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74章 多為自己想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74章 多為自己想想字體大小: A+
     

    莫擎蒼瘋了。

    這是所有醫宗的人的心裡想法,看著宗主門前那些躺在血泊當中的毒宗人,所有人的心裏面都是一陣膽寒。

    莫擎蒼的雙眼裡也是猩紅的,只是沒有人上前去問他怎麼樣了,全都是恨不得遠遠的避開他才好。

    莫擎蒼看著那些用著畏懼的眼神看著自己的人,就是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沒有人知道他在笑什麼,也沒有人關心他在笑什麼。

    沒有去管地上的那些死屍,莫擎蒼就獨自一人走了,走的方向有心人能夠辨認的出來,那是關著醫宗死囚的地方。

    安烈和安夢雲父女倆緊靠著被關押著,父女倆往往都會隔著一堵牆大聲討論著一些醫術上的問題。別人坐牢恐怕會成天陷入一種無法自拔的情緒裡面,但這父女倆卻是當做討論的場所。

    莫擎蒼看著這對父女相談甚歡的樣子,眼神就是變得更加的陰鷙起來。

    「宗主,xiao姐好大的雅興,在這樣的地方竟然還能討論起學術來,真的是讓擎蒼好生佩服啊。」莫擎蒼冷嘲熱諷的出聲說道。

    安烈和安夢雲的討論聲戛然而止,安烈看向了莫擎蒼,見到莫擎蒼眼神里的陰鷙,卻是很平靜的說道:「真的沒想到你居然還有心思來這裡看望我們父女,好了現在你也看到我們很好了,是不是可以離開別再打擾我們?」

    「嘖嘖,宗主這還真的將自己當成宗主了,還對我呼來喝去?」莫擎蒼冷聲道,安烈卻是哈哈一笑,說道:「是你自己喊得我宗主,關我何事?而且醫宗早有祖訓,醫宗宗主之人只能姓安,你一個偷蒙拐騙之輩想將自己的名字寫進至高無上的宗譜,除非改名為安擎蒼才行。」

    這就是莫擎蒼一直將安烈關著卻沒有殺死的主要原因,醫宗祖宗有令這就如同那些皇朝一樣,是世襲的制度!這樣的制度已經延續了千百年不曾被人改變過,甚至已經是深入人心了。

    沒有人願意接受一個異姓寫進宗譜裡面,儘管外面無數人都喊著他宗主,但莫擎蒼知道沒有人真正的認可到他。

    這一點他還必須需要安烈幫助自己,毒宗的人全部被他殺了,現在他要告訴安烈這個消息,讓安烈鬆口!

    因為要想寫進宗譜,沒有前任宗主的同意,依舊是不被允許的。

    那份宗譜被兩個老妖怪守著,他們從來不會過問醫宗的事情,就算醫宗的人全都死光了他們也不可能出來。但是對於宗譜的事情,卻是看的比他們的命還要重要。

    「安烈,毒宗的人我已經全部殺了,現在只要你幫我向那兩個老傢伙說話,我就可以給你們父女倆自由!」莫擎蒼冷聲說道,現在他把毒宗的人全給殺了唯一的後路就是醫宗,只要能夠將醫宗全部都控制在自己的手裡他才有著保命的機會。

    安烈笑的更大聲,看著一個傻子一樣的看著莫擎蒼,說道:「你就算現在將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可能答應你的。來,夢雲,咱們繼續之前的話題!」

    安烈將莫擎蒼完全當成了空氣一樣,繼續和安夢雲討論著。安夢雲也沒有去看一眼莫擎蒼,這一幕讓後者整個人都是暴怒了起來,喝道:「安烈,你真的以為我不敢殺了你們父女倆嗎?」

    「那你殺吧,沒有我的引薦你以為你能進宗譜嗎?你想要自己的名字永遠刻在醫宗之巔,但如果你那樣做了將永遠都不可能有機會!」安烈冷冷的回應道。

    莫擎蒼似乎一點也不怕,面色扭曲的說道:「是,我可以不管你們父女,但你別忘了還有個小子被我關著呢。反正你也不會答應,那我就別怪我先宰了那個小子后,再來慢慢和你耗!」

    莫擎蒼所說的那個小子正是元燁,元燁是被單獨關在一個地方的。這個話題說起來也要從元燁當初硬闖醫宗說起,年紀輕輕身手不凡自然很入一些老傢伙的法眼,只不過當時安烈看上了元燁,元燁自願跟著安夢雲,莫擎蒼也就滅了那收徒的念想。

    如今他發動了叛變,想讓元燁改變,但不想元燁就跟一塊臭石頭一樣怎麼都不肯屈服。如果說安烈和安夢雲在這裡可以有著安寧的話,那元燁就真的無時無刻都在痛苦當中。

    莫擎蒼見元燁來軟的不行便想用著各種刑罰讓元燁屈服,直到今天在元燁的身上他都不知道用過了多少刑罰,但元燁還是沒有屈服,莫擎蒼的耐心此刻也已經消磨光了。

    安烈父女倆聽到他這樣說臉色都是豁然間一變,今天再見莫擎蒼早都看的出來他的樣子很猙獰,這分明是在告訴著他們莫擎蒼已經到了一種忍耐的極限。

    父女倆都是不懷疑莫擎蒼說出這樣的話,就真的能夠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安烈默不作聲了起來,如今唐超已經過來了想必在外面已經鬧出了不小的動靜。甚至讓他懷疑今天莫擎蒼的到來也和唐超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否則莫擎蒼怎麼可能會說他將毒宗的人全給殺了?

    不等安烈先開口,安夢雲卻是搶先說道:「如果我們答應幫你和兩位尊老說話,你就可以放過元燁?」

    莫擎蒼見到安夢雲這樣說心頭就是一喜,也跟著點了點頭。安夢雲眼中神色流轉,隨後重重的說道:「那好,爸,我們答應他!」

    安烈眼神瞪大了起來沒有想到女兒居然說答應就答應,不過馬上他似乎有些想到了女兒的主意,於是便是沉聲說道;「你最好先讓我們見到元燁,否則的話如果他缺胳膊少腿了,你做夢也別想進宗譜!」

    「我要的是進宗譜,他怎麼樣我不關心。待會兒我會讓人來帶他過來,你們也別忘記了自己的承諾,不然你們會後悔的!」莫擎蒼丟下一句話便是甩袖而去,看著他離開的身影安烈就是苦澀的沖著安夢雲喊道:「夢雲,你有注意了嗎?」

    「爸,現在咱們該出去了。」安夢雲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便是不再說話,外面還守著人他們說的太清楚是有著很大的危險的,聽到安夢雲這樣安烈也是已經明白了過來。

    想必安夢雲是借著出去的機會再去聯絡到唐超吧,只有那樣他們才有真正的反擊的機會。

    父女倆都在想著心事,殊途同歸最後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唐超的身上。只是現在的唐超他們並不知道正在床上養傷,不過用莫擎天的話來說,這傢伙恐怕就是連老天爺也得妒忌。

    昨晚上傷的跟快爛泥巴一樣,現在才過去一天一夜的時間就已經能夠下床走動。

    唐超看著莫擎天盯著自己身體的樣子,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這老傢伙想讓自己變成小白鼠的心思已經難以控制了。

    不敢一直留在家裡,唐超趕緊擺脫了莫擎天便是去莫婉兒家溜達去了。

    正是傍晚的時候,站在莫婉兒家外面已經聞到了裡面做菜的香味。不是肉的香味兒,只是炒青菜的味道。

    唐超敲了敲門,莫婉兒就是喊了聲來了便趕緊跑來開門,見到是唐超的時候便是一臉驚喜的喊道:「宋超哥你怎麼來了,吃飯了沒,我剛做呢!」

    唐超可是不要臉到天下無敵的傢伙,很老實的搖著頭。莫婉兒見狀連忙就將他拉了進來,唐超一進來就看到躺在大廳搖椅上的中年男人。

    之所以說是中年那是因為唐超知道他的年紀,否則那灰白的頭髮還有如同枯木一樣的皮膚,誰都會以為這是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但實際上他還不到五十歲。

    這就是莫婉兒的父親,一個被癌症折磨的男人。

    不過他是第一次見唐超,眼中露出疑惑,而莫婉兒也不知道咋的突然間臉就紅了,介紹道:「爸,他是宋超,是擎天長老的弟子!」

    男人一聽頓時間眼神亮堂了起來,臉上的笑容也是多了起來,說道:「原來是擎天長老的弟子,快……快請坐。咦,婉兒是不是菜糊了,怎麼一股子焦味兒啊!」

    這時莫婉兒才想起來鍋裡面還放著菜的呢,連忙就跑去看著了,而唐超則是坐了下來目光深深的打量著莫婉兒的父親莫大興。

    莫大興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男人,甚至比外面的上班族還要普通。但唐超僅僅只是一眼,也能看得出來他的日子不多了,最多不出半年病魔就能好過他所有的精力,無情的奪走他的生命!

    唐超當然不會當著人面說出這樣的話,沖著莫大興微微一笑,便是笑著問道;「莫叔叔要不我扶著您出去看看夕陽?」

    莫大興常年卧床,幾天甚至半月都有可能不出一次,聽到唐超這樣說,莫大興明顯有著意動,但卻是搖著頭說道:「哪裡還要你扶著啊,我身上味道難聞,就不弄髒你的衣服了。」

    莫婉兒已經是二十多歲的女孩兒了,但莫大興又是中年。知道自己女兒臉皮子薄,不管莫婉兒多少次說要幫常年卧床生活不能自理的父親洗澡,莫大興都反對。

    在醫宗這裡女孩子的名譽可是很重要的,要是傳出去就算可以原諒,但恐怕都會被人說閑話。所以久而久之的,莫大興的身上總是有著一股味道。唐超也聞到了,的確不太好聞,但此刻的他卻是並不在意的一把扶起了莫大興笑著說道:

    「莫叔叔既然想去看看太陽還管別人怎麼感受,人該多為自己想想!」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