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62章 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262章 歸來字體大小: A+
     

    漢臣別墅內,訂婚宴席依舊還在繼續。

    只是距離唐銘皇等人的離去已經過去了近一個時辰,唐超此刻的心裏面也是有些著急了起來。

    但是唐銘皇遲遲未到,他也是沒有辦法,而且賓客都在更是只能笑臉相迎。

    不過比他更為著急的人就是喬天放了,喬天放對孟良可是抱著絕對的信心,只是隨著時間越來越久,喬天放的心裏面再也不會如同之前那般的輕鬆了。

    終於當有人開始告辭離開的時候,唐超和喬天放都是開始坐不住了。而且唐超的情緒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有著一股暴戾在不斷的醞釀著,一直站在他身邊的蔣欣很明白唐超雖然對唐銘皇嘴上沒多少尊重。

    但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去替代唐銘皇的重要地位!

    又是有人告辭而去,唐超將人送到門口後轉過身來目光看向了喬天放。在他的眼中有著毫不遮掩的殺氣,蔣欣見狀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低聲說道:"唐超你要冷靜,相信師傅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唐超默默點了點頭,只是他的心裡卻是有著一道聲音在說:"如果今天老不羞出事,喬家我保證今天來到這裡的人一個也不能走出去,一個也走不出去!"

    喜宴已經等於變相的結束了,但還是有著很多人沒有離去,他們都在等待著最後的結果,場中的氣氛也終於越來越是壓抑了起來。

    這時,寧武德和花伯已經走到了唐超的身邊,低聲說道:"唐超,我讓花伯回去派遣暗影的人去追蹤唐老的行蹤吧!如今已經一個多小時過去了他們還是沒有回來!"

    這麼長的時間過去,就算他們對唐銘皇再如何的信任此刻心頭也是擔憂起來。要知道時間越長那就說明越是兇險,否則不管是唐銘皇亦或者孟良此刻都已經回來了!

    "謝謝!"唐超對著寧武德說了聲,花伯也就緊跟著離開而去。只不過察覺到唐超的目光仍舊看著喬天放的時候,寧武德便是低沉著說道:"唐超我知道你現在的感受,但不管如何今天你絕對不能對喬天放如何。否則蔣部長沒辦法下台不說,你更是沒辦法接下來的麻煩。孟老何許人也,這個世界能夠難得住他的問題已經太少了,沒有把握他怎麼可能離開?"

    寧武德的話不無道理,唐超也明白現在不是能夠輕舉妄動的時候。該敬酒的還是去敬酒,還接待的還是該接待。訂婚畢竟不是結婚,沒那麼多的繁瑣規矩。

    而等待著唐超所盼望的唐銘皇終於是回來了!

    看著拿到熟悉的身影出現的時候,唐超第一次有種抱著這個糟老頭子親一口的衝動。不過最後他還是忍住了,不然的話真要一嘴巴子下去,估摸著得被唐銘皇給飛踹出去!

    訂婚之喜上,親別的人,還是一個男的,一個老頭子,這不丟人嗎?!

    唐超三步並兩步的快步走向唐銘皇,看著他的氣色紅潤衣衫整齊的樣子,心頭便是鬆了下來,輕聲問道;"老不羞的,沒事吧?!"

    "還沒那麼快讓你給我送終,大喜日子就是大喜日子,怎麼能和某些家族一樣喜日子偏偏辦成了喪事!"唐銘皇含沙射影的看向了喬天放。

    此刻的喬天放早已經一臉死灰,他完全沒有預料到第一個回來的人會是唐銘皇。按道理不是孟良回來然後怒髮衝冠的大開殺戒,最少也得將唐超給狠狠收拾一頓嗎?

    怎麼唐銘皇一點事情都沒有的回來了!

    "這不可能……不可能啊,孟老可是鴻蒙右相,鴻蒙閣中的三號人物,怎麼可能讓唐銘皇毫髮無損的回來!"

    喬天放的腦子裡怎麼都拐不過彎兒來,但讓他整個人都快激動的跳起來的是,孟良居然也回來了!

    喬天放差點仰天大笑,這不就是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嗎?

    原來孟良沒輸,他贏了所以他回來了,要帶走唐超,讓他承受無盡的苦難!

    "孟老,你怎麼樣?"喬天放比唐超還要激動的走到孟良的面前,只是走進之後卻是發現孟良的神色蒼白壓根就沒有唐銘皇那般看起來健康。

    孟良受傷了嗎?

    "我沒事,我來這裡只是想當著諸位京市豪門家族的人說一些話而已。從今天開始,唐超便是我鴻蒙閣記名弟子!與我鴻蒙閣內門弟子平等地位,好了,事情已經我已經交代完了,老夫還有事在身諸位自便吧!"

    孟良還真的丟下一句話就轉身離開了,離開的時候不給一點喬天放解釋的機會,只要喬天放一個人傻傻的站在原地。

    但在場中的其他人卻都是明白了,雖然他們不知道唐銘皇和孟良之間的戰鬥誰勝誰敗,但孟良妥協了!不僅僅沒有帶走唐超,而且還給了唐超一個耀眼的身份。

    雖是記名弟子,但卻享有著和內門核心同等的地位!

    這對於無數人來說簡直就是做夢也想不到的好事兒!

    唐超嘴角也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沖著還沒走遠的孟良道了聲:"多謝孟老抬愛,小子有時間必定去鴻蒙拜訪!"

    孟良走了,帶著一腔的憋屈離開了漢臣,但喬天放卻是一臉的失魂落魄。

    可他失魂落魄與他人又有何關係?唐超的趕人計劃終於又是露出了苗頭來。

    只見唐超慢慢的走向了喬天放,淡淡的笑著說道:"喬家主是不是身體有些不適啊,怎的臉色這麼蒼白。你們,就是你們,身為喬家的僕人見到主子身體不好怎麼就沒有反應呢?就你們這樣還怎麼去照顧喬家主,你們知道喬家主有多重要嗎?喬家可是四大家族之一,如果喬家主出了什麼事情,那會有多少人跟著遭殃你們知道嗎?!"

    唐超數落著那些喬家的僕人,但卻是在狠狠的扇著喬家的耳光!

    喬家身為四大家族又如何?今天找來了鴻蒙這樣的幫手又如何?孟良走了,他留了下來,唐銘皇臉色紅潤毫無大礙!

    那些喬家僕人一個個怒瞪著唐超,但喬天放反應過來后就是輕聲一嘆道:"我的確感覺有點不太舒服,唐超,唐老等以後有機會再與兩位相敘吧!"

    喬天放借著唐超給的一個不得已的台階下了來,唐超點頭一笑:"好,那喬家主慢走就是!"

    喬天放微微笑了笑,只是那笑容誰都能看的出來那是多麼的慘淡。一直以來走在路上抬頭挺胸目光高於頂的喬天放,此刻也是微馱著背走了出去看著彷彿一瞬之間蒼老了很多歲。

    喬天放一走也就意味著沒有熱鬧可以看了,一些和唐超關係算不上關係太好的人都是告辭而去,就連楊青鋒也是將凝重深藏了起來走了。

    整個漢臣別墅裡面就只剩寧家,楚家還有向問天等人在,楚飛揚臉上洋溢著笑容走上前笑道:"我都有些嫉妒你了,鴻蒙閣記名弟子還是與內門核心同等的。唐超光是這一重身份,以後你走到哪兒都不愁餓肚子啊!"

    唐超翻了翻白眼,心想那孟良還好走了,要是沒走聽到楚飛揚將鴻蒙的身份說成是混吃混喝的估摸著得吐個幾大口老血!

    "運氣而已!"唐超笑了聲,楚飛揚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便是離開而去。

    其實今天楚飛揚的到來已經算作是楚家給自己的一個暗示,他們明知道楚飛揚和自己的關係很不錯,嘴上說著中立但還是讓他來了,這何曾不也是一種示好呢?

    別人投來善意的橄欖枝,唐超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親自將楚飛揚送到門口后,寧武德和寧飛雪也是告辭而去。

    走的時候寧飛雪還敲了他腦袋一下,恨恨的說道:"以後遇事冷靜點,現在你可不是一個人了!"

    唐超很無語寧大xiao姐的暴力,但一想到自己之前不小心聽到她嘀咕的話,心頭有些莫名的不是滋味起來。

    隨著寧家的離開,賓客們也算是全部離場。此刻屋子裡有的只有唐超和唐銘皇,還有他的女人們和蔣欣的父母。

    唐超的臉上堆滿了笑容的看了蔣欣和秦瑤等女一眼,見到蔣和澤夫婦正要去和唐銘皇說點什麼的時候,也就收回了目光沒去關注。

    可讓唐超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蔣和澤夫婦還沒走到唐銘皇的跟前,唐銘皇卻是再也忍不住的"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於唐超都是始料未及!

    愣了快一秒鐘的時候,唐超第一個衝到唐銘皇身邊一把扶住了他,臉色大變的問道:"老不羞的,你受傷了?!"

    "我要是不受傷就怪了!"唐銘皇恨恨的罵道。

    唐超心頭頓時間滿是難以言喻的愧疚,原來剛才唐銘皇看似紅潤的臉色全都是在偽裝。他這是在幫自己告訴所有人,唐銘皇就是他可靠的靠山,誰要對付唐超他唐銘皇就站在身後。鴻蒙動不了他,你們能嗎?

    也不等唐超多說什麼,只見從門口走進來兩個男人。這兩個男人一為儒雅的中年男人,但另一人卻是一位面色蒼白的和尚!

    "唐銘皇你該跟我走了!"無冥法師語氣低沉的喝道,唐銘皇轉身看去,心頭就是一嘆,說道:"左權,無冥,今日若非你們二人聯手可能奈我何?罷了,百年時間彈指即過,我唐某人跟你這老禿驢走就是了,不過讓我和這些小娃子們說點話吧!"

    唐銘皇的話唐超沒有太去聽,他被唐銘皇所說的兩個人名給震住了。

    無冥,當世碩果僅存的高僧之一,百年前已名滿江湖!

    左權,鴻蒙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左相,被唐銘皇譽為鴻蒙最為恐怕的人物之一!

    比孟良恐怖不止一倍兩倍!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