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37章 家庭成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37章 家庭成員字體大小: A+
     

    正準備表白的女生頓時間愣在了原地,連帶著陪她一同前往的其餘兩名女生也是一副震驚的模樣。

    或許是無法接受這樣的打擊,女生獃獃的望著沒有說出任何反駁話語的劉知躍,隨後眼睛紅紅的用手捂住了嘴巴,一轉身便逃離了教室門口。

    發生的太過突然,一起陪同過來的兩名女生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回過神后連忙喊著對方的名字追趕了上去。

    大概率的少不了一頓安慰。

    見到事情解決。

    剛剛還面帶笑意的女生,頓時收起了這幅表情。

    挽著對方胳膊的手也在此刻放了下來。

    冷冷的說了一句。

    「這個月第三次了。」

    「你剛剛也看到了,我可沒有和她說一句話。」

    回應了對方一句,劉知躍牽起了對方的手。

    牢牢的握在手中。

    剛剛一直冷著的一張臉也在此刻融化,看向對方的眼中,有著難以掩蓋的柔情。

    「難道……你是吃醋了?」

    「沒有。」

    瞥了一眼問出這句話的劉知躍,周詩妍只是回應了短短的兩個字,隨即便掙脫開對方的手掌,大步朝著前方走去。

    見狀,劉知躍也沒有在門口做過多的停留,大步的跟了上去。

    湊到對方的身旁,壓低著音量。

    「一會去哪吃?」

    「……」

    「這周回家嗎?我媽前幾天給我打電話,還念叨著想你了。」

    腳步猛地停了下來,這導致跟在其身旁的劉知躍也停下了腳步。

    站在有其他同學經過的走廊內,過了一會,才從她的口中傳出了這樣的詢問。

    「安……阿姨嗎。」

    「嗯。」

    得到劉知躍的恢復后,周詩妍仔細的思考了片刻。

    最終,還是點頭回答了對方。

    做完這一舉動之後,周詩妍再一次的邁出步伐,但這一次她卻顯得有些不適,原本直著的腰板,也在此刻有些微微彎曲。

    抬起手揉捏了兩下肩膀,像是有些懊悔一般,低頭看了看高聳的胸口。

    無奈的嘆出一口氣。

    「肩膀好酸。」

    ————————————————

    晚自習結束。

    伴隨著其他同學說說笑笑的離開教室,劉夏芝也開始將需要帶回去的書本裝進了自己的書包中。

    準備好這一切后,正打算要離開的她,忽然察覺到了來自身旁同桌的視線。

    正要起身的她不得已也望向了對方。

    「你有什麼事嗎。」

    「那個……」

    聽到劉夏芝主動和自己搭話,池曉曉一時間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不知為何整張臉也在劉夏芝望過來的那一刻變得有些紅潤。

    張開嘴,結結巴巴的蹦出了幾個位元組。

    「就……就是……」

    「怎麼了?」

    「我……我能和你一塊回去嗎……」

    聲音越來越低,以至於到最後,如果不是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的緣故,劉夏芝都不一定聽得到對方所說的話。

    不過,聽到自己的同桌說出和自己一起回家的話后,劉夏芝顯然有些不太理解。

    「不好意思,我家裡人來接我放學的。」

    「是……是嗎……」

    「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說罷,不給對方回復的機會,劉夏芝便提起自己的書包,從對方的身旁走了過去。

    直到離開了教室。

    坐在位置上,池曉曉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失落。

    視線也隨著劉夏芝離開教室后收了回來。

    盯著自己面前的桌面。

    喃喃自語的說道。

    「果然……只是說話就感覺氣場好強啊……」

    這樣的人……真的會和自己做朋友嗎……

    學校外。

    剛剛走出校門的劉夏芝來到了一輛轎車前,熟練地拉開了後座的位置坐了上去。

    司機是一名女性。

    年齡大約在二十四五歲左右。

    兩人之間倒也沒有什麼交流,一路無言的朝著自家方向開去。

    三年前,劉夏芝一家從原先的那個住處搬到了這裡,三層豪華別墅戶型,和以前的房子相比,如今的這個家要大上許多,但不知為何……劉夏芝時常還是能在睡夢中,夢到自己兒時的場景。

    那時候只有自己和哥哥二人,以及父親……

    三個人住在那棟比較破舊的房屋內。

    人……總是比較喜歡懷念過去。

    多大的人都是如此。

    抵達目的地后,劉夏芝下了車,隨即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可是還沒等她開門,便見到了站在門口不遠處的院子里見到了那一抹身影。

    腳步緩緩的停了下來。

    先是一愣,但劉夏芝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朝著身影處喊道。

    「知允,你在那裡看什麼呢?」

    「月亮。」

    只是回應了姐姐這樣的一句話,劉家排行老幺的男孩,劉知允這樣回答著。

    聽到弟弟的這句話,劉夏芝一時間也有些發懵,不過……出於姐姐的責任,劉夏芝也沒有多想,走上前去牽起對方的小手,便要朝著屋內走去。

    邊走嘴裡還說著。

    「晚上外面很冷的,你要是感冒了,媽會難受的。」

    被姐姐牽著小手,劉知允默默的跟在其身後。

    年紀四歲的他,此刻本著一張臉,對著自己的姐姐問道。

    「夏芝姐,你看書嗎。」

    「不……當然了,我經常看書的,怎麼了?」

    不看二字差點從口中傳出,不過當意識到是自己的弟弟問出這句話后,劉夏芝便急忙改了口。

    她可不想在弟弟面前落了面子。

    聽到姐姐的這番回答后,劉知允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好奇的意味。

    開口問道。

    「那……月亮上真的有嫦娥嗎?」

    「……」

    愣了稍許時間,劉夏芝剛想回答對方,但轉念一下。

    自家老幺如今只是個四歲的小孩子,如果告訴他月亮上什麼都沒有……會不會破壞他心目中的那份童真?

    這一刻,她的腦海中響起了父親的話語。

    【你是姐姐,要照顧弟弟妹妹們。】

    進入屋內,劉夏芝鬆開了對方的手。

    吸了一口氣。

    隨即蹲了下來,雙手搭在了劉知允的肩膀上。

    露出了專屬姐姐的和善笑臉。

    「當然啦,嫦娥姐姐和月兔都住在月亮上的,她們每天過的都很開心~!」

    「……」

    聽到自家姐姐說出的這句話,劉知允的臉上並沒有露出想象般的那副笑臉。

    反而,有些嫌棄的意味。

    「笨蛋姐姐,月球上根本不能呼吸。」

    「啊?」

    「我就是想考考你,沒想到你和春暖一樣笨,你們都是大笨蛋!」

    「什……什麼?」

    「略略略~」

    「你……你!!」

    劉夏芝的話還沒能說出,劉知允便轉身朝著屋內跑了過去,被親弟弟如此羞辱,身為姐姐的她豈能咽下這口氣?

    二話不說,將手中的書包隨意的丟到了一旁。

    朝著那小子的方向追了上去。

    沒一會,便逮到了對方。

    兩人從身高上,便有著絕對的差距。

    相比較自己這個還不到一米的弟弟,身高162的劉夏芝,追上對方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情,更何況對方跑的還不穩當。

    抓住對方后,劉夏芝簡直感覺自己快要被氣死了,本來今天成績下來后考的那麼差,心情本來就不算太好,偏偏這臭小子還回家刺激自己。

    怎麼說也是當姐姐的,她必須要拿出姐姐的威嚴。

    想到這,劉夏芝拖著劉知允來到了沙發前,坐了下去。

    隨即便用自己的手掌與對方的屁股來了親密的接觸。

    一下。

    「啪!」

    兩下。

    「啪!」

    「還敢不敢捉弄我了!」

    「爸爸!」

    「啊?」

    看到弟弟對著旁邊喊了一句,以為爸爸在場的劉夏芝頓時也驚訝的將頭轉了過去,誰曾想在她看向一旁的那一刻,劉知允便忽然發力從對方的腿上翻了下來。

    提了提自己的褲子后,便朝著前方跑去。

    察覺到弟弟逃跑后的劉夏芝,瞬間明白了自己被騙,她堂堂一個高中生竟然被一個四歲的小屁孩騙了?

    劉夏芝當然不能善罷甘休,連忙起身追了上去。

    姐弟倆在樓下的打鬧聲傳入了劉長青的耳中,揉著有些淤青的腦門,從房間內推開門走了出來。

    站在二樓,看向樓下。

    當看到女兒以一種極其蠻橫的姿勢,揪住自家兒子的衣領時,身為父親的劉長青在這一刻站了出來。

    開口,朝著樓下喊道。

    「夏芝,別欺負你弟弟!」

    「我沒欺負他!」

    聽到父親的喊話聲,劉夏芝立馬回復了一句。

    「是他先罵我笨蛋的!」

    「是嗎?」

    聽到女兒的這番說辭,劉長青頓時變得嚴肅起來,望著被女兒揪住衣領的兒子。

    「你罵姐姐了?」

    「我某有!」

    「……」

    聽到兒子的回話后,劉長青沒多想,直接從樓下走了下來,來到了姐弟二人的面前。

    伸手將被女兒揪著衣領的兒子拽了過來。

    沉著臉問道。

    「你知道說謊的後果。」

    「我……」

    「說,罵沒罵?」

    「……」

    被父親揪住領子的劉知允低下了腦袋,在這般詢問下,他沉默了足足有五六秒的時間,最終還是點了點腦袋。

    「嗯……」

    「跟你姐姐道歉。」

    「……」

    劉長青鬆開了揪住兒子衣領的手,隨即把他的身子諾正,面朝著女兒的方向。

    小傢伙看起來還有些不情願,有些委屈的嘟了嘟嘴。

    「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還有下次?」

    「沒有下次,沒有下次了!」

    聽到身後父親的詢問,劉知允連忙擺著小手回答著。

    聽到兒子主動認錯后,劉長青一直沉著的臉色才稍微緩解了一些,隨即伸手拍了拍小兒子的腦袋,並且說道。

    「去浴室讓你媽給你洗洗。」

    「嗯。」

    應了一聲,劉知允饒過了父親朝著浴室的方向跑了過去。

    小短腿邁的飛快。

    這讓看在眼中的劉長青忍不住叮囑著。

    「別摔著!」

    而父親教育不聽話弟弟的這一幕被一旁的劉夏芝看在眼中,當不經意看到父親額頭處的淤青時……

    「爸,你頭怎麼了?」

    「啊,這個啊……」

    用手觸碰了一下,劉長青回過頭看著眼前已經長得亭亭玉立的女兒。

    「這個……是不小心撞得,沒啥大事就青一塊。」

    「怎麼那麼不小心……沒擦藥嗎?」

    看到父親的額頭手上,身為女兒的劉夏芝不免有些心疼起來。

    手伸向了父親手上的區域,還沒等她觸碰到,便又聽到父親說道。

    「一點小傷……對了,我記得你今天學校的摸底考試出來了對吧,成績怎麼樣,暑假跟淑言的補習有沒有起效果?」

    「……」

    「怎麼了?突然臉那麼白?」

    看到女兒伸到一半的手忽然頓在空中,劉長青不免有些起疑。

    剛剛還正常的臉色,在此刻也切換到了嚴肅模式。

    「你……不會又搞砸了吧?」

    「沒……沒沒沒有!」

    「那試卷呢,我看看。」

    看著父親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劉夏芝感覺此刻的身體忽然變得僵硬起來,嘴唇輕微的哆嗦了幾下。

    咽下了一口口水。

    「在……書包里……」

    「拿來我看看。」

    「嗯……」

    聽到父親的命令,劉夏芝轉身朝著剛剛書包丟向的位置走去,行走的步伐算不上快也算不上慢,似乎……每走上一步都是在刀尖上起舞。

    最終還是來到了書包的位置。

    拎了起來,扣扣索索的打開書包……從中抽出了對疊兩次的試卷。

    隨後……便又回到了父親的身邊。

    「給……」

    「……」

    看到女兒這幅模樣,劉長青的心裡已經有了底。

    接過試卷,轉身來到了沙發旁,坐了下去,將手中的試卷打開,認真的觀看起來。

    選擇題,填空題,判斷題,應用題……

    一道一道的掃過。

    與此同時,呼吸聲也逐漸加重。

    站在一旁不停扣著手手的劉夏芝,愈發的感到緊張。

    望著父親看造假試卷的時候,她總感覺下一秒就會被識破……

    每一分,每一秒……對此刻的劉夏芝而言,都是令人無法想象的折磨。

    心提到了嗓子眼。

    「呼……」

    看完了整張試卷的劉長青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來,隨即一巴掌將手中的試卷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猛地轉頭看向身旁的女兒。

    在試卷被放下的那一刻,無疑不是給劉夏芝宣判了死刑,她的身體下意識的顫抖一下。

    完了,被發現了!

    意識到這一點的她感覺到了害怕,因此縮了縮腦袋。

    「你!」

    「爸……」

    「你這考的!!」

    「我錯了!」

    「不是很不錯嘛!」

    「……」

    剛想向爸爸認錯的劉夏芝,在聽到父親說出的這句話后,頓時表現的有些傻眼。

    難道……父親沒看出來?老師沒有通知家長成績嗎?!

    劉長青顯然很高興。

    整個家裡最讓他操心的便是自己這個女兒。

    跳舞跳的是很棒,可是這個文化課成績爛的一塌糊塗,就連一中也是他想辦法硬塞進去的。

    跟不用說以後的大學了……

    就算是藝術生,但最起碼文化課要靠譜不是嗎?

    不然……跳的再好也沒用。

    看到女兒這次數學,150的試卷竟然考了整整86分!

    不得了的進步啊!

    想到這,劉長青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來到女兒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樣的,繼續保持,你是爸爸的驕傲!」

    「額……」

    「不過!」

    話音一轉,剛剛還笑呵呵的劉長青,頓時又嚴肅了起來。

    接著說道。

    「學習之餘也要注意勞逸結合,明天周六,你哥打電話說要回來一趟,晚上你早點睡,明天打扮的漂亮點,聽到沒?」

    「嗯……」

    「對了,晚上吃了沒?肚子餓不餓?」

    「我……最近在減肥……」

    「也行,最近是有點胖了,那就晚上睡覺前喝杯熱牛奶吧。」

    「嗯……好的……」

    「哎呀……你也讓我放心了,都長大了啊……」

    嘴裡說著感嘆的話語,劉長青轉身拿起了茶几上的試卷,有些欣慰的看著,同時邁動著腳步,朝著浴室的方向走去。

    他決定要讓老婆和自己一同分享這份喜悅。

    而劉夏芝則是站在原地鬆了一口氣。

    又……瞞過去了……

    可……這樣終究不是解決的辦法。

    剛剛放鬆下來沒多久,很快,劉夏芝又陷入了擔憂之中。

    謊言這種東西,在發生的那一刻,便只能費力的去補救。

    前方的路……究竟又是怎樣的場景呢?

    她……不清楚。

    浴室的門被忽然打開,兩個小傢伙從中竄了出來,光溜溜的朝著外面跑了過去。

    直接略過了拿著試卷的劉長青,奔向了劉夏芝的位置。

    同時嘴中喊著。

    「夏芝姐姐!」

    兩個孩子的聲音重疊在了一起,頓時吸引了正在思考的劉夏芝,還沒等她回過神來,便被這兩個小傢伙緊緊的抱住。

    他們兩個的頭髮還沒有吹乾,倒是身上被擦得乾乾淨淨。

    他們分別是五歲的劉知安與劉春暖。

    男孩留著短髮,女孩留著娃娃頭。

    從長相上來看,兩個孩子更像是安苑瑤,五官也很是柔和。

    浴室內,安苑瑤拿著吹風機伸出了腦袋,朝著兩個孩子的方向喊著。

    「你們倆快回來,吹頭髮!」

    「不~要~」

    笑嘻嘻的回應了母親,兩個孩子抱著劉夏芝的手更緊了一些。

    看起來很是喜歡劉夏芝。

    然而這一幕並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折返回來的劉長青,將試卷對摺後放進了口袋中,隨即彎下腰,一邊一個抱了起來。

    同時嘴裡還呵斥著。

    「不聽話,晚上要打屁股的!」

    「嘻嘻!」

    「嘻嘻!」

    「還有臉笑,光溜溜的跑出來也不知道害臊,尤其是你,劉知安,別揪你小弟弟了那不是玩具!!」



    上一頁    下一頁