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122章 要不咱們處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122章 要不咱們處吧?字體大小: A+
     

    "讓你親哥來,我看他敢把我怎麼樣!"

    蒼龍堂省城分堂,剛剛晉陞成為堂主的張龍聽到這句手下彙報上來不知真假的話時,臉色鐵青。

    岳天成父子的死,對於整個蒼龍堂來說都是一片哀傷。但張龍卻是打心眼裡的高興,當初他貴為省城分堂的副堂主,但人人都只知道岳天成卻很少有人理會他這個副的。

    如今岳天成已死,他成為分堂第一的省城分堂堂主。除非已經古稀的岳蒼松再造出個兒子來,否則的話偌大的蒼龍堂他張龍或許是有機會繼承的!

    想想岳蒼松的那年紀,還能繼續造人嗎?或許有可能,但那幾率太小了!

    張龍品嘗到了從地獄到天堂的美妙滋味,尤其是在得知岳蒼松去海川報仇不成反而重傷而回的時候,張龍就更是緊鑼密鼓的開始組建自己的人脈。如今的他在省城的風頭,一時無兩!

    但現在卻是有人在他的地盤說,他不敢拿人怎麼樣!

    如今的省城,除了那些個在官場上的大佬們,他還有誰不敢怎麼樣的?不管話是真是假,那找事的小子都死定了!

    "那小子幾個人來找事的?"張龍壓制住火氣問道。

    "龍哥,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哼,給我挑十個最能打的跟我一起去,再派三十號弟兄堵在酒吧外面。他很能打是吧,我倒是要看看他有幾雙手!"張龍冷哼一聲,一下子就出動四十號精英,這可是以往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是,龍哥!"

    十五分鐘后,張龍帶著身手最強的十個手下還有三十號同樣能打的打手一同殺向夜都酒吧。

    此刻夜都酒吧內,一些膽小的客人早就跑了。只剩下一些拿生命來看熱鬧的膽大者,其中也有不少是想看著張豹吃癟的。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沐妃眉目之間也是微微有些擔心了起來,問道:"唐超要不要喊鐵臂斷刀他們來?"

    "用不著,鐵臂斷刀留著對付省城分堂的人。"唐超傳音入密道,沐妃心頭大驚,唐超居然嘴唇動了動就能將話傳進他的耳朵里!

    沐妃從震驚反應過來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唐超也是轉過身來繼續看著腳下的張豹,笑道:"小包子,你那親哥不會是不來了吧?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可是得把你丟下海里去餵魚了!"

    張豹一直認為自己是黑社會,但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踩著他的這個牲口簡直比黑社會還黑社會。殺到人家的地盤不說,還這麼囂張!囂張也就算了,還喊他小包子,老子是豹不是包!

    張豹心裡悲憤欲死,眼神里也滿是兇惡的喝道:"你等著吧,我哥馬上來了,到時候你一定會死的很精彩的!"

    "哦,既然你哥要來了,那就不需要你了,睡會兒吧!"唐超已經看到了酒吧門口衝進來的人,提起張豹掌刀砍去後者立即軟趴趴的倒在地上。野狼同樣如此,兩人相繼暈倒后就被唐超給疊羅漢的疊在了一起。

    張龍剛好看到這一幕,瞬間就是怒火直衝了出來,吼道:"小子,你他么的找死!"

    "看來你們兄弟倆都是那麼的自信,剛才這小包子就說我找死,但現在他只能裝死了!"唐超笑著說道。

    張龍氣極反笑,道:"好好好,希望你不要後悔你今晚上所做的一切。蒼龍堂辦事,閑雜人等全都給老子滾!"

    一聽到這聲口令,酒吧里那些本想留下來看熱鬧的人全都跑了。雖然已經在用生命看熱鬧,但還沒有人真的想因為一場熱鬧而丟了命。

    短短一兩分鐘酒吧就被清空了,連服務員都沒有一個。看著已經沒了旁人的酒吧,張龍的眼中冒出騰騰的殺氣,說道:"小子,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張龍蒼龍堂省城分堂主。你將是我成為分堂主后第一個死的人,這樣的榮耀是你家祖墳冒青煙才得來的!"

    "來呀,把他給我做掉,石頭切碎了喂狗!"

    張龍一聲大喝,帶來的那十個最強打手全都拿起了鋒利的刀刃沖了過來。

    但唐超立在中央卻是一動不動,任由那明晃晃的刀子看下。就在十個打手以為就要將唐超砍得血液飛濺的時候,眼前卻是一晃隨即一聲聲慘叫響徹了起來。

    "啊!啊!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唐超的眼中一片漠然。他是一名殺手他殺了多少不知道,但來海川之後沒有真正的生死之仇他沒要過人的命。大都是將對方擊傷而已,但這一次他動了殺機。

    蒼龍堂,一直都是他們自己惹上來的!若非蒼龍堂的介入,驕傲如秦瑤又如何會被全公司看著被帶去警局?若非蒼龍堂,蔣欣又何必為了他的安全,不惜委屈自己回到家裡答應那可笑的婚姻?

    若非有百里行在,他唐超早就成為刀下亡魂了!

    如今這些人,他沒有半點仁慈!

    僅僅不到一分鐘,或者只有那麼幾十秒鐘的時間。當唐超的速度展現出來的時候,就如同影子般穿梭在人群當中。只看得到一個個人的倒下,沒有人看到他是怎麼出手的!

    沐妃看著眼前的一幕,她覺得是那麼的夢幻,從未覺得一個人殺人會變得這麼利索。甚至,那些倒下去的人從他們的身上看不見哪怕一點血液,就如同是睡著了一般。

    曾有人說過,殺人也是一種藝術。這話說起來滲人也很變tai,但此刻給沐妃的感覺就是這種!

    分堂最強的十個手下竟然這麼快全部被幹掉,張龍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不過能成為堂主,張龍卻也是有著過人之處的。沒有哪怕半點拖沓,張龍就是怒吼一聲:"外面的人全給我進來,殺!"

    外面又是衝進來了三十號人,只是看著地上那沒有半點聲息的曾經同伴,他們心頭都是不由自主的冒出一股寒氣。

    "既然你還想憑添傷亡的話,那我如你的願!"唐超冷漠的說了聲,這一次他並沒有再大開殺戒,而是將那些全部都攻擊的沒有半點再戰之力。

    不到十分鐘,那三十號人又再次躺在了地上,而唐超站在中央,別說傷痕了連衣服都沒有亂。有句話叫做蟻多咬死象,但對於一些妖孽來說,真的是這樣嗎?

    加起來四十號人,居然干不過一個!

    這一刻,張龍恐懼了,前所未有的恐懼!他的身手雖然也很不錯,但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斷然不是年前這青年的對手。心中也是將自己的弟弟張豹給詛咒了一遍,居然給他惹了這麼一個煞神。

    "小子你給我等著,待會兒就是你的死期!"張龍能想到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搬救兵!

    唐超要的就是他去搬救兵,最好的就是岳蒼松的貼身保鏢之類的。分堂堂主被欺負了,那麼肯定得去找岳蒼松。岳蒼松必然不會自己親自來,否則的話地下皇帝的名聲豈不是一個笑話?只要先解決掉岳蒼松身邊的蒼蠅,那麼接下來對付孤家寡人的岳蒼松就要簡單的多了。

    "好,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去搬救兵。但為了你能請動真的有能力的人,我還是廢掉你一隻手吧,不然的話別人還以為你說謊呢!"唐超冷笑著,張龍臉色大變,喝道:"你敢!"

    "龍堂主,看來你還是這麼自信!"唐超身影爆沖而去,抓起張龍的一條胳膊一掌刀下去。張龍本能要去抵擋,但他發現自己在唐超的手上竟是如同小孩子一般的脆弱。

    "啊!"張龍的慘叫聲響起,唐超將他身體踹飛出了酒吧門外,喝道:"滾!"

    張龍托著自己已經斷了的手臂,眼神中滿是怨恨的看了一眼唐超,說道:"小子你狠,希望待會兒你不要後悔!"

    "我要是後悔就不會繼續站在這,哦對了忘了告訴你們,我叫郝帥,你可以回去報信了!"

    "郝帥?我記住了!"

    "謝謝,我知道自己很帥,你要是還不滾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另外一條胳膊卸下!"

    張龍灰溜溜的跑了,身後的沐妃終於忍不住的"撲哧"一笑,道:"郝帥?剛剛真的很帥呢!"

    唐超聞言轉過身去看著沐妃,心頭微微抽了抽,這裡面可是真死人了,沐妃居然還能笑的出來!

    "你不怕?"唐超好奇的問道。

    "我要是害怕死人,我還能成為紅袖會的大姐嗎?死人,這些年我見過太多了。"沐妃似是在嘆息的說道,為了復仇她從一個嬌弱女人變得冷血無情,在很多人認為她成為紅袖會的大姐高高在上,但誰知道她的悲哀?

    唐超最是理會這種情緒,因為他從離開唐家的那一刻開始便深深的體會到了逼不得已的滋味兒。就連唐銘皇鍛煉他,就比如金雞獨立,他是在一根木樁上完成的。一旦他完不成那就得掉下木樁,而木樁之下全是豎起來冒著寒光的鐵釘!

    見到沐妃臉上的平靜,唐超淡淡一笑:"是啊,死人見多了也就麻木了。要是現在有人聽到我們的話,會不會覺得我們倆都不是正常人?"

    "不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嘛,我們要都正常現在怎麼會站在一起?"沐妃淺淺笑道。

    "這話在理,既然如此,我看要不你跟我處男女朋友吧,反正咱們都不正常!"唐超湊上前嘿嘿笑道,沐妃眼神一緊但很快就隨之釋然,道:

    "我可不想成為秦瑤的情敵,那可是一個可怕的敵人啊!"

    一聽到秦瑤的名字,唐超的表情瞬間訕訕了起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