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132章 拚死也要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132章 拚死也要勝!字體大小: A+
     

    隨著教育局那位官員一番公式化的發言結束后,比賽開始的聲音將會場內所有人的情緒調動了起來。

    只見擂台之上有著一位身穿白衣黑褲的裁判,島國帶隊的邊野便是對著坐在他旁邊的陳國濤笑道:"陳校長,華夏國有句話叫做客隨主便。這一輪,由你們華夏的學子先上來吧!"

    "邊野校長對我華夏文化研究還是挺有造詣,不過邊野校長理應該知道我們華夏是禮儀之邦。既然客人到來,當是客人先請!"

    島國同樣帶來了兩隊人馬,一對全都在21-24歲之間的,另一對的年齡相差不大但從外貌舉止來看很像真正的學生。雙方都各有心思,這第一輪是必須要拿下的,但拿下的關鍵卻又在於排兵布陣之上。如果直接出動唐超的人,肯定落人口實。但要是出動海川學院的學生,對方直接上來一個偽學生,那第一輪八成是要敗了!

    首戰,是絕對影響士氣的一戰!

    只是出乎陳國濤意料的是,邊野似乎並不是很在乎誰先上。眼中一抹冷笑劃過,心道:"看來我這小小的計策還是讓這些人心中忌憚,哼,普通的學生是不會有資格加入到這樣的戰鬥的。嗯,我不過是故意糊弄你們一下,用你們華夏語來說是障眼法,哈哈!"

    邊野心頭得意的想著,目光投向島國參賽的陣營,很快就有一個臉上有著一小塊黑痣的青年走了上去。

    唐超也在看著這一幕,僅僅一眼唐超便能感受到對方的身手還是很不賴的。正準備讓紅袖會三人中的其中一人上去的時候,景銳卻是在這時說道:"唐超,我去吧,你的人下場再上好不好?"

    景銳的語氣很誠懇,眼中也滿是澎湃的戰意。唐超眉頭一皺,說道:"你不是他的對手!"

    "人定勝天,讓我上去吧!"景銳沉聲說道,唐超眼中微微一訝,隨後笑道:"你確定,你不怕輸?"

    "沒有失敗,哪裡來的成功?而且,我也不是沒有一點獲勝的可能!"

    "好,不管輸或者贏,這一場比賽你都贏了。上去吧,千萬別有任何的心慈手軟,他們並非一群學生!"唐超笑道,景銳重重點頭而後踏上了擂台。

    人員的調度陳國濤交給了唐超,他也以為會是紅袖會當中的某人,但見到自己的外甥上台時陳國濤的臉色就是一變甚至隱隱有些怒氣。

    只是當看到外甥眼中露出的濃濃的堅定時,陳國濤卻是猛然發現自己似乎低估了他這個外甥。隨後發現景銳的鬥志越來越強,不由又有些老懷欣慰了起來。

    "小銳,這一場比賽不管你輸還是贏,你都是人生的勝者。只有戰勝了自己,才能有資格去戰勝別人啊!"

    陳國濤心中想到,隨著一聲鐘響,比賽終於開始了!

    那島國的黑痣青年僅僅只是瞥了一眼景銳,便是冷笑道:"小子你不是我的對手,給我磕三個響頭或許我可以讓你沒有痛苦的滾下去!"

    景銳並不懂島國語,但會場內卻是有人懂。一聽到這話,聽懂的學生就是憤怒的吼道:"景銳,乾死他丫的,他居然說讓你給他磕頭!"

    景銳雙眼一凝,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朝著那黑痣青年勾了勾手指!

    只見那黑痣青年怪叫一聲似乎很是憤怒的撲了過來,景銳不敢輕視也不敢一開始就硬碰。連忙躲閃過去對方一拳后,這才開始展開猛烈的攻擊。

    現場,海川學院這邊的加油吶喊聲如同震天一般,島國那邊雖然也一直在喊,只可惜這裡可是海川的主場!

    "砰!"

    隨著一聲悶響,景銳的速度終於跟不上被對方纏住然後硬拼了一擊!

    景銳的身體連連倒退臉色也是跟著蒼白了幾分,島國那黑痣青年眼中露出一抹冷笑,說道:"我給了你機會可以讓你不痛苦,這是你自找的!"

    "我從不學島國語,所以我根本聽不懂你的話。閉上你的嘴巴,來吧!"景銳怒吼一聲,竟是悍不畏死的猛衝過去。

    坐在他身邊的元燁見狀,忍不住眉頭一皺:"力量不及人,速度也不及人,他還去選擇硬碰硬,是想找死嗎?"

    唐超淡淡一笑,沒有去回答元燁的問題只是說了一句:"有時候有些人不能用常理去揣測,意志在,人不敗!"

    元燁自然想景銳能勝,只是擂台上的二人實力差距懸殊。但聽到唐超這樣說,他倒是隱隱有些期待景銳是否真的能夠勝利!

    "砰"的一聲,景銳和對方几乎都打瘋了一樣。景銳已經鼻青臉腫,對方也是神色猙獰衣衫凌亂。

    "華夏小子你成功把我激怒了,現在我要送你下台!"島國的黑痣青年怒吼著爆沖而來,這是一個沒有限定拳種沒有限定自身的自由擂台。甚至可以說,只要不是真的要致對方與死地,一切都附和規則!

    黑痣青年爆沖而來,直接纏上了景銳。景銳已經感覺自己快要堅持不住,但仍舊憑藉著那股子怎麼也不肯認輸的意志依舊在頑抗著。

    直到黑痣青年將景銳撂翻在台上,但所有人都為之擔心的時候景銳的眼中卻是露出一喜!

    在摔倒的那一刻他沒有去顧忌自己會摔成什麼樣,反而是不顧死活的雙腳一撩將那黑痣青年撂倒之後,只見景銳嘶吼一聲竟是雙手牢牢的鎖住了黑痣青年的脖子!

    但是景銳也是不好受,那從上往下摔倒的衝擊力令的他氣血翻湧一口鮮血吐出。只是他似乎一心只想要擊倒對方,渾然不顧及自己的傷勢咬著牙鎖著那黑痣青年的脖子怎麼也不放手。

    黑痣青年一開始還不斷的攻擊著景銳的腹部,但直到景銳鎖著他脖子讓他開始難以呼吸的時候才開始恐懼起來。恐懼是因為感覺自己快死了,更因為他覺得壓在自己身上原本不堪一擊的華夏小子居然怎麼打都不鬆手!

    他已經吐出好幾口血了!

    這一幕落在那些海川學院的學生眼裡一個個全都動容了,甚至一些女生都開始哭了起來,有人喊道:"景銳你認輸吧,不然你會死的!"

    認輸?

    景銳也不知道是沒聽見還是怎麼了,依舊死死的鎖著黑痣青年。直到黑痣青年再也不敢賭下去,自己拍擊著擂台示意他認輸!

    "我認輸,我認輸!"那黑痣青年嘶吼著,海川學院那些學習島國語翻譯的學生終於歡呼了起來,大聲喊道:"景銳他認輸了,你贏了!"

    裁判也是走了過來示意黑痣青年已經認輸,景銳那繃緊的神色終於一松。裂開嘴牙齒上全是血跡的他,竟是笑道:"我贏了,我終於贏了!"

    說完,景銳就是鬆開了手。可沒想到的是,那黑痣青年一恢復自由大口呼吸了幾口后暴怒吼道:"卑鄙的華夏人,我要殺了你!"

    那裁判正想要去阻擋的時候,卻是根本沒有那黑痣青年快。全場頓時間一片嘩然,但只見唐超身影一閃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他已經到了台上。

    "啊!"

    一聲慘叫傳來,那黑痣青年的身體就是直直的倒飛而去重重的摔在擂台之下。

    唐超扶起景銳來,冷眼掃向島國參賽陣營,說道:"你們島國就讓這種輸不起的垃圾來參賽?賽果是他自己認輸的,反過來卻說我們卑鄙要殺景銳?這種事情我只允許發生一次,再有下次誰想殺我們,我就殺他。希望你們能分清楚,我不是在開玩笑而是在警告你們!"

    "對,誰想殺我們的人,我們就殺他!"一群學生也是年輕氣盛的熱血青年,此刻全都憤怒的吼了起來。

    邊野滿臉冰冷的看向陳國濤和那教育局的官員,沉聲道:"陳校長,張副局長,你們華夏可真是好大的威風。居然對我們島國的學生,下這麼重的手!"

    陳國濤只是淡淡的撇了撇嘴,說道:"邊野校長,是你們的人先認輸但又輸不起要威脅我們海川學院的學生。怎麼,難道邊野校長昨晚上沒睡好眼睛模糊了嗎?"

    邊野冷哼一聲,目光落在了那張副局長的身上,說道:"張副局長這就是你們華夏方的回應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去聯繫大使館的說這就是你們處理兩國關係的態度!"

    那張副局長一聽臉色微變,隨後竟是有些討好的說道:"邊野校長放心,等到比賽結束我們會給貴方一個交代的!"

    危害兩國關係,這可不是小罪民,那張副局長自然不敢承擔。

    邊野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陳國濤眼中不屑的看向了那張副局長。幸好他們這邊的談話沒有更多的人聽到,否則豈不是要寒了人心?

    "張副局長等比賽結束后我想聽一聽你的為官之道,我真的很好奇你這樣的人怎麼成為副局長的!"陳國濤冷哼道,那張副局長神色一冷。但看到第二輪比賽已經開始了,卻也只是眼中陰冷的盯著陳國濤沒有說什麼,但心裡卻是在說:

    "這個陳國濤也太不識好歹了,看來等以後的得好好的關注一下海川學院了!"

    這邊發生的事情唐超的確不是很清楚,他開始借用自己體內的靈氣幫助景銳療養傷勢。一邊安排了紅袖會的其中一人上台參賽,很快第二輪比賽也開始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