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184章 毒公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184章 毒公子字體大小: A+
     

    不管是秦瑤還是寧飛雪都是從來沒有見到過沐妃,所以她們都是沒有辦法體會到唐超在見到沐妃時的驚訝。

    唐超驚訝可不僅僅只是因為在這裡遇到了熟人,他知道沐妃遲早會回來京市,但沒想到沐妃來了居然沒有通知他!

    沐妃顯然也是對遇到唐超十分的吃驚,不過眼中的驚訝僅僅只是一閃而過就很快給掩飾了過去,就像是從來不認識唐超一般的對著身邊的男人說道:"我不喜歡這裡的氛圍,咱們換個地方吧?"

    那青年眉頭一皺,沉聲道:"來都來了為什麼要走?記住你可沒有什麼資格來吩咐我!"

    青年的話讓沐妃眼中情不自禁的閃過一道寒芒,心中有些焦急但唐超還是出聲喊道:"沐妃姐姐,你什麼時候回到京市的?"

    唐超笑著問,沐妃心中暗呼一聲糟糕,只能不斷的沖著唐超使眼色示意他趕緊走。一邊示意,一邊故意說道:"嗯?你認識我嗎?"

    那陰鷙青年的一雙小眼睛也是已經落到了唐超的眼中,笑的很是玩味兒的問道:"沐妃,他是你朋友?"

    唐超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青年的身上,想到剛才沐妃朝著自己遞來的眼色,那似乎是在說這個人很危險趕緊離開的意思!

    沐妃有危險!

    這就是此刻唐超的反應,深深的看了一眼沐妃后就是笑道:"沐妃姐姐真是貴人多忘事,上次我們在海川不是剛見過面的嘛,怎麼這麼快就不認識了?"

    "一般人我也不會記得,好了,我們要去用餐你隨意吧。"沐妃急於撇開唐超,可是那陰鷙青年卻是冷笑著問道:"沐妃,你真的不認識他?"

    "或許他認識我,可我對他沒有半點印象。"沐妃淡淡的說道,那青年也沒有多說只是陰笑著看著唐超后往一張桌子邊走去。

    直到他們落座,唐超這才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一坐下來,寧飛雪就是出言譏諷道:"某人吃癟了吧,讓你吃著碗里還想著鍋里的,活該!"

    唐超眉頭緊鎖沒有理會寧飛雪,而秦瑤似乎看出了唐超有心事便是問道:"那個女人是誰?"

    "江省紅竹會的大姐沐妃,我和她一起聯手對付過岳蒼松。"唐超解釋道,秦瑤就是驚聲道:"她就是你說的那個沐妃?可她為什麼說不認識你?"

    "秦瑤我看你別聽他瞎掰了,沐妃就算在京市也是紅人呢。雖然我沒有見過,但還是經常聽朋友說起過這位黑道大姐。說不定就和沐妃說的那樣,某人認識她但她卻不認識某人!"

    寧飛雪是恨不得逮著一個機會就埋汰唐超的,只是這次唐超卻是真的生氣了,冷冷的說道;"寧飛雪你要是再那麼多廢話的話,我不介意去買卷膠布把你的嘴巴給捂起來!"

    看著唐超這麼嚴肅的樣子,寧妃也是吐了吐舌頭:"不說就不說唄,擺什麼臉色啊?不過唐超,沐妃為什麼裝作不認識?"

    "或許是因為那個男人吧!"唐超目光再次看向坐在沐妃對面的那青年,只是沒想到後者就像是有所察覺一般,竟然同時的看向了唐超,對著沐妃不動聲色的問道:

    "沐妃說吧,他是誰?"

    沐妃心中一驚,她就知道沒辦法隱瞞眼前的這個青年,只能沉聲說道:"衛卓,只是我的一個普通朋友你有必要揪著不放嗎?"

    "我問的是他是誰,沒有問其他的問題,你只需要告訴我他是誰就行了。"衛卓淡淡的笑道,只是不管他如何去裝作隨意那股子陰冷的味道卻像是始終不散。

    沐妃深呼吸一口氣,心中糾結無比:"我還是不能將唐超的身份說出來,否則按照衛卓的脾性一定會去找唐超的麻煩。衛卓可是毒宗的毒公子,一身用毒的本事幾乎出神入化,本身的近戰能力又是非常不俗,這樣的對手我不能保證唐超真的能夠勝出!"

    心中拿定了注意,沐妃就是冷冷的說道:"他叫做郝帥,是江省某個官員的兒子。紅竹會掌控了江省后,他的父親也是紅竹會的支持者之一!"

    衛卓饒有意味的沖著沐妃一笑,說道:"原來是這樣啊,不過不管他是誰了,剛才他看你的眼神那麼的ai昧,註定他今天必須死了!"

    沐妃心頭狂驚,喝道:"衛卓,你有必要如此嗎?他的父親是我們的支持者之一,要是被他父親知道我們殺了他到時候紅竹會在江省會有麻煩的!"

    "呵呵,沐妃你可是太小瞧我了,你覺得我出手殺人還會留下把柄嗎?再說了,現在說任何也是白費,因為我已經對他下毒了。要不了五分鐘他就會暴斃而亡,到時候別人只會認為是他自己的身體緣故而找不到半點被人下毒的痕迹。"

    一條人命即將失去,但衛卓的臉色卻是一片淡然。沐妃滿臉驚駭,不敢置信的看著衛卓,就是要出聲提醒唐超,可沒想到她張嘴卻是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

    "別忘了我是什麼人,你想去給他通風報信可以,但我可以保證你絕對說不出話來。別再讓我生氣了,我知道你和他的關係不一般,但那無所謂反正他快死了。記住,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wan物,我是你的主子,再讓我發現你和別的男人有什麼關係的話,依然來一個殺一個!"

    衛卓冷冷的說道,沐妃已經感覺自己的雙腿發麻。如果她要站起來,絕對是承受不住身體的力量跌倒在地上。

    衛卓已經給她也下了毒,他的毒下的無影無蹤,甚至讓人根本沒有半點知覺,他的毒功到底有多麼的強悍?!

    沐妃的目光一直死死的望著唐超的方向,現在的她口不能言身不能動,只能心裡在祈禱著唐超不會出事,否則她絕對不能原諒自己!

    唐超似乎真的一點察覺也沒有,正在低著頭吃著東西。但是吃著吃著他就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彷彿發生了什麼,氣血翻湧不斷有種讓他感覺快要窒息的感覺以極其迅速的快遞不斷的籠罩著他。

    突然,唐超"哇"的一聲竟是沒能控制住吐出一口血來。

    這一幕可是嚇壞了秦瑤和寧飛雪,看著那猩紅刺眼的兩女俏臉發白的喊道:"唐超,你怎麼了,好端端的你怎麼吐血了?"

    唐超的心頭也是驚駭無比,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體內現在正在產生著一股股讓他難以忍受的劇痛。目光陰森的掃向衛卓和沐妃,卻發現沐妃嘴唇在動卻是沒有半點聲音露出而且她的眼眶已經紅了。倒是那個衛卓一臉冷笑,彷彿就是在告訴他,就是我!

    "我體內有著一股很強大的毒素在不斷的發揮著作用,可那人到底是什麼時候下毒的,居然能讓我一無所知。曾經的紅竹會依附於毒宗而強大,那人下毒的能力如此強難道是毒宗的人?很有可能還是毒宗的高手!"

    "只是,這樣就能要了我的命嗎?"

    唐超心頭一片冰冷,控制著那一股股的靈氣開始驅逐體內的毒素。如果他這位邪宗和玄帝的雙料傳人被毒藥給毒死了,那可就真的要貽笑大方了!

    一滴滴黑色的液體從唐超的指尖滴落到了地板上,沒有人看到第一滴黑色的液體竟是直接就腐蝕掉了地面!

    當毒素全部排除體外時,唐超臉色發白的說道:"我已經沒事了,不過咱們得演一齣戲,走,咱們先離開!"

    聽到唐超說沒事了,秦瑤和寧飛雪都是心中一松。可秦瑤還是不太放心,問道:"到底怎麼回事?還有咱們現在去哪兒?"

    "對方是個下毒的高手,去哪兒先離開再說吧,不過飛雪你去糾纏飯店的方面。"唐超安排道,寧飛雪雖然依舊很迷糊,但還是安排唐超所說的去做了。

    找到飯店方說唐超吃了他們的菜后吐血了,飯店的聞言就是神色大變跑來檢查,看著那盤子里真的不能再真的血時臉色已經慘白,說道:"這位xiao姐,我現在就去打急救電話,你放心我們飯店一定會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的!"

    "等你們打電話人還不得死了,算了,你趕緊讓人來處理吧我們先送我朋友去醫院了!"

    寧飛雪說著滿臉焦急跟著跑了出去,衛卓看到這一幕低聲冷笑:"就算是將全國的醫生全部喊來,也沒有人再能救的了他了。不過吃頓飯也能碰到這樣的事情還真是影響心情,沐妃我們也走吧。"

    衛卓說著拉起了不能說話的沐妃,沐妃很想衝去看看唐超到底怎麼樣了,可是被衛卓給控制著她根本沒有辦法擺脫掉,只能被衛卓給拉著手臂往外面去。

    走出飯店,衛卓和沐妃就是徑直的上了一輛車。在車上,衛卓這才解開了沐妃身上的毒藥。

    "衛卓你還有沒有點人性,他根本就沒有招惹你,你居然要殺了他!"沐妃瘋狂的喝道,衛卓一臉冰冷沉聲道:"沐妃你要是再廢話我不介意讓你永遠成為啞巴,現在過去這麼久也已經死了,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他。所以,你不用再去白費力氣,接下來好好伺候本公子吧!"

    沐妃眼中寒芒爆閃,唐超被她所害現在還讓她去伺候衛卓。這可能嗎?不可能!

    不過越是憤怒她越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她很清楚自己和衛卓之間的差距,現在她沒有半點機會可以報仇。

    "忍,我必須要忍,不然唐超的仇誰來報?!"沐妃的眼眶布滿了血絲,但卻是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衛卓終於滿意的不再說話,開著車心情大好的往住處去。只是沐妃和他都沒有發現,在後面此刻已經跟上了一輛車。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