    "誰要是敢走,我會讓他生不如死。唐超,我沒想到你真的敢過來,不過你既然敢來那就準備承受我的怒火吧!而且你還敢將我丟了出去,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左菲菲嬌喝道。

    唐超忍不住笑了起來,也懶得和左菲菲廢話,直接拎起一個人往那些依舊在徘徊的人身上丟了過去。

    頓時間身手還不錯的人卻完全如同沙包一樣的暈了過去,這一出手讓其他人終於心頭有些的膽寒了起來,連滾帶爬的跑了。

    很快整個地牢裡面就只剩下背著蘇樂的唐超和左菲菲,左菲菲氣不打一處來,冷聲道:"你真的要對付我?"

    "你的腦子裡都是吃豬食長大的?蘇樂變成這樣你是罪魁禍首,難不成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唐超冷笑道。

    "我爹爹是左相,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的話,我爹爹一定會殺了你的!"

    "看來就算到了現在你也沒有半點悔悟之心,剛剛你說要扒了我的皮用我的身體煉油點燈是嗎?我沒有你那麼歹毒的心思,但蘇樂承受多少痛苦,你也得承受!在我的眼裡你已經不是一個才十幾歲的女孩子,你比那些真正的魔鬼還要可怕,所以你必須死!"

    唐超漠然的說著,眼神看著左菲菲已經不像是在看著一個活人。左菲菲也終於感受到了一絲害怕,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說道:"要不這樣,你帶著蘇樂走,我們就這樣算了怎麼樣?"

    "現在你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格嗎?別說你父親是左權,就算你父親是羅戰天,也救不了你。我說了,你要承受和蘇樂一樣的痛苦,但你的結局卻依舊還是死!"唐超冷聲道。

    "你敢!"

    "愚蠢的人永遠都是這麼的悲哀,死到臨頭的時候卻還以為自己有多麼的了不起。左菲菲你對別人胡作非為我管不著,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來招惹我。要不是劉毅幾次三番的欺辱蘇樂,我會廢了他?若非劉康想要報仇,他會跪在地上?虧你居然還給自己的組織叫做什麼狗屁的正義聯盟,就憑你也配說正義兩個字?你們只是一群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蠢貨罷了!"

    唐超真的很憤怒,憤怒到難以用言語去形容。他的話也只到此為止,不等左菲菲求饒,唐超手上那四枚水泥釘已經將左菲菲的手腳全部釘在了牆上。

    此刻的左菲菲的臉上露出了她平時最喜歡看到的表情,猙獰扭曲,痛苦彷彿讓她一張臉都要變形了一樣。

    突然間一股子濃濃的異味從左菲菲的身上全了過來,唐超眉頭微微皺起的看著左菲菲正在滴著水的褲子,輕聲哼了一聲,問道;"現在你很害怕嗎?你是不是到現在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一天變成這樣?左菲菲你應該很慶幸,你是死在我手上年紀最小的。你讓我破了例,一切都是因為你的惡毒。如果你現在知道自己錯了,我或許還會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老幼不殺,手無寸鐵之力的婦孺不殺,這就是唐超身為殺手時候的規矩。左菲菲是第一個讓唐超破例的人,但唐超的心裏面沒有半點覺得不應該!

    "我錯了,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只要你不殺我,我會讓我爹爹不處罰你的!"左菲菲淚流滿面的哀求著,可是唐超卻是嘲諷的笑了起來,說道:

    "到現在你還想著左權處罰我的事情,你真的是該死啊!"

    唐超已經沒有半點猶豫的心思,殺了左菲菲他也好想接下來該怎麼辦的事情了。

    可是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身後卻是傳來一聲怒吼:"唐超,你敢!"

    這聲怒吼唐超再為熟悉不過,正是左權!

    唐超離開孟良住處的時候孟良就去找了左權,期間他有花了不少的時間才找到這個地牢,自然而然才這麼大會兒左權和孟良就是找到了這裡來了。

    但是看著眼前的一幕,左權一心憤怒,但孟良卻是瞪大了雙眼一臉的不敢置信。

    眼前的左菲菲被釘在了牆上嚇的尿褲子,因為疼痛更是不斷地哭嚎。心中大感事情麻煩了的同時,卻也注意到了唐超背上的蘇樂。

    他知道今天這事兒要是不處理好,唐超絕對非常的危險!

    唐超的臉上沒有半點畏懼的看向了左權,淡淡的說道:"左相,你要殺我為你女兒報仇?"

    "看來你還有一點自知之明,唐超放了菲菲,然後任由菲菲處置你,那樣你可能會有一絲活命的機會!"左權的聲音彷彿從冰窟裡面鑽出來的一般,陰森可怖!

    但唐超聽完后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左權你不覺得你的話有點可笑嗎?事情起因經過我想你不可能不知道,既然你知道那你就應該明白對與錯。我唐超的確是閑不住的,但我還不至於剛到一個地方就接二連三的惹事。我聽說鴻蒙之內還有一個組織叫做正義聯盟,美其名曰要剷除奸惡。但其實他們最愛做的事情就是欺負每一個進來鴻蒙的新人,能能耐的身體不會受到什麼傷害,但內心卻是遭受到難以癒合的創傷!至於不聽話的,輕則被廢了手腳,重則連眼珠子都會挖出來!"

    "左相我想問你,鴻蒙的建立是不是為了守護我們腳下踩著的這片土地?既然是守護的組織,那為什麼會放任這樣的一個組織存在?難道就因為左菲菲是你的女兒?因為他是你的女兒所以你就驕縱她,我很想知道鴻蒙到底是屬於華夏的還是屬於你左權的,你們到底是守護的,還是專門弄死弄殘華夏未來的棟樑之才的!"

    唐超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憤怒過了,他的話也字字誅心。左權有心想要辯駁,但卻發現自己的話根本站不住腳跟!

    "現在對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須要放了菲菲,否則的話你要知道鴻蒙不是你能夠逃得掉的地方!"左權沉聲喝道。

    可是唐超卻是笑的更大聲,目光滿是鄙夷的看著左權說道:"逃?我為什麼要逃?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我進來是因為羅戰天的吩咐。沒有羅戰天的吩咐,你左權也敢殺我?我和你女兒說過,別說她的父親是你左權,就算她姓羅,也休想活著,這種女人死了對鴻蒙只有好處沒有半點弊端!"

    左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孟良都能感受到左權那渾身如同實質般的殺氣,忍不住沉聲說道:"唐超,放了菲菲,萬事切勿衝動!"

    "孟老,我知道你和左權一起來本來是想幫我說話的,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任何話都沒有意義了。左菲菲,她已經是一個死人!"

    話音一落,孟良和左權都還沒反應過來,唐超卻是一轉身捏斷了左菲菲的脖子!

    左菲菲此刻的眼神還在希冀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但她的生命卻也永遠的定格在了今天這個陽光高照的日子。

    如果不是驕橫的罔顧他人,根本不會落到如此下場。若非有著左權的病態寵溺,左菲菲根本不會變成這樣。人是唐超殺的,但真正致左菲菲喪命的兇手是左權!

    "菲菲!"

    左權怒吼著沖了過來,眼中更是要殺唐超而後快。孟良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左權殺唐超,連忙也跟著擋在了唐超的面前抵擋著左權。

    "孟良你給我滾開,今天誰來也救不了這混賬的命!"左權咆哮道。

    "左權,唐超沒有說錯他是閣主請來的,你沒有權利處置他的生死!"孟良冷聲道。

    "可菲菲是我的女兒!"

    左權的怒吼蓋過了一起,就是唐超也是感覺耳膜一陣生疼。但就在這時,一道看似很輕但卻完全壓制住了左權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菲菲她恃寵而驕,好好的一個女孩卻被你左權給慣成了這樣。她在不把他人當人看的時候,就應該明白自己也會有這一天。左權,不是唐超殺死了她,菲菲之所以會死真正的兇手是你!"

    聲音落下,一道蒼老的身影慢慢的走了進來。左權的雙眼充血的看著那老者,聲音嘶啞的吼道:"閣主,我……!"

    "什麼都不用說了,菲菲的死我也很難過。但真正的過錯在他,而且你不該不聽孟良的話,就在不久前我也提醒過你。但是左權你卻將我的話當做耳旁風,你這樣讓我很失望!"

    羅戰天的臉色一片冷漠,說完這些話后便是不再去管左權,直接帶著唐超和蘇樂從左權的面前走過!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