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18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185章字體大小: A+
     

    沐妃一路上開著車很後悔,從紅竹會的第一任老大楊策開始背後就一直有著毒宗的存在。

    但是當年毒宗和藏龍門之間的爭鬥以藏龍門而勝出,楊策身亡,紅竹會敗走京市從此在江省的地下世界里銷聲匿跡。可也因為毒宗沐妃順利接管了紅竹會,並且在毒宗的幫助下在京市有了一片屬於紅竹會的天下。幾年的蟄伏,當她聽到江省蒼龍堂的事情,義無反顧的帶著她的人馬準備重新奪回紅竹會。

    因為唐超的幫助,她成功的讓紅竹會再次掌握了江省的地下世界。可在這時,一直隱藏在幕後的毒宗終於伸出了貪婪的爪牙,他們強勢要讓毒宗的人成為江省紅竹會的老大。沐妃權衡利弊之下最終妥協,她的本意只是想完成楊策臨時前的遺願罷了,江省她不損一兵一將的奪到現在交給毒宗她也沒有什麼損失。

    可她還是低估了毒宗人的貪婪,衛卓出現后卻是開始想要霸佔她。衛卓真的喜歡她嗎?沐妃是不可能相信的,他或許只是見自己的容貌而起意,等到玩膩了後會毫不留情的一腳踹開。到最後,跟著自己一起來京市的衛卓也會成功奪走京市的紅竹會!

    沐妃為了穩住這一切,不惜和衛卓周旋了起來,卻沒想到在回到京市的第二天就遇到了唐超,還害得唐超中毒!

    眸子里閃爍著冰冷的沐妃漠然的看了一眼衛卓,不管今晚上唐超到底有沒有事情,這個衛卓都必須要死!就算他的父親是毒宗的宗主,也依舊必須死!

    終於回到了住處,沐妃和衛卓肩並肩的走進了屋子裡面。衛卓斜靠在了沙發上,陰陰的笑道:"沐妃,去給我倒杯酒來。"

    沐妃沒有回應卻也沒有拒絕,拿起一個水晶杯倒了一杯紅酒遞給了衛卓。衛卓看著神色淡漠的她,不由冷聲說道:"你現在是不是該和我說清楚剛才的那個死人到底是什麼人了?你別和我裝出這麼善良的樣子,你依附毒宗這麼多年什麼樣的手段毒宗中人都很清楚!"

    "唐超。"沐妃沒有再去隱瞞,而衛卓一聽也是一怔,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原來是他啊,怪不得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是感覺到了濃濃的威脅,原來竟是那個殺了岳蒼松的傢伙!嘖嘖,真是可惜了,那麼一位高手就要死在我的手上,看來我真的有點殘忍呢!"

    沐妃冷冷的看著他,卻是嘴角掛著譏諷的問道:"你確定你的毒能殺了他嗎?"

    "我的毒無色無味而且下毒的時候他沒有半點直覺,他在吐血的時候恐怕才發現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可那時候毒素早已經蔓延全身,若非他的身體體質很強悍恐怕在飯店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衛卓絲毫不擔心的說道,他可是毒宗宗主的兒子,一身毒術盡得毒宗真傳,比起毒來他在他的那群兄弟姐妹裡面不說最好至少也是能排第三的!

    沐妃沒有再說話,她沒有看到唐超的屍體之前也不會相信唐超真的死了。但不管如何,只要有機會她今晚上絕對會殺了衛卓。

    可是機會在哪兒,沐妃也不知道。

    衛卓將杯中的紅酒慢慢的品完了后,身體終於從沙發上起來了。只是站起來后卻是當著沐妃的面開始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解去,說道:"去放水吧,我要洗個澡。記得,我洗澡的時候最不喜歡的就是你穿了很多衣服。"

    沐妃的雙眼一縮,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要你伺候我洗澡,怎麼有問題嗎?有問題的話,那你現在就可以下地獄。"衛卓冷笑道,沐妃心頭一緊卻是展顏一笑:"我為什麼要下地獄?紅竹會我辛苦了這麼多年才有了如今的規模,和唐超卻不過認識幾天而已,我沒有必要因為一個才認識幾天有一點好感的男人去葬送自己的生命。"

    "哈哈,這才像是我看中的女人。識時務者為俊傑,一個男人算的了什麼?只要你聽話,未來就將成為我們毒宗在外界的代表,只要有我們毒宗支持你未來你就可以成為地下世界的女王!"

    沐妃只是淡淡一笑,就去為衛卓放洗澡水了。衛卓很快就脫的只剩下一條褲衩子走進了浴室裡面,只是衛卓沒有發現他才剛走進浴室,就有一道人影出現在了大廳裡面,看著他的背影冷笑:

    "麻痹的,連哥都還沒享受過讓沐妃姐姐伺候洗澡,你倒是想捷足先登了。還不知廉恥的說要讓沐妃姐姐成為地下世界的女王,你毒宗要真是那麼能耐就不會做了幾年縮頭烏龜在現在沒了蒼龍堂的麻煩后又跳出來蹦躂了!"

    這道人影正是唐超,雙腳踩在地上彷彿沒有帶起半點聲音,慢慢的走向浴室的時候只可惜隔著一道半透明的玻璃門不能看清楚裡面有什麼。

    唐超的心頭也是有些著急,剛剛他也是聽到衛卓要求沐妃不要穿太多了,心中在想沐妃不會真的脫光光了伺候衛卓洗澡吧?至於沐妃後來說的那句不會為了唐超怎麼樣的話,唐超才不願意去辨認真假。沐妃是狠不錯,可並非無情無義之輩。

    浴室內,沐妃的確已經脫去了身上的衣物,只不過卻是披上了一件浴袍。浴袍的領口很開,雪白肌膚暴露在外雪胸卻也是一道深深地溝壑令人神往。

    衛卓看到這一幕眼中就是露出濃濃的貪婪來,說道:"都說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三十歲的女人既不會老也不會太嫩正是我最滿意的。沐妃你應該感到驕傲,是被我看上了,如果你被我大哥看上的話她不會給你這麼多時間陪著你慢慢的玩的!"

    "所以這就叫緣分,不過衛公子我想知道如果我願意答應你的條件,你能給我什麼?"沐妃淡淡的笑道,衛卓眼中立即閃過一抹光芒,說道:"我能給你所有你想要的,包括成為京市的地下女王,也會讓你在不久后成為毒宗的內門人。只有成為了毒宗的內門人,你才算是真正的毒宗人!"

    "這個條件我無法拒絕,衛公子我伺候你沐浴吧!"沐妃笑道,衛卓就是哈哈大笑著直接拽掉了身上的那最後一層掩護物。

    只可惜他的那東西實在是沒有太吸引人的眼球,反倒是他自己彷彿處於了一種極度的興奮當中,冷笑道:"沐妃,待會兒你會明白什麼叫做yu仙yu死的!"

    沐妃強忍著心頭快要嘔吐出來的感覺微微一笑,道:"我相信衛公子有那個能力,不過你先趴著我給你按摩一下吧。"

    衛卓絲毫不擔心沐妃會對他下毒手,真的趴在了浴缸當中。而此時沐妃的眼神陡然間就是冰冷了起來,一直強忍著的心終於劇烈的跳動起來。

    只是她並沒有衝動,她知道衛卓之所以表現的這麼沒有防備其實就是有著最大的防備,現在並不是最好的時機!

    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終於失去了耐心。她不可能真的等到衛卓洗好了澡,去陪著他上床再尋找機會。如今為他洗澡已經讓沐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真要是到了床上沐妃沒有辦法再去保持鎮定!

    "我到底該怎麼辦?!"沐妃心中問著自己,可就在這時她的雙眼卻是看到浴室門外居然出現了一道身影。

    看著這道身影的時候,沐妃的雙眼就是一直。雖然無法辨認出是誰,但下意識里她卻是懷疑門外的就是唐超!

    沐妃心思電轉,笑著說道:"衛公子你一直生活在苗疆那一帶,應該還沒有享受過那些高檔會所真正的推拿吧?我這裡剛好有一些道具,要不我去拿給你試試?"

    衛卓一直閉著雙眼,聽到沐妃的聲音就是微微睜開,說道;"去吧,但你千萬別想著逃走,我能殺了唐超殺你會更簡單!"

    "衛公子說笑了,我怎麼敢呢?"沐妃輕聲說道,就是起身打開了浴室門,當門打開的那一剎那一道身影就像是一陣風似的溜進了浴室內。

    那陣風伴隨著一道寒芒,直直的插進了衛卓的後背!

    "啊!"

    趴在浴缸中的衛卓凄厲的慘叫起來,但也本能的手掌朝著後面攻擊而來。

    只是,那揮過來的的手卻是被人一把抓住,"咔嚓"一聲手臂就是無力的軟了下去。

    此刻一身光溜溜的衛卓壓根就沒有辦法去施展他一身出神入化的毒功,而且近身格鬥他根本不是唐超的對手。浴缸內的水已經慢慢的通紅了起來,衛卓怒吼著喝道:"沐妃,你好大的膽子?!"

    "衛公子,你該看清楚我是誰了!"唐超冷笑道,衛卓猛地回頭看來,卻見到一張他如何也不敢置信的臉龐,吼道:"不可能,你不可能還活著!"

    "嘿,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不過衛公子你現在該關心的不是我是否還活著,而是該關心一下你是否能夠活下去!"唐超戲虐的說道,衛卓滿臉猙獰,嘶啞著聲音喝道:"你敢殺我?我是毒宗中人,我父親是毒宗宗主,你要是敢殺我三千毒宗門徒必定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三千毒宗門徒?嘖嘖,真是好大的氣勢,現在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敢不敢殺你!"

    唐超說完拔出之前的那把從大廳里拿來的水果刀,直直的沖著衛卓的腦袋上扎去!

    看著那尖銳的刀尖,衛卓的瞳孔睜大,吼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水果刀並沒有扎進衛卓的腦袋,唐超不可能讓衛卓死的這麼輕鬆。不僅給他下毒害的他吐了一大口血,還這般侮辱沐妃,唐超會讓衛卓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衛卓的另一邊肩頭鮮血迸濺,浴缸內此刻儘是血水,看起來無比的慘烈。

    "衛公子放心吧今晚上你會死,但不是現在,我會先和你將之前的賬一筆筆的算清楚的再送你去見閻王!"唐超冷笑著說道,頓了一頓想起一件事情來就是笑道;"哦對了,忘了和你說我最喜歡就是遇到你這樣自信心爆棚的對手。希望到時候你投胎記得和孟婆說一聲,讓你長點記性!"

    唐超一把提起衛卓,拉起旁邊的一件浴袍先將衛卓丟了出去,再將浴袍蓋住了衛卓那醜陋之處,對著沐妃淡淡的笑道:"沐妃姐姐,他的賬你先來要!"

    說著,唐超將手中的水果刀丟給了沐妃。而此時的沐妃,心情已經不足以用高興來形容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