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39章 教教我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39章 教教我唄字體大小: A+
     

    廚房內。

    安苑瑤圍著圍裙站在一旁,她不經意的一撇卻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

    周詩妍刀法嫻熟的切著菜,從這熟練程度來看,沒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練習,是達不到這個水平的。

    這讓她一時間放下了手上的活。

    轉而有些感興趣的問道。

    「詩妍,你在家經常做飯嗎?」

    「……」

    正在準備食材的周詩妍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刀,沉寂了短短几秒后,便回應了身身旁問出這句話的安苑瑤。

    「沒有,最近才學的。」

    「是嗎,看你這刀功我還以為是你媽媽教的你……對了,在學校過得怎麼樣,和其她舍友相處的如何?」

    說到一半,安苑瑤忽然轉變了話題,身為長輩的她,理應問出了這樣的話。

    而周詩妍聽到這句詢問后,則是仔細的思考了一番說辭后,確保沒有明顯的漏洞后才開口回應道。

    「很好的,大學里其她同學也很熱情,相處的都很融洽。」

    「那就好!」

    聽到這樣的回應,安苑瑤顯然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隨即自顧自的說著。

    「最近我看網上的新聞,有宿舍女生往其她室友的化妝品里放蟲子……太可怕了,我當時就擔心你和室友們相處的怎麼樣。」

    「阿姨,不用太擔心的,我室友她們人都很好的,很和睦,不會發生這些事的。」

    「那就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話音剛落,廚房外便竄進來一個身影,一把撲倒了安苑瑤的身上,張開雙手緊緊的摟住了她。

    「媽媽!我肚子餓了!」

    「再等等哦,還沒開始呢。」

    望著抱著自己的小兒子,安苑瑤的臉上露出了笑意,隨即抬頭望向了緊跟著走進來的劉知躍。

    「媽。」

    「夏芝起床了嗎?」

    「起床了,剛剛去衛生間洗漱。」

    「那就好,早上怎麼叫都叫不醒她,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又熬到幾點……」

    「她又開始熬夜了嗎?」

    注意到母親話里的重點,劉知躍皺著眉頭當場開口問道。

    俗話說,長兄如父。

    在父親為事業奮鬥的那段時間,是他陪伴著弟弟妹妹一同成長,相比較父親而言,可能這三個小傢伙更怕他一些。

    畢竟……那幾年裡,他這個當大哥的沒少教訓他們。

    而聽到兒子的詢問,安苑瑤頓時間也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連忙補救著。

    「也不算熬夜,就雙休的時候她會在屋裡看會電視劇,沒有以前熬的那麼厲害,凌晨兩點之前就會睡得。」

    「那也挺晚的,媽……你不能這樣縱容她,中考的時候她就考的一塌糊塗,你跟爸疼她不舍地批評,但也不能過分溺愛,那樣對她不好。」

    「嘿嘿,沒有溺愛,夏芝很聽話的……」

    看著母親露出這樣的一副笑臉,就算他有在多的話要說,此刻也無法開口,相比較父親而言,自家母親的性格著實有些軟了。

    一副慈母的模樣。

    無奈的嘆出一口氣來,劉知躍也沒有選擇在這點上過多的說些什麼,而是選擇轉移話題。

    「爸呢,還沒回來嗎?」

    「好像有工作要忙,昨天晚上這麼跟我說的。」

    「是嗎,那……廚房裡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

    「你去外面看著他們三個吧,這裡有我和詩妍就行了,沒什麼要忙的。」

    「好吧。」

    見狀,劉知躍也不在強求,伸手將抱著母親的劉知允拽了過來,牽著對方的小手離開了廚房。

    ————————————————————

    另一邊。

    正在開車趕往家中的劉長青,頻繁的看向身旁副駕駛的位置,張了張嘴,似乎有什麼話想說,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良久,才從他的口中吐出兩個字。

    「節哀。」

    「節哀個屁啊,我還沒死呢!」

    陳大富一把將擦眼淚的紙團丟到了車窗外,隨即一臉絕望的望向正在開車回家的劉長青。

    繼續訴說著他婚後的悲慘遭遇。

    「我太難了……我真傻,我早該知道不能隨便吹牛的,為什麼當初要許諾那樣的話……」

    「唉……這種情況誰能預想的到。」

    「但是……這也太邪門了,我生了三個全是女孩,還全都長得特別像我!」

    「……」

    「我爸現在說要打斷我的腿,我都不敢回去了,惜玉天天也愁眉苦臉的,坐月子坐的腰都粗了一圈……」

    「……」

    吸了吸鼻子,陳大富望向了窗外,眼神隨之也變得憂鬱起來。

    相比較從前,如今的他看起來成熟了不少,但那也是在閉嘴的情況下,只要他一開口,以前那種氣場又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已經很久沒有從家裡偷跑出來的他,這一次之所以會重新找到劉長青,也是不得已的舉動。

    不得不說,老陳家的血脈挺邪乎的。

    他們家祖上好幾代單傳不說,原本在顧惜玉懷孕后,以為這個魔咒被成功打破了,誰知……

    一連生了三個。

    全是女孩。

    這讓陳建國顯然有些不大高興。

    雖然孫女也很好……但他還是更喜歡大孫子。

    試問,誰不喜歡帶把的呢?

    有人不喜歡。

    劉長青企圖給他們家這種不正思想給予糾正。

    開口說著。

    「其實,男孩多也不好,你看我家,三個男孩就倆姑娘,原本以為最後一胎應該是個女孩的,當初查的也是個女孩,誰知道一生下來,竟然是個男孩,害我當時白高興了一場!」

    「……」

    「男孩鬧騰啊,女孩多好,長得可愛還會撒嬌,我都不舍的訓孩子!」

    「……」

    「你怎麼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得不到對方回應的劉長青忍不住的這般問道,當他抽空看向一旁的時候,發現陳大富也在盯著自己。

    眼神中還有著些許幽怨。

    還沒等他搞明白怎麼回事,便聽到陳大富急促的詢問聲。

    「老劉,你教教我,你怎麼生的兒子!是不是要吃什麼補品,還是姿勢上有要求,求求你告訴我吧!」

    「滾!」

    「別藏著掖著了,這沒別人!」

    「你再說這種沒腦子的話,我就把你從車上踢下去了!」

    聽到劉長青的這一說法,陳大富才慢慢的消停了下來。

    他絲毫不懷疑劉長青能不能幹出這種事。

    不要問,問就是愛過。

    看了一眼消停下來的陳大富,劉長青沉默了一會後,還是開口說道。

    「老馮他們家也快生了,也是個姑娘……你們家也別那麼著急。」

    「我倒是不急,我也挺喜歡女兒的,可是……唉,我爸的那個老古董思想你又不是不知道……」

    雙手糊了糊臉,陳大富在這一刻看起來老了許多。

    男人的壓力,有時候……就是這麼大。

    氣氛變得沉默起來,一直持續到抵達目的地,把車子停到車庫后,兩人便打開車門下了車。

    進入了別墅中。

    當跟在劉長青身旁的陳大富,望著因為父親回來而朝他撲過來的三個孩子。

    尤其是那其中兩個男孩時……

    他……忍不住酸了。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