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57章 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57章 家字體大小: A+
     

    李宛冉的遺體火化了。

    為此,劉長青聯繫上了自五年前那一別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繫過的李權章。

    當他見識到李宛冉的遺體后,臉上似乎並沒有透露出太過傷感的神色,只是沉重的嘆出一口氣來。

    似乎這樣的結局,他早就有了預感一般。

    後事由對方安排。

    兩天後舉辦了葬禮。

    來的人並不算多,加上劉長青他們一家,現場的人數不超過十個人。

    在現場。

    身為死者兒子的劉知躍並沒能落淚,但那通紅的眼眶似乎已經印證他在私下哭過一場。

    相反,劉夏芝卻哭的很是傷心。

    生母或許帶給她很多痛苦的回憶,但畢竟是在自己幼兒時期便憧憬的人,外加這麼多年沒見,脆弱的她便與一旁的安苑瑤哭著抱在了一起。

    這樣一對沒有血緣關係的母女相擁著,為那張黑白照片的女人痛哭流涕。

    這一幕,都被劉長青收入了眼中。

    所有事情處理完之後,已經過了幾天的時間。

    原本歡快的家庭氛圍,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李宛冉死亡的影響,似乎再也不復從前。

    周詩妍也從學校趕了回來,當她見到精神狀態極差的劉知躍后,心疼的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細心的照顧著對方。

    而劉長青只是一個人,安慰著情緒低落的母女二人。

    安慰著……

    自己的老婆和女兒。

    他同樣不好受。

    在當天夜晚,他獨自一人驅車離開了家中,回到了起點。

    那棟居住過的老房子。

    多年過後,這片地方依舊沒有拆遷,繼續堅挺在這座城市內,前些年劉長青還時不時的請人去打掃一番,近兩年卻再也沒有打掃過這個房子。

    當他回到這間房子內。

    空氣中瀰漫著的氣味,很像他剛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嗅到的氣味一樣。

    默默的一個人來到曾經的卧室。

    從床鋪底座的抽屜內,翻出了他遺留在這裡的木箱。

    打開。

    裡面盛放著原身劉長青留下來的東西。

    放著一些原身曾買給孩子的舊玩具,和一本離婚證,以及……為數不多的幾張合照。

    照片是年輕時的李宛冉與原身所拍攝的。

    那個一臉冷漠神情的女人,就算是在照片中也似乎能夠感受到對方內心的不喜。

    這與一旁笑的燦爛的原身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劉長青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燃了一根香煙,戒煙這麼多年的他再一次的抽了起來。

    似乎,想要與什麼道別一般。

    一張一張的翻閱,五張照片很快便看完。

    沒什麼好看的,這五張照片內的李宛冉都是一副表情,就像是在應付著拍照一般。

    看著眼前的這些,知曉李宛冉依舊死亡的他似乎並沒有大仇得報的感覺。

    相反,胸口處有些發悶。

    獨自一人坐在床板上,手中拿著這些照片的劉長青只是對著面前的空氣,輕聲的嘟囔了一句。

    「這不是你希望的結局……」

    聲音極低,像是在和某人訴說著。

    過了良久,他才將手中的照片放在床邊。

    起身來到桌子前,絲毫不顧及上面落著的灰塵,用指尖在上面寫著什麼。

    這一次劉長青並沒有立馬寫出來。

    而是仔細想了許久,才不確定般的將上一世父母的名字寫了出來。

    望著呈現在桌面上的名字。

    那是自己真正父母的名字。

    上一世父母的姓名。

    身體已經快要四十歲的劉長青,在此刻覺得呼吸變得有些困難。

    他抬起略微顫抖的手,繼續點燃了一顆香煙。

    猛烈的抽了幾口之後,胸腔里傳來的那股沉悶更加強烈,不知何時,眼角也滑落出了兩道淚痕。

    察覺到這一點的他,抬著夾煙的手擦拭著自己的眼角。

    帶著哭腔的自言自語著。

    「爸……媽……我做錯了嗎……」

    在這一刻。

    從未落淚過的劉長青,在這個世界里……

    第一次的哭了出來。

    他想著,如果父親在這,一定會嚴厲的訓斥他一番,說他這樣一個大老爺們哭哭啼啼的像個娘們。

    母親或許會拍打著他的背部,訓斥幾句父親后,便轉頭安慰他。

    他從未想過要承受這一切。

    他只是被迫的來到這個世界,被迫的接收了這個世界劉長青的身體。

    縱然他知曉一切,但伴隨著時間的推移,關於自己父母的記憶卻越來越模糊,越來越記不起來。

    他在本質上也只是剛剛走出校門沒幾年的青年,剛剛從家庭走向社會的普通人。

    一直沒能原諒李宛冉,也只是一廂情願的認為自己沒有辦法替已經死去的原身做決定。

    因為他能夠清楚的意識到,這具身體對李宛冉母女的恨意。

    那股不甘,那股遺憾……

    以及那股濃濃愛意。

    在這一刻,在這個只有他自己的老房子內。

    劉長青卸下了所有的防備,像是宣洩著一般,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訴說著自己的苦衷。

    他很想在見到父母二人。

    很想吃一頓媽媽做的飯菜,也想開著自己家的小轎車和父親一起去河邊釣魚。

    可惜沒有辦法。

    兩個世界。

    無法相通。

    絲毫沒有顧忌桌面的灰塵,劉長青趴在上面,嘴裡一直嘟囔著聽不清的字眼。

    不知過了多久,兜里的手機卻在此刻打斷了他的發泄。

    劉長青察覺到這一動靜后,愣神少許,反應過來后摸了摸眼淚,使勁的吸了吸自己的鼻子。

    隨後裝出沒事人一般,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是他的妻子。

    安苑瑤。

    【長青,你在哪……書房也沒找到你,飯菜已經做好了。】

    「……」

    聽著電話那頭老婆略顯擔憂的聲線,劉長青像是傻了一般,一言不發。

    直到電話那頭的安苑瑤再次詢問后,他才開口回應著。

    「出去辦點事,現在就回去了。」

    說完,便掛斷了手中的電話。

    房間內,劉長青默默的坐著。

    看著眼前桌面上,剛剛自己寫下的父母姓名。

    抬起手。

    將其抹凈。

    隨後站了起來,將木箱放回原處,唯獨留下了從中取出的幾張照片。

    全部拿在手中,隨後便大步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離開了……這個曾經的家。

    找了一片空地,劉長青將只抽了兩根的煙盒作為點燃物,焚燒著手中的五張相片。

    當一切都做完之後,默默的看著照片焚燒,期間還添了點紙張。

    直到燒凈之後,才起身回到車前。

    開車駛離了這個地方。

    等回到家后,剛下車便看到了焦急等在門前的安苑瑤。

    看見老公驅車回來后,沒有多言。

    只是朝著他所在的方向跑了過去,緊緊的抱著他。

    剛剛下車的劉長青差點沒有站穩,好在身後頂著汽車的緣故,才沒有讓他跌倒在地。

    身體略微有些僵硬,過了一會後他才反手抱住了對方。

    感受著對方身體的溫度。

    過了良久,劉長青慢慢的垂下眼帘。

    開口輕言道。

    「我回來了。」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