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92章 唐超的規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92章 唐超的規矩字體大小: A+
     

    "啊!"

    劉毅的一張臉已經完全扭曲在了一起般,猙獰而凄慘!要不是唐超拽著他的衣領將他給高高的提起,現在的劉毅絕對沒有能力站起來,他的一雙腿已經被唐超給一腳踢斷。

    唐超心中對劉毅沒有憐憫,鴻蒙不同於外面。這裡是弱肉強食的地方,他可以想象到蘇樂可能幾乎每一天都在承受著各種各樣的屈辱,既然如此那他就按照鴻蒙的規矩辦事又如何?

    至於劉毅的哥哥劉康,還有那個能量更大的六長老,唐超現在連想都沒有想過。

    要是他到現在還是這麼畏首畏尾的話,也不可能達得到如今的成就。

    那兩個跟著劉毅一起來的兩個青年已經嚇傻了,平日里跟著劉毅一起作威作福的習慣了,仗著有劉康這樣的大後台他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欺負新來的。

    對於這樣的現象鴻蒙的高層從來沒有制止過,沒有比較沒有競爭整個鴻蒙只會越來越弱。只有讓下面的人有著危機感,他們才能變得更強。

    此刻的劉毅被唐超無情的丟在了地上,那兩個青年也終於反應了過來,怒聲喝道;"你……你居然敢廢我們毅哥,小子你慘了,康哥絕對不會繞過你的!"

    唐超的眼中滿是漠然,沉聲道:"帶著你們的毅哥趕緊滾吧,不然你們可能也得在輪椅上過一輩子了!"

    那兩個青年沒來由的渾身一抖,沒敢再言語的就是抬著劉毅跑了出去。

    看著已經跑了劉毅三人,蘇樂走到唐超的面前苦澀的笑道:"對不起,你第一天來就給你惹了這麼大一個麻煩。"

    唐超瞥了他一眼,說道:"麻煩不是我擔心,我真正擔心的是當初的海川三秀之一,曾經面對數十個島國忍者也依舊毫不畏縮的蘇少,似乎不見了。"

    蘇樂的臉色一僵,咬著牙說道:"不是我想畏縮,只是這裡不是海川,我現在能力還弱只能想著以後變強了,將所有屈辱全部收回來!"

    隱忍沒有錯,唐超也沒有覺得一時的忍耐有什麼不對的。但蘇樂的樣子明顯是已經習慣的軟弱,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唐超覺得他完全沒有必要來到鴻蒙,因為這樣對他沒有半點的好處甚至會禍害他一生!

    "你忍耐沒有錯,而且還是對的。但我能感受到你已經沒有當初的銳氣了,蘇樂,伺機而動不是借口。你在這裡沒有背景沒有依仗而且實力還弱,但你至少要學會和他們周旋。而且你明明知道我的實力比他們強,卻偏偏還要來制止我不要對付他們,你這就是軟弱,沒有任何理由借口可以掩飾的軟弱!"

    唐超的話說的很重,重的讓蘇樂有些抬不起頭來。

    頓了頓,唐超也沒有繼續說下去,拍了拍蘇樂的肩膀就是說道:"以後不能再這樣了,不然進來鴻蒙對你只有害無益!咱們現在哪兒都不去了,等著那個劉毅搬救兵來。放心,我倒是想看看能進鴻蒙年輕一輩前二十的人到底有多麼的妖孽,剛好趁著這段時間你也和我好好講講鴻蒙的事情!"

    蘇樂點了點頭,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將心裏面的鬱結揮掉了后,便是說道:"不管是鴻蒙還是哪裡,年輕一輩都是最為被看重的,他們是未來的希望。所以鴻蒙里只要有年輕的天才嶄露頭角,就會被那些老一輩人的收為徒弟。但鴻蒙有著數千人,其中年輕的就佔據了三分之二。這麼多年輕的老一輩就那麼點人,所以越是靠前的擁有的資源和權利就更多,能排進前二十的幾乎都是未來成為鴻蒙掌權者的存在。那個劉康排在第十五位,實力很強,他就算一隻手我都有可能走不了三招!"

    從蘇樂的話中唐超已經大概的清楚了那個劉康的實力,一隻手連蘇樂都走不了三招,可想而知對方的強悍。但縱使他再強,唐超也是毫不畏懼。

    鴻蒙的規矩,只要不要了人的命就不算觸犯規矩,劉康來了他也依舊只給兩條路,要麼道歉,要麼就坐輪椅!

    這是唐超的規矩,在鴻蒙的規矩,從今天開始誰來也一樣!

    那些個老東西不就是想讓他一直留在這裡嗎?只希望他們到時候不要後悔就是了!

    不過唐超不可能想的到的是,劉毅前腳剛走,後腳左權就已經得到了消息。

    當聽到唐超將劉毅的一雙腿都給踢斷了的時候,左權也是愣了好幾秒鐘,最後一臉憤怒的喝道:"太放肆了,第一天來就廢了一個大有作為的年輕人,這還得了!"

    來彙報的弟子聽到左權這樣說,便是連忙說道:"左相,要不弟子去通知執法堂的人,把唐超抓起來?"

    左權下意識想說好,但一想到那人的交代,趕緊收住了口,揮手道:"不用了,鴻蒙一直有著規矩只要不傷性命就不算違法。現在他是在鑽咱們的空子,倒也沒有辦法拿他。你先下去吧,我會注意他的!"

    那弟子有些失望的走了,左權等到他一走後也跟著離開了住處,轉而來到了鴻蒙深處的一棟房子面前。

    左權很強,在整個鴻蒙里他是第二號人物,實力強悍了得到逆天。但是此刻的他在這棟最為普通不過的宅子外面,卻是彎著腰,恭敬的沖著屋子裡面喊道:"閣主,左權有事想要見您!"

    "進來吧!"一道聽起來有氣無力的聲音響起,但那道門卻是無聲的打了開來,左權走了進去一直到了一間房中,這才看到了床鋪上盤坐著的一個枯槁老人。

    老人的一頭頭髮全部成了銀霜,但沒有半點仙風道骨的樣子,反而一臉的皺紋看起來有點可怖。

    左權見到那老人變得愈發恭敬起來,恭敬的說道:"閣主,按照你的吩咐孟良已經帶著唐超來了鴻蒙。只不過那小子似乎不太安分,剛一進來就廢了一個資質不錯的弟子!"

    "嗯?資質不錯的弟子?是高弘還是周曆或者是還是蕭正然?"

    聽著閣主羅戰天說出來的三個人名,左權心頭有些苦澀。鴻蒙的大事小事幾乎都是他在管理,羅戰天不問世事只是一心潛修。所以他所知道的弟子名字,也就是鴻蒙如今最為傑出的三個人。

    "唐超的實力還不足以傷害的到他們,是一個剛入內門的弟子。"左權無奈解釋道,可沒想到的是羅戰天卻是連眼皮都沒有再抬一下,輕聲說道:"如果是高弘他們三個倒也要懲罰一下,至於一個剛入內門的廢了也就廢了。左權我將鴻蒙的大小事務全部都交給了你,難道連這麼一件小事你也要來打攪我?"

    羅戰天的語氣似乎有點不太高興,左權眼神微微一寒,但也只能硬著頭皮笑道:"事關唐超,所以我才會來的。"

    羅戰天微微頓了頓,然後有些累的呼出口氣,說道:"這倒也是,這些天你就仔細注意著他就行了。記住沒有我的允許之前,誰也不能讓他離開。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就是,很快我就要到最關鍵的時候了,等我到時候穩定下來就需要唐超那小子了。"

    左權不敢再說其他,恭敬的點了點頭便是告退下去。

    只是他一走,坐在床鋪上蒼老的羅戰天卻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那弧度很冷,很危險。而他那隻皺巴巴的手也一直在撫摸著右手手指上的一枚看起來很普通的玉戒,但是看著那枚玉戒,羅戰天的眼神卻是彷彿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

    "這枚戒指我從得到到現在研究了不下百年的時間,但卻依舊沒有弄明白裡面的玄妙。原本以為我到死也不可能解開這枚戒指的謎底,不想老天爺竟然憐惜了我,將唐超送了過來。真是一個讓人羨慕的小子,我花了百年的時間而你從得到到現在還沒有一年就已經學會了玄帝玉佩的秘密,我羅戰天一身通天本事不想帶進黃土裡面。我還要活下去,所以我就必須需要你了唐超!』

    羅戰天最裡面一直在嘀咕著,沒有人聽到他說的這些話。但很快他的臉上就露出越來越明顯的疲憊來,無奈之下他只能繼續閉上眼睛,可閉上眼睛之前他的心裡卻說出了一句話:

    "唐超,快點變強吧,只要你變強了那樣我才能活的更加精彩。千萬別讓我失望啊,否則你就不配成為玄帝傳承者之一了!"

    羅戰天最後的話語無聲,可身在鴻蒙里的唐超卻不知道為什麼忽然間有了一股危機感。

    坐在蘇樂屋子裡的椅子上唐超緊擰著眉頭,他不知道這股危機感從哪裡來的,心想難不成是因為即將到來的劉康?

    那個劉康,應該還不至於讓自己有這種感覺吧?

    不斷的讓自己靜心下來,唐超這才慢慢的擺脫了那種感覺。直到又是過去了十幾分鐘后,外面這才傳來一聲怒吼:

    "蘇樂,還有那個打傷我弟弟的混賬,都給我滾出來!"

    外面的聲音極其的霸道,劉康來了!

    唐超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蘇樂的臉色有些凝重但毫不畏懼的跟著唐超一起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唐超第一次見到了鴻蒙能排進前二十的人物,而劉康也沒有讓他失望。雖然看起來很是粗大是個莽夫,但唐超相信能夠進前二十甚至已經預定成為鴻蒙未來管理層一員的人,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

    目光毫不躲避的迎上劉康彷彿要殺人般的雙眼,唐超微微一笑道:"我就是廢了劉毅的人,劉康,你要怎樣?"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